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三百三十三章 生途(三)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波动。

    一股捉摸不定的波动在残烙周围涌动起来。波动中的气息很紊乱,残烙根本抓不到它传来的方向。

    嘶!

    一道伤口出现在了残烙背上,布条断开,脓血渗出。

    &ldqo;啊&hllp;&hllp;恶心的液体。&rdqo;

    一个不屑的声音伴随着这道伤口出现。

    残烙猛地将黄泉棺向后一挥,空气被带的赫赫声响,可是却连赫缺的汗毛都没碰到。

    嚓!

    强壮之极的胸口上又出现了一道伤口,比背上的还深!

    &ldqo;蠢货!&rdqo;

    声音又同时出现在残烙胸前。残烙狂吼一声,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将黄泉棺砸下,没有砸到任何东西,可大腿上却多了一道伤口。

    连续受了三下,残烙的怒火爆发到极点,紧紧抓住铁链,将黄泉棺舞的风起,周围方圆几百米的地方,都笼罩在他强大的气劲中。

    他没有再中剑了。

    &ldqo;无法靠近了&hllp;&hllp;&rdqo;

    黑气弥漫中,赫缺出现在了残烙舞动黄泉棺造成的气场之外。

    &ldqo;他这个弱点无法利用了。&rdqo;赫缺目光凝重起来,他刚刚运用的是&ldqo;鬼术&rdqo;中一个小计俩&ldqo;影声&rdqo;,可以让自己的声音出现在截然相反的地方,并隐藏起自身的气息。

    这&ldqo;影声&rdqo;其实没多大用,因为在攻击的那一瞬间,攻击者的气息波动就会出现,只能凭借制造出来的声音来迷惑对手。不过,对于残烙这样的情况,这个鬼术中极其鸡肋的招式却让他受了伤。

    就在赫缺心念如电的同时,残烙制造的气场突然消失了,然后一个三米多高的身体出现在了赫缺的面前。

    轰!

    黄泉棺的棺头击中了赫缺的头顶,他整个人就像飞速落下的流星一般砸向地面&hllp;&hllp;

    凹陷的地面再次由于撞击而扭动起来。

    哗哗的落石声四起,石块纷纷掉进了赫缺砸出的深坑,天阴沉沉的,即便现在已经是中午,依然没有一丝阳光,只有干冷的风呼呼的吹过。

    &ldqo;赫缺输了,残烙太强。&rdqo;

    远处的空中,撒加望着那个黑乎乎的大坑,冷静如他,眼中也出现了一丝惊慌的神色。

    &ldqo;那个变态&hllp;&hllp;输了么?&rdqo;塔奇纳迪喃喃地道,&ldqo;完全感觉不到他的气息&hllp;&hllp;大人,我们怎么办。&rdqo;

    &ldqo;恢复成本体。&rdqo;撒加扭头看着他,&ldqo;带着所有人跑,绝对不准回头!&rdqo;

    &ldqo;可是&hllp;&hllp;&rdqo;塔奇纳迪明白了撒加想要干什么。

    &ldqo;别他妈的啰嗦!你还搞不清楚状况?&rdqo;撒加手中红光一闪,血刀的光芒异常强烈,就像他此时心中决绝的战意。

    &ldqo;别&hllp;&hllp;&rdqo;依琳抓住了他的胳膊。

    &ldqo;放手,你答应过我,要活着。&rdqo;撒加甩开了她的手,&ldqo;塔奇纳迪,如果有人要留下,就杀了他。记住,是任何人。&rdqo;

    依琳心中一颤。

    &ldqo;是,大人。&rdqo;塔奇纳迪咬咬牙。

    &ldqo;很好。&rdqo;撒加说了这两个字后,便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朝远处那个狂笑的身影掠去。

    唰的一声,黑色的羽翼在他背后张开,和他黑色的背甲一起,刺痛了依琳的眼睛。

    &ldqo;我们走吧,大人的命令我不能违背。&rdqo;暗金色的光芒闪过,一只五米多长的大蝙蝠出现,众人纷纷落到了蝙蝠背上。

    &ldqo;撒加&hllp;&hllp;小心,我等你。&rdqo;依琳擦去了眼泪,也落到塔奇纳迪背上,她知道,撒加决定的事情,没有人可以改变,那个男人,在战斗面前,就是如此的坚持,一去不回头。

    嗖,一道暗金色的光还来不及看清,塔奇纳迪便载着所有人朝北方飞去。

    &ldqo;还有虫子?&rdqo;残烙的笑声戛然而止,身形一转,向塔奇纳迪消失的方向追去。

    &ldqo;你去哪?&rdqo;一个黑发黑甲、背后有一对张开达到四米多的黑色羽翼的男子拦住了他。

    残烙愣了一下,停住了身形,看清了挡住他的人后,大笑起来:&ldqo;老子当是谁啊,原来是你这个不堪一击的东西。&rdqo;

    撒加没有说话,握紧了手中的长刀。

    &ldqo;咦?&rdqo;残烙抬起头,&ldqo;都感觉不到了,你那个负责逃跑的伙伴速度很快嘛,是吸血魅蝠吧,老子当年还没把这些玩意杀光?&rdqo;

    &ldqo;你怎么不一起走?&rdqo;残烙斜着脑袋,&ldqo;以小蝙蝠的速度,一个劲逃命的话,老子是追不上的,你也可以活的,为什么还要来送死?难道在担心你的朋友么,那边有一个,地下还有一个&hllp;&hllp;&rdqo;

    话音未落,撒加就到了他的胸前,一道红光直取残烙的咽喉!

    铛&hllp;&hllp;

    一根手指,一根破烂白布条缠住手指挡住了刀刃,只是一根手指而已,布条由于受到震动散开了一点,随着风轻轻的飘动。

    &ldqo;阿修罗王的血脉,夜叉王的血脉,还有一个莫名其妙融合深渊意志的家伙&hllp;&hllp;&rdqo;残烙脸上的布条抖动起来,像是在笑,&ldqo;这些珍贵的东西,可是天赋出众啊,如果在冥界,你们都应该鼎鼎大名,万人膜拜!&rdqo;

    咚!

    一个大脚掌印在了撒加胸口上,瞬间之后,撒加倒飞出去。

    &ldqo;无法移动,他挡下我的攻击后,根本无法移动&hllp;&hllp;&rdqo;撒加嘴里喷着血,胸口疼痛欲裂,&ldqo;这就是&hllp;&hllp;超过赫缺的实力吗&hllp;&hllp;&rdqo;

    &ldqo;别这么快就死了呀。&rdqo;残烙出现在撒加倒飞的路线中,大手一伸,抓住了撒加的脑袋,将他提了起来。

    &ldqo;老子还没玩够,那个夜叉太让人失望了,都他妈的不过瘾。&rdqo;残烙手掌用力,撒加只觉得咔咔两声从下颚处发出,似乎是颚骨被捏碎了。

    &ldqo;哈哈哈哈&hllp;&hllp;&rdqo;残烙笑的很狂妄,&ldqo;打的不爽啊,折磨你这个七夜继承者还是很有感觉的,你知道不,垃圾东西,老子当年,可是被七夜一招就打翻了,要不是血海能恢复身体,老子早他妈的死在那家伙手里了!&rdqo;

    咔咔,残烙的手又加了几分力,颚骨的碎渣混着血液从撒加下颚处流出。

    &ldqo;要是那个男人知道了继承他血脉的家伙在老子手里受苦,随时可以捏死,不知道会怎么想!&rdqo;

    哐!

    残烙的左拳击中了撒加的胸口,一股强力直接从背后爆出‐‐

    坚硬的血纹甲,中级神器的血纹甲,在这股力量下,完全碎裂!

    &ldqo;哦?&rdqo;

    残烙微微一顿,&ldqo;这破神器的器魂还蛮奇特的嘛,竟然可以自己恢复。&rdqo;左手从撒加的胸口收了回来,缓缓张开,淡淡的红气漂浮在掌中。

    几秒种后,手掌猛地一合!

    撒加身上的血纹甲,彻底粉碎‐‐每一处,都碎成了分子,然后消失在空气中!

    毁掉了&hllp;&hllp;

    中级神器居然在残烙的合掌之间,瞬间被毁!

    &ldqo;还有把刀啊&hllp;&hllp;&rdqo;

    残烙感觉到了血刀的气息,左臂一抬,将血刀吸到了自己手中。

    &ldqo;好刀,毁不掉。&rdqo;残烙点点头,挥舞了两下,&ldqo;比老子的黄泉棺品级还高。&rdqo;他回头望了望背在肩上的那个大棺材。

    虽然看不见,但这是他的身体习惯。

    呲的一声,一道细细的刀气从血刀中发出,割伤了残烙的手腕。

    &ldqo;放下&hllp;&hllp;&rdqo;

    一只手缓缓抬起,抓住了残烙拇指。

    &ldqo;放下我的刀!&rdqo;

    撒加猛地扳开了残烙抓着自己脑袋的右手,双脚蹬在残烙胸口!

    残烙吃力,整个人在空中一个凛冽,左手松开,血刀掉了下去。

    一个身影飞快的从血刀旁边掠过&hllp;&hllp;

    &ldqo;意志力挺坚强的嘛。&rdqo;残烙退了几步,稳住身形,站直了身体,抄起双手,淡淡的看着眼前那个喘着粗气的男子。

    血,从那男子的脸颊流下,带着白色的骨头渣子,落在他赤裸的上身,黑色的布裤在微颤,血红的刀尖就垂在腿边。

    呼。

    那男子一个半转身,长刀直直劈下!

    六道刀气呈九宫格形状朝残烙飞来。

    残烙手掌一扇,驱散了刀气。&ldqo;你不疼?脸上的骨头,都碎了啊。&rdqo;他有些惊讶。

    撒加没有回话,双翼一张,朝残烙扑来,眼中的黑气溢出,配上他血肉狰狞的脸部,完全就是一个恶魔!

    一个宁愿不要自己的命,也要要对手命的恶魔!

    啪,啪,啪,啪&hllp;&hllp;

    残烙还是只用一根手指,就挡住了撒加所有的攻击。

    不过,他好像只是在招架,并没有反击的意思。

    几十招过去了,撒加退开。

    &ldqo;你是在可怜我?还是戏弄?&rdqo;撒加提着刀,胸口起伏的很厉害,&ldqo;为什么不攻击,你完全可以一击就杀死我。&rdqo;

    &ldqo;不。&rdqo;残烙摇摇头,&ldqo;老子现在改主意了,你可以走了。&rdqo;

    撒加看着他。

    &ldqo;你赢得了老子的好感,对你这样的对手来说,现在杀了有点可惜。&rdqo;残烙摆摆手,&ldqo;等你和老子实力等级一样了,再来吧。&rdqo;

    撒加笑了。

    &ldqo;不愿意走?&rdqo;过了一会儿,残烙还感觉的到撒加的气息,开口问道。

    &ldqo;嗯。&rdqo;撒加轻哼一声。

    &ldqo;不服气?&rdqo;残烙道,&ldqo;别逞英雄,这样只会让那种无聊的勇气和你的小命一起夭折。&rdqo;

    &ldqo;我明白这个道理,应该说,死亡的感觉我早就体会过无数次了,这个道理就像一道疤痕一样烙在我心里。&rdqo;撒加缓缓的道。

    &ldqo;那你还等什么?等老子杀了你?还是想让老子也放了你的朋友?&rdqo;残烙有点弄不明白了,&ldqo;如果你想让老子不杀你的朋友,那老子明白的告诉你,不可能,老子只对你有好感,你的朋友老子想杀,而且只有杀了你的朋友,你才会想杀了老子,这样以后我们之间的战斗,才足够他妈的过瘾!&rdqo;

    &ldqo;有意思的逻辑。&rdqo;撒加左腕浮现出了一个细细的样式很精美的银环,血刀红光一闪,没入其中。这是储物手镯,储物手镯有一个特性,就是一旦受到外力冲击,便会隐入身体里,变成能量形态融合到灵魂空间中。

    不管是物质位面还是顶位面,不管是储物手镯还是空间戒指,这个特性是这类储物魔法器具所共有的。除非主人死了,肉体和灵魂俱灭,不然这种东西便不会被损毁。

    &ldqo;有意思?&rdqo;残烙顿了顿,&ldqo;你是第一个这么说的,老子可不是什么好东西,神想杀,魔也想杀,三千年前为了杀人,老子来打什么狗屁大战,结果冥界那帮龟孙子巴不得老子死在神界那帮龟孙子手里,害老子肉体也没了,要不是一个神界的王八蛋找到老子,老子现在还被关着。&rdqo;

    &ldqo;是这样,难怪你被放出来了,看来你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也需要有人打破那个封禁阵法。&rdqo;撒加道。

    听到这句话,残烙不但不生气,反而笑了起来,&ldqo;七夜没找错人。&rdqo;

    &ldqo;你又错了,我是无意间得到的阿修罗王血脉,我对七夜的唯一印象,就是那残缺不堪的灵魂。&rdqo;由于说话,撒加下颚的血流的很快,他伸手将下颚搬了搬,满手的血,顺手在裤子上擦了擦。

    &ldqo;哦对了,七夜是灵魂自爆的,哈哈,老子猜到了,血魔法可以封印灵魂残存,多半是西冥域那个只会拍冥尊马屁的窝囊玩意派鲁南那蠢货来这里,妄想得到诸神手谕分卷。&rdqo;残烙笑道,&ldqo;一群没种的家伙,如果不是他们联手,怎么可能杀的死七夜。虽然七夜曾经差点杀了老子,但那个男人是老子最佩服的家伙。&rdqo;

    &ldqo;可惜了&hllp;&hllp;&rdqo;说到这里,残烙微叹一声,&ldqo;本来还说等老子的法则练起来之后再找他打一场的,却没机会了,不过&hllp;&hllp;就算他活着,老子也没机会赶上他了。&rdqo;他空洞的红色瞳孔里闪过一丝无奈。

    &ldqo;为什么?你不是有诸神手谕里的法则么?那也是个顶端法则,你迟早也会拥有冥帝的实力。&rdqo;撒加问。

    &ldqo;他妈的没了,神界那王八蛋放出我的条件,就是&lsqo;忍受&rsqo;法则。&rdqo;残烙叹道,&ldqo;当年为了这个法则,老子连岑森都敢杀,没想到灵魂被囚禁折磨了几千年,老子为了自由,竟然甘愿放弃一切!&rdqo;

    &ldqo;的确,失去自由对你这种人来说,至高法则都没用。如果不能随心所欲的做任何事,你第一个要杀的人,就是你自己。&rdqo;撒加缓缓道。

    残烙不说话了,歪头盯着撒加,虽然他看不见。

    半晌,他狂笑起来,&ldqo;没想到啊没想到,最了解老子的人,不是血海的族人,不是岑森不是七夜,不是想要老子命的那些狗屎玩意,而是你,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家伙,老子从来不喜欢问别人的名字,因为那些人早晚都会在老子手中变成死东西,没有意义。但是现在,老子想知道你的名字。&rdqo;

    &ldqo;告诉你可以。不过在此之前,你先要告诉我和你交换忍受分卷的那个神界王八蛋是谁。&rdqo;撒加双目精光一闪。

    &ldqo;老子没问,那种人老子不喜欢,如果不是他实力很强,老子早杀了他了,也不用问我长什么样,老子看不见,除了能听见声音,什么感觉都没有。&rdqo;残烙想了想,&ldqo;不过他的声音很特别,是个男的,一股子懒味。&rdqo;

    &ldqo;是他呀&hllp;&hllp;菲拉诺。&rdqo;撒加微微一笑,这一笑牵动了下颚,血流得更快了,不过他好像没感觉一般,继续道,&ldqo;我猜也应该是他。&rdqo;

    &ldqo;菲拉诺?没听过神界有这么一号鸟人,以他的实力来说,怎么也应该在神界有点名气。&rdqo;残烙摸了摸脑袋,&ldqo;不管他了,他是什么人老子没兴趣,忍受法则反正也他妈没了,老子感兴趣的是你的名字。&rdqo;

    &ldqo;撒加。&rdqo;

    &ldqo;撒加&hllp;&hllp;&rdqo;残烙活动了下双手,&ldqo;老子记住了,你也要记住啊,以后一定要来和老子打一场,不死不停手。&rdqo;

    说完,他转身朝那根巨大的骨刺飞去,在经历了刚刚那样强度的战斗后,斯汀站立的巨型骨刺并没有怎么受损,他也一直保持那个双臂摊开的姿势,双目紧闭,绿幽幽的死亡权杖也一直漂浮在他胸前,白气缭绕。

    &ldqo;你干什么!&rdqo;撒加心里一紧,声音不由提高了不少。

    &ldqo;杀你的朋友啊,老子不是说过了么?&rdqo;残烙头也不回,&ldqo;欣赏你不代表什么,老子该杀的一样会杀。&rdqo;

    撒加双翼猛扇,追着残烙而去,可是,不要说现在受伤的他了,就算是最佳状态的他,也追不上残烙的速度。

    而就在残烙从肩上取下黄泉棺,准备从斯汀的脑袋上砸下去时&hllp;&hllp;

    诡异的景象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