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三百四十六章 别(一)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卡蓝皇宫。气势恢宏,华美大气。

    金碧辉煌的大殿中,彼得大帝的宝座矗立在金色的高台上,显得尊崇无双。

    而此时,宝座上却是另一个人。

    那个人横卧在皇座上,细而修长的两条腿翘在座椅扶手上,上半身倒在另一边的扶手,桃红色的长发从扶手边垂下,几乎贴到了金色雕花的地面。光泽隐隐的暗金色皮质短衣穿在那人身上,皮肤细嫩的双臂上肌肉线条并不明显,但仍然可以看出是一个男子,他的怀中,抱着一把竖琴,细长的手指拨动着琴弦,弹奏着伤感的调子&hllp;&hllp;

    &ldqo;上天啊,你告诉过我,她的模样,于是,我顺着你的指引,找到了她,她是那样的温柔哟,就像天边繁星安眠时的脸庞,可是我却品尝了离别,那星辰坠落的伤痛啊,离别是如此的让人苦痛,你听见了吗,她的祈祷,你看见了吗,她的善良,但残忍的你啊,却让她消逝,永远离开了我,所以我恨,我恨啊!&rdqo;

    男子猛的站起来,桃红色长发随着他的身体飘在身后。啪的一声,竖琴被丢到身后,他捡起了地上的一壶酒,仰头便灌。

    &ldqo;妈的,神界,我塔奇纳迪发誓,要让你们在黑夜中永远痛苦的呻吟!&rdqo;

    咣,酒壶被砸在地上,男子抹去了嘴角的酒浆,他的那张脸,着实比很多漂亮的女人还要美艳,如果不是他胸口平平的,真的很难分出男女。

    &ldqo;疯子,疯子,真他妈是个疯子啊。&rdqo;金色高台下一张宽大的躺椅上,一个丑陋的醉汉晃晃悠悠的站起来,踢了一脚椅下躺着的穿着宽大白袍的男子,&ldqo;马屁蛇,别睡了,起来起来,我柏洛斯宁愿听你那把破琴比哭还难听的声音,也不愿意再看那家伙一眼。&rdqo;

    这躺椅看上去很舒服,柔软的绒面,还绷着羽毛,不过却与这威严华丽的大殿格格不入,一看就是后来搬进去的。

    酒壶,食物残渣,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废弃物散落在这张躺椅周围。不止这里,整个大殿到处都是这些东西,一片狼藉。

    这时,三个人走进了大殿。

    当前的黑发男子看到眼前的景象,不禁愣了一下,回头问身后的人:&ldqo;他们一直耗在这里?&rdqo;

    &ldqo;没错,叔父,塔奇纳迪叔叔他们三个每天都在这儿混,我外公已经两年多没在这里进行朝议了,现在大臣们朝议都要去议事厅。&rdqo;一个面目英俊的十七八岁少年有些无奈的道。

    进来的三人正是撒加、赫缺还有隆克。

    &ldqo;可怜的彼得大帝。&rdqo;撒加摇摇头。

    醉醺醺的塔奇纳迪好像在朦胧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把长发从眼前拨开,用力眨了下那双桃花眼,浑身一颤,大喊一声:&ldqo;大人!&rdqo;

    接着,柏洛斯也看到了撒加,猛地踢了一脚喝翻的梅尔沙,&ldqo;马屁蛇,拍马屁的时间到了,快醒醒,快醒醒。&rdqo;

    &ldqo;赫缺,让他们清醒一下。&rdqo;撒加淡淡的道。

    赫缺嘴角微微一弯,双手朝两边快速分开,三团黑色的鬼火从他的胸前出发,准确的命中三人。

    &ldqo;哎哟!&rdqo;

    鬼火腐蚀着三个家伙的皮肤,不出十秒钟,他们的酒劲没了。

    &ldqo;准备走了,这样的生活结束了。&rdqo;

    撒加看了塔奇纳迪三人一眼,转身出了大殿,朝皇宫的后面走去。

    三人跟在他身后,眼中尽是兴奋。

    &ldqo;大人终于&hllp;&hllp;终于突破了&hllp;&hllp;这样的气质,才是战无不胜的修罗啊!&rdqo;塔奇纳迪激动不已。

    &ldqo;马屁蛇,我们的法则有望了。&rdqo;柏洛斯咧开大嘴。

    &ldqo;还有地狱的希望&hllp;&hllp;&rdqo;梅尔沙黑色的嘴唇颤抖着。

    &ldqo;路还很长,这只是第一步。&rdqo;撒加走在前面说道,&ldqo;力量,才是最重要的,那才是,你们应该抓在手中的东西,永远不会离开,也不会背叛。&rdqo;

    塔奇纳迪心中微微一颤,用疑惑的目光看了身旁的赫缺一眼。

    &ldqo;没错。&rdqo;赫缺知道他要问什么,&ldqo;正因如此,阿修罗王才真正觉醒。&rdqo;

    塔奇纳迪了然,望着前面那个疤痕无数的背影,心中有些起伏,&ldqo;感觉&hllp;&hllp;大人好像没有以前那么温暖了,似乎刻意在用沉默遗忘着一些事情。&rdqo;

    很快,众人走到了一处偏殿。这里是科维尔和拉娜的住处。赫缺递给撒加一件很旧的战士短衣,&ldqo;穿上吧,这样告别总是不好。&rdqo;

    撒加接过穿上,&ldqo;你的风格我不喜欢。&rdqo;

    赫缺微微一笑,心中突然间涌过一丝暖意,&ldqo;这家伙除了想忘记一些东西,其余倒是没怎么变。&rdqo;

    一间舒适精美的房间中,撒加见到了拉娜。

    &ldqo;弟弟,你的模样都没变,一直都像我们重逢那时候。&rdqo;拉娜激动的拉着撒加的手,&ldqo;可惜,姐姐老了,嗯,不,你也变了,每一次见到你,你的气质都会更加深沉。&rdqo;

    她四处望了一下,&ldqo;依琳妹妹呢,怎么没和你一起来,德萨斯没了,姐姐一直很担心你们的安危。&rdqo;

    此话一出,撒加身后几个人的脸色都变了。

    撒加在一张矮几前坐下,端起几上的一杯茶,喝了一口,看着拉娜:&ldqo;她死了,所以我也该走了。&rdqo;

    &ldqo;怎么会这样!&rdqo;拉娜在他身旁坐下,&ldqo;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强,连你们几个都战胜不了。&rdqo;

    撒加没有回话,只是不动声色的饮茶。

    拉娜还想再问,却被隆克拉住了,她回头看着儿子,隆克朝她轻轻摇了摇头。

    安静了一会,撒加放下了茶杯,&ldqo;科维尔呢?&rdqo;

    &ldqo;在黄昏要塞,兰多夫年纪大了,已经向父皇提出要求,希望不再管理军中事务,父皇已经答应了他,所以现在科维尔是他的接班人,必须要在那里锻炼。&rdqo;拉娜答道。

    &ldqo;这样很好,这是属于他的路。&rdqo;撒加站了起来,&ldqo;姐姐,我要离开了,也许这一走,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所以,请你保重。&rdqo;

    &ldqo;你要去哪里?&rdqo;拉娜一惊。

    &ldqo;一个我应该属于的地方。&rdqo;撒加深深的看着她,&ldqo;有泽和辛克他们保护你,我想我应该可以走的很放心。&rdqo;

    拉娜咬了咬嘴唇,&ldqo;放心去吧,弟弟,走你自己的路,不要回头,你永远都会在姐姐心中,也永远都是那个在塔罗纳的卡塔河边望着日升日落的夜。&rdqo;

    撒加抱了一下拉娜,&ldqo;帮我对科维尔说一声再见。&rdqo;

    拉娜用力点了点头。

    松开手,撒加转头问隆克:&ldqo;告诉叔父,你心中最强的人是什么样的?&rdqo;

    &ldqo;像叔父一样的人。&rdqo;隆克遗传了科维尔的身材,个头已经比撒加高了,可在撒加面前却依然像个孩子。

    &ldqo;记住,隆克,最强的人,是你自己,不是任何人,在追求强大的路上,没有回头的机会,要变强,就必须专注,没有人可以改变的专注。&rdqo;撒加看着他。

    &ldqo;我知道了,叔父。&rdqo;隆克的眼睛在闪烁,叔父的话让他热血沸腾。

    &ldqo;好。&rdqo;撒加拍了拍隆克的肩膀,拥抱了他一下。

    然后,他对赫缺说:&ldqo;直接用阵法传送,去奥兰多那里。&rdqo;

    赫缺张开手,一道黑气在几人周围一转,眨眼就消失在拉娜和隆克眼前。

    &ldqo;他真的走了,可我知道,在他的心中,我一直都是他爱着的姐姐&hllp;&hllp;&rdqo;拉娜终于忍不住落泪了。

    &ldqo;母亲。&rdqo;隆克安慰着她。

    &ldqo;记住你叔父的话。&rdqo;拉娜擦去眼泪,抬头望着儿子,&ldqo;做一个最强的人。&rdqo;

    &ldqo;一定!&rdqo;隆克的目光坚定起来。

    拉娜露出欣慰的笑容。

    &hllp;&hllp;

    日出要塞。

    这里靠近被称为奥菲拉尔大陆母亲河的陀罗尼河,也靠近阿拉希山脉,还有,昔日的戈亚圣城。

    黑气像是一条蛇般从空气中卷过,撒加五人出现在要塞的一处空地上,不远处,便是一排排建木栅栏,围着一座座的军营。

    撒加突然闻到了一股香气,&ldqo;开饭的时间到了?&rdqo;

    这时,一个长相普通但表情却很倨傲的中年男人从空中落到了几人面前。

    &ldqo;撒加!?&rdqo;费烈惊讶万分,&ldqo;你来了!?&rdqo;

    &ldqo;你怎么知道我来了?&rdqo;撒加也有点奇怪。

    &ldqo;不是你,是塔奇纳迪他们的气息我很熟悉,平定法西皇族叛乱那次,就是他们三位出的手。&rdqo;费烈笑道。

    撒加回头看了三个家伙一眼。三人不好意思的笑了‐‐参与物质位面的战争,他们也的确应该不好意思一下了。

    &ldqo;我知道你来干嘛,你这家伙,去顶位面前肯定不会想来看我,还好我够聪明,让奥兰多和萨拉特待在这里,这样你不来也要来了。&rdqo;费烈得意万分。

    &ldqo;先不管他们,去吃饭,我记得你这里的饭以前可没有这么香。&rdqo;撒加道。

    &ldqo;以前这里全是男人,做的饭当然很难吃,但现在这里多了很多女性俘虏,要塞里也什么其它事情做,只有洗衣做饭打扫了。&rdqo;费烈边说边陪着撒加朝要塞用餐的地方走去。

    &ldqo;找一个安静点的地方,我可不想做什么卡蓝战神,要是这些士兵知道的话,我在奥菲拉尔最后的一顿饭也吃不成了。&rdqo;撒加对费烈道。

    &ldqo;嗯。&rdqo;费烈带着众人来到了一个偏僻的房间,待众人坐下后,便吩咐房间里的女战俘上菜。

    &ldqo;今天本元帅就大方一次,弄点好吃的给你送行。&rdqo;费烈坐到了撒加旁边。

    撒加微笑不语。

    一个穿着破布衣的女子走了进来,一头柔顺的金色长发很脏,但却不乱。

    当她把一盆烤肉放在桌子上,抬头的那一瞬间,看到了撒加的脸&hllp;&hllp;

    &ldqo;是,是你&hllp;&hllp;&rdqo;女子突然浑身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她的反应让撒加的目光落在她脸上&hllp;&hllp;

    &ldqo;干什么!&rdqo;费烈一拍桌子,&ldqo;茜儿公主,你现在只是个战俘,所罗门帝国早就灭亡了,你应该习惯这种生活。&rdqo;

    &ldqo;茜儿?&rdqo;撒加想起来了。这个女子的脸上虽然污垢很多,但那大眼睛,小翘鼻,窄而丰润的嘴唇,配上圆圆的苹果脸,看上去别有一番风味。只不过,岁月的磋磨已经在她的脸上留下了痕迹。

    而此时,茜儿正以一种不明就里的眼神望着自己&hllp;&hllp;

    &ldqo;想被处死了吗!&rdqo;费烈噌的一下站起来,这家伙脾气还是这么暴躁。

    撒加拉住了他,望着茜儿,&ldqo;有话对我说?&rdqo;

    茜儿点点头,金色长发上下翻动,让撒加想起了很多。

    于是他站起来,示意茜儿跟着自己,然后,两人来到了一片长满枯草的山坡上。

    可是,茜儿却没有说话,只是望着他,被粗活磨得粗糙的双手不停相互摩挲着。

    这样的状况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撒加终于忍不住了,开口问道:&ldqo;你是在恨我?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想你不必了,是战争就一定会有胜负,要埋怨,就去埋怨你父亲的野心。&rdqo;

    &ldqo;他&hllp;&hllp;已经死了。&rdqo;茜儿低头道,&ldqo;整个所罗门皇族,只剩下我一个人。&rdqo;

    撒加看着她,也不知道说什么。

    &ldqo;我没有恨你&hllp;&hllp;&rdqo;茜儿喃喃地道,抬起头,眼神变得纷乱,&ldqo;我从来,都没有恨过你,从你到瓦内萨的那一刻开始,我就一直&hllp;&hllp;&rdqo;

    &ldqo;可瓦内萨城已经不在了。&rdqo;撒加打断了茜儿接下来的话,他知道茜儿想说什么,也明白了茜儿眼神中的含意。

    &ldqo;一切,都已经过去,过去的,就不应该留恋,朝前面看,总会有一条路是你该走的,没有人可以帮你安排,也必须要去面对。&rdqo;撒加递给茜儿一块他刚从餐桌上拿的白手巾,&ldqo;擦下脸吧,我记得以前的茜儿虽然脾气不好,但却是很美丽的。&rdqo;

    茜儿接过白手巾,慢慢擦着脸颊,擦着擦着,手巾捂住了脸,然后,手巾湿了&hllp;&hllp;

    良久,她拿开了手巾,可撒加却不在了。

    她呆呆的站在山坡上,&ldqo;自己的路&hllp;&hllp;面对&hllp;&hllp;可是,当我已经对这种日子麻木、不敢再希望见你一面的时候,你却出现了,我一直,一直都爱着你啊&hllp;&hllp;你说要朝前看,可我为什么感觉你的心里,藏着一种让人绝望的情绪&hllp;&hllp;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只是很清楚,这次,是真的再也见不到你了&hllp;&hllp;我的战神&hllp;&hllp;让我在心里最后一次这样叫你&hllp;&hllp;&rdqo;

    时值隆冬,草色枯黄,寂寥的山坡上,人更寂寥。

    &hllp;&hllp;

    吃完这顿饭,撒加几人跟着费烈来到了日出要塞西北角的一座营帐前。

    进去前,撒加突然对费烈说:&ldqo;让那个茜儿恢复自由吧,让她过一种平凡的生活,我知道你可以办到。&rdqo;

    费烈愣了一下,望着撒加深邃的眼眸,里面有一种让他看不懂的东西。

    &ldqo;好吧。&rdqo;费烈点了点头。

    撒加没有再说什么,因为他知道费烈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

    进了营帐,一群人已经在那里等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