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四百零七章 反其道(一)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星云,星辰,漩涡,陨石,星岩&hllp;&hllp;

    浩瀚的落尘星河亘古不变,像一条银色的绸带,挂在更加浩瀚无边的宇宙中。

    落尘星河中央,一块灰色的浮陆几乎就是一粒尘埃,可是,不论时光怎么转变,它从未消亡。

    这块浮陆,叫做真央地,是能量的真空地带,是神冥两界真正的分隔之处。此时,一道光线在上空闪了一下,然后光明笼罩了这里,驱走了黑暗。

    几个人影从冥关上飞下,落在真央地的正中。

    &ldqo;冥关有动静了!快!快通知费楠团长!&rdqo;神关上的守军发现了这情况。

    不一会儿,一个身披绿色铠甲的强壮男子在众人的簇拥下来到了神关的城墙上。

    &ldqo;才六个人?&rdqo;费楠眼中闪烁着,&ldqo;他们要干什么?看这阵势不像是要攻击我们,真央地上,哪怕是冥帝,也不敌千军万马。&rdqo;

    &ldqo;静观其变。&rdqo;驻守神关的神兰军一团团长费楠挥了挥手。

    &hllp;&hllp;

    费楠其实猜对了,真央地上的六个人,真的全是冥帝!

    二解顶点的修罗冥帝‐‐撒加。

    稳固二解并有所提高的亡灵大帝‐‐斯汀。

    接近二解的夜叉冥帝‐‐赫缺。

    一解的罗刹冥帝、精灵冥帝奥兰多、蝙蝠冥帝塔奇纳迪。

    &ldqo;斯汀,开始吧。&rdqo;撒加一袭黑袍十分修身,加上银色的雕花腰带和长靴,让他修长匀称的身形显得十分挺拔。

    这袍子的样式很简单,却和他在奥菲拉尔大陆常穿的那件一模一样。

    赫缺看着走到前面放置材料的斯汀,对撒加道:&ldqo;还是黑色适合你,最懂你的人早就知道了。&rdqo;

    撒加眼神波动着。

    &ldqo;谁敢阻拦,杀。&rdqo;赫缺一字一句的道。

    &ldqo;看来苏菲对你的影响很大嘛。&rdqo;撒加轻笑一声。

    &hllp;&hllp;

    冥关上。

    &ldqo;讨厌!&rdqo;一个俏丽的女子使劲跺了跺脚,淡淡橘红色的长发上下飞舞。

    &ldqo;苏菲,让他去吧,他喜欢不是吗。&rdqo;另一个金色长卷发的女孩开口道,清丽的脸上表情有些生涩,身材纤细,看上去十分柔弱。

    &ldqo;你还不是舍不得,说我!&rdqo;苏菲扭头看着金发女孩,&ldqo;离离,说真的,你这一个月来每天照顾他,他知道你的心意么?&rdqo;

    &ldqo;他不知道&hllp;&hllp;&rdqo;离离轻蹙秀眉,&ldqo;可我知道了他的心意&hllp;&hllp;&rdqo;

    苏菲愣了一下。

    &ldqo;算了&hllp;&hllp;&rdqo;离离轻叹一声,&ldqo;心是最不能勉强的东西&hllp;&hllp;我只能&hllp;&hllp;站在这里为他祝福,祝福他找到那个带走他心的人。&rdqo;

    苏菲沉默了一下,望着真央地,&ldqo;别难过了,离离,我们从小就是好朋友,总有一天,会有一个人,愿意把心让你带走。&rdqo;

    &ldqo;像那个讨厌的恶鬼一样么?&rdqo;离离笑了。

    &ldqo;不准你说他讨厌!&rdqo;苏菲嘟起嘴。

    &ldqo;你不是自己经常说么?&rdqo;离离用手指刮了一下自己的脸。

    &ldqo;我说可以!你就不行!&rdqo;苏菲瞪大眼睛。

    &ldqo;小姑娘们&hllp;&hllp;&rdqo;一个身穿火红绣花裙的妖魅女人走了过来,腰肢摆动的幅度让城关上的铠甲战士们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ldqo;怎么了?舍不得?&rdqo;璧香笑望着二人,&ldqo;喜欢上那样的男人,就必须学会承受这种痛苦。&rdqo;

    &ldqo;关你什么事!妖精!&rdqo;不知道为什么,苏菲一看到璧香就来气。

    &ldqo;注意你的言行。&rdqo;弗因严厉的声音响起。

    &ldqo;哎哟!你还管的真严!小可爱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咯,你看,人家璧香妹妹都没生气呢!&rdqo;弗因身旁一个风韵十足的女人娇嗔道,那高高隆起的胸部着实波涛汹涌。

    &ldqo;妮露,都是你宠的她。&rdqo;弗因皱眉道。

    &ldqo;那当然了,苏菲是我看着长大的,又有你这么一个老顽固的父亲,我不宠她宠谁?&rdqo;妮露翻了弗因一个白眼。

    苏菲的母亲过世的早,很多时候都是妮露充当了母亲角色,对于这一点,弗因其实是很感激妮露的,不过说实话,苏菲的任性也来自妮露的&ldqo;言传身教&rdqo;。

    &ldqo;妈的!欺负老子!不带老子去!说老子不是冥帝!妈的!冥帝有什么了不起!老子早晚也是!&rdqo;残烙气鼓鼓的吼道,粗豪沙哑的声音让周围的人都皱起了眉头。

    &ldqo;斯汀交代,我们必须守住冥关,不惜任何代价,死也不能退缩。&rdqo;鸠合还是那副阴森的模样,说话的语气满不在乎,好像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人存在。

    突然,冥关上嘈杂起来了,兵器相撞的声音和惊呼声一时间凝成了一股躁动。

    躁动中,两排战士分开了,一个发白如雪的男子从中缓缓走来,身边还有一个身材娇小、身穿黑甲的女人。

    男子面目俊美,银灰色的瞳孔和眼角的淡淡细纹别有魅力,而身旁的女人更是美丽之极。

    &ldqo;终于来了,阿萨。&rdqo;看到来人,弗因笑了起来。

    &ldqo;来还东西。&rdqo;阿萨只说了一句话,便从弗因面前经过。

    很快,两人走到了城墙边上,莉娜望着阿萨,&ldqo;你去吧&hllp;&hllp;&rdqo;

    &ldqo;我还了东西就回来,放心。&rdqo;阿萨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便纵身跃下了冥关。

    &ldqo;大人&hllp;&hllp;&rdqo;莉娜凝视着阿萨掠向真央地的身影,&ldqo;我会在这离你最近的地方等着你,直到你平安回来。&rdqo;

    &hllp;&hllp;

    呼!

    一张没有任何花纹修饰的黑色披风朝撒加平平飞来。

    &ldqo;还是来了。&rdqo;撒加抓住了披风,收进储物手镯。

    &ldqo;欠了东西,总归要还的。&rdqo;阿萨轻轻落在撒加身旁,如雪长发丝丝飘起。

    &ldqo;你已经还了。&rdqo;撒加没有看他。

    &ldqo;那是你借给莉娜的,我欠你的,是人情。&rdqo;阿萨淡淡的道。

    &ldqo;我没说要你还。&rdqo;撒加道,&ldqo;如果你坚持要还的话,我必须提醒你,到了神界,不管你是多厉害的人物,都要听我指挥。&rdqo;

    &ldqo;为什么?&rdqo;阿萨眼神一动。

    &ldqo;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活着回来。&rdqo;撒加道。

    &ldqo;有意思&hllp;&hllp;&rdqo;阿萨笑了,&ldqo;你和七夜是完全不同的人,好吧,既然是还债,我就答应你。不过,阿修罗王,我也必须提醒你一句,神界高手如云,那里可不是真央地,你还不到三解,魂解的每一次进阶,概念完全不同。&rdqo;

    撒加微微一笑,不再回话。

    这时,斯汀的魔法材料已经全部准备妥当,一片空地上,各种闪着奇异光泽的晶体以一种更加奇异的方式摆放着,而斯汀就站在这些晶体的中间,双臂缓缓抬起,然后向两边分开&hllp;&hllp;

    &ldqo;时间是水,空间如沙,沙与水的交融,谁又能分的清楚,别说相隔有多痛苦,只要灵魂相通,一切,便成烟云!&rdqo;

    缕缕白光从斯汀双手发出,如烟一般凝聚在空中。

    看着漂浮在斯汀胸前的幽绿短杖,阿萨有点惊讶,不禁问道:&ldqo;真央地上也能使用灵魂力量?&rdqo;

    &ldqo;不是灵魂力量。&rdqo;撒加道,&ldqo;即使是操控灵魂的亡灵大帝,真央星岩对于灵魂的禁锢作用同样存在,这个魔法,完全是由那些稀有的珍贵晶石提供的元素能量。&rdqo;

    &ldqo;干嘛要如此大费周折。&rdqo;阿萨有点弄不懂了,&ldqo;这些材料就算有冥尊陛下帮忙,收集起来也很花时间,落冥城里难道不能传送吗?&rdqo;

    &ldqo;那就没效果了。&rdqo;撒加抬头望向神关,&ldqo;我就是要让他们知道。&rdqo;

    阿萨目光一闪,明白了撒加的用意。

    &ldqo;你还真会盘算。&rdqo;阿萨笑了,&ldqo;花点小时间,节约大功夫。不错,与其让不熟悉神界的我们到处乱碰,不如让他们直接来找我们,撒加,我现在理解你的自信了。&rdqo;

    &ldqo;冥界将几个冥帝传到了神界,其中还有大名鼎鼎的阿萨,我想我们还没有踏上神界的土地,这条消息已经开始让他们乱了。&rdqo;撒加轻轻摸着右脸上的那道疤。

    &ldqo;灵魂如烟云聚散,就让这渡生的门,打开清楚的答案吧!&rdqo;

    斯汀放下双臂,抓起了胸前的死亡权杖,猛地朝上一指!

    哗!

    气流以他为中心扩散开来,身上深红色的死亡法衣被鼓动着,两条印染白花的下摆不住飘舞!

    颜色各异的晶石光芒大盛,一股股的能量从其中射出,融入了空中的白烟。

    轰!

    白烟强烈的闪了一下后,整个真央地都陷入了一片白茫茫的烟雾之中!

    &ldqo;好大的阵仗!&rdqo;神关上的费楠眼眶剧烈的颤抖着,&ldqo;冥界这些人要干什么!&rdqo;突然,他愣住了‐‐

    只见笼罩真央地的白烟瞬间便散去,接着一扇像镜子一样的大门出现在真央地上空。

    刺眼的白光通过门的镜面折射进费楠的眼中,霎时,他反应了过来‐‐&ldqo;他们是要直接传送到神界!&rdqo;

    唰!

    空中的门消失了,真央地上的人消失了,一切在几秒钟之内就恢复了平静,只剩下那些失去能量的晶体光芒黯淡的留在灰色的真央星岩上。

    费楠深深吸了口气,面色铁青的转身,朝神关下的神星城走去。

    &hllp;&hllp;

    &ldqo;唉。&rdqo;冥关最高的城楼上,一个看上去大约三十来岁的清癯男子叹了一声,从真央地上传来的气流余波轻轻带起了他齐腰的栗色长发。

    &ldqo;你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啊,撒加,竟然会采用这么大张旗鼓的方法&hllp;&hllp;&rdqo;达密释轻声道,&ldqo;这样的话,你们在神界,从一开始,就会成为神刑者的目标了。而你们的目标,都会有所防备,这其实得不偿失啊&hllp;&hllp;&rdqo;

    蓦地,达密释眼中一闪。

    &ldqo;原来是这样,你的胆子还真大,不过如果成功的话&hllp;&hllp;&rdqo;

    达密释露出了笑容。

    与此同时‐‐

    一张水晶牌射向了空中,在微弱的金光中旋转了几圈后消失无踪。

    &hllp;&hllp;

    唰‐‐

    一张雕琢考究的金色石桌上,一块悬浮的大水晶牌上镂刻的纹路中,发出了强烈的光芒。

    光芒很耀眼,几乎了辉映了整个殿堂。

    &ldqo;哦?&rdqo;一个褐发老者推门而入,急匆匆的走到石桌旁,伸出双手,放在那块大水晶牌上,&ldqo;神韵罗牌反应很强烈,什么消息如此紧急?&rdqo;

    光芒消失了。

    老者满是皱纹的脸上凝重至极。

    过了一会儿,老者低喝一声:&ldqo;来人。&rdqo;

    一个身着短衣的蒙面男子身形渐渐清晰,在老者面前单膝跪下,&ldqo;积格城主,篱落暗卫十四号尼克为您效命。&rdqo;

    &ldqo;以最快速度找到菲拉诺殿下,让他赶快来占卜堂,神星城有十分重要的消息传来。&rdqo;积格沉声道。

    &ldqo;是。&rdqo;蒙面男子眨眼间就消失在了这间带着神秘气息的殿堂中。

    &hllp;&hllp;

    &ldqo;冥界用特殊方法将七个冥帝级的强者传到了神界?&rdqo;菲拉诺在金色石桌下的一张椅子上坐下,脸上带着几分疑惑。

    &ldqo;按照莫颜的描述&hllp;&hllp;&rdqo;篱落城主积格面色一沉,&ldqo;应该不是什么特殊的传送方法,经历过第一次神冥大战的人有些见过这种高深的魔法。&rdqo;

    &ldqo;积格叔叔,您也见过?&rdqo;菲拉诺问。

    &ldqo;亡灵魔法。&rdqo;积格深呼吸了一下,&ldqo;肯定是亡灵魔法‐‐最高深的只有亡灵大帝岑森才会的亡灵魔法!&rdqo;

    菲拉诺目光闪了一下。

    &ldqo;难道&hllp;&hllp;&rdqo;积格的呼吸越发沉重,&ldqo;那个带来恐惧的男人还活着?&rdqo;

    &ldqo;积格叔叔,您不用担心了。&rdqo;菲拉诺嘴角挂上了他惯有的慵懒的笑容,&ldqo;岑森已经陨落,使用这个亡灵魔法的另有其人&hllp;&hllp;我想我知道是谁来神界了。&rdqo;

    看着菲拉诺有些高深莫测的笑容,积格突然间明白了。

    &ldqo;没错,积格叔叔,他来了,带着对希思黎强烈无比的恨意来了。&rdqo;菲拉诺缓缓道。

    积格脸上颤了颤,想了一下后道:&ldqo;殿下,我有几处想不明白&hllp;&hllp;&rdqo;

    &ldqo;我知道您想问什么。&rdqo;菲拉诺笑道,&ldqo;莫颜肯定也和您有一样的疑惑,那就是,为什么他会故意暴露自己。&rdqo;

    &ldqo;是这样。&rdqo;积格点点头。

    &ldqo;这其实是一种更加聪明的做法。看来|经过洗礼的阿修罗王已经蜕化了。&rdqo;菲拉诺的神色有些复杂,不知道是赞赏还是警惕,&ldqo;假如他们悄悄来到神界,七个冥帝,其中还有北冥域的剑魔阿萨,这股力量一定会让神界很多强者陨落,神界也一定会陷入恐慌,对于在前方作战的大军来说,非常不利,也许冥界趁着这个机会进攻神关,会占据优势,从而将战场转移到神界。可是在这里,一个很重要的情况会被忽略,一个每个人都知道但在这种时候十有八九会被忽略的情况&hllp;&hllp;&rdqo;

    &ldqo;什么情况?&rdqo;积格问的很急。

    &ldqo;冥界的人口。&rdqo;菲拉诺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