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三百九十二章 毒瘤(二)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ldqo;亡灵大帝。&rdqo;弗因朝出现在他右边的男人微微颔首。

    斯汀没有说话。

    &ldqo;你告诉他了?&rdqo;弗因笑道,&ldqo;你最终还是答应了我的请求。&rdqo;

    &ldqo;不是你的请求,是冥尊的命令。&rdqo;璧香款款而来。

    &ldqo;老头,老子很佩服你的耐性啊!&rdqo;残烙摸了摸自己的光头,&ldqo;在血海里都不清净。&rdqo;

    &ldqo;烦。&rdqo;鸠合斜了弗因一眼。

    弗因微笑不语,只是抚着自己的长须。

    &ldqo;想知道理由?&rdqo;斯汀望着真央地上扬起的尘埃。

    弗因点点头。

    &ldqo;恩怨必须了结。这是撒加和我都想要去做的事情。&rdqo;斯汀轻声道。

    &ldqo;恩怨吗&hllp;&hllp;&rdqo;弗因取下了右腕上的金色手环,向空中一扔,手环化为一颗莲子,消失在了一片星云中。

    &ldqo;你知道吗,斯汀,你说的这句话,和迦叶手环的主人说的一模一样。&rdqo;弗因笑道。

    &ldqo;哦。&rdqo;斯汀似乎根本不在乎手环的主人是谁,说了什么话,只是静静望着真央地。

    突然,他右手一伸,拦住了想要跳下去的残烙,&ldqo;撒加交代过,除了他和罗刹,谁也不准离开这里。&rdqo;

    &ldqo;老子忍不住!&rdqo;残烙双目恶狠狠的盯着下面,鼻息越来越粗重。

    &ldqo;哦。&rdqo;斯汀食指一弹,一道细细的白光没入了残烙的额头&hllp;&hllp;

    咚,残烙直愣愣的倒下。

    &ldqo;灵魂麻痹。&rdqo;弗因称赞道,&ldqo;不愧是掌控灵魂的男人。&rdqo;

    &ldqo;不要多话,好好看着吧。&rdqo;斯汀看了弗因一眼,&ldqo;明天过后,撒加成为冥军统帅,神关将会破灭。&rdqo;

    弗因正欲启齿,一声巨响从真央地上传来,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hllp;&hllp;

    巴斯上半身陷在地里,一个身着白色铠甲的男人一拳打碎了巴斯身旁的真央星岩,抓住巴斯的光头,又狠狠的砸向地面。

    一下,两下,三下&hllp;&hllp;

    巴斯的血从额头上飚出,溅满了撒加的骨魔铠。

    红线从骨魔铠上镂刻的纹路中流下,本来这套铠甲就给人一种白骨森森的感觉,此时多出了滴答的血浆,更显得狰狞可怖。

    &ldqo;还是如此啊。&rdqo;赫缺嘴角一弯,眼神变得很奇怪,&ldqo;根本不给对手喘息的机会。&rdqo;

    啪,赫缺伸手挡住了一块朝他飞来的星岩碎片,手掌张开,一团鬼火射向了趴在他脚下的阿萨‐‐

    哗,黑色的火焰瞬间覆盖了阿萨全身,熊熊燃烧着。

    &ldqo;鬼火重生&hllp;&hllp;&rdqo;赫缺低下头,&ldqo;我第一次用它来救人,阿萨大人,你可要赶快醒过来呀,不然我会很无聊。&rdqo;

    轰。岩石四射。撒加急速退开。

    &ldqo;混蛋!只会偷袭的混蛋啊!&rdqo;巴斯站在碎石中,朝着撒加狂吼,额头上已经血肉模糊,还有一块尖利的岩石碎片插在上面。

    他还没有骂完,红色的刀口已经砍向了他。

    铛!巴斯架住了这一刀。

    &ldqo;这混蛋的力量好大!&rdqo;巴斯只感觉握着巨剑的双手虎口裂开了。

    铛,又是一刀。

    巴斯虎口一阵疼痛,血顺着剑柄流了出来。

    铛,铛,铛,铛&hllp;&hllp;

    撒加一刀比一刀狠,巴斯的双脚都已经陷入了岩面。

    起码上百刀,都是同样的位置,巴斯感觉自己招架的动作已经变成了本能的机械化反应&hllp;&hllp;

    蓦地!

    巴斯一愣‐‐架空了?

    脱力了,此时巴斯脚下的重心变得不稳,而眨眼之间,脚踝失去重心的部位被一股力道一带,整个人的重心立刻完全失去,向后倒去。

    后背着地,巴斯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凌厉的红光已经扑面而来!

    巴斯慌忙将巨剑翻转,用宽宽的剑身挡在自己的脸前。

    红光掠过了剑身&hllp;&hllp;

    &ldqo;什么!&rdqo;巴斯惊呆了,&ldqo;虚影!?&rdqo;

    呲!

    那两指多宽的刀身插进了他的腹部。

    太快了,撒加这一连串的攻击都太快了,就算没有虚招,没有技巧,光凭速度,巴斯也跟不上他变换的节奏。

    撒加抽出了刀,准备再次插下。

    巴斯仰面躺着的身体一收,朝后翻去,滚了几圈后,站了起来。

    即使腹部的伤口很疼,巴斯也顾不上了,因为他再次目瞪口呆,&ldqo;怎么回事?&rdqo;

    只见撒加双手握着大约三十几公分长的黑色刀柄,刀口向下,作势欲插,而这个动作就像定格了一样,整个人一动不动。

    &ldqo;你是怎么成的冥帝?&rdqo;

    一个冰冷的声音在巴斯身后响起,几乎是同一时间,同样冰冷的利刃刺穿了他的后心。

    噗,巴斯鲜血狂喷。

    啪,啪,啪,啪&hllp;&hllp;

    掌声响起。

    撒加笑了,猛地抽出刀,朝着掌声响起的方向望去。

    &ldqo;机会!&rdqo;巴斯目光一闪。

    虽然被重创,虽然在冥域四巨头里排名最后,但巴斯毕竟也是威震四方的角色,即使在真央地里无法使用法则,战斗技巧也不弱。

    于是,他回身一剑砍向撒加的脖子。

    一道血线横着出现了,然后是肉体按照血线产生的方向裂开,接着是血浆喷射出来。

    巨剑运动的轨迹停止了。

    因为这把华丽至极的巨剑只是从空气中划过。

    巴斯抬起头,眼中尽是不可思议的目光&hllp;&hllp;撒加蹲在他肩膀上,血刀从他的脖子上经过后,正一闪一闪的发出殷红的光芒。

    咕噜。

    巴斯的脑袋掉在地上,滚了几圈后停下了,脸上还带着惊讶万分的表情。

    撒加白色的战靴在巴斯无头的肩甲上一点,整个人腾空而起,在空中一个翻身后,朝远处掠去。

    就在他出现在赫缺面前时,巴斯的身体也倒下了。

    &ldqo;很精彩,我都忍不住鼓掌了。&rdqo;赫缺突然伸出手臂,从撒加脸侧经过,手指还带起了几缕发丝。

    撒加面上微微一颤,脸颊的皮肤可以感觉到鬼火的温度。

    啪,赫缺掌中发出的那道鬼火击中了一团透明的能量,一声凄厉的鸣叫后,从巴斯断颈飞出的灵魂实体被黑色的火焰吞没。

    &ldqo;可惜你遇上了一个蠢才,太容易控制。&rdqo;赫缺的手并没有离开,还是放在撒加脸侧。

    &ldqo;那你呢?&rdqo;撒加不动声色。

    赫缺收回了手,指着地上巴斯的尸体,&ldqo;你会躺在那。&rdqo;

    &ldqo;你还是偏执得可爱。&rdqo;撒加转身朝着一朵合拢的金色莲花走去。

    &ldqo;等一下你就知道了,阿萨马上就会恢复,我将在你面前打到他,然后用你的血证明&hllp;&hllp;&rdqo;赫缺盯着撒加的背影,&ldqo;我比你更强!&rdqo;

    &ldqo;我会和你一战,不过我希望你明白现在哪一个更重要。&rdqo;撒加没有回头。

    &ldqo;我答应过那个家伙,所以我来到了这里,这是我得到力量的条件。&rdqo;赫缺沉声道,脑海中,浮现出了自己在黑狱剑池里的情景。

    &hllp;&hllp;

    &ldqo;呃啊!&rdqo;

    数十道剑气就像浪花一样打在了赫缺的身上&hllp;&hllp;

    嘶,嘶,嘶‐‐肉体被割开的声音不断进入他的耳膜,撞击着他的心灵。

    一会儿,剑气消失了,赫缺身上已是鲜血淋漓,深可见骨的伤口比比皆是。

    池中涌动的剑气又开始波动了,赫缺眼神变得有些散乱,丝丝恐惧从瞳孔深处辐射出来,让他的身体微微晃动。

    哗,比刚才多出一倍的剑气从池中冒起,旋转了几圈后,朝着黑狱剑池中央的赫缺袭来。

    凌厉无比的剑气带起了阵阵刺骨的气流,赫缺的眼皮剧烈跳动起来,眼看着剑气如浪就要吞没自己,赫缺发现,他的身体竟然无法抑制的颤抖!

    他紧紧闭上了眼睛。

    呼,一道温暖的气劲罩住了自己,那些赫缺根本无法抵御的剑气撞在了气罩上,瞬间消散&hllp;&hllp;

    赫缺睁开双眼,看见了一个清瘦的背影,栗色长发垂在腰间,随着典雅的黑袍一起飘动。

    &ldqo;你在害怕,恶鬼。&rdqo;男子说话了,&ldqo;不达到冥帝二解的实力,对你来说,黑狱剑池里的剑气就是致命的凶器。&rdqo;

    &ldqo;你是谁?&rdqo;赫缺直勾勾的看着男子的背影。

    &ldqo;冥尊,达密释。&rdqo;男子转过身,一张英俊成熟的脸上挂着一抹让人舒服的笑容。

    &ldqo;您大驾光临,有什么事?&rdqo;赫缺心里虽然吃惊,但脸上依旧是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

    &ldqo;帮你稳定一解,或者说,教你&lsqo;魂解&rsqo;。&rdqo;达密释看着他,&ldqo;罗秀的方法只能将你的力量强度强行提升到冥帝一解,而你不知道的是,冥帝的法则破完全依赖灵魂境界。&rdqo;

    &ldqo;为什么?&rdqo;赫缺问得很直接。

    &ldqo;因为我有件事需要你去做。&rdqo;达密释也不啰嗦。

    &ldqo;行。&rdqo;赫缺毫不犹豫。

    &ldqo;不问是什么事吗,为了力量你似乎可以不顾一切。&rdqo;达密释眼中轻轻波动着。

    &ldqo;我是为了找回自己,唯一的方法,就是打倒那个让我失去自我的人。&rdqo;赫缺身处在达密释的气罩中,气息渐渐平稳,身上的伤口也慢慢愈合。

    达密释扔给了他一块记忆魔石。

    &ldqo;我知道了,落尘星河吗,我会准时去的,在杀死阿萨之后。&rdqo;赫缺捏碎了记忆魔石,晶莹的石渣很快被池中的剑气吞噬的一干二净。

    &ldqo;你会满意的,因为当你按照圆环的模式去行动时,你会发现原来一环和一环早已相扣。&rdqo;达密释笑道。

    &ldqo;开始吧,你不是要帮我么?&rdqo;赫缺根本不在意达密释这句让他似懂非懂的话。

    达密释点点头,双手一张,黑狱剑池上空漂浮的无数把剑舞动起来,大小不一,舞动的轨迹也不同。

    &ldqo;其实,这每一把剑,都是你心里的懦弱。&rdqo;达密释右手向下一挥,一把巨剑掉转了身,朝赫缺的心口射来!

    轰,巨剑击中了赫缺周围的气罩,整个剑池都抖了一下!

    &ldqo;呃!&rdqo;赫缺闷哼一声,巨剑穿过气罩,剑尖没入了他的心口。

    &ldqo;要学会魂解,先要学会舍得。&rdqo;达密释负起手,移到了一边,&ldqo;内力永远比外力更有决定性,自生的不息比外力的强行融合更加强大。&rdqo;

    赫缺吐出一口血,双手抓着巨剑,锋利的剑刃割破了他的手掌,血一滴一滴的落下,然后被剑池中的剑气融化。

    &ldqo;执着让人坚持,而过分的执着,就会害怕,心底深处,会有一个反对的声音让你变得患得患失!&rdqo;达密释再次挥手,另一把剑刺向赫缺,插进了他的肩头。

    &ldqo;先克服你的懦弱吧!战胜这里的每一把剑!&rdqo;

    &hllp;&hllp;

    &ldqo;懦弱?&rdqo;赫缺嘴角浮现出一丝不屑的浅笑,&ldqo;可我终究还是赢了,那些你所谓代表我内心懦弱的剑并没有吞噬我,反而,是我征服了它们呀!&rdqo;

    地面的鬼火陡然高涨,黑炎漫天中,阿萨缓缓站了起来。

    &ldqo;需要时间调整吗?&rdqo;赫缺双手一合,黑色的火光一闪即逝。

    &ldqo;你等一下。&rdqo;阿萨看了赫缺一眼,走到车罗身边蹲下,将她轻轻扶起,搂入怀中,洁白的光芒从阿萨的背后升起,变成了温柔的光雾,落在车罗身上,激发着她生命的元气。

    一把漆黑诡异的短剑被抛起,赫缺抓住了獠牙一般的剑柄,挽出几个剑花后,走到一旁,沉默不语。

    &hllp;&hllp;

    神关。金光熠熠的城墙上,密密麻麻的矗立着人影。

    &ldqo;格罗斯团长,为什么不下令,第八队已经全军覆没。&rdqo;一个穿着金色铠甲、臂甲上带着银环的男子开口道。

    &ldqo;等一下,臣特。&rdqo;一个身穿红色战甲的英俊男子笑看着他,&ldqo;这不是最好的时机,看看你左臂上的队长徽记吧,难道你不明白敌人自相残杀就是在为我们的胜利铺垫吗?&rdqo;

    &ldqo;我明白了,团长大人。&rdqo;臣特脸上一红,&ldqo;属下只是在担心。明天是混沌之契终结的日子,神兰军将从楼兰城来到这里,您知道的,神兰军四个军团号称希思黎最强,而我们神禁军直属于神皇陛下,这种荣誉之争,让我心急。&rdqo;

    &ldqo;那群傲慢的家伙,就像他们的总团长凫轮一样,妄想凭借年轻热血一飞冲天的翅膀经不起考验。&rdqo;格罗斯笑道,&ldqo;没有体会过战场的计谋都是在用竹篮子打水,白费力气。&rdqo;

    &ldqo;您说的对,冥军不像他们想的那样简单,等那些家伙来了,我们神禁四团就把一切都交给他们,等到双方打得头破血流时&hllp;&hllp;&rdqo;臣特唇上的小胡子抖动着。

    &ldqo;嘘!&rdqo;格罗斯将食指放在嘴边,&ldqo;安静的看戏吧,今天我们好好休息。&rdqo;

    &ldqo;是,团长大人,我这就去吩咐人弄点好酒上来。&rdqo;臣特躬身道。

    &ldqo;好呀!这么好看的比斗表演,当然得有酒了。&rdqo;格罗斯哈哈大笑。

    臣特笑着离去。

    &hllp;&hllp;

    &ldqo;迦叶手环&hllp;&hllp;好厉害的东西,竟能将迦南一下就封印住,罗秀,你把它借给达密释,就是为了现在吗。&rdqo;撒加站在真央地上,脚下灰色的真央星岩表面,灰尘被气流卷来卷去。

    &ldqo;主人,迦南还被封在里面。&rdqo;一朵五米来宽的金莲旁边,罗刹面无表情的道。

    &ldqo;有点失望了?&rdqo;撒加拍拍他的肩膀,&ldqo;还以为我会和巴斯打很久吧?&rdqo;

    &ldqo;嗯。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就可以和迦南交手了。&rdqo;罗刹道。

    &ldqo;迦南不一样。&rdqo;撒加缓缓道,&ldqo;巴斯没有智慧,长年高高在上的感觉早就磨灭了他的技巧,在真央地上突然不能使用魂解,让拥有三解实力的他很不适应,即使他不用法则的力量也很强,但这种落差加上突袭,已经占了先机,只需要稍稍使用一点计策,就能控制住整场战斗。&rdqo;

    &ldqo;主人说的太轻松了。&rdqo;罗刹深深吸了口气,&ldqo;就算是对你知根知底的我,也不一定能在你刚才那一连串的攻击下活下来,招招相连,丝毫不拖泥带水,更可怕的是,你的每一次攻击,都能有效地击中对手的弱点,不止是身体,还有心理。&rdqo;

    撒加赞赏的点了点头。

    &ldqo;我想,这就是主人在无数次的生死战斗中积累的经验,远比智慧更厉害。&rdqo;罗刹叹道。

    &ldqo;没有智慧,又怎么能记住这些教训带来的经验呢。&rdqo;撒加笑道,&ldqo;也只有在真央地这种特殊的地方,我修罗体本身的力量和战斗技巧才能发挥优势,才有机会杀死他们,安排这一切的人才是真正的厉害。&rdqo;

    这时,合拢的莲叶里发出了一声闷响,一片莲叶裂开了一道缝,接着一把奇特的武器伸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