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三百九十章 坚定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实力达到了冥帝,法则破,寄生于灵魂实体中,依赖灵魂而生长,于是,冥帝级强者所有力量的来源都是灵魂境界。

    可以这样说,主神、冥帝这样级别的强者,才是真正决定顶位面战争的关键。他们,才是神冥两界真正的主宰!

    冥帝以下,灵魂境界受到法则奥义的限制,不管你灵魂境界有多高,法则奥义才能带动实力增长,灵魂境界的程度最多只能影响感悟法则的成功率和速度。

    而到了冥帝,感悟法则带来的力量,会完全融入到灵魂实体中,然后推动灵魂境界的提高;随着灵魂境界的提高,法则奥义容纳吸收能量元素的速度又会更快‐‐归根结底都落在灵魂境界的程度上。

    所以,冥帝以前,法则奥义是中心,冥帝以后,灵魂境界成了力量的中心,而寄生灵魂的法则,则从以前的中心变成了工具,变成了提高灵魂境界的唯一方法。

    这样的修炼模式,被称为&ldqo;魂解&rdqo;。

    而衡量主神冥帝级强者实力的标准,就是&ldqo;解&rdqo;。

    当然,&ldqo;魂解&rdqo;的速度,也是要受到客观条件影响的,比如肉体强度,体质,自身悟性等等。但是,即便各人资质不同,&ldqo;魂解&rdqo;也是一种非常可怕的修炼方式,那是一种由内而外的聚集,只要你的身体允许,只要你的悟性够高,只要你的法则奥义够厉害,魂解就是没有极限的!

    这比起完全由外力催动法则奥义再和灵魂实体结合的力量要强大高深得多,所以哪怕只是刚刚达到一解的冥帝,也比在冥王顶峰停留了数万年的强者强得多。

    即使这个冥王强者最初可以凭借极强的天赋和实力厚度打败冥帝,但很快,当这个冥帝稳定了一解的实力并习惯了&ldqo;魂解&rdqo;后,便肯定可以得到胜利。

    撒加从六道之狱得到了六道法则,凭借修罗体的优势很快感悟了第一层&ldqo;饿鬼轮&rdqo;,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变成了永远无法满足的饿鬼,吸收能量元素的速度非常恐怖,按照&ldqo;魂解&rdqo;的模式,饿鬼轮疯狂的运转,其灵魂境界提高的速度也十分惊人。通过冥界之桥来到深渊之后,撒加已经完全稳定了&ldqo;一解&rdqo;,而饿鬼轮依旧在高速运转,能量元素源源不断的通过撒加的身体进入了灵魂实体,磨练着他的灵魂境界!

    而当撒加从逸风口中听到依琳的事情后,情绪发生了巨大的起伏,而这种时候他又错误的选择了修炼,加速六道法则第一层&ldqo;饿鬼轮&rdqo;的远转,于是被法则奥义反噬,经脉严重受损!

    经脉是强者身体的基础,是修炼的最基本保障,没有经脉,什么法则、灵魂境界都不可能存在。

    就在撒加浑身经脉都处于一个极其危险的境地时,吉塔,也就是罗刹,将自己的灵魂实体强行打入了撒加体内,帮助他稳定住了体内混乱的情况。

    可是对于亚神级以上的强者来说,灵魂实体是不能脱离肉体的,就算因为特殊原因不得不脱离,肉体也会死亡,而灵魂体就算能继续存在,也无法发挥出任何的实力,要想恢复,只有依靠一些秘法寄居他人肉体,当年自食恶果的血冥王鲁南就是依靠血魔族秘法将灵魂寄生在一个快要饿死的小乞丐身体里,然后慢慢改造成了自己原来的样子。

    还有一种恢复方法是:依靠自己无数年的积累重铸肉体。这种方法成功率极低,因为强者一旦成了灵魂体,就和周围的能量元素无异,很容易就被同化,亦或是被其它强者修炼时吞没。

    所以就算是西戒这样被称为传说的强者,也不得不在六道之狱尽头的縻蠃天涯待着,还有深渊意志中隐藏的六位魔宗的灵魂体,也是必须依赖于深渊意志才能存在。一旦他们脱离了这些特定的环境,迟早都会消失。

    早晚都会消失,不如留下希望,灵魂体无数年被禁锢的寂寞和痛苦,其实比消失更加难以忍受。西戒用自己最后的灵魂力量牵引六道之狱的能量,让其化为六道法则在撒加灵魂中重生;深渊远古六大魔宗也做出了深渊意志的终极抉择,让斯汀的生途法则达到了最高的完全状态。

    于是,罗刹舍身相救,再次刺激了撒加的情绪,那一瞬间,他的灵魂境界在两次极度起伏的情绪之下,竟然互相抵消,进入了无我无心的状态‐‐凝魂静思!

    运气。如果说逸风当年进入凝魂静思是运气好,那撒加就是运气极好!

    因为他感悟了六道法则的第二层&ldqo;畜鬼不复轮&rdqo;!

    第一层的饿鬼轮是无限加强身体吸收能量元素的速度,而这第二层的奥义精髓,就是加强肉体与灵魂实体的契合度!

    不反不复,万劫不离,身强不破,灵魂不动!

    所以,撒加趁着突破那一刹那,将罗刹的灵魂从身体里逼出,再借着那股冲击的灵魂气息将其打回了罗刹的身体。

    然后,他在凝魂静思中感悟着畜鬼不复轮,可惜时间很短,不到半年,他就从这种状态脱离了。

    而凝魂静思所带来的效力数倍的&ldqo;魂解&rdqo;也到此为止,撒加的灵魂境界得到了极大的提高,实力竟然已经达到了二解的顶点!

    真的很可惜,凝魂静思时,撒加心里就像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呼唤着他,所以才会醒来,不然一直继续下去的话,在这没有限制的超级魂解中,撒加很可能领悟到六道法则的第三层、第四层&hllp;&hllp;

    &ldqo;他是个怪物&hllp;&hllp;&rdqo;璧香听着撒加和斯汀的对话,心中惊讶无比。&ldqo;不,不&hllp;&hllp;&rdqo;璧香鼻息变得有些粗重,&ldqo;这两个人,都是怪物,冥帝的实力要提高一解是多么困难的事情,可他们的资质实在太强,虽然有人为了他们创造了客观条件,可他们对这些条件的利用程度也&hllp;&hllp;太可怕了!&rdqo;

    &ldqo;你呢,斯汀,这半年你的实力提高的怎么样了。&rdqo;撒加脱掉了染血的白布袍,赤裸着上身,淡古铜色皮肤上的那些疤痕很有男人味。

    &ldqo;刚刚巩固二解。&rdqo;斯汀罕见的笑着。

    &ldqo;那我比你强了。&rdqo;撒加撇撇嘴。

    &ldqo;可你的头发短了,我不习惯。&rdqo;斯汀笑道。

    &ldqo;那你只有勇敢的习惯了。&rdqo;撒加笑得很轻松。

    然后两人又东拉西扯的聊了起来,一百多年未见,很多话要说。就像他们那个时候在阴暗的地牢中一样。

    &ldqo;他们这个时候看上去就像两个孩子。&rdqo;石壁前的空地,璧香坐在残烙的黄泉棺上,远远的望着两人,露出了微笑。

    &ldqo;喂,厉鬼小子。&rdqo;同样坐在金色棺材上的残烙朝一个瘦瘦的银甲男子喊道,&ldqo;你家大人是怎么感悟残酷法则的?是不是像创造它的那个男人一样?&rdqo;残烙拍了拍坐下的黄泉棺。

    罗刹没有理他,走到一边,身边的空气迅速凝结成水汽,然后形成一块寒冰,将他整个人包裹起来。

    &ldqo;无聊的家伙。&rdqo;残烙哼了一声,又望向另一边的鸠合。

    鸠合迅速翻了他一个白眼,然后更迅速的走开,将一根破旧的黑旗幡插在地上,跃了上去,闭目修炼起来,裘皮长袍的黑色毛领围着他阴森的脸,加上更加阴森的旗幡和不伦不类盘起的黑发&hllp;&hllp;残烙不禁打了个寒颤。

    &ldqo;现在知道你有多讨厌了吧?&rdqo;璧香咯咯娇笑。

    &ldqo;唉。&rdqo;残烙叹了口气,强壮的身体趴在黄泉棺上,就像在拥抱自己的爱人,&ldqo;宝贝啊,只有你喜欢老子!&rdqo;

    &ldqo;黄泉棺&hllp;&hllp;最强的修罗,西戒。&rdqo;璧香妙目中光芒一闪,想起了残烙讲过的关于黄泉棺的故事。

    &hllp;&hllp;

    一缕淡红色的柔光如同少女的唇,轻轻吻去了天空的苍白。

    深渊短暂的黄昏来了,干燥的空气轻轻涌动着,带来了舒服的晚风。

    撒加背靠着斑驳的石壁坐在地上,光着膀子,一把狭长的红刀插在身旁,只有两指宽的刀身略带弧度,折射出暗金色的光泽,映在了他的侧脸上。斯汀脱掉了深红色的长靴,死亡法衣的领口也解开了,靠在撒加身旁,俊美得有些妩媚的脸上全是温暖的笑意,此时,柔荑般的斜斜的橘芒落向他的白发,斯汀抬起手,修长得有些干枯的手指拨了拨挡住右眼的刘海。

    &ldqo;深渊也有夕阳&hllp;&hllp;&rdqo;撒加轻声道。

    斯汀抬起头。

    &ldqo;地狱的天空是破碎的。&rdqo;撒加望着昏黄的天,&ldqo;永远是黑夜,只有血一样的光将它分裂。&rdqo;

    &ldqo;奥菲拉尔美丽多了。&rdqo;斯汀缓缓说道。

    &ldqo;想起霍坦丁了吗,那里的冬天,黄昏的夕阳,还有回忆。&rdqo;撒加感觉斯汀靠着自己的身体有些异样。

    &ldqo;嗯。&rdqo;斯汀点点头,&ldqo;她还好吗,你离开的时候。&rdqo;

    &ldqo;死了。&rdqo;撒加的声音很平静,&ldqo;你熟悉的人都死了,带着回忆的地方也没了。&rdqo;

    &ldqo;神界?&rdqo;斯汀细眉一皱。

    撒加没有说话。

    安静了一会,斯汀直起身体,穿上了长靴。

    撒加看着他。

    &ldqo;走吧。美丽的景色看够了,该上路了。&rdqo;斯汀站了起来。

    &ldqo;你不问发生了什么?&rdqo;撒加问。

    &ldqo;没有必要,已经发生了。我想,现在应该去把一切算个清楚。&rdqo;斯汀整理了一下十分修身的法衣。&ldqo;还有,你的心。&rdqo;

    撒加心里一颤,随即露出一丝微笑,&ldqo;还是你最了解我。&rdqo;

    &ldqo;我还知道&hllp;&hllp;&rdqo;斯汀轻轻笑道,&ldqo;你已经安排好了一切。&rdqo;

    &ldqo;呵。&rdqo;撒加的手抓住了黑色的刀柄,&ldqo;这次你猜错了。&rdqo;唰,随着他站起身,血刀带起了一弯尘土,&ldqo;有一个正在坎哈尔当老师的家伙早就铺好了路。&rdqo;

    &hllp;&hllp;

    冥河的源头宿地坎哈尔。

    达密释侧卧在冥尊宫前的草坪上,右手支着头,华丽的的长袍跨到了腰间,双眼惺忪。

    &ldqo;嗯啊&hllp;&hllp;&rdqo;达密释的左手在嘴巴上拍了拍,&ldqo;困了,看这几个家伙修炼真是催眠啊。&rdqo;

    蓦地,达密释脚尖一动,一根细细的草从草皮上弹起,朝着远处飞去。

    那里,悬浮着一个直径几十米的黑色光球。

    呲的一声,那根草就像针一样扎在光球上‐‐

    轰!

    光球炸开,强烈的气劲瞬间扩散了整个草坪!

    可是?

    如此强烈的爆炸,草坪上的一切居然丝毫无损!

    啪,一个身形颀秀的男子掉在了柔软的草里,桃红色的长发在深绿色的草中撒开,盖住了他的脑袋。

    &ldqo;你急什么?不要命了吗。&rdqo;

    塔奇纳迪抬起头,看着出现在面前的达密释。

    &ldqo;冥尊陛下,我&hllp;&hllp;&rdqo;塔奇纳迪性格狂放不羁,但在这个栗色长发齐腰的清瘦男子面前,乖得就像只粉红小猫。

    &ldqo;黑魔法的真谛,不是神界的对暗元素的控制,那种只能叫移植。&rdqo;达密释吐出了嘴上叼着的草茎。

    &ldqo;我,我不知道,对于暗元素的控制,只是我的本能。&rdqo;塔奇纳迪感觉浑身无力。

    &ldqo;黑魔异次元&hllp;&hllp;&rdqo;达密释抬起手,黑光从几千平方米的草坪四周聚拢过来,在他掌中形成了一颗黑色的小光球,&ldqo;塔奇纳迪,我最后悔的弟子,这存在黑魔法真谛的空间,还没有洗去你的妖兽体质吗?&rdqo;

    &ldqo;没了&hllp;&hllp;我已经不能变成吸血魅蝠了,所以我的能力也下降了。&rdqo;塔奇纳迪惴惴的道。

    达密释笑了。

    &ldqo;冥尊陛下,您的心情最近看起来很好,和,和冥界传闻的不太一样。&rdqo;看到达密释的笑容,塔奇纳迪表情轻松了不少。

    &ldqo;问这些干什么!长得像女人,心也像女人了吗?&rdqo;达密释突然板起脸,&ldqo;黑魔体多么难得,为了继承传说的那个男人,我连冥界三大至宝之一的东西都拿出来了,你还不懂得珍惜!&rdqo;

    &ldqo;我&hllp;&hllp;&rdqo;塔奇纳迪接下去的话被达密释生生吓了回去。

    &ldqo;领悟黑魔法,别再想着那赝品般的神界魔法,真正代表黑夜意志的,只有那从远古而来,妄想将一切变成永夜的魔力涌动。喜欢夜吗,那就将心也染成夜的颜色吧。&rdqo;达密释一挥手,黑色小光球飞到了塔奇纳迪眼前,仿佛那插着翅膀的魔鬼,带来了黑暗的讯息。

    &ldqo;抓紧时间和急躁是不一样的,记住,那是神冥大战,顶位面的战场。&rdqo;达密释转身朝着草坪尽头那座样式简单的黑色宫殿走去。

    &ldqo;神冥大战&hllp;&hllp;大人,等着我。&rdqo;塔奇纳迪用力的点点头。

    &ldqo;有意思的家伙&hllp;&hllp;撒加,你身边的人,受你的影响很大呀。&rdqo;达密释继续走着,&ldqo;你到那里了吗,以你的智慧,应该可以看出来了吧。&rdqo;

    &ldqo;去睡一觉吧,平静的休眠是那样可贵,这都是拜你所赐呀,拥有六道的男人,你让我的心,变得那样坚定!&rdqo;达密释微微一笑,背影消失在了宫殿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