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四百二十章 三招(一)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天雾峰。

    接天的瀑布从阳光中落下,隆隆的水声伴随着漫天的水雾,景观壮美。

    哗!

    一道剑气破空而来,劈开了瀑布下的水潭,然后一个人影掠了进去。

    石室?

    水潭之下,竟然是一个全封闭的石室,面积至少也有数百平方米。

    石室的门打开了,人影走了进去,墨绿色的长发随着他的步伐轻轻飘动着,宛如风一般洒脱。

    &ldqo;逸风!放我出去!你为什么要骗他们!为什么!我们不是朋友么!&rdqo;一个十分俊美的年轻男子被禁锢在一个四周插满剑的空间内,像一头疯狂的野兽。

    &ldqo;布罗小子,你怎么还是这么天真。&rdqo;逸风走到了那个空间前,抄起手。

    &ldqo;你把我关在这里有什么目的!&rdqo;布罗狂吼道。

    &ldqo;当然是关心你呀。&rdqo;逸风笑望着他,&ldqo;跟白痴一样,就知道玩感情,你以为你真的有个好父亲,可以让你任性妄为?&rdqo;

    &ldqo;你放屁!虚伪的家伙!你变了!变了!&rdqo;布罗眼眶欲裂。

    逸风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他,突然,手指一伸,一道细细的气劲穿过空间,击中了布罗的胸口。

    布罗摇晃了两下,带着满脸怒容倒下了。

    逸风叹了口气,&ldqo;天真的家伙,不过修炼天赋还算不错,如果你没有这个身份和主神的实力,说不定早就成为一缕亡魂了。&rdqo;

    &ldqo;对不起了,布罗,我必须这样做。&rdqo;逸风缓缓摇头,&ldqo;你被人利用了,知道吗,笨蛋。有人要利用你,有人要杀你,有人又不管你了,悲剧的孩子啊,要不是看在我们过去的交情,看在你对依琳尽心尽力的份上,你以为我愿意浪费我的&lsqo;剑风禁&rsqo;,封住一个主神级强者的气息可是很费劲的。&rdqo;

    逸风的脸变得严肃起来了,&ldqo;你不可能和依琳在一起的,她爱的人,是那个男人,你超越不了他的,不要说你了,就连我也不行!可我必须要扫清一切障碍,为了老师,为了我的承诺,也为了我唯一的亲人&hllp;&hllp;&rdqo;

    逸风转身朝石室外走去。

    &ldqo;依琳,蒂蚀老师最爱的女儿,她就是我现在唯一的亲人了‐‐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她的路,由我逸风来铺,她将要得到的一切,就由我逸风来完成!&rdqo;

    &hllp;&hllp;

    两天后。

    拭剑城。剑宫。

    剑宫内的试炼场&ldqo;剑台&rdqo;下,几个人影出现了。

    &ldqo;斯汀,第二个门领悟了么?&rdqo;撒加问身旁的人。

    &ldqo;什么第二个门。&rdqo;斯汀也只有和撒加说话时会笑一笑。&ldqo;最高深的亡灵魔法奥义,是&lsqo;五咒双门三极&rsqo;,虽然在亡灵石壁中,那些奥义招式都印在了我的灵魂中,但来神界前,我只领悟了五咒中的三咒,双门中的&lsqo;灵魂渡生门&rsqo;,三极中的&lsqo;魂聚&rsqo;和&lsqo;魂生&rsqo;。&rdqo;

    &ldqo;你不是说过,三极是亡灵魔法的究极招式么,只有深渊意志终极抉择后的生途法则奥义才能催动,怎么反而最难的你领悟的最多。&rdqo;撒加有点懵。

    &ldqo;因为依琳当时的灵魂只剩下了一点残存。&rdqo;斯汀回答的很简单。

    撒加深深的看了他一眼,&ldqo;谢了。&rdqo;

    &ldqo;你和我之间不要说这个字。&rdqo;斯汀依旧面无表情。

    蓦地,撒加眼中寒光四射,&ldqo;这也是我必须杀死那个神皇之子的理由!&rdqo;

    &ldqo;那四个混蛋就交给我了,尤其是叫&lsqo;凫轮&rsqo;的那位。&rdqo;赫缺手中鬼刃跳着舞,&ldqo;我倒要看看,那时的大神顶峰,在现在的夜叉冥帝面前,躲的了几下。&rdqo;

    &ldqo;你还真是有仇必报啊!男人的胸怀应该宽广,就像冥河格里芬斯的流水一样,绵延不绝。&rdqo;塔奇纳迪雄风十足的看着赫缺。

    &ldqo;滚一边去,你也就声音像男的。&rdqo;赫缺翻了塔奇纳迪一个白眼。

    眼看着两人又要干架了,撒加喝道:&ldqo;要打滚出去打,别在这里耽误事情。&rdqo;

    嚓。金属摩擦的声音。

    罗刹拔出了腰间的寒月弯刀,&ldqo;主人,你一句话,我就杀了他们&hllp;&hllp;&rdqo;

    撒加眼睛直了。

    斯汀无语了

    奥兰多扶住了额头。

    &ldqo;都停下!&rdqo;

    撒加的声音着实无奈&hllp;&hllp;

    一阵娇笑声响起。鞋跟的叮咚传来,一袭华美白纱裙的璧幽款款而来。

    光听声音,撒加还以为是璧香来了。这两姐妹还真是像啊,他心中暗道。

    璧幽先是对撒加笑着点点头,然后把脸转向了斯汀,&ldqo;新的亡灵大帝,来到神界后,是不是觉得实力增长的很快?&rdqo;

    斯汀点了一下头。

    &ldqo;我也有这种感觉。&rdqo;撒加插言道。

    不止撒加,除了精灵浪子奥兰多外,塔奇纳迪,罗刹,赫缺都有这种感觉,于是他们的目光都落在了璧幽脸上。

    &ldqo;法则最初被灵魂领悟时,会在原有亚神级的灵魂实体基础上,将其最大化的凝固,这就是所谓的神格或者魔魂。&rdqo;璧幽笑道,眼波流转,娇颜着实诱人,&ldqo;本来,这种时候,法则对能量属性的需求是一致的,没有区别,而为什么冥界的人很难用正极能量感悟法则,反噬几率大,就是因为法则奥义也有能量属性的习惯性。&rdqo;

    &ldqo;也就是说,冥界修炼久了,法则奥义已经习惯被负极能量激化,突然变成正极能量,法则奥义会不适应,于是法则反噬的几率增大,经脉便极容易受损。&rdqo;撒加明白了。

    璧幽接着道:&ldqo;可是,你们几个的体质天赋太特殊了,阿修罗王,深渊之主,地狱双鬼,还有远古时期的黑魔法种族夜魔。这样的体质,本性贪婪,对能量的饥渴程度远远超于经脉的承受力,一代一代的传承下来之后,形成了很强的抗性,基本上是不会排挤任何属性的能量,反而,当正负极中和之后,那种纯净的能量更能刺激法则奥义。&rdqo;

    &ldqo;你们幽魂也是这样?&rdqo;撒加问。

    &ldqo;嗯,我来神界前只是冥帝一解,三千多年,就到了三解。&rdqo;璧幽看了斯汀一眼,面色有点尴尬。

    &ldqo;我不介意,没有人天生就该为谁而付出,这必须是相互的。&rdqo;斯汀淡淡的道。

    璧幽眼神动了动。

    &ldqo;洗去种族印记,不愿意再屈从深渊意志的召唤,这种事情不算什么。站得越高,摔得越痛,不懂向下看的人,早晚会被脚下的石头绊倒。&rdqo;撒加的手搭在了赫缺肩膀上,&ldqo;这位仁兄你很熟吧,他是地狱双鬼中的恶鬼夜叉,我是修罗,照理说,他应该为我生为我死,可是,这家伙居然要杀我,还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那种&hllp;&hllp;&rdqo;

    &ldqo;少罗嗦!&rdqo;赫缺甩开了撒加的手,满脸通红的道:&ldqo;我怀疑你是不是撒加,是不是谁用了某种炼金药剂冒充你的刀疤脸,阿萨那混蛋的幽默感只是讨厌,你的幽默感是要命!&rdqo;

    塔奇纳迪张口欲说&hllp;&hllp;

    &ldqo;闭嘴。&rdqo;赫缺提前打断了他。

    &ldqo;明白就好。&rdqo;塔奇纳迪点点头。

    接着,一阵激烈的吵闹声响起了,经久不衰。

    &ldqo;下面吵死了。这些家伙!&rdqo;剑台上,盘膝而坐的禅赢站起身,眉头紧皱。

    &ldqo;你们安静一点,不知道别人正在静心吗!&rdqo;禅赢抓住了在他周围漂浮的月华剑,向下面那群人吼道。

    嘈杂声戛然而止。

    &ldqo;哦?&rdqo;赫缺嘴角一弯,&ldqo;怕输吗,不好意思,你要输两次了。&rdqo;说罢,他手中鬼火燃起,鬼刃像一颗诡异的黑色流星一样落到掌中。

    &ldqo;让我来。&rdqo;塔奇纳迪一把将赫缺拉到身后。

    &ldqo;你为什么老要和我抢,你长成这样还到处显摆,考虑一下观众的感受好不好。&rdqo;赫缺狠狠踢了塔奇纳迪屁股一脚。

    &ldqo;我是为了保护你啊!不懂感情的恶鬼!&rdqo;塔奇纳迪叫了起来。

    &ldqo;你还是单身吧,还好意思说感情这回事,别找理由了,你就是喜欢出风头。&rdqo;赫缺斜睨着塔奇纳迪。

    &ldqo;有女朋友了不起啊,说起最喜欢出风头的,不是你吗,你小鸟插了芭蕉叶装老鹰啊!&rdqo;

    &ldqo;也比你蝙蝠好,对了,你不是了,你现在是四不像,人不人鬼不鬼。&rdqo;

    &ldqo;你才是鬼,地狱恶鬼,讨厌,无情,自大,嚣张&hllp;&hllp;&rdqo;

    &ldqo;你&hllp;&hllp;&rdqo;

    &ldqo;你&hllp;&hllp;&rdqo;

    &ldqo;&hllp;&hllp;&rdqo;

    又开始了‐‐

    听到这心烦的噪音,禅赢英俊刚毅的脸颜色由红转青,憋了半天,抬手一股剑气笼罩了整个剑台&hllp;&hllp;

    &ldqo;呵呵,赢也会这样。&rdqo;璧幽掩口而笑,&ldqo;不过&hllp;&hllp;&rdqo;她望着那几个家伙,&ldqo;这些人还真有趣啊,也许,他们的眼中,根本没有宿命这回事吧&hllp;&hllp;一切,带来悲剧的一切,好像开始发生变化了&hllp;&hllp;超越了宿命的友情原来真的存在,他们的心里,其实都很在意对方&hllp;&hllp;&rdqo;

    心中涌过阵阵暖流,璧幽眼中不觉有点湿润。

    &hllp;&hllp;

    好不容易。安静了下来。

    因为这群人都把矛头转向了久久未出现的阿萨。说了今天在出发前和禅赢比试三招,结果观战的撒加他们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hllp;&hllp;

    &ldqo;奥兰多,这个给你。&rdqo;撒加卷起了袖子,取下了右腕上精美的银色护腕。

    &ldqo;转换之腕!&rdqo;璧幽心里一惊,&ldqo;冥尊的东西居然也在他这里,看来这一次的时机真的把握得很准。&rdqo;

    转换之腕:可以为魂解的冥帝级强者形成一个结界,转换正负极能量的属性。

    奥兰多也没说什么,接过转换之腕,戴在右腕上。这里需要的人,恐怕只有他和阿萨,以阿萨的实力,短时间的魂解也没有多少作用。

    这时。

    一道无声无息的气劲从天空中落下。

    禅赢用剑气造成的气场瞬间消失。

    一个长发如雪的男子落到了剑台上,不再白衣胜雪,而是穿上了一身黑色战甲,样式就他身上的气息一样凌厉。

    &ldqo;不欢迎我吗?还造隔绝气场。&rdqo;阿萨笑道。

    &ldqo;你还真慢。&rdqo;禅赢月白色的短发因为兴奋而抖动着,额前的头环正中一颗六角形的宝石熠熠发光。他也不打算解释这个问题了。

    &ldqo;找剑去了呀。&rdqo;阿萨手上一晃,一把极为普通的剑。

    禅赢愣了。

    &ldqo;你们拭剑城的人真不大方,卖剑的那个老板非要收我的魔晶石,我从来不带那个的,没办法咯,只好帮他淬了一会剑。&rdqo;阿萨剑一挥,&ldqo;说好三招。开始吧,第一招。&rdqo;

    禅赢用力摇摇头,清醒了过来,胸口不禁怒火上涌,&ldqo;这混蛋,如此看不起我么,竟然不用自己的剑,随便弄了把低级神器算什么!&rdqo;

    &ldqo;既然如此,那你就不要后悔了。&rdqo;禅赢冷声道。

    唰,月华剑横在了胸前,禅赢双脚微微一分,身上闪烁着月的光华。

    &ldqo;战甲很好看嘛。&rdqo;阿萨看着禅赢那身月白色战甲,&ldqo;比我的&lsqo;黑剑甲&rsqo;好像还要好一点。&rdqo;感受着那月华中隐藏着的锋利气息,阿萨银灰色的眼眸中,精光划过。

    轰!

    突然一股巨大的剑气从禅赢身上爆发出来,形成了一根直径五十米粗的光柱,直飞上天!

    云层被驱散。

    碧蓝的晴空突然泛起了月的白色!

    嚓。嚓。嚓。嚓。

    剑气从禅赢身上射出,剑台上满是划痕。

    阿萨不再说话了,因为他感觉到了这些剑气有多强。

    &ldqo;三成的实力。&rdqo;禅赢双手握住月华剑,举上头顶,&ldqo;&lsqo;剑意法则&rsqo;,满月斩!&rdqo;

    大约有一米多长、一寸来宽的金色剑身上那条细沟竖着贯穿而下,透出月的光华,猛地,禅赢双手挥下!

    开始飞向空中的那根五十米粗的光柱突然又在空中凝聚起来,化为一道巨大的剑气劈下来,淹没了阿萨。

    呼。

    气流扩散开了,一圈一圈的冲向了剑台四周。

    观战的撒加黑发乱飞,眼神剧烈波动着。

    禅赢说,这招满月斩只是他三成实力,可撒加清楚,如果自己要抗下这一招,必须用尽全力!

    这就是魂解阶位间的差距么?

    撒加看到赫缺几人的表情‐‐同样的凝重!

    气流消散。

    阿萨的身影渐渐清晰。

    他挥了挥手中的剑,剑身上雪花般的光点转瞬即逝。

    &ldqo;已经破了&hllp;&hllp;&rdqo;他看着剑身上的缺口,眼角细纹微微皱起,俊美的脸上更严肃了几分。

    &ldqo;不错嘛,不愧是北冥帝阿萨,那种剑都挡的下来。&rdqo;禅赢月华剑上淡淡的光晕流动着,宛如柔和的月光。

    &ldqo;第二招了。一半实力。&rdqo;

    骤然,剑台上的空气像被抽走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