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三百七十二章 阁主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ldqo;啊!&rdqo;撒加痛苦的吼声让他虚幻的灵魂体也扭曲起来。

    轰!惊天巨响!

    整个饿鬼坟地剧烈晃动起来!

    腐烂的带着尸屑的泥土一粒一粒的分开,然后升起。

    无数形态模糊的灵魂体,从地下冒出,发出尖利的悲鸣,朝着撒加汹涌而来。

    一个,又一个&hllp;&hllp;

    那些徘徊在这第一狱的逝去强者灵魂体源源不断的和撒加的灵魂体相融合。

    融合的速度很快,就像在眨眼一样。

    终于,最后一个满脸狰狞的灵魂体进入了撒加的灵魂体,那不甘的表情和眉间残留的倨傲,代表着他死在那个男人手里之前的强大。

    呼!

    饿鬼坟地上空的积尸气散去了,土地的气味也变得清新起来,原本那种腐臭和枯朽消失不见。

    几缕灰蒙蒙的光从黑色带着血红列光的天空中刺出,落在了撒加身上。

    他动也不动,任凭那灰蒙蒙的光点在他的身上跳跃,带起了皮肤上那些伤痕的光泽,如同在倾吐往事。

    活下来了。

    撒加的灵魂体没有被这种强烈的冲击击散。

    而且,他的灵魂体,变得好强!

    从十年一步步和那些强者化为的饿鬼之手对抗,到现在彻底吸收强者们的灵魂,撒加的灵魂体,已经强韧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甚至单单是灵魂实体,就已经接近了他原来的肉体强度!

    &ldqo;那个男人创造的第一狱,埋葬着如此多的强者灵魂。这些人曾经都不可一世,可是最终都被他变成了饿鬼,不得不接受痛苦万分的折磨。他说,最强的人只有一个,难道他的意思是,每一个踏上强者之路上的人,首先要学会的,就是认清自己吗。&rdqo;

    好偏激的做法&hllp;&hllp;

    撒加回头看了一眼变成一片平地的饿鬼坟地,朝前面开启的通道走去。

    &hllp;&hllp;

    柔嫩的绿草,美丽的花朵,湛蓝的天空中流云如诗。清澈的泉水流淌过草地,可爱的鱼儿跃出水面,摆了摆尾巴,带着晶莹的水花又回到水中。

    可是,这自然怡人的景色之中,却有一个灵柩!

    透明的水晶灵柩!水蓝色的光晕在它的表面流转,精致的花纹隐隐浮现,带来一种妖异的美。

    一个俊美到极点的男子神色落寞的坐在水晶灵柩前,斑斓的野花在他的身下变得弯曲。金色的迷人头发软软的垂在耳际,那如湖水宁静湛蓝的眼眸,旁若无物的凝视着水晶灵柩里躺着的白衣女子。

    十年&hllp;&hllp;

    布罗就这样坐在这里看着依琳十年了。

    连生死都可以两茫茫的十年哟,多少人会遗忘,多少誓言又会随风吹散&hllp;&hllp;

    可他是神。

    所以,十年,只是他心里一道伤口流动的光华而已。

    &ldqo;依琳&hllp;&hllp;&rdqo;

    布罗呆呆的呢喃。

    良久,他的手中多出了一根精美的金色长笛,轻轻吹奏着哀伤的曲调。仿佛尘世中纪念挚爱的音符在忧郁的舞蹈。

    这最后的一支离别之舞啊,就让我用悲伤至极的心灵,为你演奏吧。

    布罗放下了长笛,走近了水晶灵柩,轻轻吻在灵柩上,久久不肯离开。

    &ldqo;就让我在这里陪着你吧,我这个你不爱的罪人。我一定会让你的灵魂苏醒的,不管用什么方法,因为这是,我犯下的不可弥补的错。对不起,依琳&hllp;&hllp;我是那样无法自拔的爱着你。&rdqo;

    &hllp;&hllp;

    云雾缭绕。宛如悠悠仙境。高高的山峰清脆动人,一条接天的长河飞流而下,从山峰之上的天空直落,激荡的不是水雾,而是那带着芬芳的自然的气息。

    哗!

    一个穿着布袍的男子从长河中飞射而出,潇洒自如的身形在空中一个折返,落在了山巅,墨绿色的长发湿漉漉的,一脸舒坦。

    男子看上去很年轻,最多不过二十五六岁,光滑的皮肤有点泛黄,细细的长眉弯弯的,就像他总是弯起的嘴角。

    多么英俊洒脱的一个男人,看上去如风一般飘逸。

    &ldqo;逸风大人。&rdqo;一个卷发的中年男子从背后走了过来。

    &ldqo;干什么,修尔达因,我不是说过嘛,在我休闲的时候,任何事情对我来说都是废话。&rdqo;逸风转过身。

    修尔达因?

    难道是在奥菲拉尔大陆圣城里当过圣裁所所长,后来救了依琳,却在和撒加的战斗中被罗秀送回神界的那个修尔达因?

    他是逸风的人!?

    没错,真是他。云雾中修尔达因的脸渐渐清晰,还是那样,一个略带着点沧桑感的俊朗中年男人。

    &ldqo;有急事,大人。&rdqo;虽然面对逸风的责怪,可修尔达因脸上却没有惧色,可见逸风平时对待属下都是非常温和的。

    &ldqo;什么事嘛,我就不相信,还有比即将到来的玩意更有吸引力。&rdqo;逸风懒洋洋的道。

    &ldqo;是公主殿下&hllp;&hllp;&rdqo;修尔达因脸上掠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ldqo;哦?&rdqo;逸风脸上那种洒脱的笑容消失了。

    &ldqo;她的灵魂气息,好像消失了。&rdqo;修尔达因递给逸风一块光芒黯淡的晶石。那是灵魂感应石,神界极其稀有的魔晶石,只要将需要感知灵魂存在的人身上的某样东西存入其中,就可以感觉到那个人灵魂的所在。

    逸风接过灵魂感应石,手掌一伸,一根细细的银色发丝从感应石中跳出,崩断。

    &ldqo;果真。&rdqo;逸风嘴角轻轻一抽,望着修尔达因,&ldqo;我该怎么说你呢?臧风阁最优秀的男人。拥有冥王顶峰的实力,却被一个莫名其妙的家伙送回了神界,就算你是执行我的命令不准在那个物质位面展现实力,可那种关头,你还管个屁的命令呀。可好了,席瑟已经注意到这儿了,再开启通道送人过去难如登天。&rdqo;

    &ldqo;不是的,阁主。&rdqo;修尔达因一急连称呼都变了,&ldqo;那个人太强了,我已经尽了全力。&rdqo;

    &ldqo;哎呀,不准这么叫,你不知道臧风阁是秘密的吗?&rdqo;逸风撇撇嘴。

    &ldqo;是您先说的&hllp;&hllp;大,大人。&rdqo;修尔达因有些无语了。

    &ldqo;别狡辩,就是你,我让你去奥菲拉尔保护公主殿下,你都做了什么?不仅自己暗恋她,而且还失责,简直愧对蒂蚀陛下,简直愧对我们臧风阁身为神皇隐秘侍卫组织的光荣,我要罚你,今天我一定要罚你!&rdqo;逸风指着修尔达因,脸上严肃至极。

    &ldqo;属下&hllp;&hllp;属下领罚。&rdqo;修尔达因满脸通红,逸风这家伙居然一口就说出了他心中的秘密&hllp;&hllp;

    &ldqo;去泡个澡&hllp;&hllp;放松一下,你太紧张了,哈哈!&rdqo;逸风的表情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用大拇指指着后面从天而降的长河。

    &ldqo;&hllp;&hllp;&rdqo;修尔达因愣了,他的这位大人实力超绝,就是太喜欢玩了,经常弄些无厘头的事情把他们唬的一愣一愣的。

    &ldqo;有意思了。&rdqo;逸风笑看着修尔达因,&ldqo;你下去吧,这件事我来处理。&rdqo;

    &ldqo;是,阁&hllp;&hllp;大人。&rdqo;修尔达因稳定了下情绪,身形一晃,消失在了迷蒙幻美的山巅。

    &ldqo;那些猪!&rdqo;逸风吸了口气,&ldqo;就这么不懂变通吗,不知道他们在坚持什么。这些脑筋僵硬的家伙,根本不懂蒂蚀陛下的心思。&rdqo;

    望着那条接天长河,逸风陷入了回忆&hllp;&hllp;

    边境荒原。

    无垠的荒凉在蔓延,这里是神界人烟罕至的地方,无数低级的神兽和野蛮的劣质种族聚居在这里,争斗厮杀,仅仅为了那少的可怜的一点点正极能量。

    &ldqo;唔!&rdqo;

    一声稚嫩的童音后,一个银发小女孩昏倒在了地上。

    嘶嘶嘶嘶&hllp;&hllp;

    几只巨大的蜥蜴般的怪兽缓缓移了过来,猩红的信子在尖牙中吞吐着。

    它们是边境荒原里最低级的神兽沙巨蜥,长期得不到正极能量的滋养,身体里早已枯竭,被迫需要补充能量,而这个昏倒在地的女孩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正宗的神界气息让它们兴奋不已。

    滴,浓浓的腥臭的唾液落在了女孩身旁干燥的沙土上&hllp;&hllp;

    突然。

    几道凌厉的剑气将它们轰了个粉碎。

    沙土被强劲的气流带起,却没有一粒落在那个女孩身上。

    &ldqo;门托啊,你这个蠢货。&rdqo;逸风抱起了女孩,&ldqo;将陛下心里最在乎的人放在这种地方,你的脑子就不知道转弯吗,难怪被席瑟杀了。&rdqo;

    &ldqo;讲原则不是没错,可坚持错误的原则,就是愚蠢了。你们这些猪,这个女孩的母亲,那个被你们唾弃的女人,救了神界啊,如果不是她,修罗冥帝的铁蹄已经踏碎了神界。&rdqo;逸风身形一晃,消失在了天际&hllp;&hllp;

    短暂的瞬移之后,逸风抱着小依琳出现在了一处宁静幽雅的平原,风景很好。

    逸风走进了平原里一栋别致的木屋,将依琳小小的身体平放在木床上,坐在了床边。

    &ldqo;奶奶的。&rdqo;逸风目光里流出一丝恨意,&ldqo;不准我们臧风阁参与,反而让门托去送死,难道陛下不知道,只有我逸风,才可以和席瑟一战吗?&rdqo;

    &ldqo;虽然我知道陛下你是要我保护她&hllp;&hllp;这个陛下你心里最在乎的人。&rdqo;逸风眼神恢复了平和,温柔的望着床上紧皱小眉头的依琳。

    &ldqo;您受苦了,公主殿下,怪我找你了太久。哦不,不能怪我,怪门托那脑子进水的家伙,把您一个人丢在这儿,是个守诺的人,不过就是太蠢了。&rdqo;

    逸风站了起来,整个人在光影中化为了一个穿着法袍的老法师,还拿着一根水汪汪的魔法杖&hllp;&hllp;

    &ldqo;陛下交代,让公主殿下您成长为一个坚强的人,所以啊,我不能一直扶着你走路,只有把自己变得又老又丑,来当你的魔法老师了,哈,半吊子的魔法老师!&rdqo;

    &hllp;&hllp;

    原来是逸风,在边境荒原尽头那个风景淡宜的地方教导依琳水系魔法的。

    不然,她一个小女孩,就算意志再坚强,性格再狠辣,也难以在那样野蛮残酷的地方生存下去。

    &ldqo;门托弗洛老师&hllp;&hllp;&rdqo;就是一直存在于依琳心中的那个感激的长者。

    而这个门托弗洛正是逸风幻化的,那名字用神界古文字来解释,意思是:门托是傻瓜。

    后来,当依琳渐渐长大,有了一定自保能力的时候,逸风,哦不,门托弗洛老师便悄悄离去了。

    然后,他一直在暗中保护着依琳。

    其实神皇席瑟不是没有派人杀过依琳,只是逸风暗地里通通将那些人解决了。

    因为逸风的真实身份,是神皇蒂蚀隐秘侍卫组织&ldqo;臧风阁&rdqo;的老大,他才是一直潜伏在新神域蒂蚀最信任的人,而不是舍命救出依琳和菲拉诺的门托,更不是那四座卫城的城主。

    修尔达因也是逸风派到奥菲拉尔大陆的,不过后来被罗秀传回了新神域。本来逸风还想再派人的,可席瑟的人已经注意到了新神域,尤其是神禁军里的那些强者,更是没有放松一刻对新神域的监视。

    还好,修尔达因对依琳用了灵魂感应石,逸风一直知道依琳的踪迹,才放下心来。

    而此时,逸风手中的感应石里的讯息消失了,那就意味着,依琳的灵魂消失了。

    伫立在山巅的逸风面上失去了那种来去自如的俊逸,变得异常凝重。

    灵魂消失了?布罗那傻小子在干什么!有他的保护,依琳应该很安全才对&hllp;&hllp;逸风有点弄不懂了。

    &ldqo;难办了。&rdqo;逸风叹了口气,&ldqo;就算我可以两百年就修成主神,也不能让消失的灵魂复活。哎,这种事情冥界的人才有办法,我想想&hllp;&hllp;&rdqo;

    两百年?主神?

    这逸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家伙?

    我的天,号称冥界第一天才的阿萨不过两百年成的冥王,也就是神界的大神,而这个看上去还有那么一点不正经的男人,却用了两百年成为主神!相当于冥帝级别的强者!

    &ldqo;夜叉&hllp;&hllp;&rdqo;逸风摇摇头,&ldqo;不行,那些恶鬼只能毁灭灵魂,也没有冥帝级的,而且就算是冥帝级,那什么鬼术阵法的奥义也只能保住灵魂&hllp;&hllp;&rdqo;

    逸风苦苦思索着,蒂蚀是他的老师,也是他最尊敬的人,他绝不允许自己无法完成老师心里最在意的事情。

    突然,他眼前一亮!

    &ldqo;岑森!&rdqo;

    蓦地,他目光又黯淡下去,&ldqo;可惜挂了。&rdqo;的确,如果那位被誉为&ldqo;灵魂魔师&rdqo;的亡灵大帝还在的话,应该可以让依琳的灵魂重新聚合,可是在神冥大战中,他却因为阿布罗狄兄弟的背叛而陨落。

    &ldqo;在想什么呢?我的逸风哥哥。&rdqo;

    身后传来一个妩媚销魂的声音。

    &ldqo;哦,亲爱的璧幽妹妹。&rdqo;逸风转过身,笑容满面,&ldqo;怎么有闲心跑到我洗澡的地方来了?我又不是你喜欢的类型。&rdqo;

    &ldqo;像风一样洒脱的男子,还是很迷人的。&rdqo;璧幽凤眼含笑,长长的睫毛轻轻一抬。

    &ldqo;那我们一起洗。&rdqo;逸风躬身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璧幽娇笑不已。

    &ldqo;看到你笑,我觉得自己无法控制了,走,洗澡,我保证只看不摸。&rdqo;逸风做出傻乎乎的表情。

    &ldqo;那不是更难受?瞧你那副傻样,谁不知道,我们的逸风大人是神界最受欢迎的男子,有多少女人在梦中想着和你亲近。&rdqo;璧幽白了他一眼。

    &ldqo;可我只想看到你笑。傻也没关系了。&rdqo;逸风眼中尽是笑意。

    &ldqo;好啦!每次人家一来,你就逗人家。&rdqo;璧幽玉手轻轻撩起耳畔的发丝,那乌黑的色泽很是诱人。

    &ldqo;好啊!那你也不要每次一来人家这里,就对人家用媚法嘛!&rdqo;逸风这家伙,居然学起璧幽的声调了,&ldqo;谁不知道你们幽舞谷的女人最喜欢玩这个嘛,叫你一起洗澡也不肯!&rdqo;

    媚法?幽舞谷?

    难道这璧幽是&hllp;&hllp;

    深渊的幽魂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