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三百七十六章 阿修罗(一)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ldqo;唔&hllp;&hllp;&rdqo;

    当奥兰多醒来时,他发现自己躺在一片漆黑的荒原上。他的身旁,还有没醒来的捷克和塔奇纳迪。

    &ldqo;这里是&hllp;&hllp;&rdqo;

    他挣扎着爬了起来,浑身无力。

    &ldqo;我们的黄泉路尽头,就是这样的吗?&rdqo;他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漆黑,荒芜,凄凉。

    &ldqo;为什么不是六道之狱&hllp;&hllp;&rdqo;捷克也站了起来。

    &ldqo;是幽魂所。&rdqo;塔奇纳迪趴在地上,抬起头,&ldqo;我们没有资格进入那里&hllp;&hllp;变成了游荡的孤魂,在这荒凉的黑土上,无法找到回去的路。&rdqo;

    &ldqo;和柏洛斯梅尔沙一样了吗&hllp;&hllp;&rdqo;奥兰多轻轻出了口气,&ldqo;冲动和不自量力,结果原来是一样的。&rdqo;

    捷克和塔奇纳迪没有说话,只是呆呆的望着那些和他们一样、零零落落在幽魂所里飘荡的灵魂。

    义无反顾踏上黄泉路,为了抛下心中的挂念,可是成了游游荡荡的孤魂‐‐这残忍的挂念哟,纠葛万千,却最终变成凶器&hllp;&hllp;

    放逐灵魂杀死自己的凶器。

    当挂念让人认不清自己时,它就是一种凶器。

    &hllp;&hllp;

    &ldqo;呵。&rdqo;

    忘川之下,金色莲花绽放,盘坐在莲心的罗秀睁开眼睛,清癯空灵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

    &ldqo;又被你猜中了,撒加。&rdqo;他微微点头,&ldqo;只有那个家伙没有踏上黄泉路,那么,依照我们的约定,我就要带他去那里了&hllp;&hllp;&rdqo;

    罗秀周身金光弥漫,凝成美丽的光点,让他的身形慢慢淡去。

    &ldqo;霸道的男人哟,那种秘法也不行么,其实我脱离了肉身的灵魂也差不多嘛。&rdqo;罗秀望了一眼河对岸的第一狱,&ldqo;连我都无法忍受这样的能量,那三个人又怎么能抗拒,只能成为孤魂野鬼,被放逐到幽魂所。撒加,你说的对,无法审视自己的人,不得到教训永远学不会珍惜,也就承受不了那可怕的秘仪&hllp;&hllp;&rdqo;

    &ldqo;那你又为什么做出这种选择,甘愿放弃你辛苦修炼而来的身体,难道你看清了自己,认为自己一定可以通过六道之狱?&rdqo;金色光点跳跃的幅度加大了,罗秀闭上了眼睛,在莲花的虚影中消失在了河岸。

    &ldqo;自信而坚决的男人啊,你可千万别魂飞魄散了!&rdqo;

    &hllp;&hllp;

    一条路。

    一条布满血红荆棘的路,笔直的延伸向远方。

    撒加一动不动的趴在这条路的起点,黑发散落在伤疤纵横的背上。

    第四狱陷落后,撒加就掉在了这里。

    一会儿,他的手指动了几下,整个人恢复了知觉,他现在已经不再是灵魂体了,被赤血岩浆重铸了肉身。

    修罗体‐‐真正冥界最强的身体!

    &ldqo;修罗荆棘路,第五狱。&rdqo;撒加从地面一跃而起,活动了一下这具新生的身体,感觉是不一样,充满了爆发的力度,比灵魂体舒服多了。

    &ldqo;修罗体啊&hllp;&hllp;&rdqo;他看着自己握紧的拳头,&ldqo;就是为了走过这条路而准备的么?有意思。&rdqo;

    啪!

    地面弹起了几片碎石,撒加猛地朝前掠去!

    好快的速度,好强的爆发力!

    即使是在这只能步行的六道之狱,这速度也相当惊人了。

    突然。

    撒加耳畔的风声变了。

    变得凌厉起来,那感觉就像是&hllp;&hllp;

    锋利的刃口!?

    锵!

    血刀横在左侧,挡住了那柄黝黑狰狞的巨剑!

    &ldqo;这么容易就想走过修罗的路?&rdqo;一个男子的声音出现在耳边,接着那巨剑灵活的一收,又朝撒加的肋下攻来。

    角度十分刁钻,那瞬间就变的战法,甚至比恶鬼夜叉还要诡异!

    哪里是巨剑,简直就是短剑!

    见红了。撒加肋下出现了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

    &ldqo;哦?&rdqo;男子的声音似乎有点惊讶了,只见一道红光以一种极其干净利落的状态朝着他的喉前袭来。

    不得已,他只能收回接下来的那一剑,退开了。

    看到男子退开,撒加右脚点地,向后一退,落在十米开外的地方。

    没有说话,撒加冷冷的看着对面那个一身黑甲的男子,黑色的头发短短的,五官刚毅,强壮的身体足足比撒加高了一个头不止。

    &ldqo;这就是你看着前辈的眼光吗?&rdqo;男子眉间皱起,可嘴角的弧度却像在笑。

    &ldqo;一来就使用杀招,这就是你对待后辈的态度吗?&rdqo;撒加血刀一挥,刀尖点地,狭长的刀身上光芒乍现。

    &ldqo;你不是没死嘛。&rdqo;男子眉间松开了,&ldqo;不顾性命的反击,完全不防守,却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我很满意。&rdqo;

    他满意?他是谁啊他?撒加目光落在了男子根根挺立的短发上。那种与众不同的如夜般漆黑的颜色,却和自己如出一辙&hllp;&hllp;

    &ldqo;朝前走吧。&rdqo;男子黑黑的战甲发出了金属的碰撞声,让开了路。

    &ldqo;这么轻松?&rdqo;撒加有点不可理解了。

    &ldqo;能在一百万年前的阿修罗王叶斐的偷袭下活着,我就认为你有资格过去了。&rdqo;男子朝他笑道。

    一百万年前的阿修罗王?叶斐?

    撒加虽然知道这个男子一定是阿修罗,可却没有猜到竟然是自己百万年前的前辈!

    安静了几秒钟,撒加望了叶斐一眼,朝前走去,他没有再高速的掠进,一步一步踏踏实实的走在路面上&hllp;&hllp;

    撒加从叶斐身边走过,叶斐望着撒加肋下正在结痂的伤口,再次露出一丝微笑。&ldqo;教训接受得很快嘛。&rdqo;他笑道。

    撒加没有回话,继续朝前走去。

    &ldqo;加油,小子,我看好你。&rdqo;叶斐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ldqo;不过呢我得提醒你,前面还有三个家伙在等你,他们都是阿修罗王从远古就开始不断战斗的历史中,最强的家伙!&rdqo;

    撒加站住了。&ldqo;最强?那你呢?&rdqo;

    &ldqo;我?&rdqo;叶斐微微愣了一下,&ldqo;我也算吧,至少技巧上比他们强多了。&rdqo;

    &ldqo;最强的只有一个。&rdqo;撒加说完这句话后,朝前走去,每一步都走得很坚实,不一会儿便消失在了叶斐的视线中。

    &ldqo;有趣的后辈啊&hllp;&hllp;&rdqo;叶斐望着路面上杂乱茂密的红色荆棘,轻声说道,&ldqo;从我的灵魂留在这里开始,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家伙,我想,前面那三位也一定会给这小子方便吧,不然以他现在的程度,还不够你们一招的&hllp;&hllp;&rdqo;嚓的一声,巨剑插在路上,叶斐坐了下来,用手拨弄着身旁的一棵红色荆棘,&ldqo;呃,不对,好像上一次来这里的家伙也很特别,不过好像没有走到最后,也不知道为什么&hllp;&hllp;是过不了那最恐怖的第六狱吗?&rdqo;叶斐眼神渐渐变得有点朦胧,&ldqo;太久了太久了,记不得了,孤独的守在这里,将灵魂献给修罗那无数年的等待和选择,这种伟大也未免太寂寞了&hllp;&hllp;&rdqo;

    轻叹一声,叶斐高大的身影渐渐隐去在这条修罗荆棘路上。

    &hllp;&hllp;

    鬼谷最深处,六道之狱的入口&ldqo;奈何&rdqo;外,一个黑发倒竖的男子安静的坐在岩石上,面色阴沉,像是周围的黑暗与他融为了一体。

    从那瘦瘦的身体和发黄的脸色来看,这个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的男子正是吉塔。

    他已经在这里等了二十多年,只为看到他生命存在的目的‐‐撒加,那个把他从一只垃圾一样的小土狼一路带到这里的男人。

    他没有进入六道之狱,因为他受撒加的影响最深,他明白,连主人那样的人要进入那里都必须做出生死般的选择,自己进去就等于是送死。

    &ldqo;不论何时,记住,比敌人更久的活着。&rdqo;

    撒加这句话就像烙印一样在吉塔的脑中存在着,从未改变。

    &ldqo;你相信他会活着出来吗?&rdqo;罗秀的声音出现在他左边。

    &ldqo;相信。&rdqo;吉塔的话少得吓人,一般都只说几个字。

    &ldqo;走吧,跟我走,去一个地方。&rdqo;罗秀看着他。

    &ldqo;不。&rdqo;吉塔道。

    &ldqo;他叫你去的。&rdqo;罗秀笑了,手一抬,一块记忆魔石在金光的包裹下飘向了吉塔&hllp;&hllp;

    很快,吉塔捏碎了记忆魔石,站起身,一声不吭的站到了罗秀的莲花台上。

    &hllp;&hllp;

    &ldqo;我叫耧车。&rdqo;一个身材瘦小的男子挡在了撒加面前。

    男子尖嘴猴腮,和撒加颜色一样的头发也乱糟糟的,一身破烂的粗布衣,比赫缺的穿着还随便。

    &ldqo;来吧。&rdqo;血刀横在撒加脸侧。

    呼!一道强烈的气流迎面而来,吹得撒加连眼睛都睁不开&hllp;&hllp;

    没了?当几秒钟后撒加睁开眼睛时,惊讶的发现手中的刀竟然到了耧车手上。

    &ldqo;在我面前,没有人可以使用武器。&rdqo;耧车将那把狭长的红刀插在身旁的路面,&ldqo;真正的力量是来源于双手,那才是天生的最完美的武器,只有你熟练运用了双手之后,武器的作用才能发挥到极致。&rdqo;

    撒加静静的看着耧车,那瘦小的身体里面似乎蕴藏着强大无比的力量。

    耧车的外形和他所说的力量之间的强烈对比引起了撒加的兴趣,&ldqo;你是多少年前的阿修罗王?&rdqo;

    &ldqo;记不得了,太久。准备吧,战斗中别问这种无关的问题。&rdqo;耧车双拳用力,一股力量就朝着撒加袭来。

    啪,啪,啪,啪!

    耧车连续朝撒加打了四拳,目标全是一个地方‐‐胸口。没什么技巧,速度也不快,有充分的时间让撒加招架,可是撒加在挡住这四拳之后唯一的感觉就是:浑身都要散架了。

    这力量太强了,也太纯粹了,直来直去的让人受不了!

    轰!

    耧车这一拳的力量变大了,撒加吐出一口血,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耧车看着躺在地上口中冒血的撒加,紧紧皱起眉头,&ldqo;你是怎么过第一关的?&rdqo;

    &ldqo;实力&hllp;&hllp;&rdqo;撒加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右手捂着胸骨已经碎掉的胸口。

    &ldqo;笑话。我看是叶斐太无聊了。&rdqo;耧车的脾气看来很大,一个箭步就冲到了撒加面前,又是一拳狠狠砸向了撒加,目标还是胸口。

    噗!

    鲜血喷在了耧车的手腕上,拳头已经看不见了,因为他整个拳头都已经陷入了撒加的胸中!

    耧车抽出了拳头,撒加软绵绵的倒下。

    &ldqo;不知所谓,什么特别,叶斐你太抬举他了,一点华而不实的技巧就把你这个所谓技巧最好的阿修罗王给蒙蔽了。&rdqo;耧车连看都没看地上的撒加一眼,就转身朝回走去。

    突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脚踝&hllp;&hllp;

    &ldqo;别走啊。急什么。不挨几下,怎么知道如何打败你。&rdqo;

    回头的耧车愣了愣,接着一股大力从他脚下传来,然后他的身体便失去控制了!

    只见撒加猛地起身,提起耧车就要往地上砸去!

    可是。

    他的动作却停住了。

    怎么会这样!?

    撒加心里一惊,无法变身了!?黑色双翼没了?那种力量增加速度降低的地狱修罗王形态已经不可以出现了?

    &ldqo;在想什么。&rdqo;刚才的突然让耧车反应慢了一点,所以才被撒加抓住,而此时撒加的爆发力已经过去,不能变身的他失去了后续的力量,被耧车一个翻身抓住了手臂,然后轰的一声,整个人被耧车砸进地面。

    &ldqo;怎么会这样&hllp;&hllp;&rdqo;撒加的脸埋在碎石中,浑身无力,心里却波澜不定。

    &ldqo;我明白了。&rdqo;耧车低头看着他道,&ldqo;你还在想着变身吧?你这个阿修罗王是怎么了,我真为你感到羞愧,难道你不知道历代阿修罗王要完全成长,都必须进入六道之狱吗?&rdqo;

    &ldqo;什么?&rdqo;撒加吃力的抬起头。

    &ldqo;你的前辈是怎么教导你的,他眼睛瞎了吗,选择你作为血脉传承者。阿修罗王是必须传承的,这就是我们无数年来保持着强大的精髓所在。当一个阿修罗王的力量已经无法再提升了,他就必须死去,将血脉融入灵魂中传给继承者,然后继承者在认为他够资格后,抛弃原有的半修罗体,以灵魂体形态进入六道之狱,得到完整的修罗体。我是这样,你开始见到的叶斐也是这样。&rdqo;耧车道。

    &ldqo;原来如此,罗秀那家伙肯定知道,却没有告诉我。&rdqo;撒加慢慢的从碎石中爬起。

    &ldqo;你在说什么,能走到这里的阿修罗王并不是弱者,你却什么都不知道。&rdqo;耧车面上露出诧异的表情。

    &ldqo;不是每个阿修罗王都能来到这里?&rdqo;撒加抹去了脸上的污血。

    &ldqo;那些软蛋不配得到力量,只配死去。&rdqo;耧车冷冷的道,&ldqo;或者是选择这种族人的前辈瞎了眼。&rdqo;

    &ldqo;那如果我不愿意进入六道之狱呢?&rdqo;撒加看着他。

    &ldqo;不可能。&rdqo;耧车斩钉截铁的道,&ldqo;成长为半修罗体的阿修罗王一定会经历痛苦无比的修炼过程,那个时侯阿修罗一族好战的天性在他的王者之体里已经膨胀到极点,肯定会不顾一切的追寻更加强大的力量。&rdqo;

    &ldqo;天性&hllp;&hllp;&rdqo;撒加舔掉了嘴角流出的血,&ldqo;你的意思是,每一个阿修罗王,都是从阿修罗族人里诞生的?&rdqo;

    &ldqo;那是自然。&rdqo;耧车已经有点不耐烦了,&ldqo;别说废话了,能站着就再来。如果不是叶斐在你来这之前说了点好话,我早就将你击杀了。&rdqo;

    &ldqo;击杀吗?&rdqo;撒加眼里蓦地闪过一丝寒光,&ldqo;阿修罗王的生命,就这样不值钱?传承必须要死,过不了六道之狱也要死。&rdqo;

    &ldqo;你错了。&rdqo;耧车面色微微一动,控制住了快要抬起的手,&ldqo;这只是在选择,一种不管等待多少年也要进行下去的选择。&rdqo;

    &ldqo;又是选择!&rdqo;撒加突然爆发了,&ldqo;那达密释也是在选,你们也是在选,到底你们为什么在选,他妈的狗屁选择!力量无法提升就必须传承,前面的就要死,过不了六道之狱也要死!老子不明白阿修罗王是他妈的怎么传到今天的!&rdqo;

    &ldqo;你&hllp;&hllp;真的什么都不知道?&rdqo;看到撒加暴怒的样子,耧车再次惊讶,&ldqo;难道你不是阿修罗的族人,阿修罗族到底发生了什么?&rdqo;

    &ldqo;你他妈还知道关心啊!&rdqo;

    撒加猛地朝耧车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