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三百五十一章 修(二)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过了很久。

    撒加身上的黑色轻甲已经溶化干净了,没有了外壳的保护,接下来要熔化的,当然就是肉体了。

    皮肤嗞嗞作响,液体从裂口中渗出,然后,体内那种让经络剧痛的循环又将其修复。

    不停的龟裂破损,不停的被修复&hllp;&hllp;

    外面和里面,一起在痛!

    而那个赤裸全身的男人,却纹丝不动,面不改色。沉静的就像他身旁焦黑泛红的岩石。

    更让人吃惊的是,他的意识,还清晰无比!每一个细腻的过程,他都感受的到,就像那滴答而走的时间。

    其实,撒加没有疯,更不是自虐狂,他只是在弥补自己的弱点。

    比初阶冥王赫缺还要高的灵魂境界,却只有劣魔中阶的实力‐‐撒加自己最清楚这种严重不平衡的后果。

    的确,感悟法则奥义时得到的力量能加强自身实力,而且很快,然而撒加现在的情况却只能让这种不平衡愈加倾斜。残酷法则是顶端法则,法则等级的差距在根本上来说,实际上就是灵魂境界的高低,撒加本身灵魂境界就很高了,如果再感悟顶端法则,那灵魂境界提升的速度就会远远超过本身实力,一边越来越高,另一边被甩的越来越远,这样的循环早晚会带来一个后果‐‐

    肉体无法承受超高灵魂境界所带来的力量提升速度,从而反噬,甚至直接被爆体!

    所以,撒加要拉近这种距离,而阿修罗王肉体力量的天赋,绝对是最佳途径!单纯的依靠浓厚的负极能量提升实力,不去管法则奥义,这样的修炼很直接很简单,就像妖兽一样。

    但却很枯燥很痛苦。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人是清醒的!

    等到这里浓度超过物质位面10倍的负极能量让撒加的天赋达到一个极限时,估计他的身体已经被熔化并修复了无数次&hllp;&hllp;

    这样的经历,应该是个人就会疯掉吧。

    所以,阿修罗王的这个举动,在逻辑上是理智的,在落实的过程中,一样是疯狂的!假如现在身在萨仑城新人训练所的塔奇纳迪看到这样的景象,一定会说:&ldqo;别叫我疯子了,真正的疯子,是大人啊!&rdqo;

    说实话,其它懂得法则奥义的强者真的很幸福,他们的法则奥义可以控制能量在灵魂境界的主导下进入身体转化为实力的强度和速度,可残酷法则却不行,它是霸道的,是无法控制的,它只会选择能够承受它的人,如果承受它的人死掉了,那就只能证明一点‐‐你不配!

    没有感情,没有懦弱,没有一切柔软的东西!

    所以罗秀才会说:这真是一个奇妙的法则。

    撒加既然让它从修罗的灵魂深处觉醒,就必须要残酷到底,对自己也是一样!

    其实这很不公平。以往的阿修罗王,包括七夜在内,都是顶位面的生物,他们在传承时,总会选择天赋最好的族人,然后在死前将血脉用灵魂力量的方式封印起来嵌入继承者的灵魂,虽然这样的传承很少,但这是冥界,阿修罗族再强,他们好战的天性也容易让自己死掉。而接受阿修罗王血脉的继承者,往往身体天赋已经到了最佳状态,就算还是幼体,也会成长的很快,直到天赋极限时再觉醒残酷法则。而撒加不同,他本身只是物质位面的人类,而且继承的只是七夜的灵魂残存,虽然血脉在后来也完整了,但却是没有传承意识的,没有前辈的记忆来引导他,只能靠着自己去摸索,所以才出现了这种情况,才会比他的前辈们承受了更多&hllp;&hllp;

    当然,这也决定了撒加将会比他的前辈更优秀,更有潜力,因为,他经历了更多。

    &hllp;&hllp;

    五年。

    10倍浓度的异次元空间里,撒加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在那种内外齐痛的状态下,枯坐了整整五年!

    实际上,说意识清醒,也只是开始,到后来,他的意识已经麻木了,只剩下了意志,坚忍不拔的意志,在支撑着他。

    每当他忍受不了的时候,他的眼前就会出现那一幕幕的画面,那一幕幕让他眼眶欲裂的画面!

    必须强大!

    自己必须强大起来,才能了结这让他痛不欲生的仇恨!

    还有。

    背叛&hllp;&hllp;

    焦黑的地面火焰扭动着,可即使这火焰的温度再高,也无法对那个男人的肉身造成哪怕一点点的伤害。

    恶魔初阶!

    撒加突破到这个程度只用了五年,就在这个很多新人只是用来巩固刚刚铸造起来的魔魂的火焰之地,在这个十倍浓度的异次元空间。

    而且,他没有感悟法则奥义,只是让身体的天赋在这样的环境下加速成长而已!

    呼。

    撒加双手拍向地面。

    轰!

    比物质位面坚硬无数倍的岩石瞬间粉碎,他整个人借势弹起,在空中伫立,漆黑的长发依旧安静的垂在脸侧,还有那藏在其中的伤疤&hllp;&hllp;

    &ldqo;10倍。&rdqo;他低头望着自己的身体,虽然那种天赋循环可以修复他的肉体,但那些像是纪念一般的伤痕,却永远无法掩盖。

    &ldqo;还有100倍。&rdqo;撒加身形一晃,朝着出口掠去。

    好快!

    仅仅只是身体的反应,就超越了很多魔级强者的瞬移!

    当然了,撒加拥有的是阿修罗王的血脉,不用法则,只靠着肉体力量就能强悍无比!即便这血脉天赋是他的优势,可这样的修炼又有谁可以做到?

    何况这只是10倍,当撒加在100倍浓度的异次元空间里再度如此的话,他的成长,将会进入一个全新的境界。

    既然没有前辈们的优势,那么,我就要拥有比他们更坚强的意志!

    撒加的身影消失在了火焰之地的出口。

    &hllp;&hllp;

    &ldqo;真是蠢才&hllp;&hllp;&rdqo;老波拉坐在那张破桌子前,嘟哝着,他丑陋的老脸拧成了一团,难看的眼里尽是鄙视,&ldqo;桦木城铁定输了,唔,也对,这种破地方怎么会对那些修炼的天才们产生丁点的吸引力。&rdqo;他望着那只摸在破桌上黑水晶球的手,&ldqo;10倍浓度你就受不了了,都快100年了,还是劣魔低阶&hllp;&hllp;&rdqo;

    &ldqo;呃,这个,波拉大人。&rdqo;一个年轻人收回了自己的手,&ldqo;那里太难受了,我的法则也保护不了我啊,在罗比斯大陆,我可从来没有遇上这种情况。&rdqo;

    &ldqo;你还有一次选择。&rdqo;老波拉撇撇嘴,嘴角的褶子都快成千层塔了。

    &ldqo;不,我放弃。&rdqo;年轻人惴惴的道。

    &ldqo;唉。&rdqo;老波拉张嘴摇头,&ldqo;又是一个,不过也对,老波拉也比你强不了多少,难过的生活啊,就像一把刀,一寸一寸的割着我的肉&hllp;&hllp;&rdqo;

    听到老波拉又啰嗦起来,那个放弃第二次选择的年轻人也不知道说什么,更不知道该去哪里,只得呆呆的望着这丑到家的老头。

    &ldqo;好吧,好吧。&rdqo;老波拉终于停止了唠叨,手中多出了一块黑色的晶片,拿着这个东西去桦木城的职业鉴定所吧,那里的老爷们会安排你的,别紧张,小家伙,你不会被驱逐的,因为你虽然很没出息,但至少是从物质位面来的强者,懂得那该死的法则,他们应该还会给你机会,这里只是无聊的新人训练所而已,一点油水都没有&hllp;&hllp;&rdqo;

    这时,一只手放上了黑色水晶球,打断了老波拉再一次的唠叨。

    咔!

    力量从水晶球传递到桌面上,竟然让桌面裂开了一条缝。

    老波拉张大嘴巴望着那只手的主人,那个年轻人也转过头,眼中尽是惊讶。

    那是一个黑发垂在脸侧的男子,面无表情,可他的身上却一丝不挂!浅古铜色的皮肤上分布着很多疤痕,身形修长,看起来并不强壮,还有些瘦,不过那些肌肉线条却异常匀称,充满了爆发力。

    这副身躯非常好看,可那些伤痕却有些刺目。

    &ldqo;是你&hllp;&hllp;那个省事的家伙。&rdqo;老波拉想了起来,&ldqo;唔,我算算&hllp;&hllp;啊,才五年而已,你就受不了了吗,看你的样子我还以为你是个坚强的家伙。&rdqo;

    &ldqo;才五年吗?&rdqo;年轻人的眼中流露出一丝鄙夷,他虽然放弃了第二次选择,但至少也在10倍浓度的火焰之地待了百来年,此时本来有点失去信心的他恢复了一些在物质位面时的骄傲。

    &ldqo;中看不中用。&rdqo;年轻人缓缓摇头,&ldqo;这样的家伙也就是这种程度而已。波拉大人,不要和他浪费时间了,赶快把结果晶片给我,听科科卢大人说,很快就要举行&lsqo;地狱挑战&rsqo;的选拔了,我得抓紧时间修炼,为我们桦木城争光,呵呵,要知道,我在罗比斯大陆时,也是最富盛名的天才,只用了几百年就铸起了&hllp;&hllp;&rdqo;

    &ldqo;100倍。&rdqo;一个磁性低沉的声音打断了年轻人的滔滔不绝。

    &ldqo;什么?&rdqo;老波拉瞪大眼睛,&ldqo;你才在10倍里混了五年,就想去100倍,你没有发疯吧?&rdqo;

    &ldqo;不自量力的家伙,被火焰之地的高温烧傻了?&rdqo;年轻人取笑道。

    &ldqo;第二次选择。&rdqo;撒加没有理那个年轻人,看着老波拉,&ldqo;记录下来。刚刚这里面有我的结果。&rdqo;

    说罢,他便朝着第三条长廊走去,那里的尽头,是相当于物质位面100倍负极能量浓度的异次元空间通道口。

    &ldqo;哦,让我看看这傻小子是什么程度,脱光了到处跑的家伙&hllp;&hllp;&rdqo;老波拉看了一眼撒加的背影,低头朝黑色水晶球看去。

    &ldqo;恶魔初阶!&rdqo;老波拉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着。

    &ldqo;恶,恶,恶魔初阶!&rdqo;年轻人也傻眼了。

    &ldqo;天啊,五年而已,我记得他进去的时候才劣魔中阶,我那时候就想一个新人能有这样的实力非常不错,一定是一个出色的家伙,现在证明,我没有想错,也是,老波拉在这里的日子自己也算不清楚了,又怎么会出差错,想当年,我波拉也是很英俊的,整个桦木城的少女都梦想和我&hllp;&hllp;&rdqo;

    &ldqo;波拉大人,我,我的结果晶片&hllp;&hllp;&rdqo;听老波拉说了好半天,年轻人终于忍不住插嘴了。

    &ldqo;晶片?&rdqo;老波拉被打断很不高兴,将手中的黑晶片往地上一扔,&ldqo;拿去,拿去,赶快离开,没用的东西,别打扰波拉大人回忆往事。&rdqo;

    &ldqo;是,是。&rdqo;年轻人捡起了地上的晶片,灰头土脸的离开了新人训练所。

    &hllp;&hllp;

    金色的光,像柔荑般,出现在了空中。

    然后,光线变成了两只鸟儿,飞舞着,一幅画卷在它们中间缓缓合拢。

    这是一处景色很清雅的地方,草色碧绿,花舞轻风,一块湿滑的岩石上,放着一张样式很简单的石桌,两个人正在下棋。这一切看上去非常的赏心悦目,可不搭调的是,离放着石桌那块岩石不远处,流淌着一条黑色的河,河面很宽,水流却很平和,但无论水流有多温柔,那黑色总是让人感觉不到它的美好。

    &ldqo;五年。&rdqo;一个栗色长发整齐梳在脑后的清瘦男子笑道。他穿着华美无比的黑色长袍,面孔说不上英俊,却有一种温暖的亲和力,看上去也不过三十来岁的样子。

    &ldqo;为什么收掉画卷,还是你不想承受自己也有看错的时候。&rdqo;男子面带微笑的拿起一枚棋子,轻轻放到了石桌上的棋盘中。

    &ldqo;我只是展示给你看,达密释。&rdqo;石桌对面坐着一个清癯的白衣男子,灰色头发很儒雅,样貌看上去很空灵,尤其是那双眼睛,就像洞彻的明镜。

    &ldqo;我看到了。&rdqo;冥尊达密释用手指夹着一枚棋子,&ldqo;从物质位面诞生的阿修罗王,比七夜的意志更坚强,三千年前七夜违抗我的命令,不愿意和神界开战,那个理由真的很让人无语。&rdqo;

    &ldqo;他说,他爱的女人在那里。我知道,你还把这个理由昭告成为了地狱生物的生命,看样子,身为冥尊的你,的确很在乎他。&rdqo;对面的白衣男子笑了,&ldqo;那么,达密释,你觉得这位阿修罗王如何?&rdqo;

    达密释眉间轻轻一动,将棋子放下,然后,他抬起头看着白衣男子,&ldqo;我有种感觉,他也许会成为那个男人,那个敢于抗拒轮回的男人&hllp;&hllp;&rdqo;

    &ldqo;呵。轮回。&rdqo;白衣男子衣袖随风轻轻摆动,将一枚棋子放上了棋盘,&ldqo;没有人可以抗拒,那个男人也一样陨落了,而让你失望的七夜,也在你的命令下陨落,还好,修罗的血脉被无意间保留了下来。&rdqo;

    &ldqo;这有原因。&rdqo;达密释眼神微微一变,&ldqo;那个时候快到了,作为从那里出来的人,你知道我始终都会面对的东西。七夜,是我挑选的继承者,可是他却让我失望,就算如此,我也并没有想要让他陨落,一切,都是迦南的谋划。而且,你似乎忘记了,正是你的劝阻,才让忤逆我命令的迦南活到了现在&hllp;&hllp;&rdqo;说到这儿,他放下一枚棋子,嘴角露出一丝微笑,&ldqo;好吧,我承认你没有看错,不过&hllp;&hllp;&rdqo;他抬起眼睛,&ldqo;这盘下了五年的棋,你输了,罗秀。&rd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