卷一 第三百二十九章 重回圣城(一)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十天后。

    撒加和斯汀都已经恢复。

    塔奇纳迪把斯汀召来的那个灵魂变成了魂晶,吉塔将其吸收后,进化成了中位亚神级的妖兽。

    &ldqo;修罗魔狼?&rdqo;赫缺看着那个一脸病态、黑发倒竖的干瘦男子,&ldqo;潜力很强啊。&rdqo;

    &ldqo;那是。&rdqo;塔奇纳迪有点羡慕的道,&ldqo;这家伙在大人身体里待了十多年,吸取了阿修罗王血脉的精华,我想如果是我的话,现在也不用怕你了。哎,可怜的我啊,才大恶魔中阶。&rdqo;

    &ldqo;得了吧,疯蝙蝠。&rdqo;柏洛斯那张丑脸上全是不屑,&ldqo;如果不是赫缺老大杀死了冥王级的妖兽,你会有今天?我和马屁蛇才可怜好不好,跟随大人这么久,什么都没混到。&rdqo;

    听到柏洛斯这句话,撒加回头看了他一眼。

    &ldqo;柏洛斯,别说了,口无遮拦。&rdqo;梅尔沙轻轻拉了拉柏洛斯掉在肥大裤子上的长腰带。

    &ldqo;他没有说错。&rdqo;撒加道,&ldqo;我知道你们最渴望的是什么,我既然承诺过,就不会食言。&rdqo;

    &ldqo;大人,我不是故意的&hllp;&hllp;&rdqo;柏洛斯朝天鼻抽了两下,咽了口唾沫。

    这时,空地上那团深紫色和红色交织的光晕蠕动了几下。

    &ldqo;依琳要苏醒了。&rdqo;赫缺走到撒加身旁,&ldqo;我先告诉你,施放阵法的时候出了点问题,所以你要做好心理准备。&rdqo;

    &ldqo;问题?&rdqo;撒加猛地转头。

    &ldqo;是的,你的血脉很纯,炎晶吸收的很好,而斯汀大人他&hllp;&hllp;&rdqo;赫缺看了看撒加身旁的斯汀。

    &ldqo;我怎么了?&rdqo;斯汀问。

    &ldqo;你的深渊之主血脉并不纯,只有50%。&rdqo;赫缺道。

    &ldqo;失误了&hllp;&hllp;&rdqo;撒加用力捏了捏拳头,&ldqo;维卡到现在都没醒,深渊意志还有两块碎片在我这里,都怪我,太心急了。&rdqo;

    &ldqo;也不一定。&rdqo;赫缺缓缓道,&ldqo;我在&lsqo;血泊天平&rsqo;完成的最后关头用了鬼术阵法的终极奥义,填补了斯汀大人的欠缺,我想,即便依琳出现了什么变化,也只限于外貌上,她的神格还是可以回复的。&rdqo;

    &ldqo;外貌&hllp;&hllp;&rdqo;撒加眼里一动,&ldqo;她最渴望的,就是这个。&rdqo;

    &ldqo;那就没办法了。&rdqo;赫缺说的很直接,&ldqo;所以我叫你做好心理准备。&rdqo;

    撒加深深吸了口气。

    那团光晕蠕动的越来越厉害,过了一会儿,整个消散,一个身形曼妙的人影渐渐清晰。

    嗖。

    撒加掠了过去。

    斯汀、赫缺众人紧随其后。

    &ldqo;这?&rdqo;

    撒加愣住了‐‐

    依琳原本一头柔顺而充满光泽的银色长发变成了黑色&hllp;&hllp;

    &ldqo;怎么了&hllp;&hllp;&rdqo;依琳睁开眼,看到了撒加的表情,&ldqo;我&hllp;&hllp;我很难看吗?&rdqo;声音很紧张,问完之后紧紧捂住了面纱。

    &ldqo;地狱的颜色。&rdqo;塔奇纳迪笑了,&ldqo;多么好看的色彩,代表着一如既往的纯粹,我一直,深深迷恋这代表救赎的感悟。&rdqo;

    &ldqo;什么?&rdqo;依琳反应了过来,抓起一缕发丝放在了眼前,漆黑的光晕在发丝上流转,黑亮柔滑。

    &ldqo;我也喜欢这个颜色。&rdqo;依琳长出了口气,眼里浮现出了笑意。

    撒加轻轻拉起了她,&ldqo;闭上眼睛,相信我。&rdqo;

    依琳看着他,紧咬下唇,闭起了眼睛。

    撒加掀起了她的面纱。

    嚯!

    所有人都惊呆了。

    多么迷人的一张脸,美到了极致不说,而且还透着一种妖魅,那是可以抽干男人骨髓的媚惑!

    漆黑光亮的长发垂在两侧,随着山下的风轻轻飘动,那双闭上的眼睛,真的不可以睁开,因为一睁开,就会化为取人性命的毒药,让心随风而去,让魂魄心甘情愿的飞散。

    &ldqo;这&hllp;&hllp;这&hllp;&hllp;&rdqo;就算意志坚定如撒加,也不禁瞠目结舌,他呆呆的回头看向赫缺,&ldqo;就是,就是你说的,说的,变化&hllp;&hllp;&rdqo;

    &ldqo;一半,一半对一半。&rdqo;赫缺抬起右手,挡在了塔奇纳迪脸上,&ldqo;你太丑了,遮住。&rdqo;

    &ldqo;拿开!我要看!&rdqo;塔奇纳迪打掉了赫缺的右手,&ldqo;这变态,变态也说的没错,大人,你是要做好心理准备,这容颜,太,太让人震撼了。&rdqo;

    &ldqo;是,是,比以前更加,更加漂亮,而且,而且她的气质,和以前,以前相比&hllp;&hllp;更,更&hllp;&hllp;&rdqo;撒加呆呆的道。

    &ldqo;勾魂是吧?&rdqo;柏洛斯实在忍不住了,帮撒加说出了那两个字,他和梅尔沙、吉塔反应倒没有其余的人那么大,妖兽嘛,审美观是有点不同的。而塔奇纳迪之所以那副模样,是因为他是个感情丰富的诗者。

    听到这些人的话,一直不敢睁眼的依琳睁开了眼睛,右手一挥,水元素聚拢了过来,形成了一个发光的镜面,浮在面前。

    &ldqo;天啊&hllp;&hllp;我像&hllp;&hllp;我像&hllp;&hllp;&rdqo;依琳喃喃地道,&ldqo;像我的母亲!只是,只是比她还要,还要&hllp;&hllp;&rdqo;

    &ldqo;妖媚。&rdqo;赫缺平静了下来,其实依琳变成什么样对他来说没有太大的关系,只不过开始见到第一眼的感觉太过震撼了。

    &ldqo;因为我的&lsqo;断绝&rsqo;奥义,所以你身上有了夜叉族女人的特质。&rdqo;他接着道,&ldqo;夜叉族的女人,就是以妖冶妩媚而出名。&rdqo;

    啪。

    依琳面前漂浮的那个镜面碎掉了。

    然后一双玉臂挂在了撒加的脖子上&hllp;&hllp;

    &ldqo;我们走吧。&rdqo;斯汀转过身,朝远处走去。

    &ldqo;幸福的家伙。&rdqo;赫缺酷酷的笑了一下,一把圈住了还想继续看的塔奇纳迪,拖着他随着斯汀而去。

    梅尔沙三人也离开了,那处空地上,就剩下了激情似火的两个人。

    呼。

    晶莹的水元素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形成了光彩动人的四面墙壁,围成了一个空间,拦住了一切想要打扰他们的东西。

    &ldqo;对不起&hllp;&hllp;对不起&hllp;&hllp;&rdqo;依琳吻着撒加,&ldqo;让你等太久了,都是因为我&hllp;&hllp;&rdqo;

    &ldqo;唔。&rdqo;撒加紧紧搂住依琳,原始的欲望在贲张,他根本无法回话,只是为了那具如此完美的躯体倾注所有。

    无法抑制。

    真的无法抑制!

    在这样的女人身上,不管他是地狱的主,还是阿修罗的王,都只能干一件事情,那就是‐‐不顾一切肆无忌惮天崩地裂感天动地无与伦比无话可说无上大道无处可逃&hllp;&hllp;

    &ldqo;欲望的火焰啊,你是爱的弥撒,你是升华到极点的融合,不论是黑夜,还是阳光,不管是天堂还是地狱,向左走,向右走,一个终点!&rdqo;

    塔奇纳迪飞向了空中,双臂张开,强劲的魔力形成了无数道烟花,绽放在云端!

    &ldqo;发疯了?&rdqo;梅尔沙抬起头。

    &ldqo;是想交|配了。&rdqo;柏洛斯朝天鼻孔里喷着气。

    &ldqo;庆祝吧!哈哈哈哈!&rdqo;塔奇纳迪癫狂的笑着。

    砰,砰,砰,砰!

    云朵不断被炸散,黑色的烟火怎么看怎么不像是庆祝,倒像是在发泄。

    轰!

    所有的黑色烟火一起炸开,屏蔽了阳光!

    这片土地,竟然在炸开的瞬间,从白天一下变成了黑夜!

    &ldqo;夜晚啊夜晚!只有你,才适合那激情奔涌的一切!&rdqo;

    &hllp;&hllp;

    哗!

    水元素组成的晶莹的墙壁垮掉了。

    亮闪闪的碎块刚一接触到地面,就化为发着微光的水滴,消散在空气中。

    &ldqo;天这么快就黑了?&rdqo;

    撒加惊讶的抬起头。

    &ldqo;你,你真&hllp;&hllp;&rdqo;依琳脸上的潮红还未退去。

    这时,一阵疯狂的笑声从天空传入了两人的耳朵,还有那时断时续毫无逻辑的诗句&hllp;&hllp;

    &ldqo;真厉害,大恶魔中阶的黑暗魔法,竟然可以把这里都变成黑夜。&rdqo;依琳笑道,伸出一根白玉般剔透的手指,在撒加鼻子上点了一下,&ldqo;看吧,连你的兄弟都觉得我们大白天&hllp;&hllp;&rdqo;说到这里,她突然停下了,俏脸上红云密布。

    看到依琳这个样子,撒加的呼吸又变得粗重起来,一把将她搂进了怀里。

    &ldqo;别&hllp;&hllp;&rdqo;依琳羞涩的道,&ldqo;还有好多事要做,他们&hllp;&hllp;&rdqo;

    &ldqo;这个我说了算。&rdqo;撒加粗暴的打断她,吻上了她诱惑无比的唇。

    然后,那个水系魔法又出现了。

    &hllp;&hllp;

    两个月后。

    撒加众人出现在了阿拉希山脉的边缘,前方就是戈亚平原,在那个四季如春风景如画的小平原上,古老的圣城始终那样恢弘。

    维卡恢复了,深渊意志四块碎片融合,深渊意志彻底融入了斯汀的血脉,不过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在维卡学自他的老师弗雷德里希的那种方法下,四块碎片结合的速度非常快,瞬间就被斯汀吸收,而且斯汀的实力并未因此而提高。

    &ldqo;修炼速度快了很多,对灵魂境界的感悟也变得透彻起来,很多规律都能一眼看透。&rdqo;这就是斯汀完全成为深渊之主后说的第一句话。

    血脉是天资,是潜力,是前提,而不是实力。

    深渊意志中带来的,就是这样的变化,以及那个被称为&ldqo;生途&rdqo;的未知法则。

    唰。

    一只暗金色的大蝙蝠停在撒加面前,艾穆和雪兰从它背上跳了下来。

    &ldqo;维卡送回去了?&rdqo;撒加问化为人形的塔奇纳迪。

    &ldqo;嗯,那小子实力弱,但人挺嚣张,还不愿意。&rdqo;塔奇纳迪道。

    &ldqo;可惜了弗雷德里希的幻胧术。&rdqo;赫缺撇撇嘴,&ldqo;多么高明的手段,就这样被那精灵小子浪费了。&rdqo;

    &ldqo;有一些人的性格和天份决定了他们的成就。&rdqo;撒加道,&ldqo;比如维卡、道格拉斯、衮尔多他们,在德萨斯新城的那些人里,只有捷克有机会达到更高的境界,可惜他的心却没有放在这方面,还有牵挂。&rdqo;

    &ldqo;爱上了平凡人,必须要承受她们生老病死的代价,当我们毫无变化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们老去,然后离开。&rdqo;斯汀深有感触。

    &ldqo;好好陪薇薇安妹妹吧,等我们回去,我会教她水系魔法的,别留下遗憾。&rdqo;依琳笑道。

    &ldqo;撒加那句话很对,在修炼方面,是不能勉强的。&rdqo;斯汀有些黯然的道。

    &ldqo;我还是觉得幻胧术可惜了。&rdqo;赫缺看着塔奇纳迪,&ldqo;你想个办法,见多识广的人。大人迟早要去冥界的,那里可是另外一个世界,一个凭借实力说话的世界。&rdqo;

    &ldqo;冥界?&rdqo;一直在听几个人说话的艾穆面上一变。

    &ldqo;是的,你有意见吗?&rdqo;赫缺看了他一眼,&ldqo;大人是地狱之主,本来就属于冥界,难不成你还想让他为了你们桑楠净土的事情去神界?那种虚伪而又无聊的地方。&rdqo;

    &ldqo;你什么意思?&rdqo;艾穆眼神一寒,赫缺生硬的态度让他很不舒服。

    &ldqo;叫你让路,大人身上的责任不是你们这种神界生物可以理解的,还要我说的更明白?&rdqo;赫缺冷冷的道。

    咔,艾穆的指关节捏的爆响。

    &ldqo;别&hllp;&hllp;&rdqo;雪兰悄悄拉住了他。

    &ldqo;想动手么?低位神?如果你不是大人的朋友,敢用这种态度和我说话,早就变成尸体了。&rdqo;赫缺一脸不屑。

    &ldqo;好了!&rdqo;撒加本来很好的心情一下就被破坏了。

    &ldqo;神界还是冥界,现在不重要。&rdqo;他走到了两人中间,&ldqo;艾穆,我答应过你的事情,一定会做到,但我希望你能明白,我身为地狱之主的责任。&rdqo;

    艾穆沉默不语。

    依琳朝雪兰使了个眼色。说实话她第一眼看到雪兰时很吃惊,但现在这种场面也不是她弄清楚的时候,从雪兰和艾穆之间的举止可以看出来,这两个人的感情很亲密。

    &ldqo;我不想回神界&hllp;&hllp;&rdqo;雪兰抬头看着艾穆。

    &ldqo;是么?&rdqo;艾穆看向雪兰,眼神温柔了许多。

    &ldqo;到时候再说吧。&rdqo;他软化了,&ldqo;撒加也是我的朋友,反正时间还长。&rdqo;

    撒加松了口气&hllp;&hllp;

    &ldqo;前面就是圣城了,我们的神使大人再度回来,不知道是什么心情。&rdqo;他笑望着依琳。

    &ldqo;恨你。&rdqo;依琳嘴巴一嘟。

    &ldqo;我已经够后悔的了。&rdqo;撒加笑道,&ldqo;塔奇纳迪,东西带来了么?&rdqo;

    &ldqo;带来了,是小巴巴森自己做的,第一次做这种东西,那小家伙可费了不少神。&rdqo;塔奇纳迪手中多出了一件木质乐器。

    &ldqo;琉特琴!&rdqo;依琳惊叫道。

    &ldqo;那么美妙的琴声,我每天做梦都在想。&rdqo;撒加从塔奇纳迪手中接过了那把琉特琴,递给了依琳。

    &ldqo;一模一样&hllp;&hllp;&rdqo;依琳抚摸着枣红色的琴柄,镶着金边的琴体看上去优雅华贵。

    &ldqo;已经黄昏了。&rdqo;撒加看了看天色,&ldqo;今天就在这里休息吧,明天再进戈亚,他们一定会为我们准备一个盛大的欢迎仪式。&rdqo;

    &hllp;&hllp;

    夕阳。

    像温暖的情愫,拨动着怀旧的柔懿。

    初秋的风阵阵吹过,曾经的温柔挂在橘色的云从中,眼波如丝的诉说。

    琴声。

    缭绕在山脚,伴着余晖打造的边线,美到了极致。

    &ldqo;真动人&hllp;&hllp;我还是,第一次听神使大人演奏。&rdqo;一曲结束,雪兰走到依琳身边,缓缓坐下。

    &ldqo;别这么叫我,雪兰,现在的我和你一样,只想为了自己的幸福而活。&rdqo;依琳收起了琉特琴,&ldqo;艾穆对你很好吧?&rdqo;

    雪兰望了一眼不远处凝视着自己的那个很有个性的男人,轻声道:&ldqo;被爱总是幸福的,孤独的爱着一个人的感觉,就像在荒原中漫无目的的走着,慢慢的,沙漠就住进了心里。&rdqo;她扭头看着依琳,&ldqo;你变了很多。&rdqo;

    &ldqo;你也是。&rdqo;依琳笑了,&ldqo;你在水源圣殿里两千多年,我居然没有发现你是新神域的人。&rdqo;

    &ldqo;这也是我不想回神界的原因&hllp;&hllp;&rdqo;雪兰叹了口气。

    &ldqo;璧幽么?&rdqo;依琳美目流转,&ldqo;她是不容许失败的,争强好胜。不过你真的很能隐藏,你到德萨斯新城里也快两年了吧,我根本就没见到你。&rdqo;

    雪兰出神的望着前方,好一会儿才开口道:&ldqo;一个人要藏起来很容易,把心藏起来,很难。&rdqo;

    &ldqo;那个水源圣殿的看门人&hllp;&hllp;是吗?&rdqo;依琳轻声问。

    雪兰浑身一颤,&ldqo;你一直都知道?&rdqo;

    &ldqo;就像你说的一样,一个人要把心藏起来很难。&rdqo;依琳看着远处正在和赫缺切磋战斗技巧的撒加,&ldqo;我和他,也是历经了磨难,但感情始终是真实存在的,它一定会告诉你一个结局,不管是喜是悲。&rdqo;

    雪兰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ldqo;你恢复了?&rdqo;过了好一会儿,她才重新开口。

    &ldqo;差不多吧,实力比以前弱了一些,但我不介意,能活下来和他在一起,我已经很满足了。&rdqo;依琳道。

    &ldqo;活着&hllp;&hllp;&rdqo;雪兰站起身,&ldqo;我现在也只是为了活着。&rdqo;

    &ldqo;试着接受吧,你不是说被爱是幸福的吗?&rdqo;依琳抬起头。

    &ldqo;可当孤独的爱一个人成为了习惯,就再也无法摆脱。&rdqo;雪兰摇摇头,走远了,背影很冷艳也很寂寥。

    &hllp;&hllp;

    第二天。

    撒加一行人来到了圣城厚重的城门前。

    这群人的实力,现在应该算是整个奥菲拉尔大陆上最强的了。除了撒加、斯汀以外,还有初阶冥王的夜叉王赫缺,大恶魔中阶的塔奇纳迪,低位神初阶的艾穆、依琳、雪兰,劣魔级妖兽梅尔沙、柏洛斯,最弱的,都是中位亚神的吉塔。

    &ldqo;这里怎么没有人?&rdqo;依琳有点奇怪。

    &ldqo;是啊,圣城外围平时很热闹的。&rdqo;雪兰也讶异的道。

    &ldqo;他们发现了?&rdqo;撒加皱起了眉头。

    &ldqo;那又如何,这里面最强的家伙,不过低位神。&rdqo;身旁的赫缺不屑一顾的道。

    &ldqo;如果他们敢违逆大人你的意思,我就让他们永远住在黑暗囚笼里。&rdqo;塔奇纳迪狠狠地说。

    这时,城门开了,隆隆的声音打破了戈亚平原上怪异的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