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三百四十章 占有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唰的一声。

    一片看上去有些飘渺的黑气出现了,然后一个脸部轮廓如刀削出来一般的男子在黑气中渐渐清晰。

    &ldqo;发生什么事了?&rdqo;他凌乱的深紫色头发飘动着。

    来人正是赫缺,他刚刚还在花圃里浇水,突然感觉到这里出现了不寻常的气息波动,虽然他弄不清楚这气息有多强,但凭借他的鬼蜮法则,还是能察觉得到方位。

    &ldqo;没什么。&rdqo;凫轮变成的撒加面无表情的看着下面,&ldqo;只不过知道了一些事情。&rdqo;

    赫缺愣了一下,顺着凫轮的目光望去。&ldqo;怎么会这样!&rdqo;他吃了一惊。

    &ldqo;那个男人,就是神皇之子,依琳其实一直都在为他做事,目的只是我灵魂中的诸神手谕。&rdqo;凫轮淡淡的道。

    &ldqo;他怎么会这么淡定&hllp;&hllp;如果是我,一定会下去问个清楚。&rdqo;赫缺有些疑惑的看了这个撒加一眼。

    &ldqo;那是神皇之子。&rdqo;凫轮似乎发觉了赫缺的怀疑。

    &ldqo;大人你说的对。&rdqo;赫缺点点头,&ldqo;哦对了,大人,我还有一件事情搞不明白。&rdqo;

    &ldqo;什么事?&rdqo;凫轮问。

    &ldqo;你是&hllp;&hllp;&rdqo;赫缺看着他,&ldqo;怎么知道那就是&hllp;&hllp;&rdqo;赫缺一字一句的说道‐‐&ldqo;神皇之子的!&rdqo;

    唰!

    鬼刃形成了一道黑光,直取凫轮的咽喉!

    凫轮身体向后一仰,漆黑的剑刃从他的鼻尖掠过。

    然后,他的手掌无声无息的印上了赫缺的胸口‐‐

    噗!

    赫缺吐出一口血,整个人向后飞去,就像一颗划破夜空的流星,不知道飞了多远,落进了兽牙山脉的一处深谷。

    不过,一道黑气却像鬼火一样,在空气里悄悄产生,落在了凫轮的肩胛上,很快消失,他并没有察觉。

    &ldqo;这点实力也来和我玩这套,不自量力。&rdqo;凫轮擦了擦手,&ldqo;突然出现这么个家伙,真是烦人。&rdqo;

    而这个出乎凫轮意料的情况,终于惊动了下面的依琳。

    她蓦地从布罗的怀中挣脱,望向天空‐‐

    &ldqo;撒加!&rdqo;

    依琳惊叫一声,跳到一旁,满脸通红。

    &ldqo;就是他?&rdqo;虽然布罗知道眼前这个撒加是凫轮幻化的,但他毕竟没有见过撒加。&ldqo;看上去很特别,很有吸引力,难怪依琳会倾心于他。&rdqo;布罗心里很不是滋味。

    &ldqo;他是谁。&rdqo;凫轮学着撒加的语气冷冷的道,不止语气,就连看着依琳的那种冷冷的眼神也学的惟妙惟肖。

    &ldqo;一个神界的朋友&hllp;&hllp;&rdqo;依琳低头道。

    &ldqo;朋友?&rdqo;凫轮冷笑一声,&ldqo;你该站哪里?还想待在那边?&rdqo;

    &ldqo;哦。&rdqo;依琳连忙挪到了凫轮旁边。

    &ldqo;她竟然如此听这个男人的话&hllp;&hllp;&rdqo;布罗眼中一痛。

    突然‐‐

    啪!

    很清脆的一声。

    依琳捂着脸颊,瞪大眼睛,惊讶的望着那个一脸冷漠的男人。然后,泪水渐渐渗出眼眶,模糊了视线。

    &ldqo;你打我&hllp;&hllp;&rdqo;颤抖的声音让布罗心痛。

    &ldqo;你说过&hllp;&hllp;不会再伤害我&hllp;&hllp;为什么&hllp;&hllp;&rdqo;泪水从依琳的指缝间流过。

    &ldqo;哼!&rdqo;凫轮变成的撒加冷哼一声,&ldqo;贱人!&rdqo;说罢,又抬起手,朝依琳挥了过来‐‐

    眼睁睁望着打向自己的手,依琳的心好痛,痛的都不知道方向了。

    一个人影拦在了她的前面,抓住了那只手。

    依琳望着那个俊逸的背影。

    &ldqo;我说过,不准任何人伤害你。&rdqo;

    布罗手上金光闪过,凫轮倒飞出去。

    &ldqo;你做什么!&rdqo;虽然依琳心很痛很痛,但此时的担心却不是假的。

    &ldqo;撒加!&rdqo;她朝倒在地上的那个男人跑去。

    &ldqo;就算他这样对你&hllp;&hllp;&rdqo;布罗的眼神有些复杂,&ldqo;你也能忍受么?&rdqo;

    &ldqo;走开!&rdqo;凫轮甩开了依琳搀扶他的手,看似很吃力的站了起来,冷冷的看着二人,&ldqo;很好,很好,你们很好!&rdqo;

    &ldqo;不是的,不是的&hllp;&hllp;不是你看到的那样!&rdqo;依琳的心彻底乱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又痛又急。

    &ldqo;什么都不用说了。&rdqo;凫轮一口血吐在手掌上,伸到依琳面前,&ldqo;这就是最好的证明。&rdqo;

    依琳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

    &ldqo;无法解释了吗?&rdqo;凫轮冷笑道。接着他望向布罗,&ldqo;我想你就是那个神皇之子吧,很强,你要杀了我只在眨眼之间,动手吧,这样你就可以把这个女人带走了。&rdqo;

    &ldqo;你错了。&rdqo;布罗摇摇头,&ldqo;我跟你不同,我不会勉强她,更不会伤害她,不管时间过了多久,都不会变。&rdqo;

    听到两个男人的对话,依琳的心乱到了极点,她已经无法思考了,只能呆呆站着。

    &ldqo;好深情的话呀,你感动吗?&rdqo;凫轮斜了依琳一眼。

    眼神中那冷漠的嘲谑让依琳难过的快要窒息了。

    &ldqo;说不出话来了?&rdqo;凫轮学着撒加的腔调,&ldqo;我都被感动了呀,所以我做了个决定&hllp;&hllp;&rdqo;

    依琳用泪眼望着他。

    &ldqo;你带这个女人走吧,过了这么久,说真的,我也玩腻了,看来再深的感情,也敌不过时间。&rdqo;凫轮对布罗淡淡的道。

    啪!

    凫轮的脸侧向一旁。

    &ldqo;哦?&rdqo;他摸了摸脸颊,&ldqo;发火了呀,是羞愧,还是愤怒?&rdqo;他转过头,冷漠的看着浑身发抖的依琳。

    &ldqo;你混蛋!&rdqo;依琳带着哭腔吼道。如果说刚才凫轮打她那巴掌只是让她心痛,那凫轮这句&ldqo;玩腻了&rdqo;就是真正触动到了依琳心里的痛处。

    因为开始依琳毕竟被布罗抱在怀中,可以用误会解释;但这句话,这句凫轮看上去发自内心的话,却深深伤害了依琳。

    这就是心痛和心碎的区别。

    &ldqo;怎么样,还想留住我?&rdqo;凫轮不再理依琳,对布罗说道,&ldqo;神皇之子亲自降临一个物质位面,我可没有这么大的面子。&rdqo;

    &ldqo;滚吧。&rdqo;布罗摆摆手,&ldqo;你这种人,我懒得杀。&rdqo;

    &ldqo;哦,那就谢谢您的恩赐了。&rdqo;凫轮冷笑一声,腾空而去,连看都没看依琳一眼。

    &ldqo;是真的&hllp;&hllp;&rdqo;依琳望着凫轮离开的方向,泪如雨下,&ldqo;他真的已经不在乎我了,什么诺言,什么深情,都是假的,假的!这是他的天性,阿修罗天生残酷无情,我早该想到的&hllp;&hllp;我好笨,以为那就是幸福,骗人!&rdqo;她的身体抑制不住的颤抖着。

    而一个温柔的臂弯从身后抱住了她,一种温暖的气息散发出来,减轻着她的痛苦,让她平静。

    &ldqo;我是真的。&rdqo;布罗在依琳耳边柔声道,&ldqo;还需要我证明什么吗,如果你需要时间来遗忘,我可以等,那么多年了,我也不在乎继续在你身后守候。&rdqo;

    依琳没有说话,也没有抗拒,只是呆呆的站着,仿佛一切对她而言,都无所谓了。

    &hllp;&hllp;

    德萨斯新城的上空。

    一缕阳光冲破了夜幕,带来了黎明的讯息。

    呼。

    一个人影出现在了那缕阳光下。

    一层光罩从他的身上脱落,变成了一个穿着华美轻甲的红色短发男子。

    然后,他的身边又出现了三个人。

    &ldqo;真精彩!&rdqo;一个蓝色长发的年轻人笑道,&ldqo;看不出来呀,凫轮,平时装严肃,关键时候比谁都坏啊,我记得你小时候可是很腼腆的。&rdqo;

    &ldqo;闭嘴,雁絮。&rdqo;凫轮看了他一眼,&ldqo;殿下已经准备回神界了。&rdqo;

    &ldqo;那女人呢?&rdqo;卡西密加问。

    &ldqo;也会和殿下一起走。&rdqo;凫轮道。

    &ldqo;那家伙终于得到了,呔,我就不明白了,神界尊贵的皇子,等席瑟陛下感悟至高法则到一定程度无法管理神界时,那家伙就是神皇,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性格。&rdqo;雁絮说道。

    &ldqo;殿下从小就是这样,善良而容易感动,他有一颗纯净的心,悲悯着一切。我说过,你这种家伙是不会理解的,因为对你来说,女人只是玩物。&rdqo;克兰格鄙视的看着雁絮。

    &ldqo;哎,她们迷恋我的不羁,我享受她们的身体,等价交换。&rdqo;雁絮满不在乎的道。

    &ldqo;并没有。&rdqo;凫轮突然说了一句。

    &ldqo;什么没有。&rdqo;其余三人问道。

    &ldqo;殿下还没有得到那女人的心。&rdqo;凫轮看着北方,&ldqo;你们知道,我的精神力可以幻化成任何人的模样,当我变成那个男人时,我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女人心里的爱意&hllp;&hllp;那是一种‐‐&rdqo;凫轮摊开掌心,一个精致的盒子出现在掌中,&ldqo;宁愿自己的心枯萎死掉,也不会忘记的感情!&rdqo;

    雁絮三人皆是一愣。

    &ldqo;毒美人&hllp;&hllp;&rdqo;凫轮笑了,&ldqo;你们以为,她如此深爱着一个男人,会感觉不出真假?如果不是我先乱了她的心智,她哪里会这么轻易的上当。&rdqo;

    啪的一声,凫轮掌中的盒子打开了。

    &ldqo;没了?&rdqo;卡西密加惊道,雁絮和克兰格也是一脸惊讶。

    &ldqo;婆娑叹息&hllp;&hllp;&rdqo;凫轮手掌一抖,一道精神力融化了那个盒子,&ldqo;十万年才盛开一次的婆娑金莲中,那让人遗忘的果实。在我们楼兰城,也算个宝物。&rdqo;

    &ldqo;它不是早就被人拿走了?&rdqo;卡西密加问。

    &ldqo;是啊,楼兰、飞痕、篱落、卡莫,希思黎四卫城,守护着神皇殿,不过就算如此,你们楼兰的婆娑金莲,也丢失了。&rdqo;雁絮道。

    &ldqo;取走婆娑金莲的那个人,又把它送回来了,就在前不久。&rdqo;凫轮眼中神色一变,&ldqo;悄无声息,连我的父亲都无法感觉到一丝痕迹。&rdqo;

    &ldqo;你是说?&rdqo;三人睁大眼睛。

    &ldqo;那个人,比我的父亲还要强!&rdqo;凫轮一字一句的道。

    &ldqo;你父亲可是希思黎使用精神力最好的人啊!哦不,也许是整个神界!&rdqo;三人倒抽一口凉气。

    &ldqo;整个神界?&rdqo;凫轮摇摇头,&ldqo;原神域、新神域、希思黎,面积广阔的神界三域,加上那些无法探知的地方,神界远不像我们想的那样简单,我父亲经常告诉我,一口井能看见的,只是眼中的那块天空。&rdqo;

    沉默了一会,性格沉稳的克兰格开口问:&ldqo;你将&lsqo;婆娑叹息&rsqo;给了殿下?&rdqo;

    &ldqo;嗯。&rdqo;凫轮轻声道,&ldqo;他从来不懂得争取,一个人必须学会选择,这也许是殿下第一次为自己做出的决定。&rdqo;他看着三人,&ldqo;我们,只需要在这里等候就可以了。&rdqo;

    &ldqo;等那家伙清醒。善良和退让,可不是尊贵的神皇之子该有的性格!&rdqo;雁絮嘴角浮出一丝看不懂的笑容,&ldqo;凫轮,这也是你让我们跟着布罗一起降临的目的吧?&rdqo;

    &ldqo;因为我们是朋友&hllp;&hllp;&rdqo;凫轮点点头,&ldqo;席瑟陛下的实力已经快要到那个程度了,届时,布罗将接任神皇,难道你们希望看见他周围环伺的那些老谋深算的家伙,觊觎神皇的地位?神皇手中的权杖,是唯一可以进入那里的凭证!&rdqo;

    &ldqo;原神域四大神族,新神域的三个家伙,还有希思黎的那些老东西!没有一盏省油的灯!&rdqo;雁絮恨恨的道。

    &ldqo;的确如此。&rdqo;克兰格若有所悟,&ldqo;守卫神皇殿的正统,正是我们希思黎四卫城无数年来延续的使命&hllp;&hllp;&rdqo;

    &ldqo;从未改变。&rdqo;凫轮严肃的道。

    &ldqo;是啊,从未改变!&rdqo;

    阳光终于撞破了黑暗,颤巍巍的来到世界,四人立在空中,淼云从他们身旁静静飘过,而下面,则是一座大气恢弘的城市。

    &hllp;&hllp;

    &ldqo;你看,这里重新恢复了生机。&rdqo;寒冰岛的上空,布罗面带微笑的看着依琳。

    依琳没有回话,也没有看着下面迷人的景色,只是眼神呆呆的望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布罗轻轻叹了口气,心里微微一阵疼痛。从花树山谷到这里,依琳一直是这个表情,那张美到极致的脸上,失去了往日的神采,黯然无光。

    两人沉默了一会,依琳突然朝着下面飞去。

    布罗跟在她后面。

    依琳轻轻落在卡纳斯的湖边,泛着光点的湖面上轻风阵阵,拂过她的面颊,漆黑的发丝飘起,宛如回忆中伤痛的飘落。

    &ldqo;她在想什么?&rdqo;布罗静静站在依琳身旁。

    第二次了&hllp;&hllp;

    依琳痛到麻木的心就像卡纳斯的湖面一样,波澜如殇。

    那一次,湖水冰封,这一次,风景如画。

    可为什么?为什么心会更痛?难道经历越久的情意,越难以割舍?还是,上一次他带来的伤害没有彻底让心死亡?

    明明心就痛到不行,痛到无法呼吸,却流不出一滴眼泪。只是伫立,然后任凭往事一幕幕浮现眼前,撕裂心扉,崩断心弦&hllp;&hllp;

    哭不出来&hllp;&hllp;

    比哭个痛快伤得更深!

    至少,眼泪代表着还有感觉。

    &ldqo;你还在想着他&hllp;&hllp;&rdqo;布罗眼中一种暗伤在蔓延,&ldqo;为什么还要离开,我想我明白了,你只是想来这里,因为他已经不是第一次伤你了。&rdqo;

    依琳没有回话,可露出的滑腻如玉的肩膀,却在微颤。

    布罗凝视着她的肩膀‐‐多么美好的曲线啊,多么无法抗拒的诱惑,拥有它的人怎么就不懂得珍惜呢?

    突然间。

    布罗眼神变了,同时心中像是有一块东西碎掉。

    &ldqo;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了&hllp;&hllp;&rdqo;布罗指缝中透出了一缕金色的微光,&ldqo;凫轮,我明白了,你给我这个东西的目的&hllp;&hllp;你是要告诉我,占有是最好的保护,只有彻底属于自己,一切,才是完美!&rdqo;

    布罗手掌打开了,一颗金色的果实绽放出柔和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