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三百五十九章 寂寞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萨仑城。这里是北冥域河流最多的一座城市。城主德哥拥有冥王高阶的实力,在北冥域冥帝阿萨的属下中,他仅次于冥王顶峰的泽布拉城领主隆巴多。

    一条宽阔的河流上,漂浮着一座大约数千平方米的菱形建筑。而此时,一阵惊叹声从建筑中传出,似乎让河面都变得汹涌起来。

    &ldqo;败了。&rdqo;一个强壮的中年男子坐在高高的看台上,轻声道。

    &ldqo;德哥城主,这家伙很了不起了,已经连续射杀了十多个对手,而且据我的探查,他还只有大恶魔初阶的实力。&rdqo;旁边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道。

    &ldqo;吉丝丽特使,您很看好他。&rdqo;德哥一头短短的金色卷发,方方的脸上挂着笑意。

    &ldqo;相当俊美的男子,特别是他优雅独特的蓝色长发,对我来说很有吸引力呀,不知道德哥城主能不能在选拔之后让我见见他。&rdqo;负责监督萨仑城选拔的极夜城特使吉丝丽妩媚的笑着。

    &ldqo;这个没有问题,我知道特使您的爱好。&rdqo;德哥点头笑道。

    就在这时,比斗场中又爆发出一阵比刚才还要强烈的惊叹声。

    &ldqo;这是&hllp;&hllp;&rdqo;吉丝丽愣了一下,&ldqo;男的还是女的?&rdqo;

    &ldqo;哦,特使啊。&rdqo;德哥戏谑的道,&ldqo;您的反应和我最初见到他时一样,但我告诉您的答案一定会让您开心,现在上场的这个人叫塔奇纳迪,是个来自地狱的诗者,实力接近大恶魔高阶,是个男人,而且是很有潜力的妖兽。&rdqo;

    &ldqo;潜力?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妖兽有潜力。&rdqo;吉丝丽有些不解的道,不过眼神已经死死落在了塔奇纳迪身上。

    &ldqo;您看下去就知道了。&rdqo;德哥笑道。

    过了一会儿,吉丝丽惊叫起来:&ldqo;吸血魅蝠?&rdqo;

    德哥道:&ldqo;是啊,很诧异吧,吸血魅蝠在冥界很稀少,天生就是黑暗魔法的体质,说实话,即便他们很特殊,但依然是低级妖兽。可是您看,这只吸血魅蝠竟然接近了大恶魔高阶,如果不是他懂得法则,就是他已经打破了天赋极限,我想特使您知道的,妖兽要进化,除了法则,就只有吸收比自身更强的妖兽的妖灵,那是恶魔级以上的妖兽兽晶才能形成的灵魂体。&rdqo;

    &ldqo;难怪您会说他有潜力。&rdqo;吉丝丽明白了,朝德哥微微一笑,&ldqo;德哥城主,我很庆幸呢,被派到萨仑城来,您这儿这回可出了不少有意思的家伙,而且&hllp;&hllp;&rdqo;她眼神变得风骚起来,&ldqo;都是那样的俊美呀!&rdqo;

    德哥微笑不语。

    &hllp;&hllp;

    &ldqo;这个男人很强,塔奇纳迪也要输了。&rdqo;奥兰多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站在场边的能量空间里,吉塔在旁边扶着他。

    &ldqo;他并没有尽全力。&rdqo;吉塔有些病态的黄脸上表情很严肃,和撒加很像的黑发倒竖着,黑色皮甲的袖口和领口上都是如针的狼毫。

    &ldqo;你也感觉到了?&rdqo;奥兰多扭头看着他。

    &ldqo;因为在和他战斗时,我只有一个感觉&hllp;&hllp;&rdqo;吉塔阴沉的眼睛亮了一下,两把闪着寒光的匕首插在腿甲两侧的套扣里,两个刻满奇异字符的银色脚环套在尖头皮靴的脚踝处,那是萨拉特的炼金作品&ldqo;飞翔脚环&rdqo;,可以大幅度提高佩戴者的速度。

    &ldqo;什么?&rdqo;看到吉塔的表情,奥兰多眼神也是一变。

    &ldqo;游戏。&rdqo;吉塔瘦而笔直的腿颤抖了一下,刚才战斗时的那种无助似乎又回来了,&ldqo;这种程度的战斗对于他来说,只是游戏。&rdqo;

    &ldqo;游戏&hllp;&hllp;&rdqo;奥兰多明白了,&ldqo;的确如此,因为我们都活着,只有游戏者,才不会杀死陪他玩的对手。&rdqo;

    轰!

    比斗场地的一半没了。

    一只暗金色的大蝙蝠像一片落叶一样飞出,落到场边。

    &ldqo;真没意思&hllp;&hllp;&rdqo;场地上的男人撇撇嘴,&ldqo;不知道车罗那个女人在想什么,居然叫我来参加这个鬼玩意,难道她不知道我希洛的修炼时间是很宝贵的吗?哦,我懂了,这一定是阿萨大人的意思,那个女人只听他的,悲哀。&rdqo;

    这个叫希洛的男人双脚轻轻点地,掠向了最高的那座看台。

    他获得了胜利,因为塔奇纳迪是最后一个上场的人。

    &ldqo;你叫什么名字?&rdqo;特使吉丝丽将极夜胸章递给希洛,这是代表萨仑参加极夜城最终选拔的资格证明。

    而希洛并没有理她,接过极夜胸章,转身飞下看台,眨眼之间就消失在了比斗场中。

    &ldqo;真是无礼的家伙,还长得这么难看!&rdqo;吉丝丽气得花容都失色了。

    &ldqo;阿萨大人在想什么,怎么让这个人也来了,他真的对这次的地狱挑战这么在意?不像他的风格,往常这种事情,只有东冥域那个爱好权力的人才会干&hllp;&hllp;&rdqo;德哥望着希洛消失的方向,眼神闪烁不定。

    &hllp;&hllp;

    一道鬼火,黑色的鬼火,就像午夜厉鬼的啼哭,在空中带来了灵与肉的惊恐。

    一个大约二十五六岁的年轻男子就站在这鬼火之下,深紫色的乱发被气劲吹得更加凌乱。

    &ldqo;还不认输?&rdqo;

    他额前隐隐打开了一道细微的缝隙,如同对对手的警告。

    &ldqo;不&hllp;&hllp;不!&rdqo;男子对面趴着一个老头,左手已经没了,鲜血流了一地。

    &ldqo;我乌拉修炼了这么久,就是为了能获得领地,这是我唯一的追求,我,我绝不放弃!&rdqo;老头抬起头,朝男子吼道。

    天啊!

    老头的两只眼睛已经变成了两个血窟窿,眼球碎裂的液体混着血浆,让他眼眶周围变得污浊不堪。

    &ldqo;经脉已经坏死了呀&hllp;&hllp;&rdqo;男子嘴角一弯,细细的眼里居然透出了怜悯的神色,&ldqo;难怪你这么执着,不过对于身为恶鬼的我来说,这没有用,因为在感动和残杀之间&hllp;&hllp;&rdqo;男子右手的诡异黑色短剑开始跳动了‐‐

    &ldqo;我更喜欢后者呀!&rdqo;

    额前的缝隙打开了!

    短剑上黑气一闪,直直朝着地上的对手飞去。

    嘶&hllp;&hllp;

    这声音并不清脆,可却让原本就寂静的斗场变得更加寂静。

    所有的人都感觉无法呼吸了,场地上正在发生的事情让他们的胃部出现了极度不适的蠕动!

    短剑直直的插在地上,向前缓缓推进,剑尖在地面带出了一道裂口。

    而那个老头的身体,也随着这裂口前进的轨迹,慢慢的被切割成两半,从额头开始,然后是脖子,接着是胸腔,腹腔&hllp;&hllp;

    &ldqo;特使,您没事吧?&rdqo;最高的看台上,泽布拉城的领主隆巴多扶住了身旁的人。

    &ldqo;城,城主&hllp;&hllp;&rdqo;特使打着干呕,将极夜胸章给了隆巴多,&ldqo;我,我先离开了,这个就,就由您转交给那个,那个人,我,我实在不想面对他。&rdqo;

    &ldqo;好吧,您先去休息吧。&rdqo;隆巴多的模样没什么特别,一个很威严的中年人,就是鼻子很大。

    &ldqo;来人,护送特使离开。&rdqo;隆巴多挥了挥手,两个侍者扶着晕乎乎的特使离开了。

    &ldqo;赫缺&hllp;&hllp;&rdqo;隆巴多望着场上那个若无其事的男子,&ldqo;从神界回来的夜叉&hllp;&hllp;我真的很期待,你在极夜城的表现啊,当你面对那个人时,还会不会这样轻松的折磨对手呢?&rdqo;

    深紫色的光芒闪过,赫缺额前的第三只眼睛合拢了。

    &ldqo;位置有点偏离,所以&hllp;&hllp;&rdqo;一团鬼火从他手掌上升起,黑气四溢。

    &ldqo;这画面也不值得留恋了。&rdqo;

    鬼火飞向了地上的两半尸体,灼烧起来,不止是尸体,还有那无力抵抗的灵魂实体。

    &ldqo;赫缺。&rdqo;隆巴多落到了赫缺面前。

    &ldqo;是城主!&rdqo;&ldqo;隆巴多大人啊!&rdqo;&ldqo;他亲自下去了,要做什么!&rdqo;&ldqo;我看过好多次选拔了,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呢!&rdqo;&hllp;&hllp;

    看到隆巴多出现在场地里,所有人都活分起来了。选拔刚刚开始,那个让他们惊悚的男人就站在场上,一直到结束,他们实在被压抑的受不了了,隆巴多此举也是为了转移他们的注意力,舒缓一下他们被赫缺搞得极度紧绷的神经。

    &ldqo;你比我还会出风头嘛。&rdqo;赫缺那种不屑的浅笑又挂在了嘴角。

    &ldqo;拿去,属于你的。&rdqo;隆巴多没有理会赫缺的态度,将极夜胸章扔给了他。

    &ldqo;你记住&hllp;&hllp;隆巴多。&rdqo;赫缺用两根手指夹住了胸章,&ldqo;我来参加这种无聊的比赛,不是为了你的领地,因为你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比起那种为战而生的人来说,你只能算寄生虫罢了。&rdqo;

    &ldqo;嚣张的家伙,不过冥王中阶的实力,你不怕死?&rdqo;隆巴多皱起眉头。

    &ldqo;一个男人曾经教会我一个道理‐‐不纪念死亡的感觉,怎么会变得更强。&rdqo;赫缺望着比他高了一头的隆巴多,&ldqo;这就是你为什么永远只能停留在冥王级别的原因。&rdqo;

    &ldqo;哦。&rdqo;隆巴多笑了,&ldqo;难不成你还想成为冥帝?鬼谷的夜叉王&hllp;&hllp;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你的前辈们有谁到了那种程度。&rdqo;

    &ldqo;我会是第一个。&rdqo;赫缺不再和隆巴多废话,转身走出了比斗场。

    &ldqo;哼。&rdqo;隆巴多望着赫缺离去的背影,&ldqo;等你在极夜城见到那个只知道追逐实力的家伙时,再说这些话也不迟。&rdqo;

    &ldqo;三千年了&hllp;&hllp;&rdqo;隆巴多吸了口气,&ldqo;希洛,你在那次战争中活下来之后,如今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强者?你从来不是天才,但却把那些充满天赋的人远远甩在身后,阿萨大人这次叫你出来,就是为了教训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所谓天生强者吧&hllp;&hllp;&rdqo;他转头望向南方,&ldqo;听说桦木城也出现了一个家伙,不仅从刀风浮陆活着出来,而且只用了五十多年就打破了阿萨大人创造的历史&hllp;&hllp;&rdqo;

    这次极夜城的最终选拔一定会很有意思。隆巴多露出了笑容。

    &hllp;&hllp;

    四城的选拔终于结束了,获得极夜胸章的四个人分别是:

    桦木城的撒加,泽布拉城的赫缺,萨仑城的希洛,还有费尔城战胜捷克的一名叫&ldqo;苏菲&rdqo;的女性强者。

    极夜城的最终选拔,将在一年后举行,而这次无生死限制的比赛之后,就将确定北冥域参加地狱挑战的代表者,随后与其它三冥域的代表者进行这冥界每一百年来最激动人心的战斗&hllp;&hllp;

    因为四冥域的最后胜利者,将要挑战现任的地狱执掌者,决定谁才是冥界最强的冥王,谁才有资格统治那被称为&ldqo;冥界刑场&rdqo;的地狱!

    有人会死,一定会死,每一百年的地狱挑战,都会有天分很高的强者陨落。

    不明白为什么冥界会有这样自损实力的举动,神界就没有,他们很注意保护自己的实力基础&hllp;&hllp;

    &ldqo;就像是在选择。&rdqo;

    红叶林中,撒加一点一点的挪动着脚步,身体负荷已经到了极限,一些肌肉纤维甚至开始断裂,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他不得不在脑中不停思考着问题。

    &ldqo;好像冥界一直在挑选一个合适的人选一样。&rdqo;撒加咬紧牙关,即使身上穿着重力惊人的精铁石内衬,他也没有让脚步在林中的土地上留下一点痕迹。也就是说,这超越刀风浮陆五十倍的重力,相当于奥菲拉尔大陆五十万倍的重力,全部承受在了他的肌体上!

    &ldqo;合适的人么?&rdqo;撒加坚持着,&ldqo;也许不是,但他们不是有个什么混沌之契么,到了神冥大战再度爆发时,冥界真的要自毁城墙?冥尊真的是这么蠢的一个家伙?听亚勒说,这位冥界的统治者好像从来不管事,真正管理冥界的,是那个东冥域的迦南,冥域四巨头排名第一的人。&rdqo;

    红叶飘落&hllp;&hllp;

    转眼间,桦木城的深秋结束了略带伤感的脚步,雪花开始纷扰而下,北冥域的冬天,是冥界最美的。

    这片没有名字的红叶林失去了原有的美丽,落叶堆积了好几层,白雪覆盖在上面,踩上去沙沙的。树木光秃秃的枝桠上也落满了雪,就像穿了一层厚厚的白裘。

    啪,啪,啪,啪&hllp;&hllp;

    寂静的树林里,一双脚在地面不停的踩着,冰渣混合着碎掉的残叶,沾在撒加的靴底上。他已经逐渐习惯了这样的重量,行动也恢复了正常,只是还不可以像战斗时那样迅捷。

    这真是一个寂寞的过程,枯燥单一。

    可是撒加知道,追逐极限的路,本就寂寞‐‐无怨无悔的寂寞。

    为了这寂寞,学会了舍弃,学会了忘情忘爱。

    多么可怕的专注和执着,难道真的只有这样,才符合残酷法则的要求,才符合阿修罗王为战而生的宿命?

    谁说的宿命?我才不在乎有没有明天。

    狗屁明天,没有明天,只有一条路,一条伤痕累累的路!

    寒风夹带着六角形的雪花,玲珑剔透。撒加在一棵树前停住了脚步,他看见了,树干上刻着两个名字,两个紧紧连在一起的陌生的名字&hllp;&hllp;

    不是冥界的文字,也不是奥菲拉尔的文字,撒加不认识,因为属于冥界的物质位面很多,但他知道,那就是两个名字,曾经希望相守的名字。

    也许只是曾经,只是曾经的风花雪月让这两个名字被刻在了一起。今夕何夕,年轮逝去,谁又知道这两个名字是不是早已天各一方。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会喜欢这里。难道这林立的树,飘落的叶,让自己想起了什么?

    绮靡的花呀,纷舞在心间的缠绵,琴音悠悠,还有那张笑靥&hllp;&hllp;

    &ldqo;大人,我明白你的心,想听琴曲吗&hllp;&hllp;&rdqo;

    &ldqo;大人你看,天空中的两颗星星,明明看上去很近,却始终到不了对方那里&hllp;&hllp;&rdqo;

    &ldqo;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hllp;&hllp;&rdqo;

    &ldqo;你知道吗,我最喜欢听你说这句话&hllp;&hllp;&rdqo;

    &ldqo;撒加,我爱你&hllp;&hllp;我爱你&hllp;&hllp;我永远都爱着你&hllp;&hllp;&rdqo;

    缭绕的声音,胜似天籁的呢喃细语,宛如那紫色的花瓣,翩然而至。

    然而,却带着碎心的歌声。

    &ldqo;星儿哟,你带走的,是思念吗&hllp;&hllp;月儿哟,你期盼的,是重逢吗&hllp;&hllp;梦里,是谁的声音&hllp;&hllp;心里,又是谁的故事&hllp;&hllp;划过千年的双桨,心湖的水哟&hllp;&hllp;还能不能记得,我和你最初的温暖&hllp;&hllp;忘了吗,那刻在风中的诉说&hllp;&hllp;&rdqo;

    撒加的嘴唇在轻颤。手指不禁放在了脸颊的疤痕上。

    突然间,他笑了,挥挥手,几道凌厉的气劲从两个名字上划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