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四百一十八章 染红悲伤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c

    一处幽静的内厅。

    厅外,是一条雕琢精美的大理石露天长廊。洁白的阑干中,一个银发男子凝神而立。

    &ldqo;菲拉诺大人!&rdqo;一个侍者跑了过来。

    &ldqo;好了?&rdqo;男子转过身,微笑道。

    &ldqo;是的,您可以进去了。&rdqo;侍者恭敬的道。

    &ldqo;辛苦你了。&rdqo;菲拉诺朝厅门走去。

    推开厅门,只见一个面相粗豪、满脸虬须的强壮中年男子正端坐在厅内正中的金色雕花大椅上。

    &ldqo;狄隆大人。&rdqo;菲拉诺欠身行礼。

    &ldqo;还这么客气?&rdqo;狄隆笑了起来,&ldqo;你现在也是主神级别的强者,就算是十管事,也没有几个人比你强了。&rdqo;

    菲拉诺谦虚的笑了一下。

    &ldqo;有什么事情急着见我?&rdqo;狄隆问道,&ldqo;我已经到了突破的关键时候。&rdqo;

    &ldqo;大人实力增长,对您的大计很有助益,但现在冥界的侵入者&hllp;&hllp;&rdqo;菲拉诺说道。

    狄隆摆摆手,打断了菲拉诺,&ldqo;我听炫奂说了,十管事已经死了两个,排名第九的罗斯和排名第六的拉美达尔。&rdqo;

    &ldqo;炫奂副殿主的意思是?&rdqo;菲拉诺面露疑惑。

    &ldqo;暂时停止围杀。&rdqo;狄隆道。

    菲拉诺眼中暗暗一闪。

    &ldqo;你觉得呢?&rdqo;狄隆问菲拉诺。

    &ldqo;我也同意炫奂副殿主的做法,我这次急着见大人,也是为的向大人您提出如此建议。&rdqo;菲拉诺道。

    &ldqo;是啊,你们都说的对。&rdqo;狄隆点点头,&ldqo;无谓在冥界侵入者上损耗神刑殿的实力,对大计没有任何好处。&rdqo;

    &ldqo;那我先离开了,不打扰狄隆大人您魂解了。&rdqo;菲拉诺退出了内厅。

    呼!

    一股气息笼罩了整座内厅,形成另一个极为强韧的防御气场。

    &ldqo;真的要突破了吗?&rdqo;菲拉诺回身望着厅门,&ldqo;这样一来,你的实力就更接近席瑟了,更加平衡,也更容易成功。&rdqo;

    &ldqo;神禁军的菲拉诺副统领。&rdqo;一个柔如花瓣的男声响起了。&ldqo;你的职位已经不在神刑殿了,来这里干嘛?&rdqo;

    又是他&hllp;&hllp;

    菲拉诺转过身,笑道:&ldqo;炫奂副殿主,您好。&rdqo;

    炫奂看了菲拉诺一眼,完美无瑕的嘴角轻轻一弯,&ldqo;菲拉诺副统领真是一个念旧的人,如此关心这里。&rdqo;

    菲拉诺面不改色的道:&ldqo;狄隆殿主对我有知遇之恩。&rdqo;

    &ldqo;哦,不知菲拉诺副统领对我们的殿主大人说了些什么?&rdqo;炫奂华丽的衣袖轻轻一挥,几缕柔光从身前滑过。

    &ldqo;普通的问候罢了。&rdqo;菲拉诺注视着那几缕柔光,指间出现了一丝气息。

    &ldqo;这种时候?&rdqo;炫奂笑了,&ldqo;看来你的关心的确很真挚啊,或者,是你搞不清楚状况?你不知道狄隆殿主这种程度的魂解,不宜中途停滞?&rdqo;

    &ldqo;是我唐突了。&rdqo;菲拉诺欠身道。

    炫奂的目光突然变得像针一样&hllp;&hllp;

    菲拉诺身体微微一颤,直起身,&ldqo;我告辞了。&rdqo;

    &ldqo;站住。&rdqo;炫奂叫住了他,&ldqo;现在是非常时期,神关和神星城正处于紧张的僵持状态,直属于神皇陛下的神禁军应该随时待命,以应付各种突发状况,我想,身为副统领的你,最好不要擅离职守。&rdqo;

    &ldqo;多谢炫奂副殿主的提醒。&rdqo;菲拉诺渐渐远去。

    炫奂默不作声的站在原地。过了一会儿,他缓缓摇了下头,朝另一个方向走去。而内厅里透过防御气场传出的气息,则越来越强烈。

    &hllp;&hllp;

    十天后。拭剑城。

    &ldqo;又消失了?&rdqo;剑台上,禅赢皱起眉头。

    &ldqo;是的,城主大人。&rdqo;一个黑衣男子站起身。

    禅赢身旁的撒加眼神闪烁起来。

    &ldqo;完全不知道落尘星河的情况&hllp;&hllp;&rdqo;禅赢转身对撒加说道,&ldqo;从混沌之契终结的那一天开始到现在,一个月的时间,拭剑城已经派出了数十名探子前往神关下的神星城,可惜无一而回,连一个消息都来不及传出。&rdqo;

    &ldqo;撒加大人。&rdqo;奥兰多几个起落就从远处掠到了剑台上。

    &ldqo;冥关什么情况。&rdqo;撒加问。

    &ldqo;终于有一只冥妖蝶通过了斯汀大人开启的灵魂通道。&rdqo;奥兰多道,&ldqo;捷克已经从坎哈尔前往了落冥城,他成功达到了冥帝一解,现在是冥军的副统领,代理大人你的职责。&rdqo;

    &ldqo;说重点。&rdqo;撒加摆摆手。

    &ldqo;太安静了。&rdqo;奥兰多面色一沉。&ldqo;捷克通过冥妖蝶带来的消息中说,这不像战争,一切都安静的不正常。&rdqo;

    撒加不说话了,陷入了沉静,只有手指在右脸的疤痕上轻轻摩挲着。

    禅赢挥挥手,向他汇报情况的黑衣男子离开了剑台。

    良久,撒加问禅赢:&ldqo;神刑殿那边的情况怎么样?&rdqo;

    禅赢道:&ldqo;也很奇怪。十管事中守卫悠琴海的罗斯死了,排名第六、守卫新神域的拉美达尔也死了,神界却还如此平静,就像你们根本没有闯入一样。&rdqo;

    撒加道:&ldqo;我前几天听莫特说过,神刑十管事排名前五的人和后面五个实力完全不一样,差距很大,也许他们不在意第九和第六吧。&rdqo;

    &ldqo;你错了。&rdqo;禅赢深深吸了口气,&ldqo;神刑十管事,是所有神刑者里最强的十个人,神刑者的选拔是很严格的,并不是以实力强弱作为标准,而是潜力和资质。&rdqo;

    &ldqo;怎讲?&rdqo;撒加问。

    &ldqo;意思是,十管事的人选,不是固定的,神刑者里如果出现了比他们更出色的人,将会取代他们的位置。&rdqo;禅赢目光一闪,&ldqo;排名第六的拉美达尔,在一百多年前,还是排名第五,而且占据了这个位置很多年!&rdqo;

    撒加明白了,又问:&ldqo;他被谁取代了?&rdqo;

    &ldqo;瓦纳,一个来历不明的家伙。&rdqo;禅赢沉声道,&ldqo;这个人在神界出现不过数百年的时间,却很快进入神刑殿,并且名声大震,被称为神界最懂法则的人。可是,不管他怎么出名,却始终没有人清楚他的来历。&rdqo;

    安静了一会,撒加突然问:&ldqo;按照神刑者十域的强弱,负责每一域的管事应该出现在各自守卫的地方,新神域是排名第六的拉美达尔,悠琴海是第九的罗斯,这是不是证明,新神域的地位比悠琴海更重要?&rdqo;

    &ldqo;是这样。&rdqo;禅赢点点头,&ldqo;神刑十管事,排名前五的人直接受殿主狄隆支配,没有固定的职责,平时只是魂解修炼,遇到紧急情况才会出动。排名后五的人属于副殿主炫奂,每一个人都掌管着一万神刑者,一般来说,维持神界和隶属神界的物质位面的秩序都是他们的事情。撒加你刚说的不对,神刑殿没有十域,只有五域而已,排名前五的管事都是单独行动的。&rdqo;

    &ldqo;五个域,每一域有一万名神刑者,都是神界强者中资质天赋相当优秀的人才,加上管理五域的管事每个人还有四个副管事&hllp;&hllp;&rdqo;撒加不由叹道,&ldqo;神刑殿身为神界的执法组织,果然很强。&rdqo;接着撒加又道:&ldqo;我在和拉美达尔战斗时,他说神刑第六域只有他和四个副管事,这又是怎么回事。&rdqo;

    &ldqo;那个自大的家伙。&rdqo;禅赢不屑的道,&ldqo;他手下的一万名神刑者还在新神域,作为他们的领导者,拉美达尔从来不和他们联络,所以基本上这一万个人长期处于无所事事的状态。&rdqo;

    撒加笑着摇摇头。

    禅赢继续说道:&ldqo;神刑殿排名五至十的管事,分别守卫着神界和落尘星河接近的交界处悠琴海,新神域,原神域。新神域城镇据点相对比较集中,主要以拭剑城和璧幽的幽夜城为主,所以只有神刑第六域在。原神域地域广阔,面积大约是新神域的四倍,所以有两个管事。而悠琴海和这两个地方比,重要性差了很多,因此是十管事最弱的第九&hllp;&hllp;&rdqo;

    &ldqo;等一下。&rdqo;撒加打断了禅赢,&ldqo;新神域一个,原神域两个,悠琴海一个,一共只有四个管事,被斯汀杀死的罗斯还是最弱的?他不是排名第九么,最弱的应该是第十才对&hllp;&hllp;&rdqo;

    &ldqo;实际上&hllp;&hllp;&rdqo;禅赢接着道,&ldqo;现在的十管事,只有九个人。排名第十的那个人比我开始对你说的瓦纳还要神秘!以拭剑城的情报脉络,我甚至都不知道他的名字!&rdqo;

    拭剑城的情报系统是非常完备的,在撒加看来,绝对超过了冥界任何一个地方,可这个排名第十的管事,他的底细竟然连禅赢都弄不清楚&hllp;&hllp;撒加不由心中一动。

    &ldqo;而且,这个人早已脱离了神刑殿,失去了行踪。不知道为什么炫奂没有从其它域中选拔副管事接替他的位置,就连第十域的那一万名神刑者,也留在神界的中心希思黎,由炫奂自己管理。&rdqo;禅赢道。

    &ldqo;事情会变得很复杂。&rdqo;撒加沉声道,&ldqo;神界将会大乱。&rdqo;

    &ldqo;我早就感觉到了。&rdqo;禅赢眼神波动着,&ldqo;所以当你们来到神界时,我才会第一时间出现在悠琴海。&rdqo;

    &ldqo;然后叫莫特来找我。&rdqo;撒加看着他,&ldqo;这的确是你和璧幽达到目的的最佳时机。前方的战争,后方的冥界入侵者,加上瞒过所有人潜伏在这里的你们,哪怕席瑟再强,也存在了陨落的可能。&rdqo;

    &ldqo;是这样,充满智慧的阿修罗王。比起曾经带着冥军几乎征服这里的七夜来说,你更让我觉得可怕。&rdqo;禅赢缓缓道。

    &ldqo;这是实话?&rdqo;撒加笑道。

    &ldqo;嗯。&rdqo;禅赢深深呼吸了一下。

    &ldqo;可你却能杀了我。&rdqo;撒加叹了口气,&ldqo;因为我的实力不如你,很多时候,客观的实力能战胜智慧。&rdqo;

    &ldqo;所以你才来到拭剑城。&rdqo;禅赢也叹道,&ldqo;你也很会把握时机。&rdqo;

    &ldqo;当目的一致,对立也可以变成合作。&rdqo;撒加道。

    &ldqo;为什么不说敌人也能变成朋友?&rdqo;禅赢问。

    &ldqo;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过敌人。一个愿意为爱付出的人,对我来说,不会成为敌人。&rdqo;撒加朝剑台下走去。

    &ldqo;那朋友呢?&rdqo;禅赢问。

    &ldqo;也不会。&rdqo;撒加背对着禅赢道,&ldqo;因为身为一个领导者,你忘记了最重要的东西,这样的人,同样不会成为我的朋友。&rdqo;

    &ldqo;什么东西?&rdqo;禅赢微微一颤。

    &ldqo;责任。&rdqo;撒加缓缓道,&ldqo;口口声声说不愿意让新神域的人再流血&hllp;&hllp;其实是你用来说服自己的理由,战争本来就是残酷的,战争产生的原因历来都是欲望,我相信你不会不明白这一点,你不过是在寻找一个表面光鲜的掩体,掩饰你的矛盾。和神皇为敌,我想你一开始就知道了结局吧,同样是流血,只是理由不同罢了。&rdqo;

    &ldqo;如果&hllp;&hllp;&rdqo;禅赢望着撒加的背影,&ldqo;你爱的人和你所谓的责任发生了冲突,必须选择一样,你会舍弃什么?&rdqo;

    &ldqo;我不知道。&rdqo;撒加吸了口气,&ldqo;曾经我为了一个人,失去了责任,失去了很多,失去了那些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我不想再这样,如果非要选择的话,那我就舍弃自己的生命吧。&rdqo;

    &ldqo;我会拼命去保护他们,我爱的人,还有我在乎的所有人‐‐哪怕最后会灰飞烟灭!&rdqo;

    &ldqo;你怎么知道我不会!&rdqo;禅赢提高了声音。

    &ldqo;问问你自己,对璧幽,你比我更了解她的心。&rdqo;撒加走下了剑台的阶梯。

    &ldqo;我会吗?&rdqo;禅赢一个人站在剑台上,长长出了口气。

    &ldqo;也许&hllp;&hllp;让我舍弃生命的人,只有她吧&hllp;&hllp;你说的对,阿修罗王&hllp;&hllp;&rdqo;禅赢心中起伏着,&ldqo;早就沦落在她眼中的心,又何来责任可言?这是悲哀吗,一个心甘情愿的男人,和一个心里没有他的女人&hllp;&hllp;&rdqo;禅赢自嘲的笑了笑。

    一阵幽香飘来。

    然后,一双柔弱无骨的手轻轻从后面抱住了禅赢。

    &ldqo;赢&hllp;&hllp;你和他说的话,我都听见了&hllp;&hllp;&rdqo;璧幽将脸贴在禅赢背上,透出衣料的炽热温度让她的心渐渐平静。

    禅赢将手放在了璧幽手背上。

    &ldqo;我很难过。&rdqo;璧幽轻声道。&ldqo;他说的对&hllp;&hllp;为了我一个人,就要流血,就要更多的人失去,这太沉重了,你为我背负的一切,太沉重了&hllp;&hllp;&rdqo;

    禅赢掰开了璧幽的手,转身将她搂入怀中。&ldqo;你不是我的妻子吗,干嘛还说这种话,我说过很多次了,不用在意。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rdqo;

    璧幽在禅赢怀中点了点头。

    禅赢柔声道:&ldqo;你说,不会再让悲剧发生,就要扼杀欲望,悖逆高高在上的意志。那时的你,倔强的让人心疼&hllp;&hllp;傻瓜,我们现在不就在做这样的事吗。别管那家伙说什么,他一定经历过许多失去,所以才会有那样的想法,可他忘记了一件事,不再失去的前提,是那染红悲伤的血啊‐‐&rdqo;

    &ldqo;不管是我的,还是他们的。&rdqo;

    两人不再说话,相拥着。

    良久,一缕淡淡的黑火从禅赢脚下升起,暗暗飘向远方。

    &hllp;&hllp;

    &ldqo;呵。&rdqo;远处,撒加张开手,一股黑色的烟从掌心中寥寥升起,很快融入了空气中。

    &ldqo;不再失去的前提,是染红悲伤的血吗?&rdqo;撒加摸着右脸的伤疤,嘴角弯起,&ldqo;血染红了悲伤,可悲伤,破碎的是心,再也无力挽回&hllp;&hllp;璧幽,你不就是带着那样一颗破碎的心,投入了禅赢的怀抱么。&rdqo;

    &ldqo;不过,我终于可以相信你们了&hllp;&hllp;&rdqo;撒加朝剑宫深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