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三百七十七章 阿修罗(二)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咣的一声!

    修罗荆棘路的路面似乎都在抖!

    耧车被撒加压在身下,抬起膝盖,将撒加顶飞!

    撒加的身体摔在地上,一挺身站了起来,再次朝耧车冲来!

    轰轰轰轰&hllp;&hllp;

    完全没有章法的攻击,只有力量,两位阿修罗王之间现在剩下的,就是纯粹力量的碰撞!

    &ldqo;现在还不错。&rdqo;耧车抱住了撒加,猛力一摔,将撒加砸在地上,拳头正准备朝撒加脸上砸去时,小腹却被顶了起来,接着撒加双腿一蹬,将他甩了出去。

    这一下,耧车怒了,瘦小的身体猛然一震,大吼一声,两步就冲到已经跃起的撒加面前,一记勾拳轰中了撒加的下巴!

    鲜血再次狂喷,撒加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飘远。

    他还是不是对手,在耧车稍微运用了一点真正力量之后,就被打的失去了知觉。

    &ldqo;这小子&hllp;&hllp;&rdqo;耧车走过去,望着瘫倒在地的撒加,&ldqo;竟然把我的火气给打上来了。&rdqo;过了一会,他露出了笑容,&ldqo;叶斐你说的没错,这小子的确特别,比上一个还有意思,上一个只是那股子狂劲厉害,这一个嘛&hllp;&hllp;&rdqo;

    耧车不禁点了点头。

    &ldqo;看样子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是阿修罗的族人。&rdqo;耧车面上突然笼罩上一层忧虑,&ldqo;阿修罗族出了什么问题吗?阿修罗王竟然要外族来传承,难怪传承记忆里成为半修罗体就应该觉醒的东西他一点都不知道,或者&hllp;&hllp;&rdqo;耧车眼里闪过一道精光,&ldqo;他承受的灵魂血脉并不完整!&rdqo;

    想到这里,耧车更加忧虑了,不由得呆呆站在原地。

    过了一会儿,撒加悠悠醒转,看到耧车坐在他身边,一阵暴怒从心里噌得冒起,玩命一样爬起来,又朝耧车恶狠狠的扑去!

    &ldqo;你他妈的为什么不杀了我,就像你杀掉那些阿修罗王一样!&rdqo;撒加的拳头被耧车轻轻松松的架住,可还是在狂吼。

    &ldqo;因为你过关了。&rdqo;耧车淡淡的道。

    撒加的动作像定格一般僵住了&hllp;&hllp;

    &ldqo;干什么?不相信?&rdqo;耧车拨开了撒加的拳头,&ldqo;如果我告诉你,进入六道之狱的阿修罗王没有一个死在这里,你会怎么想?&rdqo;

    &ldqo;什么?&rdqo;这下轮到撒加惊讶了。

    &ldqo;都这个时候了,还学不会控制自己的情绪。&rdqo;耧车笑了,&ldqo;控制不住的暴怒,这种事情只有最初接受灵魂血脉的阿修罗王才会干,虽然我承认,我们这一族一般都只是在修炼战斗方面才有智慧。&rdqo;

    &ldqo;就算在六道之狱里失败了,进入的阿修罗王也会被赋予修罗体,然后在他失败的那一狱里苦修,直到有实力出去为止。&rdqo;耧车看着撒加,&ldqo;这是我们传承下去的基础,又怎么会打破。我开始那样说,只是为了激发出你的力量罢了。&rdqo;

    &ldqo;那如果他在这里失败了怎么办?&rdqo;撒加呆呆的问。

    &ldqo;那我就陪他修炼,打到我认为他可以了为止。&rdqo;耧车淡淡的道。

    撒加吞了口唾沫。他已经好久没有出现过这种傻乎乎的情况了,不过在自己如此强大的前辈面前,出点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撒加深深吸了口气,平定了情绪,&ldqo;那么,阿修罗王力量无法再提升时必须死亡,用自己的灵魂来传承血脉&hllp;&hllp;这一点是不是真的?&rdqo;

    &ldqo;是。&rdqo;耧车没有丝毫犹豫。

    撒加不说话了,他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保持阿修罗王实力的最好方式。

    也正因为如此,历代的阿修罗王才都是强大的存在。天性啊,这个为战而生的种族为了追逐力量,对自己都可以这样残忍。

    但是,这样的做法好像又很伟大,为了族人,为了阿修罗不会被湮灭的力量,他们必须付出生命!

    残忍而悲壮的伟大!

    &ldqo;可是&hllp;&hllp;&rdqo;撒加深深的看着耧车,&ldqo;在这长满荆棘的修罗路上,你,却成了灵魂体,不止你,还有另外三个,你们应该都是灵魂体。&rdqo;

    &ldqo;因为我们是被杀死的。&rdqo;耧车声音变得有些低沉。

    &ldqo;被杀死的&hllp;&hllp;如果不是被杀死,你们的实力也许会继续上升。&rdqo;撒加点点头,蓦地,他凌厉的眼神落在耧车脸上,&ldqo;既然你们被杀了,阿修罗王又怎么传承!&rdqo;

    &ldqo;如果阿修罗王的灵魂破灭&hllp;&hllp;&rdqo;耧车迎上了撒加凌厉的目光,&ldqo;我们的族人会继续这种一生一灭的传承方式,直到从他们之间再次诞生可以进入六道之狱的王者。&rdqo;

    撒加被震撼了‐‐多么执着的种族,为了重生最强的王者,不惜让自己一个接一个的灰飞烟灭!

    &ldqo;漫长的岁月,被杀死的阿修罗王应该不止你们四个吧。&rdqo;撒加轻声问。

    &ldqo;这就是为什么远古时代繁荣阿修罗一族会如此稀少的原因。&rdqo;耧车道,&ldqo;而也正是这样的稀少,才造就了我们不灭的理由。&rdqo;

    &ldqo;还有那个选择吧。&rdqo;撒加不再和耧车说话,朝前走去。

    &ldqo;告诉我&hllp;&hllp;&rdqo;耧车望着他的背影,&ldqo;阿修罗族发生了什么,你原来应该不是阿修罗的族人。&rdqo;

    &ldqo;没有阿修罗了,阿修罗王也不会再传承。&rdqo;撒加没有停下脚步。

    耧车不说话了,面无表情的看着撒加的背影渐行渐远,直到完全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hllp;&hllp;

    良久,他突然笑了。

    不会再传承,有趣的家伙,你的意思是,你的实力永远不会到达尽头,你就是那最强的修罗,就是&hllp;&hllp;

    那个选择的答案?

    耧车不禁赞许的点了点头,眼神渐渐变得明亮起来。

    &ldqo;这小家伙怎么样?&rdqo;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ldqo;可以开启了。&rdqo;耧车头也不回,他知道来的是谁。

    &ldqo;好。我也是这样决定的,现在就等那两个家伙的决定了。&rdqo;叶斐走到他身边,&ldqo;创造六道之狱的传说啊,他的强大是永远不会磨灭的,就像他把我们的灵魂重新聚合在这第五狱一样。&rdqo;

    &ldqo;他是要我们和他一起等待,等待修罗传说的重生!&rdqo;耧车目光炯炯的望着远方。

    &ldqo;是新生。我有种预感,这小家伙说不定连他都可以超越。&rdqo;叶斐道。

    &ldqo;那样的话&hllp;&hllp;&rdqo;耧车的眼神更加炽热,&ldqo;我们阿修罗一族无数年的追逐,那从远古时代就开始的夙愿,便有了终结的一刻!&rdqo;

    &ldqo;你说的没错!不必再依赖那禁锢命运的&lsqo;残酷法则&rsqo;,再现远古修罗至高无上的尊崇!&rdqo;叶斐的目光也炽热了起来。

    &hllp;&hllp;

    修罗体。残酷法则。

    这两样东西的结合,就是历代阿修罗王强大的标志。

    而残酷法则,来源于命运七卷‐‐诸神手谕的残酷分卷,如果阿修罗王被杀死,灵魂被毁灭,那这个法则不是就消失了?还有,他听塔奇纳迪说过,远古的阿修罗族是没有这个法则的,但也成为了地狱最强的种族,后来不知道怎么就没落了,然后,他们得到了残酷法则,才又重新成为了地狱的主宰。

    走在第五狱的修罗荆棘路上,撒加的脑海中一直都在思考这两个问题。塔奇纳迪也是一知半解,而且撒加知道,很多东西并不是表面上说的那样,要知道一些真正的隐秘,必须够资格,或者自己凭借实力发现。

    比如他现在的修罗体还有六道之狱存在的目的。

    罗秀肯定知道,不然他也不会带自己来这个冥界的禁地,但他为什么不告诉自己?

    &ldqo;难道他认为我一定会通过六道之狱?&rdqo;撒加目光一闪。

    而就在这时,他看到了一个让他惊讶的东西‐‐

    一个古老的金色卷轴。

    诸神手谕!残酷分卷!

    此时正拿在一个俊美无比的黑发男子手中,就像玩具一样被翻来转去。

    嗖。

    卷轴从那男子手中脱离,朝撒加飞来。

    撒加伸手抓住了卷轴。

    &ldqo;过去吧。&rdqo;男子俊美的脸上全是一种满不在乎的表情。

    &ldqo;为什么。你不考验我什么吗?我的前辈。&rdqo;撒加收起了诸神手谕。

    &ldqo;哟,你还真不客气呀,如果我只是给你玩玩的呢?&rdqo;男子盯着他,他的头发并不长,可还是用一根红荆棘扎在脑后,小辫子翘翘的,很是好玩。

    &ldqo;叶斐和耧车不是通知你了吗?&rdqo;撒加用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望着他。

    &ldqo;你还真聪明。&rdqo;男子笑了,笑得很散漫。他摆了摆手道:&ldqo;连耧车那种严肃的家伙都放了你,我飞仑还有什么好说的?虽然我一直认为那家伙只会使用蛮力。&rdqo;

    撒加也笑了,原来阿修罗王里也有这种满不在乎的散漫家伙。

    不过同时,他也明白为什么残酷法则会一直属于阿修罗王的原因了,原来诸神手谕残酷分卷就在六道之狱的第五狱里,就在这位叫做飞仑的阿修罗王手里!

    &ldqo;很好奇对吗?&rdqo;飞仑看到了撒加恍然的表情,笑道:&ldqo;不用再想了,刚给你的那玩意就是我弄来的,不过也因为这玩意,我被神皇那杂种杀了,临死之前我把这玩意和我的灵魂一起毁了,没想到我们的祖先大人这么强,把我灵魂聚合在这的同时,这破东西也修复了。&rdqo;

    &ldqo;你是说,这卷诸神手谕原本属于神界?&rdqo;撒加强忍住内心的惊讶。

    &ldqo;谁知道啊,你怎么问这么蠢的问题,两个破地方为了那七个破玩意你打我我打你,都不知道换了多少次了,这有什么稀奇的。就刚刚给你那玩意,还是我在冥河里游泳时拣到的呢。&rdqo;飞仑俊美的脸上居然出现了一副看傻子的表情&hllp;&hllp;

    &ldqo;你活了多少年?&rdqo;撒加努力平定着情绪。

    &ldqo;十万还是二十万年来着?&rdqo;飞仑抠了抠脑袋,那动作简直和奥菲拉尔大陆街边的痞子如出一辙。

    &ldqo;我忘了,不过倒记得我是怎么死的。好像那个时候正好神界和冥界在打架,我和杂种神皇正打的热闹,结果神界另外几个杂种突然用了个什么阵法,加上杂种神皇的致命一击,就把我给灭掉了。&rdqo;飞仑还是那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这家伙就没有什么在乎的事情吗,连神冥大战这种事情都可以说的如此轻松,这就算了,甚至自己被杀他也说的跟别人被杀似的,好像他就是旁边那个看热闹的人。

    撒加感觉自己赤裸的后背已经冒汗了&hllp;&hllp;

    &ldqo;不过这个家伙还真强。竟然能和神皇过招。一定是感悟了残酷法则很多年了。&rdqo;撒加用力晃了晃被飞仑搞得有点懵的脑袋,他知道飞仑存在的年月距离现在肯定很遥远很遥远,但那个阿修罗王得到诸神手谕的过程实在有点无稽‐‐

    居然是飞仑在冥河里游泳时拣到的!

    撒加开始还以为肯定又是一个壮烈的故事&hllp;&hllp;

    于是,撒加离开了。他不想再和飞仑说下去了,他估计自己再和那家伙待一会的话,精神状态就堪忧了。

    看到撒加渐渐走远,飞仑伸了个懒腰。

    &ldqo;你们两个都决定了,那我也去好了。&rdqo;

    嗖的一下,飞仑整个人就朝着另一个方向射去!

    那种速度无法言喻。

    &hllp;&hllp;

    拿到了诸神手谕残酷分卷,撒加很快走到了修罗荆棘路的尽头,这里,应该就是第五狱的出口了。

    女的?!

    撒加看到了荆棘路尽头那个窈窕的身影。

    &ldqo;很惊讶吗?&rdqo;身影走了过来。

    看清了女人的模样,撒加不禁有点发呆。

    这应该是除了她之外,他见过最美丽的女人了。

    她&hllp;&hllp;

    撒加略略呆滞的表情突然间消失无踪,深邃的眼眸里似乎若隐若现出夜的忧伤。

    特别是眼前这个女人那头齐腰的漆黑长发,更是让他心尖微微疼痛。

    &ldqo;在想什么?&rdqo;女人的口气似乎有点惊讶,&ldqo;你是第一个看见我出现这种表情的男人。&rdqo;

    &ldqo;哦不&hllp;&hllp;&rdqo;女人美妙的黑色瞳孔闪烁了一下,&ldqo;上一次来到这里的那个家伙也是个例外,不过他跟你不同,他对我是一点反应也没有。&rdqo;

    &ldqo;隔现在应该很久了吧&hllp;&hllp;&rdqo;女人拨了拨自己的头发。

    &ldqo;我叫梨嘉。&rdqo;女人看着撒加,&ldqo;你看上去很有吸引力呀,比飞仑那混蛋强多了,一副痞子相还老说自己是有史以来最英俊的阿修罗王。&rdqo;

    &ldqo;嗯&hllp;&hllp;&rdqo;梨嘉妙目在撒加脸上扫来扫去,&ldqo;特别是这道疤,很有味道,看起来好像你经历了不少事情,尤其是感情方面,那种沧桑忧郁的感觉是做不出来的。&rdqo;

    不愧是女人,心思就是敏感细腻的多&hllp;&hllp;

    &ldqo;你到底要说什么。&rdqo;撒加抬起眼,目光里全是冰冷。

    看到那又冷又伤的目光,梨嘉微微愣了一下。

    &ldqo;要打就开始吧,我还以为阿修罗没有女人。&rdqo;撒加道。

    &ldqo;笑话。&rdqo;撒加这句话似乎激怒了梨嘉,开始对这个男人的一点好感瞬间消失,&ldqo;没有女人你们都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rdqo;

    梨嘉这句话让撒加不由笑了。

    突然,梨嘉包裹在一身黑衣下的窈窕玲珑的身体到了撒加面前,手中多出了一把像刺一样的匕首!

    &ldqo;这就是你在面对敌人时的战意吗!蠢才!&rdqo;

    伴随着一声娇喝,匕首从撒加眼前划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