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三百六十二章 极夜城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一路上,撒加没有再和离离说过话,一直闭着眼睛盘坐在传送台的一角。

    而离离也没有打扰他,只是陪着父亲亚勒和她的扎西多叔叔聊天,打发着传送台飞行的时间。

    两天后,在极夜城最终选拔开始的头一天晚上,四人终于在城里的传送站降落了。

    &ldqo;极夜城,北冥域的中心,冥帝阿萨就在这里。&rdqo;撒加走下了传送台。

    极其恢弘的一座城市!

    撒加被极夜城的气势震撼了。这不是奥菲拉尔大陆的城市可以比拟的,建筑风格不仅大气雄伟,而且那种结构和想象力,绝不是物质位面上的工匠可以做到的。

    整座城市的色彩变化并不多,主要以白色、灰色为主,灰色深浅不一,其中再以白色铺饰,辅以各色溢美绽放的晶石雕塑点缀,视觉享受几乎达到了极致。

    撒加本来就喜欢欣赏风景,此时的他,目光更是没有放过街道上可以看到的每一个角落。

    各类建筑造型奇特精美,还释放着不同的元素气息,让人产生不同的自然感觉,真的很有吸引力。

    黑晶石在路面上雕琢成变化多样的花纹,让极夜城的道路都显得瑰丽异常。黑晶石在奥菲拉尔大陆那样的物质位面算稀有,但在冥界,只是最普通的建筑材料而已。

    &ldqo;很不可思议,是吗?&rdqo;亚勒笑道,&ldqo;我以前也想要拥有这样的领地,后来才知道,对我来说,那只是一个不切实际的追求。&rdqo;

    撒加看了他一眼,没有回话。

    &ldqo;撒加兄弟,极夜城是冥域第二大城市。我去过东冥域的中心旭海城,那里才让人惊讶呢!&rdqo;扎西多说道。

    旭海城,冥域四巨头之首迦南的地盘。现在的地狱执掌者,就是来自于东冥域。撒加早就知道了冥界的这些情况。

    &ldqo;迟了,等你好久,还以为不来了。&rdqo;

    刚到位于城南的桦木城驻留阁,就看见一个身影坐在进门处的柱子上。驻留阁是四冥域的中心城市为其属下城市修建的歇息停留的地方,相当于物质位面的行馆之类的。

    看到这个身影,撒加笑了。

    &ldqo;出了什么问题吗?这么久。&rdqo;身后又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语调既感性又张狂,而且雄风十足。

    除了撒加以外,刚刚被柱子上那个人吸引的亚勒三人立刻回头,只见几个人正朝他们走来。

    两男两女,其中一个身形很妖娆的女子还和一个男子保持着很近的距离,那男子面孔相当俊美,气质沉稳,耳朵尖尖的,独特的天蓝色长发优雅的梳在耳后,加上一身质地很好的精美轻甲,更显得俊逸不凡。

    另外两个人,一个黑发倒竖的男子很瘦,长着一张病态的黄脸,将近一百八十公分的身高,一身黑色皮甲,领口和袖口还有一圈黝黑的狼毫,两把锋利的匕首挂在皮腿甲两侧的扣环上,尖头皮长靴的脚踝上还有两个奇特的银色脚环。他的眼神很阴沉,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抽出腿甲上的匕首,插进你的身体。

    而这男子旁边的那个女子身材比他还要高,面孔美艳,身段秀气,皮肤白皙,特别是上身穿着的无袖暗金色紧身皮衣,露出了她一截纤细的腰身,还有那肌肉线条并不明显的手臂上充满个性的黑金臂环,以及齐腰的桃红色长发,将这个女子的与众不同展现的淋漓尽致。

    啪啪两声。美艳女子竖住黑色皮裤的圆头长靴踏在了撒加四人眼前的地面。

    &ldqo;等死我了!&rdqo;

    亚勒差点昏倒。原来,刚刚那个雄风十足的声音就是这个女子发出来的&hllp;&hllp;

    男的!?

    离离瞪大了眼睛,目不转睛盯着这个奇怪的家伙。

    &ldqo;哈哈,妹妹,你的反应可我当时一样呢。&rdqo;妖娆女子笑了起来,声音很销魂。

    &ldqo;大家好,我叫吉丝丽,是极夜城的特使。&rdqo;她看了撒加一眼,朝亚勒笑道,&ldqo;亚勒城主,好久不见,这次选拔你们桦木城很强哟。&rdqo;

    柱子上的人影起身了,黑气如丝般升起&hllp;&hllp;

    &ldqo;看到你活着就行。&rdqo;

    如丝的黑气汇集成一股,在人影身上一卷,带着他消失在了柱子上。

    &ldqo;这个家伙是谁!?&rdqo;吉丝丽惊叫道,&ldqo;难道他不知道,在阿萨大人的城市里,是不允许瞬移和飞行的吗?&rdqo;

    &ldqo;一个变态,特使大人不用理会他。&rdqo;性别不清的家伙开口了。

    &ldqo;塔奇纳迪,我告诉你,如果那个人是你朋友的话,最好叫他小心一点,阿萨大人他&hllp;&hllp;&rdqo;吉丝丽压低了声音,&ldqo;除了我的姐姐以外,每一个人的生命在他眼里都不值钱的。&rdqo;

    姐姐?撒加眼神一颤。

    &ldqo;知道了知道了,现在我们都是你的属下,当然听你的。&rdqo;塔奇纳迪挥挥手,动作豪放不羁。

    &ldqo;你看够了没?小妞。&rdqo;他转头看向离离,&ldqo;这样的眼神是在质疑本大人的男性身份吗?&rdqo;

    离离吃了一惊,连忙移开目光,同时满脸飞红。

    &ldqo;她很少出门,不懂事,请这位大人见谅。&rdqo;亚勒朝塔奇纳迪微微施礼。

    &ldqo;好久不见。&rdqo;撒加很自然的站了出来,一脸温和的笑容。

    &ldqo;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娘兮兮的。&rdqo;塔奇纳迪撇撇嘴。

    这家伙!也好意思说别人娘?撒加不禁一阵无语。

    &ldqo;真的很让人吃惊&hllp;&hllp;&rdqo;吉丝丽惊叹道,&ldqo;没想到奥兰多说的朋友,就是桦木城的代表者。&rdqo;

    &ldqo;您好,特使大人。&rdqo;撒加朝吉丝丽行礼。

    &ldqo;别,别。&rdqo;吉丝丽连忙拒绝,&ldqo;现在撒加你在极夜城都已经声名鹊起了,天啊,五十几年就到了冥王,让姐姐都很佩服呢,阿萨大人的历史不存在了,现在的辉煌是你的。&rdqo;

    &ldqo;你又在乱说话了么?怎么不管管你的嘴。和大人比,他还差的很远。吉丝丽,你的行为举止真的很让我头痛。&rdqo;

    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撒加朝左边望去,只见一个瘦小的人影走了过来,那身粗重的黑色铠甲他很熟悉。

    &ldqo;姐姐,对不起&hllp;&hllp;&rdqo;看到来人,吉丝丽一下就老实了,原本有些放浪的形态立刻变得贤淑端庄。

    &ldqo;别装了。如果不是你身上也流着那个混蛋的血,谁愿意管你。&rdqo;人影径直走到撒加面前,抬起头望着撒加,黑色面甲上流过一道光晕。

    &ldqo;您好,车罗大人。&rdqo;撒加微笑道。

    &ldqo;我是来警告你的。&rdqo;车罗冷冷的道,&ldqo;有些事情,最好留在心里。&rdqo;

    &ldqo;这个我明白,请车罗大人放心。&rdqo;撒加点点头。

    车罗深深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很快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ldqo;呼。&rdqo;吉丝丽松一口气,和她同样反应的还有亚勒和扎西多。

    &ldqo;你才在装呢,姐姐。&rdqo;吉丝丽扁了扁她性感的嘴唇,&ldqo;说什么专门来警告他&hllp;&hllp;人家才刚来,你就出现了,哪有这么及时,骗谁呀!&rdqo;

    &ldqo;&hllp;&hllp;&rdqo;亚勒无语了,其实在场的人除了离离之外,每一个都看出了车罗是专门在这里等撒加的,可偏偏就是吉丝丽说了出来,看来车罗说的头痛是真的。

    &ldqo;进去说,进去说。天色已晚,诸位今天就在这里享用晚宴吧,桦木城虽然是个小地方,可很多食物还是很美味的。&rdqo;亚勒连忙邀请大家进入了桦木城驻留阁。

    &hllp;&hllp;

    一顿丰盛的晚宴之后,撒加周身都舒坦,在飞行传送台上待了快三天,也只有食物才能满足他。

    撒加在驻留阁的花园里散步时,正好遇上了吉丝丽。

    &ldqo;看来我们都有相同的爱好呢。&rdqo;吉丝丽娇笑道。

    &ldqo;特使大人说的很对。&rdqo;撒加露出笑容。他很想从这个口无遮拦的美女特使身上知道点东西,正不知道怎么办,没想到就巧遇了。

    东拉西扯了一阵后,撒加突然像想起什么事情一样,开口道:&ldqo;今天那位车罗大人是特使大人的姐姐?&rdqo;

    &ldqo;是啊,我也想知道撒加你是怎么认识她的。&rdqo;吉丝丽妩媚的看着撒加。

    &ldqo;和认识特使大人一样,巧合。&rdqo;撒加笑道。

    &ldqo;我们怎么能算巧合,奥兰多、塔奇纳迪、吉塔他们三个是我在萨仑城里认识的,正好我那儿缺人,就向德哥城主提出了要求,他们就转到极夜城来了,现在都在特使殿做事呢。&rdqo;吉丝丽的手顺势在撒加胸口滑过。

    &ldqo;是这样,特使您有车罗大人那样的姐姐,在特使殿应该权力很大吧。&rdqo;撒加知道极夜城管理附属城的办法就是从特使殿里派出特使去监察以及执行阿萨的命令。方法很单一,但在冥界这样规矩简单强者至上的地方却很有效。

    &ldqo;当然啦,极夜城就是两个地方管事,一个是冥法殿,另一个就是特使殿。&rdqo;吉丝丽有些得意的道,&ldqo;冥法殿里全是冥法者,本来他们不属于阿萨大人,只对冥尊陛下负责,可是&hllp;&hllp;&rdqo;她附在撒加耳边,&ldqo;我悄悄告诉你哟,冥尊陛下早就不管事了,他和阿萨大人一样,都把权力交给了信任的人,现在冥界的真正管理者是东冥域的迦南大人,冥域四巨头排名第一的人物,同时他也是冥尊陛下的弟子,而北冥域真正的管理者就是我的姐姐车罗,她是阿萨大人唯一重视的人&hllp;&hllp;&rdqo;

    这耳语真够长的,撒加明显感觉到了吉丝丽身体的热度和香气,不禁有些躁动。尤其是她的胸部,更是在撒加胸口有意无意的摩挲。

    奥兰多他们也是这样才进的特使殿吧&hllp;&hllp;撒加基本上清楚了。不过说真的,这个女人放浪归放浪,但确实有诱惑性,本钱很够,撒加光凭胸口都能测出尺寸了。

    不知道奥兰多沦陷了没,撒加想到。塔奇纳迪应该不会,那家伙的神经有问题,就算是俊俏到了比女人还美艳的程度,疯子的世界观也是与众不同的。吉塔就更别说了,那阴沉的表情和病态的脸色,女人看到不倒胃口就不错了,他能进特使殿肯定也是托了奥兰多那张俊脸的福。

    那家伙应该不会在意这些吧,在奥菲拉尔大陆当了那么多年的杀手,吃喝嫖赌酒色财气应该早就精通了。撒加似乎想起来了,奥兰多这个精灵浪子,也常和杰斯特那几个混混在妓院出没&hllp;&hllp;

    想到这里,撒加眼中出现了一抹寒光。他脑海中出现了德萨斯新城被毁灭时的景象,身体重由于吉丝丽的诱惑而产生那种自然燥热慢慢消失了。

    撒加放下了就快要摸上吉丝丽后背的手。

    这样的肌肤触碰其实也勾起了他另一个回忆,只是他很快便把那些画面压回了封印在心底深处的那个角落。

    终于,吉丝丽的耳语完了。

    除了开始的那些讯息还有点用,后面全是她本人的爱好兴趣之类的废话。

    &ldqo;你姐姐是阿萨大人的什么人?&rdqo;撒加问。

    &ldqo;你怎么只关心她嘛,讨厌!&rdqo;吉丝丽在撒加手臂上撒娇般的打了一下。

    如果是其它人的话,现在已经抱着她进房间了。撒加深深吸了口气。他是在压抑,那样寂寞的修炼之后,其实反应比其它人猛烈的多。

    只不过,吉丝丽今天遇上了一个意志坚强得变态的男人,所以她期盼的一夜春宵应该化为泡沫了。

    看到撒加依然不为所动,只是温和的笑着,吉丝丽心里很不是滋味。说真的,从她第一眼看到撒加时,就被这个男人的气质搞的七荤八素,特别是那漆黑如夜空深邃的眼眸和脸上那道细细的疤痕,更为其增添了一股别样的魅力。

    弄不清楚,看不透彻,反而更想让人要去了解探究‐‐这就是女人的好奇心,而且这好奇心也能杀死很多东西&hllp;&hllp;

    &ldqo;她其实不是我的姐姐啦。&rdqo;吉丝丽连嗔带怨的道,&ldqo;我的父亲是南冥域一个很出名的强者,车罗她是父亲在外面无意间和其它女人生的,父亲一直都不知道,直到车罗满身伤痕的来找他,我记得我第一次看见姐姐的时候吓坏了,一个小女孩,竟然有野兽一样的眼神,护起食的时候不要命,我都被她吓哭过好多次啦。她在父亲的领地里住了没几年就被赶出去了,因为她始终改不了冷漠凶狠的性格,父亲觉得她不像自己的女儿,很讨厌她。&rdqo;

    &ldqo;是这样&hllp;&hllp;&rdqo;撒加眼神出现了细微的变化。

    &ldqo;然后嘛,她不知道怎么就被阿萨发现了,那时候的阿萨大人,还没有现在的成就,只是冥域最年轻的冥王,声名虽然大,但因为实力所限,还是必须依附于北冥域当时的冥帝,唔,就有点像你现在的情况。&rdqo;吉丝丽继续说道。

    &ldqo;然后呢?&rdqo;撒加问。

    &ldqo;然后她就一直跟着阿萨大人直到现在&hllp;&hllp;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啦,她也从来不和我说,只会教训我!&rdqo;吉丝丽撅起嘴,&ldqo;不过还好啦,三千年前父亲在神冥大战中死了,然后我就来找姐姐,她也收留了我,哦对了,她原来不叫车罗的,这个名字应该是阿萨大人帮她取的。&rdqo;

    &ldqo;她原来叫什么?&rdqo;撒加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问出口,也许是车罗的经历引起了他的一些共鸣。

    &ldqo;莉娜。&rdqo;吉丝丽感觉有些无聊了,眼前这个充满吸引力的男人一直在她面前问另一个女人的事,让她产生了一种挫败感。

    她吉丝丽好歹也是在冥域出了名的美人,只是浪名大于美名&hllp;&hllp;

    &ldqo;我先走了。撒加你准备明天的比赛吧,要小心,能参加极夜城最终选拔的都是厉害角色。&rdqo;吉丝丽有些幽怨的看了撒加一眼,离开了花园。

    &ldqo;难怪她会成为冥域最强的女人。&rdqo;撒加微微点头。

    然后,他在花园里找了一处安静的地方盘膝坐下,闭目养神,很快整个人平静下来,一动不动得像尊石像。

    塔奇纳迪三人也跟着吉丝丽离开看桦木驻留阁。虽然好几十年没见了,但他们没有来找撒加,因为他们都知道,明天的最终选拔很重要,也许要赌上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