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三百四十七章 别(二)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吉塔、奥兰多、萨拉特、烈、阿里斯门迪、雷斯、加西亚、络丝、纳卡尔逊、古兹巴隆、椤、佰恩德、泽、辛克、贡格沙特,以及卡蓝两大名帅的另一位兰多夫。

    &ldqo;你们都在。&rdqo;撒加笑了,&ldqo;来送我?&rdqo;

    烈走过来,用力拍了一下撒加的肩膀,&ldqo;让老爸抱一下。&rdqo;

    两人拥抱在了一起。

    &ldqo;不管前面的路有多苦,夜,记住,做一个肩膀能扛住天的男人。&rdqo;烈在撒加耳边道。

    撒加没有说话,只是用力的点点头,他们心里所想,其实对方都知道&hllp;&hllp;

    又和众人寒暄了一阵,撒加准备离开了,而这些人也都很有默契的对依琳只字不提,因为萨拉特告诉过他们,三年前德萨斯新城被灭的事情,很有可能和依琳有关。

    这时,泽走了上来,胸口挺的笔直:&ldqo;撒加大人,请随我来。&rdqo;

    撒加跟着他走出了营帐。

    辛克和贡格沙特突然朝前迈了一步,将手中武器指向天空,两股斗气射了出去,然后,天空中长鸣一声&hllp;&hllp;

    数千龙族从远处飞来,黑压压的一片,几乎遮蔽了阳光!

    &ldqo;老大!&rdqo;

    龙王耶拿飞在巨龙队伍的最前面,高声喊道。

    撒加抬起头。

    &ldqo;保重啊!我会想你的!&rdqo;耶拿的龙吟气势很足,看来当年楞楞的黑龙小子如今已经成了一名合格的龙王。

    撒加面带微笑的点了点头。

    &ldqo;嗷!&rdqo;

    耶拿张开龙口,高声鸣叫着。身后几千头巨龙同时附和着他,龙吟震天!

    &ldqo;主人,耶拿他&hllp;&hllp;&rdqo;吉塔走到撒加身边,病态的黄脸上划过一丝暖流,&ldqo;是专程来为你送行的。&rdqo;

    &ldqo;嗯。&rdqo;撒加扭头看着吉塔,&ldqo;你也准备好了,已经进化到劣魔高阶了,速度很快,荒原里的几百年,你也很寂寞吧。&rdqo;

    &ldqo;为了跟随主人,值得。&rdqo;吉塔的话一直很少,也没什么看法,撒加的意志就是他活着的目的。

    啪!

    天空中同时绽放了无数的光坏,一群站在黑龙头顶的巫师同时举起手中的法杖,尽情释放着巫术。

    泽道:&ldqo;撒加大人,这是黑龙巫师团的敬意。&rdqo;

    接着,一百只最后的奇美拉飞了出来,背上的精灵弓箭手同时单膝跪下,朝撒加高声喊:&ldqo;阿修罗王,请用您的战刀,结束精灵族的仇恨!&rdqo;

    这声音如此激昂,如此悲愤,撒加的眼眶在颤动。

    仇恨?

    那是一定的,不止是神界,还有欺骗,背叛&hllp;&hllp;

    一把狭长的红刀出现在了撒加手中,刀尖猛地朝天空一指,那血红色的寒光宣告了他的意志!

    轰!

    天空中陷入了一片群情激愤的灿烂!

    修罗‐‐为战而生!为战而狂!迷恋战斗的人啊,最终会在他的面前挥洒热血!不管是作为敌人还是朋友,生死都是无法拒绝的选择!

    五百名冷酷的铠甲战士迈着整齐的步伐从远处走来。

    &ldqo;敬礼!&rdqo;

    辛克高举手中长枪。

    &ldqo;向团长致敬,战神不灭!&rdqo;

    修罗军团全体战士同时高呼,右拳放在心口,有如磐石一般挺立。

    &ldqo;战神不灭!战神不灭!战神不灭&hllp;&hllp;&rdqo;

    这样的喊声带着雄性之血的热度,很快蔓延了整个日出要塞!要塞中所有卡蓝士兵同时朝着这个方向敬礼,忘情的高呼!

    多么壮观的气势,多么让人动容的画面。秋的凉意被驱散,空气中只剩下了男人海洋的澎湃汹涌!

    撒加被深深感动了。至少,他还拥有这种感情!

    &hllp;&hllp;

    终于,黄昏时分,撒加离开了,带着赫缺、奥兰多、塔奇纳迪四妖兽来到了一个地方‐‐

    庞泽城。

    很快就要入夜。坚固的城墙,剑拔弩张的气势,这本是一个万家灯火的时刻,可在这座城市中,却被刀剑的光芒所取代。

    在曾经与兽人的战火洗礼之下,这座城市似乎明白了必须强大的定律。

    城外的一座山峰。

    一道深壑将其分成了两半,两边,就像相隔的两个人。

    一座白色的石墓,就在那一边,孤独的守望着。

    众人落在了另一边。

    &ldqo;你们在这里等我。&rdqo;撒加望着那座石墓,轻声道。说罢,他便朝对面掠去。

    &ldqo;大人来这里干什么?&rdqo;塔奇纳迪问。

    &ldqo;告别。&rdqo;奥兰多道。

    &ldqo;告别吗?&rdqo;赫缺嘴角的浅笑始终是那样酷酷的,&ldqo;这应该是他最后的牵挂了吧。&rdqo;

    &hllp;&hllp;

    墓碑。

    白玉雕琢的墓碑矗立在石墓前,风霜已经让它渐渐失去了往日的色泽,变得有些发黄,一些风化的痕迹出现在表面,就像那尘封的记忆。

    &ldqo;爱妻西丽雅之墓。&rdqo;

    很简单的墓志铭,却祭奠着死去的爱情。

    夜风吹动着那个男人漆黑的长发,发丝中透出的疤痕让他看上去如此的落寞。呵,那道伤疤,谁的旧伤疤?

    他靠着墓碑而坐,渡过了凄然冷寂的长夜。

    这最后的告别哟&hllp;&hllp;

    在曙光出现天边的一刹,伴随着那个男人远去的身影,深深埋葬。

    泥土里,还有心间。

    因为在那颗被爱伤透的心里,只剩下了一条路,一条不知道是通往宿命还是通往抗争的路。

    总之,他必须走下去。

    &hllp;&hllp;

    断葬山谷。

    撒加七人立于一望无际的黑洞上,等待着冥界魔门的开启。在此之前,赫缺已经触动了隐藏在阵法中、位于埋骨之地边缘一个角落的冥界传音锁,冥界很快就会收到有人前往的讯息。

    一套白色的铠甲穿在撒加身上,那种白,是白骨的白。比起先前华丽得有些诡异的血纹甲来说,这套&ldqo;骨魔铠&rdqo;更加冷酷,也更加肃杀,锋利的骨刺镶造在肩甲和关节处,雕刻在铠甲表面的花纹很少,简单却藏着冷峻的杀意。

    这就是巅峰魔器的气质,和血刀一样,没有过多无用的修饰,却让人印象深刻,大巧不工。

    骨魔铠的锻造者佰恩德在撒加离开日出要塞前将这套铠甲给了他,佰恩德也恨神界,恨之入骨,因为他的儿子,他的族人都死在神界的人手中,而这套即将伴随阿修罗王征伐的铠甲,就是佰恩德最好的报复方式。

    神器和魔器在攻击防御的属性上差不多,唯一的区别就在于器魂属性。魔器偏重攻击,而神器偏重防御和其它辅助效果。

    血刀的器魂是&ldqo;嗜血&rdqo;,杀戮越多,吸收的鲜血越多,它的攻击越强;而骨魔铠的器魂属性是‐‐&ldqo;暴戾&rdqo;!受到的攻击越强,就越能刺激穿戴之人的战意,激发其的潜能,所以,这套铠甲除了身为巅峰魔器超高的防御外,这精神系的器魂属性却是一个独创之处,就像给不会魔法的撒加随时配备了一个为他释放精神系魔法的魔法师,虽然只有一种魔法,但撒加本身的力量就充满了攻击性,骨魔铠&ldqo;暴戾&rdqo;的器魂属性的确如虎添翼。

    黑发、白甲、血刀、俊美冷酷的面庞上一道细细的疤痕,领悟残酷法则三年达到劣魔中阶的实力,以及完全觉醒的阿修罗王血脉‐‐这就是即将前往冥界的撒加。

    &ldqo;那个人是?&rdqo;撒加眉间一动。

    唰的一声,黑光闪过,鬼刃已经在赫缺手中欢快的跳动起来,说到杀人打架,这家伙绝对是第一个兴奋!

    一个大约一百七十公分的男子朝这边飞来,在不远处停下,浮在空中,死死盯着撒加这边,那双眼睛很亮。

    &ldqo;这家伙不要命了。&rdqo;黑气刚刚出现,撒加就抓住了赫缺的手腕。

    &ldqo;是捷克。&rdqo;撒加看着那个男子,&ldqo;他似乎变了。&rdqo;

    捷克外表还是老样子,那张脸不英俊但很有吸引力,深棕色的头发不长,齐齐的向后梳着,一丝不苟,光洁的额头上没有一点刘海,睿智而优雅。体型偏瘦,一身酱红色和黑色搭配的修身礼服剪裁很精美,那刺绣的领口和袖口无一不在彰显他的品味,还有那双魔兽皮和贵金属交错而成的齐膝长靴,后跟上还镶嵌着两颗六边形的水晶。

    不过,他的气质却改变很大。

    &ldqo;在巫族圣地比拉多&hllp;&hllp;&rdqo;捷克开口了,&ldqo;我忍受了巨大的痛苦,最终获得了曼努埃尔诅咒世人的法则。&rdqo;

    撒加微微动容,他听萨拉特说过,捷克所说的痛苦,除了身体上的外,让人无法忍受的是对灵魂的考验,那是一种十足的对人性的摧残,再坚强的人也会崩溃,没想到捷克竟然成功了。

    &ldqo;撒加,你知道是什么给我的动力吗,在&lsqo;巫王法则&rsqo;下活着来到这里。&rdqo;捷克接着说道。

    &ldqo;仇恨。&rdqo;撒加只说了两个字。

    &ldqo;对,我也因此学会了探索人性的巫术。&rdqo;捷克道,&ldqo;人性,那真的是一种奇妙的东西,就像巫神曼努埃尔的巫术。&rdqo;

    &ldqo;可他陨落了。&rdqo;撒加看着他,&ldqo;懂得人性,也不见得就能活下去。&rdqo;

    捷克冷声道,&ldqo;给我一个理由。&rdqo;

    &ldqo;什么理由?&rdqo;撒加微微一愣。

    &ldqo;一个说服我相信朋友的理由。&rdqo;捷克缓缓道,&ldqo;当你的朋友一个一个死掉的时候,你在哪里?&rdqo;

    撒加深深吸了口气,&ldqo;我不想解释,不过‐‐&rdqo;他目光骤然如电,&ldqo;我可以告诉你结局。&rdqo;

    捷克盯着他。

    &ldqo;那些人,全部都要死。&rdqo;

    这句话淡淡的,却暗藏冰冷至极的锋芒。

    捷克不说话了,这里再度安静起来,死气沉沉的没有一点声音。

    过了好一会儿,捷克笑了,&ldqo;我们一起吧,让他们死。说真的,从你帮我突破到亚神级后,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将来会去冥界,不过现在,我可是想要神界每一个人的命啊。&rdqo;

    撒加嘴角轻轻一弯。

    这时,在撒加感悟残酷法则时被击碎的天空突然聚合了,重新形成了一层黑幕,然后,一道裂缝慢慢打开,悄无声息。

    一扇差不多十米高三米宽的黑门出现在天空,那种黑色比黑幕般的天空更加纯粹。

    &ldqo;冥界魔门开了。大人我们走吧。&rdqo;赫缺抬头道。

    撒加点点头,朝天空飞去,赫缺七人跟在他身后。

    每一个人都通过了冥界魔门的考验,他们都铸起了魔魂,没有魔魂的四个妖兽也一样有着魔级强者的实力,因为除了吉塔是从一匹小土狼进化成妖兽的以外,塔奇纳迪那三个家伙本身就是地狱的生物。

    &ldqo;我的天啊。&rdqo;门内一个矮小丑陋的驼背男子惊道,&ldqo;怎么又是这么多奇怪的家伙,上一次格尔拉就没有回去,我的双胞胎哥哥啊,难道我拉尔格也要和你一样吗?&rdqo;

    &ldqo;嘿!&rdqo;一把漆黑诡异的短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ldqo;恶心的东西,给赫缺大人放尊重点,注意你的语气,不然你这颗脑袋可要被当成球踢了。&rdqo;

    拉尔格吞了口唾沫,害怕的望着那个脸如刀削的男子。

    &ldqo;各,各位大人,欢,欢迎前往冥界,请问你们要选择哪个冥域啊,今天是北冥域的轮次,给大人们介绍一下,那里的冬天可是整个冥界最美的。&rdqo;格尔拉小心翼翼的拨开了脖子前的剑刃,生怕触怒了赫缺。

    &ldqo;冥域?&rdqo;撒加眉间微皱。

    &ldqo;大人,地狱和深渊已经不能吸纳新人了,地狱已经成为冥界的刑场,而深渊则是奴隶的放逐之地。&rdqo;塔奇纳迪解释道。

    &ldqo;我们去北冥域。&rdqo;撒加想了一下道。

    众人纷纷一愣,只有捷克露出了赞许的笑容。

    当然是去冥域了,冥界里面多少实力可怕的强者?不把自己隐藏起来就想去动人家的地盘,不是找死是什么?

    也只有残烙那种狂魔配上斯汀这种除了修炼和杀人什么都不会的家伙才会直接回深渊。不过还好那里有一个叫血海的地方是残烙的地盘,而且深渊意志的召唤也能找到护卫斯汀的四大种族,这样的起点,本身就比撒加高出很多。

    &ldqo;阿萨大人一定会很高兴的,突然来了这么多强者。&rdqo;拉尔格笑的真他妈难看。

    &ldqo;走吧。&rdqo;撒加道,他没有问阿萨是谁,反正去了那里自然有人告诉他。

    于是,众人在拉尔格的带领之下,走上了黑色的冥界之桥,一路上桥下星云般的能量团让捷克和奥兰多看得津津有味。

    到了三岔口了,几人走上左边的桥路。

    &ldqo;大人,中间的那条路,就是通往地狱的路。&rdqo;塔奇纳迪小声在撒加耳边道。

    &ldqo;我们早晚会回去。&rdqo;撒加看了那里一眼。

    路上,撒加对赫缺和塔奇纳迪道:&ldqo;去了北冥域,你们两个不到关键时候不要展露实力,保持在劣魔级就好,要很好的把自己隐藏起来。&rdqo;

    &ldqo;嗯。&rdqo;两人应道,刚才捷克已经悄悄对他们解释了撒加选择北冥域的目的。

    接着撒加掌中又多出了两个黑色的能量球,&ldqo;梅尔沙、柏洛斯,这是&lsqo;修罗法则&rsqo;,我在奥菲拉尔大陆时修炼的功法就是里面的一部分,如今我已经领悟了&lsqo;残酷法则&rsqo;,也可以将其提炼出来了,虽然只是中端法则,但阿修罗的族人就是感悟的这个法则,他们的天赋实在太强,才可以凭借一个中端法则达到冥王实力,你们的天赋有限,不过只要好好感悟,进化到大恶魔级还是没有问题的。&rdqo;

    梅尔沙和柏洛斯一阵激动,他们一直渴望的,就是撒加手中的这个法则。至于以后的进化,他们并不操心,有这么多懂得法则的强者在,大不了杀死其它高级妖兽让他们吸收。

    &ldqo;我就说,跟在大人身边好处多多啊。&rdqo;柏洛斯那张丑脸笑成了朵花儿,不过是食人花。

    &ldqo;多谢大人。&rdqo;梅尔沙也是喜笑颜开,那张妖异的脸笑起来也让人毛骨悚然。

    看到两人以极快的速度将修罗法则融入,撒加对塔奇纳迪道:&ldqo;这样的法则对你已经不起作用了。&rdqo;

    &ldqo;我知道,能从恶魔初阶达到大恶魔中阶,我已经是几万年来最强的吸血魅蝠了。&rdqo;塔奇纳迪笑道。

    &ldqo;还不是靠我杀死那两只亡鸦。怎么就从来没看见你感谢过我啊,疯子。&rdqo;赫缺不屑的道。

    &ldqo;我现在感谢你,变态,有空多摘两朵花给你玩。&rdqo;塔奇纳迪回嘴道。

    &ldqo;哦,你摘花呀,当心被哪个冥王冥帝看上。&rdqo;赫缺瞄了塔奇纳迪一眼。

    &ldqo;他们没有那种嗜好!&rdqo;塔奇纳迪脸开始发红了。

    &ldqo;不,我说的是正常性向,你的性别很模糊。&rdqo;赫缺道。

    塔奇纳迪脸彻底涨红了。

    &ldqo;你说不过他的,还是吟诗好了。&rdqo;撒加笑了。

    就这样,在通往冥域的路上,八个人说说笑笑,也不寂寞。而在前面带路的拉尔格却什么也听不见,因为他的听力已经被捷克用一种巫术给麻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