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三百九十四章 魇(一)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嗖。

    一个白甲黑发的男子出现在迦南面前,抓住了他胸前的黑色刀柄。

    &ldqo;啊!&rdqo;

    随着血刀被撒加抽出,一股鲜血喷了出来,伴随着迦南的惨叫。

    砰!

    撒加带着利刺的战靴表面踢中了迦南的脸,几个深深的血洞出现在迦南的右脸上,一边飚着血,一边远去。

    &ldqo;还你的。&rdqo;撒加站着不动,将血刀再次插进了地里。

    &ldqo;混蛋呀!&rdqo;迦南一跃而起,双手持住旬日环,朝撒加疯狂冲来!

    红色的血混着星岩上的尘土,附在他的脸上,看上去狰狞可怖。

    呼!

    旬日环再次挥空,撒加以一种完全违背规律的步伐躲过了这一击!

    然后,撒加再次运用了这种步伐,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冲向了地上的血刀‐‐

    啪!

    撒加一脚踢中的血刀的刀柄!

    血刀拔地而起,在空中嗖嗖转了两圈后,插进了迦南的肩胛。

    血从银色的甲身中溢出,顺着殷红的刀身流下,两者色泽完全一致,乍一看还以为是血刀在绽放光芒!

    唰,血刀被抽出,迦南左脸被踢中,血肉模糊。

    咚的一声,迦南落在了百米开外,已被重伤,一时半会爬不起来。

    &hllp;&hllp;

    &ldqo;厉害。&rdqo;冥关城墙上的弗因不禁倒抽了口凉气,&ldqo;不到一百回合,就看出了旬日环的破绽,并找出了破解之法。&rdqo;

    &ldqo;什么破绽?&rdqo;斯汀问。璧香和鸠合也好奇的望着弗因。这也难怪,这几个深渊强者,除了被斯汀灵魂麻痹暂时失去知觉的残烙以外,都是标准的法系修炼者,其实残烙主要攻击方式也是法系,不过身为尸魔的他天生力大,也算个双修。

    &ldqo;人器分离。&rdqo;弗因一字一句的道。

    &ldqo;什么意思?&rdqo;斯汀更不明白了。

    &ldqo;旬日环构造独特,攻防一体,对于它的对手来说,当它的攻击和防御完美的结合在一起时,便是无懈可击的。&rdqo;弗因解释道,&ldqo;而撒加却发现了旬日环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它的攻防,都只是针对对手的武器!当然,这是对的,毕竟近战强者要发挥出最大攻击力,必须借助武器,这是最合理的,因为哪怕你超越了肉体极限,徒手也成利器,但如果再加上武器,肯定会更加强大,所以,在这个理论下,顶位面几乎所有的近战强者都会选择一种武器进行修炼。&rdqo;

    斯汀三人静静听着。

    &ldqo;而旬日环攻防一体,结合完美,因此和它对战的武器肯定会受到极大的限制,可是&hllp;&hllp;&rdqo;弗因看着真央地中朝迦南缓缓走去的撒加,&ldqo;那个男人却明白一个道理,一个最简单却很多人都看不透的道理‐‐武器是由人来使用的。&rdqo;

    &ldqo;我明白了。&rdqo;斯汀点点头,&ldqo;当武器是武器,人是人的时候,旬日环对对手武器的制约就消失了。&rdqo;

    &ldqo;没错。&rdqo;弗因不觉叹了口气,&ldqo;实在惭愧,修炼了数万年,却让一个才来冥界一百多年的年轻人给我上了一课。迦南啊,遇上了他,你今天就活到头了。&rdqo;

    &hllp;&hllp;

    &ldqo;这个家伙&hllp;&hllp;&rdqo;格罗斯觉得自己站在神关上有点冷了,身体抖得厉害。

    &ldqo;团长大人,您怎么了。&rdqo;臣特见状,立刻递上一杯酒。

    格罗斯颤抖着接过酒杯,放在唇边,手没拿稳,酒杯又掉了,咣当一声,似乎惊醒了他。

    &ldqo;臣特。&rdqo;格罗斯深深吸了口气,&ldqo;向我们神禁军的达科统帅发出申请令,就说四团想要撤回希思黎休养补给。&rdqo;

    &ldqo;团长大人?&rdqo;臣特一脸讶异。

    &ldqo;我有种预感&hllp;&hllp;&rdqo;格罗斯看着真央地里那个铠甲森白的男人,&ldqo;那个家伙,才是冥尊手中真正的战刀!&rdqo;

    臣特眼中流露出一丝恐惧。

    &ldqo;发令!明天神兰军来了,我们就退居二线,等达科统帅的回复一到,即刻撤离神关,返回希思黎!&rdqo;格罗斯沉声道。

    &ldqo;是,团长大人。&rdqo;臣特退下发魔法令去了。而神禁军四团团长格罗斯,则一直木然的站在金光灿灿的城墙上,久久不能言语。

    &hllp;&hllp;

    铛!

    撒加挡住了迦南的攻击,手一松,血刀直落下去,而迦南的第二次攻击正好落空,刀柄落到了撒加的靴面上,撒加一抬腿,血刀回到了手上,嚓的一下刺进了迦南的身体。

    &ldqo;呜哇!&rdqo;

    迦南暴喝一声,手腕不停翻转,旬日环在高速移动下,化为了数个,全部套在了血刀上!

    然而,撒加又松手了,整个人向后轻灵一翻,回身一脚蹬在刀柄上‐‐

    唰!

    血刀直直穿过圆环,在迦南手臂上带出一道长长的伤口后,从他的肩头整个穿了过去!

    真的血流如注了。

    迦南疼的已经忘记了喊叫,偏偏倒倒的站立不稳。

    散乱不堪的意识中,迦南再次挥下了旬日环&hllp;&hllp;

    可是只搅碎了一个虚影。

    撒加出现在他背后,抓住血刀,一个半转身,猛地向下一砍!

    火星从迦南裂开背甲中四溅而出,一条深深的伤口触目惊心,血红的肉翻着,碎肉屑和铠甲的裂缝边混在在一起,鲜血咕噜咕噜的冒出,流动的红色中,隐约可见白色的脊柱。

    这一刀很致命&hllp;&hllp;

    浑身是伤的迦南终于扑到在地。

    意识渐渐模糊。

    迦南用尽全身力气抬起头,他看到了,他依稀看到了一个熟悉的模样&hllp;&hllp;

    &ldqo;老师&hllp;&hllp;&rdqo;他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抓住了撒加的脚踝。

    撒加准备插下的刀停在了半空。

    &hllp;&hllp;

    一条破烂的小巷,延伸在街的转角,外面是繁华的景象,而巷子内,则是飘出一股腐臭的阴暗。

    &ldqo;呜。&rdqo;一个只有几岁的棕发男孩骨瘦如柴,浑身是伤的趴在巷子里。

    &ldqo;别抢&hllp;&hllp;&rdqo;男孩抬起满是伤痕的脸,双手死命抓住一块腐烂的烧肉。

    一阵狗吠之后,几条饿狗朝男孩扑来。

    男孩将那块已经臭掉的烧肉死死抱在怀中,任凭犬牙和利爪在他身上留下血迹斑斑的伤痕。

    &ldqo;咦?物质位面食物很重要嘛。&rdqo;

    一个柔和的声音出现在男孩耳边,男孩感觉身上的疼痛消失了,睁眼一看,几条饿狗已经倒在了地上,然后,一双手抱起了他。

    很温暖的一双手,好有力,好安全,男孩头一偏,昏倒在一个宽阔的胸怀中。

    &hllp;&hllp;

    &ldqo;迦南,你这样可是不对的哟。&rdqo;

    一个栗色长发的俊美男子躺在河岸上,嘴上叼着一根枯黄的草,一脸温和的看着正在他面前显摆自己武技的棕发小男孩。

    &ldqo;老师,你看啦,我变强了哟,迦南不会让达密释老师失望的。&rdqo;男孩蹦蹦跳跳的跑到男子身旁,乖巧的坐下。

    &ldqo;迦南啊&hllp;&hllp;&rdqo;达密释摸了摸男孩柔软的棕发,&ldqo;别太执着啦,就物质位面而言,你现在的实力足够过上好日子了。&rdqo;

    &ldqo;老师你要走了?&rdqo;男孩一惊。

    &ldqo;嗯啊,我本来就是偷偷溜到这里来闲逛的,老师不属于这里,老师还要回去接老师的老师的班啊,那责任可不轻哟。&rdqo;达密释笑道。

    &ldqo;那&hllp;&hllp;&rdqo;小男孩眼眶中噙着泪水,&ldqo;迦南和老师一起走。&rdqo;

    &ldqo;不行的,小迦南过不去的,老师已经在这个大陆待了两年啦,该回去啦。&rdqo;达密释安慰着男孩,&ldqo;偷偷告诉你哟,老师也有一个特别凶的老师,唔,在我们那里,人家都叫他冥尊,你听听,多威风的名字,老师要是不回去的话,那个凶凶的老家伙可是会打老师屁股的,一下一下,可疼了,几天都睡不着觉,小迦南知道的嘛,老师我啊,是最喜欢睡觉的咯&hllp;&hllp;&rdqo;

    温和的声音一直在耳边回响,可小男孩始终听不进去,终于,他伏在达密释的怀中,痛哭失声。

    &hllp;&hllp;

    冥界接引殿。

    &ldqo;喂,新人,你叫什么名字,从哪片大陆来。&rdqo;

    &ldqo;迦南,菲力特大陆。&rdqo;

    &ldqo;哦,那可是神界的物质位面啊,你为什么不去神界?&rdqo;

    &ldqo;因为我要来找我的老师。&rdqo;

    &hllp;&hllp;

    &ldqo;迦南。哈哈,真的是你,七夜,你看,这就是我几百年前在物质位面上收的弟子,现在来找我啦。&rdqo;黑色的宫殿前,达密释拉着一个一头倔强黑发的男子说道。

    男子看了生涩的迦南一眼,&ldqo;很弱,根本不像冥尊陛下的弟子。&rdqo;

    &ldqo;七夜,你不能这么说,能几百年就从神界的物质位面上来到冥界,资质已经很好啦。&rdqo;达密释抚了抚自己垂在胸前的耳发,&ldqo;咦,我当时去那大陆干什么来着,哦,对了,七夜,我跟你说,那时候老家伙逼我逼太紧啦,我一时受不了,就跑了,那大陆上美女如云啊,嘿,比你们阿修罗族的女人漂亮多了,喂,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说的是事实&hllp;&hllp;&rdqo;

    迦南一直站着,听着老师和那个脸部线条刚硬无比的黑发男子说话,突然间,心中涌起一阵酸涩。

    &hllp;&hllp;

    &ldqo;迦南。&rdqo;冥尊达密释坐在坎哈尔宫殿台阶上,望着一个锦衣华服的年轻人。

    &ldqo;老师您找我来什么事情。&rdqo;迦南恭声道。

    &ldqo;七夜说,你又带着东冥域的人去找地狱的麻烦了?&rdqo;达密释冷声问。

    &ldqo;是的,老师。&rdqo;迦南点点头。

    &ldqo;为什么。&rdqo;达密释眼中闪过一丝光芒。

    &ldqo;因为我不喜欢七夜那家伙。&rdqo;迦南道。

    &ldqo;混蛋!&rdqo;达密释猛地站了起来,&ldqo;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你以为你可以打得过阿修罗王吗,七夜说,不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你早就死了!你是我的弟子,怎么就不能顾及一下我的感受呢!&rdqo;

    迦南低下头,没有说话。

    &ldqo;我在和你说话,你抬起头来,迦南,我再警告你一次,不要去惹七夜,听见没有!&rdqo;达密释沉声道。

    &ldqo;烦死了&hllp;&hllp;&rdqo;

    达密释愣了一下,&ldqo;你说什么?&rdqo;

    &ldqo;我说&hllp;&hllp;烦死了呀!&rdqo;迦南猛地抬起头,&ldqo;七夜,七夜,七夜!你就知道七夜!老师!我才是您的弟子,我才是呀!&rdqo;

    达密释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ldqo;你说我不顾及你的感受,可老师你呢,你有没有顾及过我的感受!我是那样敬爱着您,我艰苦的修行,就是为了能到冥界再见到你,你知道吗,那是神界的物质位面,我多少次在生死的边缘徘徊,都是老师你给了我勇气!终于,我见到你了,为了不给老师丢脸,我比任何人都要努力,成为冥界最年轻的冥帝,我吃再多苦都不怕,我只希望老师你&hllp;&hllp;你能为我骄傲,你能用那时的目光看着我,你能&hllp;&hllp;&rdqo;说到这里,迦南已是泪流满面。

    达密释深深吸了口气,良久不语。

    迦南突然清醒了过来,连忙单膝跪下,&ldqo;老师,我错了。&rdqo;

    &ldqo;你先下去吧。&rdqo;达密释轻叹一声。

    迦南起身,朝达密释行礼之后,转身离去。

    &ldqo;记住,别再去找七夜的麻烦,不然我也管不了你。&rdqo;身后传来了达密释的声音,迦南站住了。

    安静了几秒钟后,迦南继续朝前走去,&ldqo;老师,我记住了。&rdqo;

    望着迦南的背影,达密释眼中涌过几分黯然,&ldqo;迦南啊,你怎么还是学不会控制自己的情绪呢,你真的不了解我的心&hllp;&hllp;等到你有一天学会宽容,不再固执&hllp;&hllp;我就把一切都告诉你。&rdqo;

    &hllp;&hllp;

    &ldqo;老师&hllp;&hllp;老师&hllp;&hllp;老师&hllp;&hllp;为什么&hllp;&hllp;为什么&hllp;&hllp;我看不到你的心&hllp;&hllp;从那以后&hllp;&hllp;你知道吗&hllp;&hllp;我很怕见你&hllp;&hllp;我很怕&hllp;&hllp;&rdqo;

    迦南的脸埋在星岩上。

    &ldqo;他在哭吗。&rdqo;撒加低头望着岩面上斑驳的湿痕。

    &ldqo;呃啊!!!!&rdqo;

    突然,迦南抬起头,血肉模糊的脸上是一种令人恐怖的神情!

    &ldqo;我怕啊!&rdqo;迦南的旬日环从撒加脚腕处划过&hllp;&hllp;

    迦南猛地跳起,旬日环疯狂的乱舞,散乱的眼神凶狠无比,&ldqo;我要杀了你!老师!我要杀了你!我要毁掉冥界!我要让你后悔!这样,我就不怕你了!也不会&hllp;&hllp;&rdqo;

    唰&hllp;&hllp;

    一把红刀穿过了迦南的脖子,他的表情僵在脸上。

    慢慢的,红刀抽了出来。

    迦南的散乱的眼神渐渐平息,缓缓倒了下去。

    &ldqo;也不会&hllp;&hllp;&rdqo;

    &ldqo;再爱着您了&hllp;&hllp;&rdqo;

    &ldqo;我的老师&hllp;&hllp;&rdqo;

    &ldqo;曾经带给我温暖的人&hllp;&hllp;&rdqo;

    迦南合上了眼睑。

    &ldqo;解脱吧。&rdqo;撒加放下了刀,&ldqo;每个人,都有不甘和甘愿,不止是你。&rdqo;

    哗,黑色的光覆盖了迦南的尸体,然后带着他一点一点的飘散&hllp;&hllp;

    &ldqo;灵魂也选择了解脱么。&rdqo;撒加望着那随风飘散的灵魂实体。

    &ldqo;结束了吗?&rdqo;身后传来赫缺熟悉的声音。

    &ldqo;嗯。&rdqo;撒加轻轻应道,没有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