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四百一十二章 敌友(一)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这是一座别具一格的城市。看上去有些悲壮,却藏匿着享乐的丝丝气味。一圈老去的城墙,围着它,就像留住了来自过去的残破。

    边境荒原。

    这座叫“边城”的中型城市,就是边境荒原的中心。漫卷的风沙围绕着它,风化着它的一切,带走了它也许曾经留在石板缝隙中的风华万千。

    荒原的天空依旧很蓝,云很近,天很低,仿佛触手可及,稀稀拉拉的植物插在沙砾干岩中,释放着罕有的能量气息。

    边城城西的一间小酒馆中,角落的桌子,两个人相对而坐。一个穿着布裙的女子身形曼妙玲珑,静静地坐在老木椅上,白皙滑|嫩的手撑着下巴,被面纱挡住的脸只能看到眼睛,不过其眼中神色来看,若有所思。桌子的另一边,是一个满脸褶子的糟老头,表情夸张,肢体放肆,此时,他正把一只脚翘在椅子上,脱掉了布靴,手指不停在脚趾缝中搓着,一脸满足……

    “喂!”老头抬起头,眯起眼睛看着女子,“我亲爱的弟子啊,多少天了,还不愿意走吗?”

    “哦。”女子眨了眨眼睛,从思索中清醒。

    “哦什么啊!”老头扁着嘴,“一天到晚魂不守舍的,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不是说好回忘忧地的嘛!”

    “哦。”女子秀眉微蹙。

    “……”老头用搓脚的手指搓了下鼻子,一拍桌子,“这里没人管啊!”

    “不好意思,老爷。”一个年纪轻轻的伙计忙不迭的跑了过来,“请问您需要些什么?”

    “什么好吃的好喝的都拿来!鬼地方!洗澡都不方便!还是我的天雾峰……”说到这里,老头原本愤怒的表情僵了一下,挥挥手,“快去快去!”

    “是,请老爷稍等。”伙计点头哈腰的离去了。

    这种小酒馆是边城中最复杂的地方,虽然边境荒原位于原神域的西北方,离那些繁华地带很远,但这里却有很多稀缺资源,比如珍贵的神兽兽晶,以及一些极为稀有的魔晶石。所以,身为边境荒原中心的边城,自然成为了一个龙蛇混杂的物流交易地区,这也是这座城市为什么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也有如此规模和人口流量的原因。

    而出现在酒馆旅店这些地方的人,说不清楚有什么背景,因此在小伙计看来这个老头子又邋遢又可恶,他也不敢有丁点微词。

    因为神界即使是顶位面,是物质位面强者感悟法则才能前往的地方,也不是每一个人都有神格,很多人其实也没有方法修炼,找不到途径。所以,从物质位面来的那些强者,很容易在神界冥界获得很好的待遇,受到重视的程度也远远高于顶位面的本土居住者。

    “门托弗洛老师……”女子轻声道,“如果……”她欲言又止。

    “干嘛!”老头耸耸鼻子,“有话就直说!”

    “还是算了。”女子眼中闪过一丝黯然。

    沉默了一下,门托弗洛突然站起身。

    女子一惊,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门托弗洛骤然严肃起来的老脸。

    “你忘不了……”门托弗洛缓缓道,“这样的心境,是没有办法回忘忧地的,更没有办法感悟那样东西。”

    女子低下头。

    “依琳。”门托弗洛看着她,“你答应过我。”

    “老师……对不起……”依琳低头轻声呢喃着。

    “你的体内,拥有着那个男人留给你的血脉,我告诉过你,我对你的父亲,有一个必须做到的承诺,哪怕他已经不在了。”门托弗洛的声音很沉重,依琳还是第一次听到这老头子用这种语气说话。

    “你让我很失望。”门托弗洛转头瞪了一眼捧着托盘的伙计,伙计很是知趣的躲开了。门托弗洛转过头,“依琳,到底你在那个物质位面上经历了什么,让你如此难以忘怀。我知道,忘忧地与世隔绝,一旦去了那里,你再也无法得到任何外界的消息……也许你根本就不想忘记。”

    啪。

    一个木匣子放在了划痕斑驳的桌面上。

    门托弗洛转身离去,“你自己看着办吧,本人心情很不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排遣郁闷,你好好照顾自己。”

    “老师!”依琳急忙起身。

    “坐下。”门托弗洛挥挥手,“受到勉强压抑的心,感悟不到灵魂的至高,我再逼你,也只会适得其反罢了。”

    依琳愣了愣。

    而门托弗洛的驼背很快消失在了她的眼中。

    依琳缓缓坐了下来,看着桌上的木匣子,一言不发。木匣子很旧,很不起眼,甚至边城里最穷的人家里的储物盒也比它好看……

    “唉。”依琳轻叹一声,收起了木匣子,理了理包着秀发的粗布头巾,呆坐了一会后,将一块色泽普通的魔晶石放在桌子上,起身离去。

    空中。

    一个俊逸潇洒的年轻男子伫立于云端,低头望着消失在街角的依琳,墨绿色的长发轻轻扬起,随着他秀雅的长衣一起飘动。

    “蒂蚀陛下,我的老师……”男子嘴唇动了动,“我已经交给她了,那样东西……”

    安静了一下,男子摸了摸鼻子,“我终于明白了您的意思,有些事情,被内心而左右,选择什么样的结局,都只在一念之间,强求只是无谓的契合,她始终需要自己成长,自己学会选择。”

    呼,风吹过,男子的身形渐渐隐去。

    “不过,我逸风对您的承诺,必会遵守,哪怕付出一切也在所不惜。现在,我就去除掉缠绕着她的心魔,为她铺好所有的路吧!”

    ……

    撒加和赫缺轻轻降落在离悠琴海岸边大约几公里的一道田坎上。前面不远处,是一个小村庄。

    景色很是宜人,田园,木屋,还有洁白岩石打造的墙体。

    可是。

    地上却满是鲜血,以及,尸体……

    撒加面无表情的走进了村庄。

    “这是谁干的。”他抬起头,望着坐在一栋木屋顶上的奥兰多。

    “不知道。”奥兰多一跃而下。“我和阿萨大人刚一来就是这样。”

    “阿萨呢?”撒加朝右边的几栋房子看了一眼,眉间皱起。

    身后的房门推开了,阿萨从一间木屋中走了出来,怀中还抱着一个小女孩。小女孩只有几岁的样子,脸蛋红扑扑的很是可爱,但此时,一道伤口却从她的身上横贯而过,血流不止……

    小小的身体因为剧痛而痉挛着,一双小手在阿萨的手臂上无力的乱抓。

    “活着?”撒加眼中透着莫名的冷光。

    “活不了了。”阿萨摇摇头,“我只是在尽量延缓她死去的时间。”

    撒加走了过去,抓住了阿萨的手腕,将他的手从小女孩的额头上拿开,雪白的光泽一闪而逝,小女孩弱小的身体不再痉挛了,随着她呼吸的停止而安静下来。

    撒加松开了阿萨的手。

    阿萨看了他一眼,将小女孩渐渐失去温度的身体放在了地上。

    “这是怎么回事?”塔奇纳迪和罗刹一起落到了撒加身旁,满脸惊讶。

    “有人用这样的方式欢迎我们。”撒加的目光再次落在了右边的几栋房子上,轻声道:“你们先走。”

    “发现了吗。”阿萨的眼神也在微微颤动。

    “很强。”撒加只说了两个字。

    “我们走吧。”阿萨说完这句话后,便腾身而起,化为一道白色的剑光,瞬间就消失在了村庄上的天空。

    “主人……”罗刹想说什么,却被赫缺阻止了。

    “没感受到吗。”赫缺嘴角弯起,深紫色的瞳孔中闪烁着光芒,“这种时候最好听他的,因为修罗的怒火开始沸腾了。”

    听到赫缺这句话,几人了然,纷纷飞起,朝着阿萨离开的方向而去。

    过了一会儿,撒加深深吸了口气,将血刀插在地上,狭长的殷红刀身一闪一闪的,发光节奏缓慢而有力。

    “还不想出来?”

    轰!

    右边的几栋木屋炸成了碎片,几个人影电射而出!

    撒加双手在血刀刀柄上猛地一按,血刀完全插进了地里,接着撒加踏住了刀柄,狠狠踩下!

    隆隆隆隆!

    地面突然凹陷下去,几块尖利的碎石弹起,撒加高高跃起,啪啪几脚踢在碎石上——

    “唔!”

    几个人影不约而同的发出一声闷哼,同时胸口飚出了一道血线,朝四周退去。

    然后,巨响震撼了整个村庄!

    烟尘勃然而起,地面在撒加那一踩之下,竟然整个翻转!

    方圆几公里的村庄,瞬间变成了一片断裂凹凸的泥石地!

    呼!

    一道气劲吹散了烟尘,撒加抓住了血刀,凝立于空中,目光如刀锋一样落在了对面那个人影脸上。

    “哎呀。”一个轻薄的声音响起,“这算是安葬吗?不愧是从冥界来的啊,那么喜欢帮别人挖掘坟墓。诶?对了,你为什么不给自己留个位置,还真是奇怪,我听说冥界的人可都是很冷血的哟。”

    遮蔽视线的烟尘完全散尽,一个妖里妖气的脂粉味很重的年轻男子正微笑的望着撒加。

    男子样貌还算不错,只是打扮的很妖娆,大红色的丝质秀美长袍,长长的褐色头发精细的编织着,还用的是女人的头钗……

    唰唰唰唰,四个人影落在他的身后,呼吸紊乱,显然是受了伤。

    “为什么……”撒加眉头皱的很紧,右脸上的伤疤紧绷绷的,足以证明他现在的情绪有多愤怒。

    男子愣了一下,“什么为什么?”蓦地,他反应了过来,哈哈笑道:“你是说下面这些被你好心埋葬的丑陋蝼蚁吗?”

    撒加面色冰冷到了极点。

    “咦?”男子终于注意到了撒加的表情,“你干嘛这么生气,我又没杀你们冥界的人,弱小象征着丑陋,我拉美达尔,可最讨厌丑陋的事物了。”

    “弱小就是丑陋么……”撒加冷笑一声,“我怎么觉得你这么丑。”

    “哦?”男子脸上抽了一下。

    “在我看来,你是最丑的。”撒加一字一句的道。

    “你很喜欢说笑话啊,可惜一点都不好笑,冥界的侵入者。”这个叫“拉美达尔”的男子看似从容洒脱的笑容变得有些僵硬了,“那个男人交代过,一切都要秘密进行,所以我自然要把那些难看的障碍除掉了,他是最美的,那些丑陋的东西当然只配成为他脚下的尘土。”

    “他是谁?”撒加内心的愤怒渐渐平定下来。撒加之所以和拉美达尔废话,就是在利用这个时间稳定情绪,他知道面前这个家伙有多强,至少和自己一样……

    因为撒加根本感受不到他的气息!开始暴露气息的只是那家伙身后的四个人,撒加之所以弄出那么大的动静,并不只是为了埋葬那些尸体,更重要的,还是将这个拉美达尔激出来。

    必须冷静。不然就输。输就是死。撒加输不起。还有必须要去做的事情。

    “你不配知道。”拉美达尔不屑的道,“在掌管神刑殿第六域的本大人面前,你马上也将变成尘土了。”

    话音刚落,身后那四个人便朝撒加电射而来!

    红光闪过。

    四个人的咽喉处伴随着那道红光的离去而渗出了和红光色泽很像的液体。

    “哟。很强嘛。难怪可以通过悠琴海。”拉美达尔饶有兴致的看着四具掉下去的尸体,好像他们根本不是他的属下,而是一堆废弃物。

    “消息传得真快。”撒加挥了挥血刀,“还不到一天的时间,你们就知道了。喂,十管事排名第六的家伙,你应该就是神刑殿镇守新神域的管事。”

    “聪明。”拉美达尔活动了一下手指。

    “把你第六域的神刑者叫出来吧。”撒加唤出了骨魔铠,穿在了身上,“一次解决,我不喜欢麻烦。”

    “第六域?神刑者?”拉美达尔看上去有些奇怪,“他们已经被你杀了呀。”

    “只有四个?”撒加微微一愣。

    “对呀。”拉美达尔的小指翘了起来,轻轻刮着自己的下巴,“越丑陋的东西越没用,所以才会带着更多丑陋的东西,要不是那讨厌的规矩,我连这四个副管事都不想要呢,在我心里,只有那个男人才是最完美的。嘻,你看着也不错,不过和他比起来,差得太远了哟。”

    面对拉美达尔射来的目光,撒加不禁心里一阵恶寒。他似乎有点明白拉美达尔的性取向了……

    恶心至极的家伙!

    撒加突然挥刀,六道刀气横竖交错,带着凌厉的气劲,呈九宫格形状向拉美达尔呼啸而去!

    好久没用的武技了,这招还是撒加在奥菲拉尔大陆上常用的武技“修罗四式”里最后一式破空的第二阶“破空二”。

    “黑色的刀气……真难看。”拉美达尔身形微微一晃,闪过了撒加这一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