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三百三十五章 追寻的路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斯汀缓缓道:&ldqo;我用一种亡灵魔法,洗去了她的记忆。&rdqo;

    撒加盯着他&hllp;&hllp;

    &ldqo;你不能理解,是么?&rdqo;斯汀也看着撒加的眼睛,&ldqo;依琳可以和你一起去冥界,因为她有神格,可以通过冥界魔门,而且她活了那么多年,能够应付一些事情,但薇薇安是个普通人,在如今的奥菲拉尔大陆,她的确很安全,可是,我要去的地方叫深渊,我不可以有任何的牵挂,也许,她过着普通人的生活会更幸福,没有等待,没有担心,只是快乐的活着,无忧无虑&hllp;&hllp;&rdqo;

    说到这里,斯汀说不下去了。

    &ldqo;也会有,另外一个人,一个没有宿命的人,也许是个修炼者,也许和薇薇安一样是个普通人,一个英俊的贵族,代替你,爱着她。&rdqo;撒加一字一句的道。

    &ldqo;是这样。&rdqo;斯汀眼中划过一丝复杂。

    沉默了一会,撒加道:&ldqo;我能理解你了。&rdqo;

    &ldqo;那我们冥界再见。&rdqo;斯汀站起身。

    &ldqo;保重。&rdqo;撒加和他紧紧拥抱了一下。

    &ldqo;大人,我们该走了,冥界魔门已经感应到了我们发出的讯息,冥界的使者很快就会降临。&rdqo;残烙走了进来,高大的身躯非常显眼,宽阔的肩上,还用铁链背着个棺材。

    &ldqo;不用和其它人道别了。&rdqo;撒加笑道,&ldqo;也没有什么机会再见了。&rdqo;

    斯汀笑了一下,&ldqo;我也是这样想的,冥界是一个没有时间概念的地方,也许一次修炼就是几百年,等我再次回来的时候,也不知道还有谁能活着。&rdqo;

    撒加缓缓点头,然后,他带着微笑,目送着斯汀和残烙的身影消失在天际。

    直到斯汀离开了好一会儿后,撒加才回过神来,轻轻坐在了椅子上。

    &ldqo;他走了?&rdqo;一个温柔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接着一只白玉般柔滑的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

    &ldqo;嗯。&rdqo;撒加握住了那只手。

    &ldqo;在想什么?&rdqo;依琳坐到了他身边。

    &ldqo;我在想,很快,就要轮到我了。&rdqo;撒加的语气透着丝丝伤感。

    &ldqo;这无法避免,一个人要得到一些,就必须要失去一些,神魔级的强者可以得到无尽的生命和强大的力量,但那有时候也不一定就是好事。&rdqo;依琳柔声道。

    &ldqo;可无数的人,依然在追求。&rdqo;撒加叹了口气。

    &ldqo;这种事,说不清楚,每一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理由。&rdqo;依琳温柔的看着撒加的侧脸,&ldqo;想听琴曲吗?至少我会一直在你身边。&rdqo;

    &ldqo;嗯。&rdqo;撒加点点头。

    依琳笑了一下,将手从撒加手里抽出,拿出了琉特琴&hllp;&hllp;

    琴声响起了。

    宛如叮咚的泉水从天际而下,化为星光,点染了万物。

    好柔和的声音,好拨动心灵的调子。

    不知不觉中,撒加的心,在琴声中,归于宁静,他想通了一些东西,也放下了一些东西,那是无可奈何,那是必须要面对却悄然掩杀而至的柔软‐‐

    无法抑制却终究要发生。

    只有放下。

    或者祝福。

    不是执念,更不是残念,只是念想。

    念想而已。

    &hllp;&hllp;

    一望无际的枯砂。

    天是灰色的,地是龟裂的,沙尘被干风卷带,从地面呼啸而过,零散的被风化了许多孔的巨岩错落其中,为这片天地更添萧瑟。

    苍凉。

    好像海天一色的肃杀磨砺而成的苍凉。

    风过岁月,在这里却无痕&hllp;&hllp;

    因为这里叫做‐‐

    时间与精神的荒原。

    灰色的天突然出现了一个裂缝,三个人影降落在荒原上。

    一个一头黑发齐肩,穿着束腰黑袍,身形修长,银质雕花腰带更显得他挺拔俊逸,他的脸很俊美,而唇上和下巴留着的浅浅胡渣却又让他看上去沧桑深沉,右脸颊上一道细细的疤痕,为他增添了几分忧郁和神秘的气质。

    一个黑发女子站在他的身边,白衣胜雪,衣袂飘飘,身形曼妙曲线玲珑,婉约如月,那张容颜更是美的绝世无双,勾魂夺魄。

    两人身后,则站着一个瘦削的男子,穿着破旧的短衣、布裤、皮靴,手中摆弄着一把造型诡异通体漆黑的短剑,一头凌乱的深紫色短发,双眼细长,脸很瘦,轮廓仿佛是被刀削出来的一样,向下的嘴角却向上翘着,那是一种不屑而冷酷的浅笑。

    &ldqo;你们自便,我自己找地方去了。&rdqo;瘦削男子说了一声后,身形一闪便失去了踪影。

    &ldqo;这家伙总是这样。&rdqo;撒加笑了一下,对依琳说道:&ldqo;老爸他们一直都在荒原里修炼,我们去找他吧,他还没见过你。&rdqo;

    &ldqo;嗯。&rdqo;依琳俏脸微微一红,有些紧张。

    撒加微微一笑,&ldqo;有点像见长辈?你比我老爸的年纪可大多了,唔&hllp;&hllp;&rdqo;他掐指算了起来。

    &ldqo;讨厌!&rdqo;依琳打了他一下,嘟起嘴。

    &ldqo;哦,跨越了时间和空间的爱,就像这个荒原,只有精神才是它存在的价值。&rdqo;撒加突然又深沉起来。

    &ldqo;你越来越像塔奇纳迪了。&rdqo;依琳笑了。

    &ldqo;不,我不像瘟疫。&rdqo;撒加撇撇嘴。

    依琳笑得花枝乱颤。

    &ldqo;这里的一个月等于外面的一天。&rdqo;撒加拉着依琳的手,走在荒原的风沙中。

    &ldqo;异次元空间啊&hllp;&hllp;&rdqo;依琳左右环顾了一下。

    &ldqo;维度比物质位面要少或者多,这种空间也存在于宇宙中,没有方向,也孕育不了生命,只有体质特殊的强者才有机会进入,还必须找到开启通道的方法。&rdqo;撒加道。

    &ldqo;萨拉特告诉你的吧。&rdqo;依琳的脸很美很妖媚,气质却婉约如水,特别是笑容的感觉,清纯的不食人间烟火,美得惊心动魄‐‐这样的矛盾着实让人疯狂!

    &ldqo;我自己领悟的&hllp;&hllp;&rdqo;撒加面无表情。

    &ldqo;你骗人的样子真可爱。&rdqo;依琳如玉凝脂的手指刮了一下他的脸。

    然后&hllp;&hllp;

    时间与精神的荒原上。

    原始的爱开始蔓延。

    &hllp;&hllp;

    飞翔。

    没有云的天空中,只有灰色一望无际。

    撒加抱着依琳,依琳靠在他的胸口。

    哦,刻在胸膛的爱,一波波进出沉淀,然后掠过心灵的桥,达到幸福的彼岸,那里,有一朵花,忘记了轮回,十万年才盛开一次,名叫&ldqo;缘分&rdqo;&hllp;&hllp;

    这飞翔着的爱,一生一世怎可以诠释永恒?

    他们,本来就是永恒。

    无尽的生命,两个人一起度过,那样的感情,又会浓烈到什么程度?亦或是,淡然宁静,洒落天际的星辰,翻新天若有情的真谛。

    一眼,一个拥抱,一次深深的吻,一次灵与肉的结合,不论沧海桑田,也无法忘记,那便是,数万年的等待,顷刻擦过心间,停留在的那个胸膛,叫做唯一。

    &ldqo;那里有几个人。&rdqo;依琳看到地面上一处沙地上,盘膝坐着几个身影。&ldqo;吉塔、奥兰多、塔奇纳迪,咦?梅尔沙和柏洛斯也在,他们不是早就到了天赋极限嘛,修炼没有意义。&rdqo;

    &ldqo;现在维卡是梅尔沙的老师,梅尔沙这家伙爱上了音乐和幻胧术。&rdqo;撒加笑道。

    &ldqo;赫缺强迫他学的吧,那种家伙怎么会喜欢音乐?&rdqo;依琳才不相信。

    &ldqo;是的,为了我们去冥界做准备,幻胧术不能浪费了,维卡天资有限,连突破领域临界都有困难。&rdqo;撒加点点头。

    &ldqo;冥界?&rdqo;依琳微微一愣,&ldqo;那艾穆的事情,还有萨拉特的事情&hllp;&hllp;&rdqo;

    &ldqo;艾穆已经同意去冥界了,他要面对的是兽神族,萨拉特的巫族夙愿也要面对强大的光明神族,还是先回我自己的地盘比较好。&rdqo;撒加道。

    &ldqo;这倒是。&rdqo;依琳同意撒加的说法,&ldqo;兽神族、光明神族,可是原神域的四大神族。&rdqo;

    &ldqo;就是可惜神界最美的女神要屈驾去地狱了。&rdqo;撒加笑道。

    &ldqo;看看我的样子&hllp;&hllp;&rdqo;依琳美目凝视着撒加,甩了甩漆黑柔亮的长发,&ldqo;我身体里,流着来自地狱和深渊的血,我已经是魔了。&rdqo;

    &ldqo;哦,对了,你自称地狱之主的女人。&rdqo;撒加用下巴点了点依琳的额头。

    &ldqo;自称?&rdqo;依琳猛地仰头,狠狠咬了撒加下巴一口。

    &ldqo;哎哟,疼,这是地狱女主人该有的表现吗?&rdqo;

    &ldqo;咬死你!&rdqo;

    &ldqo;别,可以改成亲吻吗?&rdqo;

    &ldqo;就咬!&rdqo;

    &hllp;&hllp;

    天空中,他抱着她,自由自在的翱翔。

    撒加很享受和依琳在一起的感觉,和这样的女人调情,无论多久,也不会腻味。

    &ldqo;是那两个人啊&hllp;&hllp;&rdqo;依琳双臂搂着撒加的脖子,整个人柔弱无骨。

    &ldqo;艾穆这小子,看来是沦陷了,他同意去冥界,雪兰的意见也占了绝大多数。&rdqo;撒加道。

    依琳轻轻叹了口气。

    &ldqo;怎么了?&rdqo;撒加问。

    依琳望了一眼地面上一块巨岩上,正在修炼的艾穆和雪兰,叹道:&ldqo;可惜雪兰的心,却在另一个人身上。&rdqo;

    &ldqo;我知道,那个说话不着边际的白衣男子,还有他的莲花宝座。不过,这个叫罗秀的人,灵魂境界高得吓人。&rdqo;撒加道。

    &ldqo;我以前在圣城的时候,就看见过他,那时我站在圣塔顶端,罗秀是水源圣殿的看门人,我亲眼看见他掌中长出金色的莲叶,可惜我刚看到,就被一股很柔和的力量给弄晕了。从那个时候起,我就不再去水源圣殿了,结果那里藏的秘密最多。&rdqo;依琳道。

    &ldqo;神界的人,很复杂,所以圣城也很复杂,冥界就要简单多了,一切都是凭借实力说话。&rdqo;撒加道。

    &ldqo;圣城不存在了,很多东西似乎都是注定。圣城封禁了残烙,想要得到他灵魂中的诸神手谕,结果却被菲拉诺得到,还借残烙的手毁掉了圣城,这算不算命运的玩笑?&rdqo;依琳若有所思。

    &ldqo;很多人都把自己交给了宿命,都得不到心里想要的,命运&hllp;&hllp;&rdqo;撒加抬起头,望着远方,&ldqo;我,可不相信它。&rdqo;

    &hllp;&hllp;

    奥菲拉尔大陆最东边。太阳升起的地方。

    埋骨之地。断葬山谷。

    一个巨大的黑洞铺陈在地上,这里,就是斯汀最初融合两块深渊意志碎片造成的。

    黑乎乎的绵延数十平方公里的地洞旁边,一个凝神伫立的人影看上去那样的细小。

    &ldqo;大人,你在想什么?&rdqo;一个肩上背着棺材的人走了过来,三米高的身体异常强壮。

    &ldqo;没想什么。&rdqo;斯汀一直望着西面,一缕缕的光线从天空中漏下,落在他黑色的法袍上。

    &ldqo;你还有牵挂?&rdqo;残烙取下了黄泉棺,坐在上面。

    &ldqo;必须要忘记的。&rdqo;斯汀缓缓摇头。

    &ldqo;大人,这是生途法则的宿命,就像老子必须跟随你一样。&rdqo;残烙摸了摸自己的光头,&ldqo;你知道黄泉棺的故事么?&rdqo;

    &ldqo;怎么。&rdqo;斯汀依旧望着西方。

    &ldqo;这是血海里的一个传说,制造这个黄泉棺的人,为了追求最高的力量,亲手把自己最爱的女人封印在这个棺材里。&rdqo;残烙拍了拍坐下的金色棺材。

    斯汀古井不波的脸上微微一动。

    亲手把自己最爱的女人封印在黄泉棺里?只为了了却心中的牵挂,追寻自己的路么?

    好残酷。

    但却没有错。

    听着残烙拍棺材的铛铛声,斯汀心里的起伏渐渐消失了。

    &ldqo;残烙,你确定是这里。&rdqo;斯汀转过身,俊美到有些妩媚的脸上阴冷无比,一股冷风从黑幽幽的地洞上刮过来,掀起了他白色的头发。

    &ldqo;这里是奥菲拉尔大陆上负极能量的聚集地,冥界魔门只能在这里开启,因为这个物质位面属于神界。&rdqo;残烙咧嘴一笑,他察觉到了斯汀心里的变化,在他看来,这种变化才应该是正确的。

    就在残烙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们周围的一缕缕从天幕漏下的光线消失了&hllp;&hllp;

    黑黑的天空裂开了。

    一点都不惊天动地,只是裂开,安静的裂开。

    然后,几道能量从裂缝中射出,将那道数十米的裂缝撑开。

    接着一个黑色的门形成了。

    &ldqo;冥界魔门开了,我们走吧。&rdqo;残烙站起身,抓起铁链,将黄泉棺背在肩上。

    &ldqo;好。&rdqo;斯汀跟着残烙朝空中的黑门飞去。

    &ldqo;冥界使者格尔拉在此恭候。&rdqo;

    刚到黑门前,斯汀就听见从门内传出了一个声音。

    &ldqo;请进入魔门,如果没有魔魂,你们将会被来自冥界的能量所吞噬。&rdqo;声音接着说道,&ldqo;触动了冥界传音锁,就意味着你们选择了冥界,魔门会开,但如果没有实力,这同样也意味着死亡。&rdqo;

    &ldqo;真他妈的啰嗦,老子只是回去罢了。&rdqo;残烙伸手扯了一下黑门,竟然将十米高的门又拉宽了几分!

    门里面的声音不说话了。

    &ldqo;大人,你先进。&rdqo;残烙又敲了一下黑门,黑门抖了几下。

    斯汀点点头,垮进了那扇黑洞洞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