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三百七十一章 第一狱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c

    &ldqo;殿下。&rdqo;凫轮走了过来。

    金色座椅上,菲拉诺静静看着空中翻转的一张水晶牌。

    &ldqo;积格城主&hllp;&hllp;&rdqo;他看了凫轮一眼,对这间大殿高台上的老者说道:&ldqo;来自占卜之城篱落的&lsqo;神韵罗牌&rsqo;果然厉害,就算是希思黎禁制最强的地方,也能轻易的感觉到气息,传来画面。&rdqo;

    &ldqo;您错了,菲拉诺殿下。&rdqo;积格看上去并没有多老,头发还是褐色的,只是脸上多出了很多皱纹。

    &ldqo;怎么?&rdqo;眼看着水晶牌下面的影像消失,菲拉诺问积格。

    &ldqo;神韵罗牌之所以能在神皇殿周围布下气息,是席瑟对我们篱落城的信任。说真的,他很在意布罗,所以您能看到这些画面,也是席瑟对儿子的关心所至。&rdqo;积格道。

    &ldqo;卡西密加兄弟呢?&rdqo;菲拉诺望着高台大椅上的积格。

    &ldqo;忤逆的东西!&rdqo;积格突然怒道,&ldqo;一点都不知道我们希思黎四卫城应该守护的东西,菲拉诺殿下,请原谅他,他和布罗的感情太深,已经忘记了神皇正统的珍贵。&rdqo;

    &ldqo;没有关系,积格城主。&rdqo;菲拉诺笑道,&ldqo;您能承认我,已经是我最大的荣幸了,卡西密加只是还太年轻,不懂得这些。&rdqo;

    &ldqo;年轻?&rdqo;积格冷笑一声,&ldqo;和年纪差不多的殿下您相比,他还像个孩子一样任性。就不要说您了,看看戈萨的孩子&hllp;&hllp;多么沉稳。&rdqo;他望向了凫轮。

    &ldqo;积格叔叔过奖了。&rdqo;凫轮谦和的笑了一下。

    &ldqo;唉。&rdqo;积格叹了口气,&ldqo;赝品就是赝品,席瑟很强是没错,可这个布罗&hllp;&hllp;为了一个背叛神界的女人如此沉沦,神皇正统的确是需要磨练的传承。&rdqo;

    &ldqo;积格城主一直都对布罗很失望。&rdqo;凫轮在菲拉诺耳边悄悄的道。

    &ldqo;应该的。&rdqo;菲拉诺淡淡的道,&ldqo;在温暖的阳光下,还能指望花朵像树根一样坚强么?&rdqo;

    &ldqo;您怎么会是树根,蒂蚀陛下的灵魂在您的血脉中,神皇无与伦比的尊崇即将重现希思黎!&rdqo;积格听见了二人的对话,插嘴道。

    &ldqo;哦不,积格叔叔。&rdqo;菲拉诺已经改口了,而积格听见菲拉诺如此称呼他脸上也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ldqo;我说的树根不是我。&rdqo;菲拉诺轻声道,&ldqo;是另外一个男人,虽然他在整个计划中只是牵引战火爆发的棋子,但我不得不说,他是我见过最坚强的人。&rdqo;

    &ldqo;殿下是说?&rdqo;积格目光闪烁着。

    &ldqo;嗯,修罗&hllp;&hllp;带着不屈的命运,将会把地狱的怒火洒向神界。&rdqo;菲拉诺道。

    &ldqo;七夜?&rdqo;积格一惊,想起了三千多年前在落尘星河边通过神韵罗牌看到的冥界那一头发生的情景。

    &ldqo;他不是陨落了吗?死在冥界传说中那个被禁止的战法下。&rdqo;积格问道。

    &ldqo;是这样的,积格叔叔&hllp;&hllp;&rdqo;凫轮将整件事告诉了积格。

    &ldqo;我的天。&rdqo;积格听凫轮讲完,神色不定,&ldqo;居然这样也能传承下来,除了诸神手谕以外,那个叫奥菲拉尔的物质位面还有多少让我惊奇的事情。&rdqo;

    &ldqo;没有了。&rdqo;菲拉诺站起身,&ldqo;失去了神界和冥界的战火洗礼,那个物质位面也被褪去了神奇的光环。&rdqo;

    &ldqo;殿下的意思是?&rdqo;积格面上又是一惊。

    &ldqo;神界与冥界再一次的战争,地点将是神界&hllp;&hllp;&rdqo;菲拉诺沉声道。

    &ldqo;我明白了。&rdqo;积格长出一口气,叹服道:&ldqo;不愧是蒂蚀的后人,菲拉诺殿下,您远远超过您的父亲,您的心里只有神界,不会做出让我们这些追随者失望的事情。&rdqo;

    &ldqo;只是往事了,积格叔叔&hllp;&hllp;&rdqo;菲拉诺眼神变得锐利,&ldqo;那个女人和我父亲的故事已经逝去了太久,没有必要再去追溯。&rdqo;

    &ldqo;嗯,好的,殿下。&rdqo;积格点点头。

    &ldqo;快要崩溃了。&rdqo;菲拉诺嘴角露出一丝笑意,&ldqo;布罗啊,你真单纯,为什么要听我的?愚蠢可爱的家伙,成全?哼!那只是我为你提供的一颗毒药罢了,一颗可以让你失去一切的慢性毒药!&rdqo;

    凫轮和积格目光炯炯的看着菲拉诺,看着这个他们效忠的神皇正统血脉的继承者。

    &ldqo;当布罗的心被这颗毒药腐蚀掉的时候,那个男人的战刀已经砍向了希思黎,强大的神界啊,野心勃勃的席瑟,你太小看冥界了,你真的以为达密释那样不堪么?&rdqo;菲拉诺冷冷的笑着,脸上那种慵懒的让人舒服的表情无影无踪。

    &ldqo;他只是被宿命的阴霾磨掉了希望。可是&hllp;&hllp;&rdqo;他的眼睛望向了大殿之外,&ldqo;那个男人的出现,会让他改变的,到时候,跨过落尘星河的冥军将让你吃惊到极点,然后&hllp;&hllp;&rdqo;

    &ldqo;我就会切断你所有的后路,重回神皇宝座,延续&lsqo;秩序法则&rsqo;的意志,面对我应该面对的一切!&rdqo;

    &ldqo;誓死效忠殿下!&rdqo;积格和凫轮神情异常激动,菲拉诺的智慧让他们佩服。尤其是积格,在他看来,席瑟虽然厉害,可过于霸道的野心让他有时候会失去判断力,以前还好,可自从他成为神皇之后,暴戾冷漠日盛,更加不可一世,而席瑟的继承者布罗则更让他皱眉。只有这个菲拉诺,无论是性格还是智慧,都是成为神皇的最佳人选,何况,菲拉诺还是蒂蚀的后人,神皇血脉的正统!

    &ldqo;回来了&hllp;&hllp;&rdqo;积格心潮澎湃,&ldqo;宿命的神皇回来了,四座卫城从远古就守卫的东西回来了,那站在顶点的宿命啊,让人不得不为你臣服,因为&hllp;&hllp;&rdqo;

    他炽热的目光落在菲拉诺脸上‐‐

    &ldqo;你一定会成为那个懂得秩序法则真谛的人!&rdqo;

    那便是,我们四卫城存在的意义啊&hllp;&hllp;一直,都没有改变过。

    &hllp;&hllp;

    黄泉路。彼岸花。

    黑石的路面,丝丝绕绕的细腻花瓣,没有叶的衬托,卷曲在花蕊中,一直蔓延到了一条河前。

    &ldqo;到头了?&rdqo;撒加指间转动着一朵殷红的彼岸花,曼珠沙华。

    &ldqo;嗯。&rdqo;罗秀脸上始终挂着那种空灵的微笑。

    &ldqo;这条河&hllp;&hllp;&rdqo;撒加面上有些惊奇,手指间一股力量将那朵彼岸花融化,细细的残缺的花瓣掉在河岸上,被一阵阴冷的风吹散。

    &ldqo;没有名字。&rdqo;罗秀知道撒加要问什么,&ldqo;而河面上那条悬浮的山岭叫做&lsqo;忘川&rsqo;。&rdqo;

    撒加看着漂浮的那座奇特的山岭,只有一百多米宽,长长的,横亘在这条河上,河水在它的下面哗哗流着。

    罗秀脚下出现了他的莲花台,他盘坐在上面,微笑着对撒加说道:&ldqo;我在这里等你。过了&lsqo;忘川&rsqo;,就是六道之狱了,我只是将肉身护在莲花台里,并不是灵魂,所以承受不了那里的气息。&rdqo;

    &ldqo;呵,罗秀,连你也承受不了吗,在我看来,你的灵魂实体比那些灵魂更像灵魂。&rdqo;撒加望着他。

    罗秀没有回话,微微一笑,闭起了眼睛。

    &ldqo;忘川&hllp;&hllp;&rdqo;撒加双脚轻轻一点,跃上了河面上的黝黑山岭。&ldqo;为了遗忘,才存在的?&rdqo;他看着脚下若有似无的岩面,&ldqo;还是说,你只是为了迎接像我这种口是心非的人?&rdqo;

    脚步开始移动,撒加慢慢的走在忘川之上,河水奔涌在忘川之下,浑浊得就像搞不明白的人心。

    过了很久,撒加走过了忘川,其实忘川并不长,只是他走的很慢。

    不是他不想走快,而是现在成为灵魂的他在抗争!

    那座奇怪的山岭就像一个勾魂的法师,不断散发着让他昏沉的气息,就像黑暗魔法的腐蚀力一样,一点点的吞噬着他的回忆。

    好多回忆。飞扬如瀑,散落如花,淅沥沥的,落雨纷乱。

    往事历历在心田,扯动,强忍已久的思念&hllp;&hllp;

    没有人愿意忘记,只是不愿意继续沉陷,于是他们骗了自己‐‐不记得了。

    真的不记得了?真的不在乎了?

    还是说,忘记本身就是种祭奠!

    啪。

    撒加跃下了忘川。

    &ldqo;有意思的地方&hllp;&hllp;&rdqo;他回头望了一眼空中那条黝黑长长的山岭,以及河的对岸那血红如烟的彼岸花。

    &ldqo;折磨着心灵,彼岸花唤起了回忆,而忘川又让你遗忘。矛盾,却又如此契合得不可分离&hllp;&hllp;&rdqo;

    撒加转过头,凝视着前方‐‐

    多么可怕的地方!

    他不禁吸了口气。

    满地的饿殍,散落如沙的枯骨,还有一只一只的从腐烂的地面伸出来皮包骨的手!

    &ldqo;这就是&hllp;&hllp;&rdqo;

    突然一只手从地面抓住了撒加的脚,赤裸的上身一道血焰闪过,传递到破烂的腿甲上,将那只骨瘦如柴的手震得粉碎。

    &ldqo;六道之狱第一狱‐‐饿鬼坟地。&rdqo;

    啪,又是一只手伸了出来,抓住了撒加的战靴。

    血焰在靴上燃起&hllp;&hllp;

    &ldqo;什么!&rdqo;撒加双目一张,&ldqo;居然没有碎掉!&rdqo;

    一阵剧痛从脚踝处传出,即使撒加现在已经是灵魂体,但那种疼痛却清晰的传遍了他能感觉到的每一个角落!

    呼!

    靴上的血焰更加殷红。

    手碎掉了。

    呼,呼,呼&hllp;&hllp;撒加呼吸变得沉重起来。刚走了没两步,一只手再次从地面冒出,紧紧抓住了他的脚踝!

    &ldqo;没完没了了吗?&rdqo;撒加上身燃起了血焰,那些伤痕在殷红的光芒下异常醒目。

    碎骨和带着恶臭的皮屑激射而出,落在腐烂不堪的泥土上,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不见。

    &ldqo;这些手的力量越来越强了&hllp;&hllp;&rdqo;撒加没有再移动,伫立原地,前方,是看不到尽头的饿鬼坟地,那残破荒芜到极点的阴森和弥漫在空中的尸气,让他难以忍受。

    &ldqo;如果我的肉体还在,仅靠身体的力量,应该就可以走过去了。&rdqo;撒加想到,&ldqo;仅仅只是第三只手,就让我的力量快耗尽了。&rdqo;

    身为灵魂体的他此时看上去更加虚化,那是只靠灵魂的力量爆发血焰带来的结果。

    恢复了很久,撒加终于又迈出了一步。

    不出所料。

    枯瘦可怖的手再次穿破腐烂的土壤,抓住了他。

    &ldqo;这些饿鬼&hllp;&hllp;那么不想让我走过埋葬你们的地方么?&rdqo;撒加狠狠的道,&ldqo;别把你们的不甘发泄到我身上!&rdqo;

    唰的一下,血焰骤然覆盖了他的全身,抓住他脚的那只手瞬间炸的粉碎!

    &ldqo;第四只&hllp;&hllp;&rdqo;撒加没有了一点力量,软绵绵的站着。这一次,他用了全力&hllp;&hllp;

    还有多少只?

    他望着被污浊尸气遮蔽的前方。

    一步一步,要走过饿鬼坟地,到底要多少步?他灵魂的力量还要爆发多少次?而且,还必须一次比一次更强!

    &ldqo;六道之狱&hllp;&hllp;&rdqo;他笑了,&ldqo;原来真的是禁地,会死人的禁地。&rdqo;

    没错。仅仅是第一狱的饿鬼坟地,仅仅是迈出了四步,撒加就虚脱了两次!这样下去,可能真的会像罗秀说的那样‐‐

    百死无生!

    何止百死&hllp;&hllp;撒加一动不动的站着,用了更久的时间恢复后,再次踏出了一步。

    没有退缩。反正也不能回去,回去就是黄泉路,&ldqo;奈何&rdqo;是入口,不是出口。因为黄泉路上,没有出口!

    必须朝前,穿过六道之狱,达到那最后的‐‐

    縻蠃天涯!

    六道之狱的核心!

    那里&hllp;&hllp;到底有着什么?

    撒加又震碎了一只手,整个人掉入了一种失去知觉的状态。

    &hllp;&hllp;

    忘川。河的对岸。

    金色的柔光幻化为朵朵莲花,生机勃勃。

    盘坐在莲花台上的罗秀睁开双眼,手指拈动着围绕着他的那些美妙的莲花。

    &ldqo;十年了。&rdqo;

    他看着悬浮在浑浊河水上的忘川。

    &ldqo;撒加啊,洞悉只在一瞬间,而只剩灵魂的你,要得到那个男人的本源,必须通过他的考验。呵&hllp;&hllp;&rdqo;他笑了一下,&ldqo;最强的修罗又怎会在乎他后人的生死,传说中的那个男人啊,是可以用他的强大泯灭一切的,也许,那样的人心里,只剩下了追逐&hllp;&hllp;可是,追逐的结果又是什么,留下了本源,在这无数年都不会有人踏入的禁地?&rdqo;

    罗秀摇首轻叹,缓缓闭上了眼睛。

    &hllp;&hllp;

    白色的碎骨,向四周激射,从腐臭的土壤上划过后,又射向了天空‐‐

    轰!

    漂浮的尸气四散而开。

    一点一点的污浊的气体从撒加身体周围落下,没有一点沾染上他的皮肤,垂在脸侧的黑发轻轻晃动着,摩擦着他的肩膀和后背。

    &ldqo;到了&hllp;&hllp;&rdqo;

    撒加推了一下脖子,咔的一声。而此时他的眼前,则矗立着一座斑驳破损的石碑。

    石碑上刻着字迹,那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文字,不是奥菲拉尔大陆的,不是神界的,更不是冥界的。

    可撒加却认得,靠着来自他灵魂中潜藏的认知,靠着他血脉里传承下来的模糊意识。

    &ldqo;六狱诀,饿鬼言,埋无身,葬无欲,不得终,不清心,盲目者,妄称强,坠此道&hllp;&hllp;&rdqo;

    撒加念着石碑上的字迹,完全搞不明白,终于,并不长的一段话结束了,接下来的一段话他就明白了。

    讲的是饿鬼坟地里那些手的来历&hllp;&hllp;

    撒加惊讶了,原来,那些手,都是曾经死在那个男人手里的强者!

    这该有多少?撒加一步一步的走过饿鬼坟地,来到了这第一狱的出口,用了整整十年的时间,就算一天只能走一步,也够多的了&hllp;&hllp;

    &ldqo;真正的征服,不是杀戮,是折磨,所以,他们,这些不可一世的家伙,才在黑暗的腐朽中流连,承受饥渴不堪的痛苦。&rdqo;

    &ldqo;因为他们不懂得最强的人只有一个,所以我征服了他们。&rdqo;

    看到这最后两段话,撒加突然有一种浑身发冷的感觉,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感受,他曾经以为自己对待敌人那种必须彻底消灭的态度已经够残忍了,没想到那个被达密释称为&ldqo;最强传说&rdqo;的男人居然把无止尽折磨对手当成了真正的征服!

    这就是那家伙的心态么?最强的人只有一个?其它的人只配成为他胜利的标志,不得不在他的强大下接受那万劫不复的折磨,简直霸道冷酷到了极点!

    撒加被深深震撼了,手指不由触摸到了石碑&hllp;&hllp;

    突然,石碑猛地爆发出强光,撒加双眼一痛!那强光居然将撒加的眼睛刺出了血!

    然后,一股强烈的能量通过手指进入了他的灵魂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