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三百六十四章 战斗方式(二)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ldqo;你的法则?&rdqo;希洛目光一亮,&ldqo;很强的侵略性。&rdqo;

    &ldqo;不过还是太弱!&rdqo;

    希洛双剑一合,就将那道十米多高的血焰刀气击散。

    &ldqo;在我与&lsqo;光速法则&rsqo;结合的&lsqo;末光双剑&rsqo;面前,这种程度的攻击不值一提。&rdqo;希洛双剑分开,朝着撒加走去。

    隔绝斗场虽然是一个空间,但里面却是有如陆地一般的气场,在里面行动的人就像是踏在空气中。

    &ldqo;光元素法则&hllp;&hllp;&rdqo;撒加看着他,&ldqo;这在冥界很少见,需要付出艰苦的努力。&rdqo;

    &ldqo;所以我这个没有什么天赋的人才能把战斗看成游戏,那些像你一样天赋很高的人都不得不在我面前接受失败。&rdqo;希洛笑道。

    &ldqo;法则奥义的力量应该是与速度有关吧。&rdqo;撒加对于希洛的话不为所动,深邃的眼眸中流动着光泽。

    &ldqo;自己体会。&rdqo;

    希洛移动了,速度快的就像一道光,一道极速运动的光!

    看不清楚!撒加完全看不清楚他的动作!

    比眨眼还快,撒加的骨魔铠上已经出现了数百道裂痕,森白的光大盛,看来是骨魔铠的器魂也感觉到了强大的威胁。

    血焰升腾起来,映照在骨魔铠的白色之上,撒加的力量全部爆发,硬扛着希洛的攻击。

    现在的撒加,已经突破了自身的天赋极限,单凭肉体力量就可以达到冥王初阶,加上已经完美融合到肉体中的法则奥义力量&ldqo;血焰&rdqo;,他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冥王中阶。

    冥王的境界就是法则奥义的融合,就算没有残酷法则,撒加的实力强度都是冥王,加上他现在感悟法则时血焰带动的力量提升,实际上他的修炼带着双重性,两者相辅相成,互相影响,互相促进。也就是说,在这样的交互之下,他是没有极限的,血焰能提升肉体力量,而肉体力量的不断加强又能将融合其中的血焰变得更强!

    你增我长,此拉动彼,彼又催化此。

    可是,希洛的速度真的太快了,撒加甚至连他留下的气息尾巴都抓不住,根本无法反击,只能将血焰催动到极限,来抵挡住希洛一秒钟可以达到上千次的攻击!

    如果不是骨魔铠巅峰魔器的防御力,撒加现在已经倒下了。

    &hllp;&hllp;

    &ldqo;如同光一样。&rdqo;混在人群中的吉塔喃喃的道,&ldqo;和这样的速度相比,我差得太远了。&rdqo;

    &ldqo;眼睛看得到的地方,一定会有光。这样的攻击如果是我的话,连一秒钟都撑不下来。&rdqo;身旁的奥兰多叹道。

    &ldqo;讨厌的光!落在眼里比沙子还让人烦!&rdqo;塔奇纳迪揉了下眼睛,&ldqo;不过说真的,我真的没想到大人的实力已经到了冥王境界。可这个希洛更强,和他战斗就像在游戏,一场他主宰的游戏。&rdqo;

    一支玉臂挽上了奥兰多的手腕。

    &ldqo;吉丝丽,你怎么跑这里来了!你们这种地位很高的人不是有专门的看台吗?&rdqo;塔奇纳迪吃了一惊。

    &ldqo;我来告诉你们一件事情。&rdqo;吉丝丽压低了声音,&ldqo;那个叫希洛的家伙,是从三千多年前的神冥大战中活下来的,战斗经验非常丰富,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神冥大战以后,他就很少在北冥域出现了,那个人,曾经被阿萨大人称为最渴望胜利的人,他还说&hllp;&hllp;&rdqo;说到这儿,吉丝丽突然停下了,艳丽的脸上透出几分惊恐。

    &ldqo;如果希洛拥有他那样的天赋,实力绝对会超过他。&rdqo;一个冷冷的声音从几人背后传来。

    几个人通通僵住了。

    &ldqo;也许&hllp;&hllp;&rdqo;车罗走到几人身边,望着,&ldqo;希洛内心的欲望苏醒了,那种对胜利无比饥渴的欲望。&rdqo;

    &ldqo;姐姐,我知道错了。&rdqo;吉丝丽小声道。

    车罗没有理她,只是静静的抬着头,眼神中竟然流露出一种异样的情绪。

    &hllp;&hllp;

    隔绝斗场旁边浮在空中的四张华美黑金座椅上,阿萨目光微微一变。

    &ldqo;有点吃惊对吗?你感兴趣的那个家伙竟然可以支持这么久,你的心里现在一定不是滋味吧。&rdqo;迦南注意到了阿萨这个细微的变化。

    &ldqo;你不也知道了吗?&rdqo;阿萨斜睨着他,&ldqo;那种血红的火焰,勾起你的痛处了吧,还是他让你想起了那个男人?&rdqo;

    迦南咬牙笑了笑。

    &ldqo;搞不明白你们在说什么,这样的战斗让人昏昏欲睡,我宁愿回我的洛曼城看侍女们跳舞。&rdqo;巴斯粗鲁的声音打断了两人之间的暗讽。

    &ldqo;不知所谓的蠢货。&rdqo;阿萨冷哼一声,继续注视着隔绝斗场中的变化。

    而坐在他旁边的南冥帝弗因,视线则落在了另一个方向,本来就严肃的脸变得更加严肃,甚至还有点愠怒。

    &hllp;&hllp;

    血线在空中飞舞如画。

    一道光,一道极速的光,在撒加身旁来回穿梭,那是无法看清的速度,只能看到一条条的血线从这道光的轨迹中飚出。

    撒加的骨魔铠已经伤痕累累,和铠甲同样伤痕累累的,还有他的身体。

    红色沾染在那种白骨一样的色调上,森然却冷艳。

    突然!

    撒加血刀一横!

    锵!

    他挡住了一对金色的剑!

    &ldqo;哦?&rdqo;

    一个略带惊讶的声音之后,那道极速的光静止了,希洛的身影显露出来。

    &ldqo;伤口的代价呀。&rdqo;他丑陋的面庞上露出一丝微笑,&ldqo;你觉得这样很值得?你完全可以退出战斗,不必来忍受这种痛苦。&rdqo;

    &ldqo;可我看清楚了。&rdqo;撒加的脸上血迹斑斑。

    &ldqo;你就这么渴望胜利?&rdqo;希洛目光变得炽热起来。

    &ldqo;不,我从不渴望胜利,我只是为了活着。&rdqo;撒加的手臂上流动着血焰,&ldqo;因为我的心里,只剩下了这条路!&rdqo;

    呼!

    血红的火焰猛地从双臂爆射而出,点燃了空中飘洒的血。

    哗!

    血焰漫天,将整个隔绝斗场变成了燃烧的红色地狱!

    &ldqo;魔法?&rdqo;希洛环顾了下四周,&ldqo;对你的力量有增幅?&rdqo;

    撒加没有回话,嘴角微微向上一翘&hllp;&hllp;

    一刹那‐‐所有的血焰全部收拢在了撒加的刀上!

    然后。

    那把刀横着一斩。

    只是一个横斩。速度不快,也没有惊天动地的威势,如果不是刀身上燃起的血焰,这一刀简直就像物质位面上的战士学徒在练习。

    哦不。还是有区别的。

    因为希洛腹部的护甲被刀刃切开,然后刀刃又同样切开了他的肉体。

    &ldqo;竟然&hllp;&hllp;&rdqo;希洛瞪大眼睛,&ldqo;把力道控制到了如此地步!&rdqo;噗,鲜血喷出,他整个人在短暂的惊诧后,急速向后退去。

    &ldqo;没有一丝用在多余的地方,明明是低于我的实力,却能运用出色的技巧伤到我。&rdqo;希洛看着自己腹部深深的伤口,暗自惊道。

    就在这时,原本只剩呼吸声的人群又爆发出强烈的喊声。

    希洛抬起头,惊讶的说不出话来&hllp;&hllp;

    那个漆黑长发垂在脸侧的男人,居然脱的精光!?浑身上下只剩下了一条黑色的布短裤!?

    无数女性的尖叫夹杂在震天的喊声中,连高坐在上的四位冥帝都皱起了眉头。

    &ldqo;这个家伙果然很无聊&hllp;&hllp;&rdqo;车罗面甲下的脸在微微发烫。

    &ldqo;哇!&rdqo;即使害怕的姐姐就在身边,吉丝丽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因为那具男性躯体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淡淡的古铜色,修长健美,肌肉线条充满了爆发力,更让她浑身发热的是:那身体上无数的伤疤,就像在她耳边讲述着它们的主人曾渡沧海的经历。

    &ldqo;看不出来他这么喜欢出风头!&rdqo;吉丝丽很快便和周围所有的女性一样,忘情的尖叫着。

    &ldqo;在搞什么&hllp;&hllp;&rdqo;奥兰多、塔奇纳迪和吉塔基本上傻掉了。

    &ldqo;哈哈!&rdqo;西冥帝巴斯大笑起来,&ldqo;这家伙很有搞笑天份嘛,如果他的前辈看见了,一定会难过的想哭的。&rdqo;

    &ldqo;你错了,巴斯。&rdqo;迦南眼神变得凌厉起来。

    &ldqo;错了?&rdqo;巴斯愣了一下。

    &ldqo;蠢货,好好看清楚吧,他身上开始被希洛造成的伤口已经全部愈合了。&rdqo;阿萨淡淡的道,&ldqo;地狱修罗王的体质本来就有独到之处,受伤后恢复速度很惊人,但是,你们应该记得,速度并没有这么快。&rdqo;

    &ldqo;阿萨冥帝的意思是?&rdqo;弗因的目光终于从隔绝斗场的一个方向转到了撒加身上。

    &ldqo;他超越了天赋极限。&rdqo;阿萨眼中精光一闪。

    迦南面上一寒。

    &hllp;&hllp;

    &ldqo;这就是你所谓的战斗方式?&rdqo;希洛道,&ldqo;让我很失望,本来你已经让我快要找到失去很久的感觉了。&rdqo;

    &ldqo;轻松多了&hllp;&hllp;&rdqo;撒加并没有回答希洛的问题,原地跳了两下后,身形突然一晃!

    尖叫声嘘声喊声惊讶声一切的声音在那一瞬间统统消失了!

    好快的速度!如果说希洛的速度在他光速法则的奥义下无法看清的话,那么撒加的速度就是一种截然相反的状态‐‐

    可以看见,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可以清晰的看见,只不过,希洛却无法追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撒加出现在自己面前,躲过了他末光双剑的数千次攻击,然后把刀刺进了他的胸膛。

    这种速度,只在必要的时候爆发,在每一个动作衔接的节点上超过对手,不会一直比你快,只需要关键时候让你追不上!

    这就是撒加学自阿里斯门迪的速度间离,不过他运用的比那位奥菲拉尔大陆上的刺客之王更加精准!

    完美的肌体平衡,加上刻苦磨练出来的技巧控制力,才能达到撒加如今的程度。

    &ldqo;还不尽全力吗?那我就杀死你好了。&rdqo;撒加猛地抽出了刀,朝希洛的咽喉抹去。

    轰!

    强光再次充斥了隔绝斗场的整个空间!那亮度比第一次还要强烈的多!

    希洛,在撒加迅捷了数倍的速度之下,终于使出了全部实力‐‐冥王高阶的实力!

    强光消失了,隔绝斗场里的战况再次进入了所有人的视线。只见撒加穿上了骨魔铠,背上多出了一对黑色羽翼,并且向前合拢,护住了他的身体。

    &ldqo;你是&hllp;&hllp;七夜的传承者!?地狱修罗王!?&rdqo;希洛的表情惊讶到了极点,几乎忘记了下一个进攻动作。

    &ldqo;别被这种事情左右了战斗情绪。&rdqo;黑色的羽翼缓缓打开,撒加冷冷的望着他,&ldqo;现在开始,我们的实力等级一样了。&rdqo;

    &hllp;&hllp;

    变身地狱修罗王,速度降低一半,力量提升一阶。撒加现在的实力是冥王中阶,变身后便达到了冥王高阶,和希洛持平。而他之所以敢在感悟&ldqo;光速法则&rdqo;的希洛面前降低速度,则是倚仗着血刀和骨魔铠两样巅峰魔器的能力。

    他的心里从来没有什么战士精神公平规则可言,只要能在战斗中胜利,自己站着对手躺下,他便会无所不用其极。

    有优势为什么不用?自己的优势加上对手的弱点,就是胜利最好的砝码!

    &ldqo;希洛要输了。&rdqo;车罗望着隔绝斗场里的战况,不禁轻声叹道,&ldqo;游戏了太久,最终会被心里的阴影吞噬,那场战争,你看着战友一个接一个的死去&hllp;&hllp;于是,你心里那种渴求胜利的欲望也一点一点的流逝,你的资质是最平凡的,可那永不服输的决心却让你成为了强者,但是,你败给了自己,也败给了这个无论怎样也打不倒的男人&hllp;&hllp;&rdqo;

    &ldqo;撒加,你竟会是他的传承者,那个让阿萨大人唯一输的毫无还手之力的男人。&rdqo;车罗眼里闪过一丝看不明白的神色,&ldqo;我终于明白了阿萨大人为什么会让希洛参加北冥域的最终选拔,原来大人他一早就知道了,你的身上,流着的是那个种族王者坚强不屈的血液。&rdqo;

    &ldqo;我&hllp;&hllp;&rdqo;车罗的手不自觉放在了面甲上,&ldqo;为什么会被你的隐藏蒙蔽,哪怕我知道你绝不是表面展示的那样。现在你不再隐藏了吗,是因为你肯定也知道坐在上面的那四个人一定会轻易看出你的来历。干脆的作风,绝不做没用的事情,你的智慧,似乎比七夜优秀了太多。&rdqo;

    看着斗场中希洛渐渐落入了下风,胜负基本上已定,车罗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幕回忆的画面&hllp;&hllp;

    那是三千年前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