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三百三十六章 无痕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一个瘦小的男子站在门内,长得很丑,弓着背,穿着极不合身的长袍。

    &ldqo;你通过考验了,欢迎前往冥界,我叫格尔拉,隶属于西冥域。&rdqo;男子伸出手。

    &ldqo;今天轮到西冥域了啊,巴斯那混蛋还他妈的没死啊!&rdqo;

    啪的一声,格尔拉的手被一只大手抓住,然后向后一拗!

    咔!

    格尔拉惨嚎一声。

    &ldqo;把你的脏手给老子拿开,你这种货色怎么有资格握大人的手,要不是你的态度还行,老子一定杀了你!&rdqo;

    一个沙哑的声音让格尔拉噤若寒蝉,痛苦的抓住手腕,浑身发抖。

    咚!

    残烙一脚将格尔拉踢了个跟斗,&ldqo;给老子滚回去,让深渊的使者来,谁他妈的稀罕你们西冥域!&rdqo;

    &ldqo;深,深渊&hllp;&hllp;&rdqo;

    魔门内实际上是一个通道,很像一座黑色的石桥,构建精美,石桥周围是星云般的能量团。

    格尔拉在桥头上滚了几圈,差点掉下去,他战战兢兢的爬起来,害怕的看着残烙,&ldqo;深,深渊已经没有迎接新人的资格了&hllp;&hllp;那里是,是奴隶的放逐地&hllp;&hllp;&rdqo;

    &ldqo;啊!&rdqo;

    他话还没说完,就惨叫一声,因为一个金色的棺材砸了下来,右腿血肉模糊。

    &ldqo;你,你们&hllp;&hllp;&rdqo;格尔拉痛苦的道。说真的,他也够倒霉的了,当了那么久的迎接使,估计这样的情况也是头回遇上。

    &ldqo;好了,残烙。&rdqo;斯汀开口了。

    &ldqo;大人,你不知道冥界这些狗崽子,你越客气,他们越嚣张。&rdqo;残烙走了过去,将格尔拉提了起来。

    &ldqo;他也没嚣张&hllp;&hllp;&rdqo;斯汀有点无语了。

    &ldqo;我感觉得到这狗崽子心里看不起大人,看不起大人,就是看不起老子!&rdqo;残烙轻轻一捏,格拉尔半边脸碎掉了。

    &ldqo;哇!&rdqo;格拉尔高声惨叫着。

    &ldqo;大,大人,请,请停手,我,我带你们去,去深渊&hllp;&hllp;&rdqo;叫完之后,格尔拉连忙求饶,估计再求饶慢点,他整个脑袋就碎了。

    &ldqo;你能带我们去?&rdqo;斯汀有点奇怪了,这格尔拉开始还说自己是西冥域的迎接使。

    &ldqo;所以我说他们这些使者都是狗崽子。&rdqo;残烙手一松,格尔拉掉在地上,捂着脸,可怜巴巴的看着斯汀。

    &ldqo;凡是进入冥界的新人,都是由迎接使带领的,他们拥有穿行证,可以去冥界的任何地方,虽然冥界有规矩四冥域、地狱、深渊一天一个轮次,但其实去哪里他们可以做主的。&rdqo;残烙瞪着格尔拉,对斯汀解释道。

    &ldqo;原来如此。&rdqo;斯汀了然。

    &ldqo;以,以两位大人的实力,完,完全可以去冥域了呀,为什么要选择深渊呢,我没有骗大人,那里现在真的只是奴隶的流放地,环境又差&hllp;&hllp;&rdqo;格尔拉站起身,在前面带路。

    &ldqo;别他妈的废话!快给老子走!慢一点你的身体就要被捏碎!&rdqo;残烙踢了格尔拉屁股一脚。

    &ldqo;是,是,大人。&rdqo;格尔拉不敢再废话了。

    &ldqo;很奇特。&rdqo;刚一走上黑桥,斯汀回头,脸上流露出几分惊讶。只见随着他们前进的脚步,那座黑桥在他们身后一点一点的消失。

    走了大约一天时间‐‐在这座被称为&ldqo;冥界之桥&rdqo;的黑色石桥上,其实也分不出时间&hllp;&hllp;他们来到了一个三岔口。

    &ldqo;大人,左边就是通往深渊的路了。&rdqo;格尔拉躬身道。

    &ldqo;中间的呢?&rdqo;斯汀问。

    &ldqo;地狱&hllp;&hllp;右边是冥域。&rdqo;格尔拉答道。

    &ldqo;地狱是中心啊。&rdqo;斯汀想到,&ldqo;看来撒加以后要走的路,就是这里了。&rdqo;

    心里这个想法还没结束,他就听见了一声惨叫。

    &ldqo;你杀他干嘛?&rdqo;斯汀有些惊讶的看着残烙右手提着的一团血肉。

    &ldqo;既然来了这里,他就不能活了,如果这狗崽子回去瞎说,对大人你是不利的,你应该清楚你自己的身份。&rdqo;残烙将格尔拉变成的那团血肉扔下了桥,很快便被一朵能量云吞噬。

    斯汀点点头,走上了左边的桥路,那里,通往深渊。

    &ldqo;大人,老子不得不说,你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那个地狱之主在这方面就比你强的多,很多时候,一个不小心就会丢了小命,冥界,那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rdqo;残烙跟在斯汀身后。

    &ldqo;嗯。&rdqo;斯汀又点了点头。

    然后,这一高一矮、一个强壮一个枯瘦的两个身影,渐渐消失在了桥的尽头。

    &hllp;&hllp;

    时间与精神荒原。

    &ldqo;就是这里了。&rdqo;撒加抱着依琳,落在了一处沙地上,不远处有一个小水潭,水还算清澈,水潭旁还有一些灰色的类似于低矮植物的东西。

    &ldqo;他们的气息大概就在这里,在荒原里,我&lsqo;身体直觉&rsqo;的天赋技能好像不是很灵光。&rdqo;撒加放下了依琳。

    &ldqo;正常的,异次元嘛。&rdqo;依琳理了理白纱裙,拨了拨有些凌乱的长发,因为刚才在空中,撒加又&hllp;&hllp;说真的,她也有点纳闷,这个男人看着不强壮,需求却很强烈,而且经常不在乎时间地点人物&hllp;&hllp;不过自己的爱人如此疯狂的迷恋自己,依琳心里还是很甜蜜的。

    水元素聚集了过来,在依琳面前形成了一面水镜‐‐

    马上要见撒加的老爸烈了,自己总不可能仪容不整吧。

    &ldqo;他不修边幅的,比我邋遢多了。&rdqo;撒加看到依琳对镜梳妆的样子,不由得有点好笑。

    &ldqo;讨厌,还不是你&hllp;&hllp;&rdqo;依琳美目一转,横了撒加一眼。

    很诱惑的眼神,撒加体内又是一阵燥热&hllp;&hllp;

    &ldqo;臭小子!&rdqo;

    一个粗豪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然后几个人影从一个沙丘后面走了出来。

    依琳急忙收掉了那个水系魔法,一声不吭的站到撒加身旁,姿势要多优雅有多优雅,气质要多端庄有多端庄。

    &ldqo;老爸。&rdqo;撒加突然变成了一个孩子。

    看到撒加的样子,依琳心中一暖,&ldqo;他真的很在乎感情。&rdqo;

    只见烈、阿里斯门迪、纳卡尔逊、加西亚、雷斯、络丝以及几个精灵族的强者掠了过来。

    深深的拥抱后,烈发现了撒加身旁的女子,&ldqo;这是&hllp;&hllp;&rdqo;他愣了一下。

    &ldqo;你修炼炼傻了啊!老火棍!&rdqo;身旁的大胡子纳卡尔逊撞了他一下,&ldqo;你儿子的老婆。&rdqo;

    &ldqo;撒加,你找到了啊?&rdqo;听到纳卡尔逊说这句话,加西亚的妻子络丝目光落在了依琳脸上。

    &ldqo;加西亚啊,你老婆被比下去了。&rdqo;纳卡尔逊又胡咧咧了一句。

    突然,络丝像想起了什么,浑身微颤。

    &ldqo;怎么了?&rdqo;加西亚问妻子。

    &ldqo;她&hllp;&hllp;她,很像&hllp;&hllp;&rdqo;络丝欲言又止,眼神中流露出几分惊恐。

    &ldqo;不是像,就是她,给大家介绍一下,前任圣城神使,依琳,我的未婚妻。&rdqo;撒加笑道。

    &ldqo;真的是。&rdqo;络丝稳定了下情绪,&ldqo;难怪上次我问你你不说,你心中的人,原来竟是神使大人。&rdqo;

    &ldqo;过去了,圣城也没了。&rdqo;依琳笑了笑,轻声道,&ldqo;络丝,我记得你,那个时候圣城中很少有女战圣,所以有点印象。&rdqo;

    &ldqo;那时承蒙神使大人召见。&rdqo;络丝笑道。

    &ldqo;好了,都过去了。&rdqo;撒加阻止了这个话题,因为他已经看到了加西亚脸上划过了一丝不快。

    &ldqo;圣城没了?&rdqo;阿里斯门迪开口问道。

    &ldqo;是的,阿里斯门迪叔叔,你们一直在荒原里修炼,所以外面很多事情都不知道,圣城已经灭亡,自由之城也不在了,现在整个奥菲拉尔大陆,基本上都是卡蓝帝国的领土,要不然就是他们的附属国&hllp;&hllp;&rdqo;撒加将情况详细的告诉了他们。

    就这样,一群人坐在沙地上,愉快的聊着天,时间过得很快。

    &hllp;&hllp;

    &ldqo;老爸,你这样不对。&rdqo;撒加从空中落下,手持一把普通的巨剑。

    &ldqo;哪里出问题了?&rdqo;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红色巨剑,一脸纳闷。

    &ldqo;斗气应该是一种由内而外爆发的气劲,如果要让它成为促动力,就不应该只局限于运用,而是要融合,要感悟。&rdqo;撒加抬起手中剑,一股力量从掌中发出‐‐

    唰的一声,巨剑剑尖射出了起码十米的剑气。

    &ldqo;我再试试。&rdqo;烈若有所悟。

    然后两个人又切磋起来。

    不远处,一群人坐在一起,看着这幕很温馨的画面。

    阿里斯门迪笑道:&ldqo;现在反过来了,我记得撒加小时候,为了修炼,烈可没少折磨他,不过那小子也够坚强,不然也不会有现在的成就了。&rdqo;

    &ldqo;就是,老火棍还强行从我这里取走了修炼功法&hllp;&hllp;&rdqo;纳卡尔逊大胡子飘飘,&ldqo;撒加这小子体质还真怪,不管什么功法都排斥,当时我还为老火棍遗憾了很久,堂堂烈火剑圣的儿子怎么会这么没用&hllp;&hllp;&rdqo;

    &ldqo;他小时候真的是这样么?&rdqo;依琳看着在空中翻动的那个修长身影。

    &ldqo;吃了不少苦。&rdqo;加西亚点头道。

    &ldqo;所以才成长为一个如此出色的男人&hllp;&hllp;&rdqo;络丝附和道。

    依琳目光中的柔情更浓了。

    &ldqo;好了。&rdqo;阿里斯门迪站起身,&ldqo;我们也该去修炼了,让他们一家子好好聚下吧,我突破领域临界也到了关键时候。&rdqo;

    &ldqo;嗯。&rdqo;众人纷纷起身离开。

    接下来的日子。

    撒加和依琳就在时间与精神荒原中开始了修炼的时光。

    烈和两人待了一段时间后,也独自去修炼了,撒加点透了他不少东西,相信烈的修炼也一定会有长足的进步,也许受天资所限他可能突破不了领域临界,但至少也会成为物质位面的顶尖强者。

    烈也知道,现在的撒加已经和自己不在一个层面上了,迟早会去另一个世界,身为一个修炼者,烈对这方面倒是很看的开。

    只要撒加还在这里的时间多陪陪自己就够了&hllp;&hllp;

    他的天空需要自己去拼搏,他的翅膀要自己去磨砺,才会傲视长空!

    这应该就是烈的心态了,一个真正爱着儿子的父亲朴实却坚毅的想法。

    修炼的日子,痕迹无法捕捉。

    在时间与精神荒原中,这样的痕迹更加模糊,这里的一个月,才相当于外面的一天&hllp;&hllp;

    奥菲拉尔的十二天,这里就是一年。一百二十天,就是十年。一千二百天,就是一百年&hllp;&hllp;

    奥丁圣日历3047年。

    时间与精神荒原中,撒加已经修炼了整整一百二十年。

    一百年前,他就已经达到了大黑暗天&ldqo;生&rdqo;境界的顶峰,而接下来的一百年时间,他却无寸进!

    那个瓶颈,始终无法突破。

    残酷法则的奥义,依旧像水中花镜中月,可以看见,却摸不到,可以感觉,却无法透彻。

    &ldqo;这到底是怎么回事?&rdqo;

    胸口一阵烦闷,撒加睁开眼睛,一阵干燥的风吹过,齐肩的黑发飘起。

    &ldqo;还是感悟不到么?&rdqo;身旁的依琳也睁开眼睛。

    &ldqo;不知道为什么&hllp;&hllp;&rdqo;撒加深深吸了口气,站起身,一股小旋风从他脚边经过,带起了一缕黄沙,唰的一声,血刀出现在撒加手中‐‐

    嚓,嚓,嚓&hllp;&hllp;

    每一粒沙,都准确的被刀尖击中,化为烟尘。

    等到撒加停下来,依琳有些不解的道:&ldqo;斯汀也是深渊之主,怎么那么快就可以感悟到生途法则,你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rdqo;

    撒加收起血刀,&ldqo;这不一样,深渊之主的血脉来自于深渊意志,那是由六个深渊的远古强者的灵魂所铸造,他们的强大足够引导斯汀去找寻生途法则奥义,而我的血脉是阿修罗族的血脉,本身并不知道法则,族人只是通过强悍的身体力量拥有大恶魔级的实力。这个种族真正成为地狱最强,是在他们的王者获得诸神手谕残酷分卷之后,残酷法则,也就此成为了阿修罗王世代传承的灵魂印记。&rdqo;

    &ldqo;也就是说,你还是必须自己领悟?&rdqo;依琳有些明白了。

    &ldqo;是这样。&rdqo;撒加盘膝坐下了,&ldqo;到底什么才是残酷法则的奥义呢?我每次几乎都要摸到了,却总是擦肩而过。&rdqo;

    &ldqo;别急,慢慢来,你已经很棒了,我当时在神界,正极能量那么强,我感悟法则成为低位神也用了好几千年呢。&rdqo;依琳安慰他道。

    &ldqo;你修炼的怎么样?&rdqo;撒加心里平和了一些,问依琳。

    &ldqo;没多大进步,一百多年对于神级强者来说,没什么作用。&rdqo;依琳笑道,&ldqo;所以我才说你了不起,从你修炼到现在不过百多年,已经到了要铸魔魂的时候了。&rdqo;

    听到依琳的安慰,撒加心中一暖,闭起眼睛,又开始了对残酷法则的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