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三百八十四章 舍得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ldqo;六道,至高法则。&rdqo;达密释望着撒加。

    &ldqo;我知道,它现在已经和我的灵魂融合。&rdqo;撒加将手中的卷轴拿到达密释眼前,&ldqo;而残酷法则,已经和我的灵魂脱离,回到了它该去的地方。&rdqo;

    &ldqo;你似乎很讨厌这个顶端法则。&rdqo;达密释微微一笑。

    &ldqo;不,我只是讨厌被牵着鼻子走的感觉。&rdqo;撒加收起了残酷分卷,&ldqo;从至高法则&lsqo;命运&rsqo;中分离出来的七个法则都很霸道,感悟者必须遵循它们的意志,由此推断,命运法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rdqo;

    &ldqo;残酷法则&hllp;&hllp;&rdqo;达密释轻声道,&ldqo;让你失去了什么吗?&rdqo;

    &ldqo;也许没有。&rdqo;撒加目光中闪过一丝暗淡,&ldqo;或者只是单纯的欺骗,为了拿到这命运七卷,欲望会蒙蔽双眼,背叛一切,包括诺言。&rdqo;

    &ldqo;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rdqo;达密释似乎明白了一点,&ldqo;起因还是这命运七卷,所谓的诸神手谕。&rdqo;

    &ldqo;所以我恨它。&rdqo;撒加道,&ldqo;我必须完成祖先西戒的嘱托,拿到这七卷狗屎,在我心目中,他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不是因为他的实力,而是精神,那种粉身碎骨神魂俱灭也要抗争到底的精神。&rdqo;

    &ldqo;你们很像。&rdqo;达密释将手中的金色卷轴递给了撒加,&ldqo;所以他才甘心为你牺牲。&rdqo;

    &ldqo;是为了阿修罗族男人的荣耀。&rdqo;撒加接过卷轴,&ldqo;这是哪一卷?&rdqo;

    达密释道:&ldqo;抗争分卷。&rdqo;

    &ldqo;抗争?&rdqo;撒加冷笑一声,&ldqo;源自妄想控制一切的命运,也配取这样的名字。&rdqo;

    &ldqo;不像你了。&rdqo;达密释笑道,&ldqo;你善于隐藏,把握时机,睿智而狠辣。而此时此刻的你,我就像看到了七夜。&rdqo;

    &ldqo;因为你在帮我,出于某种目的。&rdqo;撒加看着他,&ldqo;不止是你,罗秀,还有西戒祖先,都是如此。&rdqo;

    &ldqo;我现在不能告诉你。&rdqo;达密释目光一定,&ldqo;你必须要隐藏,这是忠告。&rdqo;

    &ldqo;所以我会成为你最得力的属下,冥军的统帅,在混沌之契终结之时,跨过落尘星河,拿到神界的诸神手谕。&rdqo;撒加盯着达密释的眼睛,&ldqo;你的安排的确天衣无缝。而我也相信,神界和冥界的争斗,损伤无数的神冥大战,背后一定有惊人的秘密,或者说,七卷诸神手谕的诞生,本来就是为此。&rdqo;

    达密释眼神一颤,&ldqo;你真的很厉害,不过猜的也不完全,命运七卷&hllp;&hllp;&rdqo;他吸了口气,&ldqo;还有其它的目的,等你达到了六道法则的第六层,一切都会清楚。&rdqo;

    &ldqo;你会告诉我?&rdqo;撒加问。

    &ldqo;不知道,也许是罗秀,也许是其他人&hllp;&hllp;&rdqo;达密释轻叹一声,&ldqo;因为那时候我可能已经不在了。&rdqo;

    撒加深深看着他,没有说话。

    &ldqo;阿修罗王撒加。&rdqo;达密释突然变得严肃,冥界尊者的气息散发出来,让撒加也不禁凝立。

    &ldqo;我,冥尊达密释,以宇宙至高法则混乱之名,赐你混乱令。&rdqo;

    一块黑金令牌漂浮在达密释的胸口,带着让人无法拒绝的气势。

    撒加身体一晃,不由自主的单膝跪下,双手前伸。他身后的罗刹也单膝跪地,右手摸着胸口。

    &ldqo;阿修罗王撒加,手执混乱令,统帅冥军,如有违抗,就是违抗本尊意志,神魂必灭!&rdqo;

    达密释双手一挥,八角形的黑金令牌飞到了撒加手中,接着他的声音变成了一道透明的能量没入了令牌中。

    &ldqo;起来吧,见混乱令,如见我。&rdqo;达密释抬手一道气劲将撒加托起,&ldqo;现在的冥界,你可以做主。&rdqo;

    &ldqo;是,冥尊陛下。&rdqo;撒加应道。

    &ldqo;叫我前辈吧。&rdqo;达密释温和看着他,清瘦的脸上是一种轻松的表情。

    &ldqo;前辈。&rdqo;撒加也不客气,他知道自己对达密释来说很重要。&ldqo;我就直说了,现在的冥界,恐怕已经不在你的掌握中了。&rdqo;

    &ldqo;我知道。&rdqo;达密释点点头,&ldqo;太过强烈的期盼容易让人失去意志,徘徊在失落中。不过现在,你的出现,六道法则的重生,又让我看到宿命尽头的渡口。撒加,执行我的第一个命令吧。&rdqo;

    撒加静静听着。

    &ldqo;除掉迦南。&rdqo;达密释淡淡的道,&ldqo;我相信你可以做到不留一丝痕迹。&rdqo;

    &ldqo;明白了。&rdqo;撒加道,&ldqo;不用前辈说,我也会去做,你的这个弟子一天还在,冥界就一天无法打败神界,命运七卷就无法凑齐。&rdqo;

    &ldqo;你说的很对。你比你那个固执的七夜前辈强太多了。&rdqo;达密释笑看着撒加。

    &ldqo;我们不是已经被那七个东西拴在了一条线上吗。他只是被一个女人弄得看不清楚而已。&rdqo;撒加也露出一丝笑容,不过有点看不太明白。

    &ldqo;记住,撒加。&rdqo;达密释拍了拍撒加的肩膀,&ldqo;命运七卷里的法则绝对不可贪恋,必须要让它们回到卷轴中,重新被封印。&rdqo;

    &ldqo;也就是说&hllp;&hllp;&rdqo;撒加目光闪烁着,&ldqo;感悟这些顶端法则的人,都必须死,而且不能灵魂自爆,这样才能从他们的灵魂实体中提取出法则,将其放回卷轴中。&rdqo;

    &ldqo;不一定。&rdqo;达密释摇头道,&ldqo;七夜也灵魂自爆了,可残酷法则依旧传到了你那里,我不知道过程是怎样的,但据我所知,神界的巫术和冥界的亡灵魔法中有些禁忌的隐秘招式可以做到让灵魂残存复苏。&rdqo;

    &ldqo;血魔法也可以。&rdqo;撒加目光中流出一丝恨意。

    &ldqo;血魔族已经不在了。&rdqo;达密释微微一笑,&ldqo;当年那些人违背我杀了七夜,为了冥界的稳定,我不可以处置那四个人,但其它人还是可以的。&rdqo;

    &ldqo;亡灵魔法和巫术吗。&rdqo;撒加笑了,&ldqo;前辈,不瞒你说,亡灵魔法来自深渊,冥界不缺,可巫术,已经从神界流落到了冥界,而且,就在幽魂所中。&rdqo;

    &ldqo;你是说你的那几个属下。&rdqo;达密释明白了。

    &ldqo;不是属下,是兄弟。&rdqo;撒加一字一句的道。

    达密释饶有深意的看了撒加一眼。

    &ldqo;前辈,我拜托你一件事。&rdqo;撒加道。

    &ldqo;说吧,你的要求,我都会满足。&rdqo;达密释欣然应允。

    &ldqo;幽魂所里的那几个家伙就交给你了,我知道你的能力很容易就能让他们成为合格的强者,你不是也把那个陷入偏执的男人带去了黑狱剑池。&rdqo;撒加笑道。

    &ldqo;罗秀这家伙,什么都说。&rdqo;达密释叹道。

    &ldqo;有你教导那几个不自量力的人,他们会懂得什么才叫真正的实力。&rdqo;撒加道。

    &ldqo;就像你身后的厉鬼?&rdqo;达密释有点无奈的道,&ldqo;除了罗刹以外,你还是没有影响到他们。&rdqo;

    &ldqo;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经历,吉塔的经历很单纯,是我一手扶着他走到现在,所以容易被我影响。&rdqo;撒加回头看了罗刹一眼。

    &ldqo;好吧,这件事也只有我来做了。&rdqo;达密释答应了,&ldqo;除了混乱法则的奥义以外,也没有人可以把孤魂从幽魂所的荒野中带出来了。&rdqo;

    听到混乱法则,撒加想起了一件事,问达密释:&ldqo;宇宙中除了秩序、混乱、命运外,还有多少至高法则?&rdqo;

    &ldqo;还有你的六道法则,另外&hllp;&hllp;&rdqo;达密释看着撒加,&ldqo;你认为罗秀那样的实力是顶端法则就可以达到的?我们好久没有较量过了,不过我猜测,如果现在和他动手,我的胜率只有四成。&rdqo;

    听到达密释对罗秀实力的描述,撒加并不吃惊,他早就猜到罗秀绝对是神皇冥尊级别的人物。

    &ldqo;至高只是相对的至高,宇宙浩瀚无边,远非你想的那样。&rdqo;达密释深深吸了口气,&ldqo;秩序为正,混乱为负,命运平衡,三点支撑宇宙的能量运转,每一部顶位面的札记手卷书籍都是这样写的‐‐这愚蠢的话我认为拥有了两卷诸神手谕的你应该不会相信。&rdqo;

    撒加脸上微微一红,说实话,他还真的相信了,不过现在想想,这也太经不起推敲了:命运法则已经被曾经的那一群逆天存在封印在七个卷轴中,而神界冥界存在了又不知道多少年了,照那个&ldqo;三点理论&rdqo;推断的话,宇宙能量不是早就失衡了?

    不过,对于这个漏洞,还是有解释的:这就是神界冥界无数年相互争斗的原因。

    也很合理,但现在的撒加绝不相信。

    理由很简单:自己的六道法则,达密释,罗秀,还有他最佩服的西戒&hllp;&hllp;

    至高法则,应该只是法则的一个级别,不会强到可以主宰整个宇宙的能量!不然强如西戒也为什么会死?

    &ldqo;焚天枪,前辈你知道吗?&rdqo;撒加想起了西戒传给他的那把霸气十足的长枪。

    &ldqo;它还存在?&rdqo;达密释明显吃惊了一下。

    &ldqo;嗯,西戒前辈将它封印在我的灵魂实体中,说是要等它承认我。&rdqo;撒加没有必要骗达密释。

    &ldqo;元器&hllp;&hllp;&rdqo;达密释平定了下情绪,&ldqo;超越了巅峰魔器和顶级神器的存在。&rdqo;

    &ldqo;元器?&rdqo;

    &ldqo;没错,在宇宙还是一片混沌能量的时候,那种不分彼此的能量是最强大的,元器,就是这种能量孕育出来的最强悍的武器。因为混沌之中只有彼此的融合或者分离,融合是混沌的本质,这不必解释,而元器,就是让它们分离的东西,所以元器具有极强的攻击性,只有武器。&rdqo;达密释道。

    &ldqo;我知道拥有灵魂的锻造品就叫神器或魔器,那元器的属性又是什么?&rdqo;撒加问。

    &ldqo;灵魂?&rdqo;达密释愣了一下,&ldqo;那也叫灵魂?最多算器魂,也是一种本身属性。而元器是没有属性的,它拥有的,是不灭的真正的灵魂!&rdqo;

    &ldqo;真正的不灭的灵魂&hllp;&hllp;&rdqo;撒加有些震撼了。

    &ldqo;对,和它承认的主人永远融为一体的灵魂,只为主人的强大而绽放!&rdqo;达密释看着撒加,&ldqo;焚天枪,就是最强修罗手中最强的利器!&rdqo;

    撒加深呼吸了一下,&ldqo;还有其它的元器吗?&rdqo;

    &ldqo;还有几个。&rdqo;达密释似乎不愿意多说这个话题,转开了,&ldqo;元器没有等级,当它的灵魂承认你并且和你的灵魂实体相融合后,它的力量就是无限的,能发挥多少,全看你的实力。&rdqo;

    &ldqo;这很难理解。&rdqo;撒加皱起眉头,&ldqo;我在物质位面时,最普通的武器也可以通过斗气和魔法让它的威力增幅,换句话说,就是使用者的实力也可以决定。&rdqo;

    达密释笑道:&ldqo;不难,撒加,一句话就可以解释了‐‐焚天枪在西戒手中战无不胜,而现在已经成为冥帝的你,它却连承认都不屑。&rdqo;

    撒加感觉自己的心强烈的跳动起来:&ldqo;我强它就融合,我弱它就离开,在真正的强者手中,它可以毁天灭地,在软弱的人灵魂中,它却甘愿沉睡,连废铁都不愿意当&hllp;&hllp;&rdqo;

    &ldqo;有意思。&rdqo;撒加笑了。

    &ldqo;冥帝的境界你明白了吗?&rdqo;达密释问到。

    &ldqo;明白了,冥王境界是法则奥义和灵魂的融合,而冥帝境界,就是法则破。&rdqo;撒加点头道,&ldqo;所谓法则破,并不是法则被破坏,而是分裂,彻底变成灵魂的一部分,依赖灵魂实体而重新生长,这样与灵魂境界不分彼此的合一,比单纯的融合更加强大。&rdqo;

    &ldqo;在灵魂中重新生长,彻底成为灵魂实体,不再仅仅是法则奥义融合在灵魂实体中,你说的很对。&rdqo;达密释叹了口气,&ldqo;可惜很多强者却不愿意舍弃,殊不知,外力融合而来的法则奥义又怎么可能强过灵魂实体中自生不息的奥义呢?&rdqo;

    &ldqo;撒加,你真的很优秀,该舍该得分的很清楚。&rdqo;达密释说完这句话后便朝着前面走去。

    &ldqo;舍得么?&rdqo;撒加轻声自语着。

    &ldqo;你去吧,你的能力,不需要我教你怎样做。&rdqo;达密释站在黄泉路的入口&ldqo;奈何&rdqo;前。

    &ldqo;主人,他是要去幽魂所了,现在藏在幽魂所背后的六道之狱已经消失,我们也该走了。&rdqo;罗刹在撒加身后道。

    &ldqo;塔奇纳迪,梅尔沙,柏洛斯,捷克,奥兰多。&rdqo;撒加望着达密释消失在&ldqo;奈何&rdqo;的背影,&ldqo;希望你们能在冥尊的教导下明白强者的真正含义&hllp;&hllp;我等着你们,一起让神界颤抖,要回失去的一切。&rdqo;

    &ldqo;主人。&rdqo;罗刹递给了撒加一件白色的布袍和一颗空间戒指。

    撒加穿上了白袍,扣紧了生铁腰带,然后将裤腿扎在黑色的生铁长靴中。接着他拿出了血刀,刮去了脸上的胡渣,然后将自己快要长到腰间的头发削短。

    &ldqo;主人&hllp;&hllp;他还是没有忘记吧。&rdqo;罗刹看着飘落的发丝,眼前出现了一幕回忆的画面。

    &hllp;&hllp;

    兽牙山脉一处开满野花的草坪上。

    &ldqo;吉塔。&rdqo;撒加一把搂住了吉塔的肩膀,&ldqo;理理你的头发吧,乱死了,这样没有女人喜欢你的。&rdqo;

    &ldqo;&hllp;&hllp;&rdqo;吉塔的黄脸变红了。

    &ldqo;你怎么这么讨厌呀,我觉得吉塔这样挺有个性的。&rdqo;依琳白衣飘飘,笑靥如花。

    &ldqo;哎,女人总是口是心非。&rdqo;撒加放开了吉塔,转身将依琳拦腰抱起,黑色的长发从耳际垂下,轻轻逗弄着依琳的鼻子。

    &ldqo;你留长发&hllp;&hllp;唔,很好看。&rdqo;依琳眼波如丝,楼着撒加的脖子,脸颊贴上了那柔软的发端。

    &ldqo;美丽的女人还好点,诚实。&rdqo;撒加转身看着吉塔,&ldqo;听见了没?&rdqo;

    吉塔看着两人,心中一阵温暖&hllp;&hllp;主人以后,都不会再忧伤了吧&hllp;&hllp;

    &ldqo;好好修炼哟,别老来这里浪费时间。&rdqo;撒加抱着依琳飞向了天空,那里,有云卷云舒在温柔的起伏。

    &ldqo;主人,呵呵。&rdqo;吉塔别扭的笑了一下,&ldqo;你不是也在浪费时间吗,不过吉塔真的很高兴,这样的你,真好。&rdqo;

    希望&hllp;&hllp;

    她能永远陪伴你,永远温暖着你的心。

    &hllp;&hllp;

    呼,撒加收起了血刀,头发,已经变得很短了,看上去并不整齐,有点乱,两侧的头发和切割的很粗糙的鬓发混合在一起,刚刚盖住了耳朵,垂到颚边。

    白袍的胸领解开了,胸襟随便的敞开了一些,撒加卷起了袖子,一个细细的金色储物手镯戴在左腕。

    看到撒加将空间戒指戴在了左手小指上,罗刹不禁开口问道:&ldqo;主人,你不看看里面是什么吗,西戒大人留下的。&rdqo;

    &ldqo;我知道那是什么。只是现在没有资格使用。&rdqo;撒加看了罗刹一眼,&ldqo;现在这样子很适合你,你的生命属于你自己,我们,永远是兄弟,不离不弃的兄弟。&rdqo;

    罗刹倒竖的火红头发在轻颤,耳垂上的银色耳环也在轻轻摇晃,一身如寒冰的银甲上折射着从天空落下的红光。

    &ldqo;厉鬼,我们走了,去深渊。&rdqo;

    撒加黑色的生铁长靴点地,飞向了黑红相间的天空。

    &ldqo;破碎的天空下什么都会失去&hllp;&hllp;&rdqo;罗刹望着那个白色的身影,&ldqo;可我们会&hllp;&hllp;一直不离不弃。&rdqo;

    银靴下结冰了,罗刹也腾空而起,追随撒加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