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四百二十二章 来了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Www.

    边城。藤萼街。

    熙攘喧闹,人流涌动。这条街,是边城里最繁华的一条街。各色各样的人都有,宽阔的街道两边,各类建筑林立,有店铺,有地摊,也有操持着独特叫卖声的跑商人。

    当然,还有补给的驿站,豪华的旅店,小酒馆,老茶寮。

    藤萼街的转角。

    一间别致的酒馆。

    老旧的铜模门轻轻张合着,点点铜绿斑驳,像是在回忆着过往。旅人、过客、不明身份的人,纷纷推开它,来来往往,仿佛这扇门的里外,就是那不愿被河流冲刷的流沙,卡在时间的裂缝中,短暂的停泊。

    “追忆”。

    掉色的招牌晃晃荡荡,淡蓝色的魔晶石镶嵌在银质招牌的周围,发出莫名忧郁的光泽。

    看起来,这间酒馆开了很长时间了,也许,在没有时间概念的神界,在很世俗的边城,它就像独自蹉跎岁月的旅者,在两者间似乎并不明朗的矛盾中,品味着一天一天过去的日子。

    无尽的生命,不得不面对的生活。

    当着两样东西被糅合在一起,活在其中的人,会否懂得,其实那些忘不掉的歌谣,才是苍白中的一缕柔软的慰藉。

    怀旧,隐约的刺痛,还有突然间浮出心底的模样……

    追寻着回忆的脚步,一夕,却逝水而去。

    也罢。短暂的想起,也算。放下酒杯,轻轻一笑,摇摇头,起身离去,重又回归到生活的轨迹,回归到该走的路。

    结束就结束,漫长的年月本就排斥着真实。

    什么都可以忘掉,不是么?

    酒馆内不大,装潢也不豪华,大约二十几张木桌错落有致,雕刻着花纹的吧台立在酒馆靠门的左边,那些纹路都有些模糊了,黑黑的银锈断断续续的在纹路中延伸。

    按照常理,这种酒馆气氛应该是很喧嚣的,到处弥漫着烈酒刺鼻的气味、热烘烘的汗味、以及胡咧咧的吆喝和叫喊。

    可是这里却异常安静。

    所有的人都在静静的等待,目光几乎都落在了酒馆大厅最里面那个空空的台子上。

    一个大约两米高三米宽的白玉台,台阶直通往酒馆内堂。

    这时,一个身影顺着台阶走上了白玉台,在台子中央的木椅上坐了下来。

    同一时间,所有人都微微闭上了眼睛。

    然后,琴声悠悠响起……

    宛如在灵魂中轻柔的诉说,宛如坠落凡尘的飞星,流彩已逝,却带来迷蒙的天籁。

    这是一个相貌丝毫不起眼的女子,皮肤黯淡无光,长长的白发盘起,怀抱一把有点旧的竖琴,发黄的手指轻轻拨动着琴弦……

    琴音美妙到了极点,几乎让人忘记了她的容貌。没有人在意弹琴的是谁,却都期望这琴音永远不要停歇。

    一曲罢。女子退去。

    久久,人们从陶醉中恢复,继续笑着,继续喝着酒,继续放松着自己的情绪。他们甚至记不得是谁弹奏的这曲天籁,他们只是经常出现在酒馆内,等着听一首琴曲。

    酒馆除了外面的大厅外,里面是可以居住的房间。房间和阁楼围成了一个庭院,面积也挺宽阔。庭院中,种着一些植物,也算一个小小的花园。

    原木和大理石混合建造的一座两层的阁楼下,刚刚弹琴的女子正坐在一张小石凳上出神。她的怀中还抱着琴,只不过不是那把普通的竖琴,而是一把造型别致的木琴。

    “忆,来听你弹琴的人越来越多了。”一个男子走了过来,脸上挂着温煦的笑容。他的脸有点圆,看上去很年轻,单眼皮,说不上英俊,却给人一种朝气蓬勃的感觉,壮实的身形很挺拔,虽然不高,但阳刚气十足。

    叫“忆”的女子没有说话,依旧出神。

    “为什么不用琉特琴弹奏?”男子问。

    男子在忆的身边足足站了有一分钟,她才反应过来。“雪特,你刚刚说什么?”

    “呵。”雪特笑着,指了指忆怀抱的琉特琴,“我问,你为什么不弹这把琴。”

    忆愣了一下,摇摇头。

    “算了。你喜欢就好。”雪特不介意的摆摆手,“虽然听不到琉特琴那仿佛可以沁入骨髓的低音,但可以听你弹竖琴,我也很满足了。我常常在猜,你来神界之前,肯定是某个物质位面最顶级的乐师。”

    忆沉默不语。

    “你好好休息吧,我走了。”雪特身形一晃便失去了踪影。

    “你不也神神秘秘的……”忆轻声自语着,“每天都在边境荒原里流连,就像在寻找着什么,那么多年了,难道每天如此?”

    荒原的风很干燥,从一望无际的荒凉中涌进城里,然后来到这庭院中,弄得树叶沙沙作响。

    忆拔出了木质头钗,放下了发髻,白色的发丝垂落,柔软如诗。

    她站起身,朝阁楼内走去,即使一袭非常朴素的布裙,也掩饰不住她婉约如水的气质。曼妙的脚步盈盈,却闻轻叹声幽幽。

    谁让她怨,又是谁,让她念……

    “为什么不弹琉特琴……”忆站在阁楼二层的窗前,望着远方,目光中,是淡淡的哀怨,“因为一个人……他已经忘了我,忘了我弹琴的样子,忘了琴声中许下的诺言……”

    阁楼二层的房间不大,一桌,一床,一椅,一个旧木柜,仅此而已。

    “就这么过吧……”忆轻抚着耳畔的发丝,“我以前不也是这样的么,一个人,也不觉得有多孤单……”

    突然,她笑了,“真正的寂寞,原来是你留给我的……我真的很傻,一而再的被伤害,却执迷不悟……甚至还在心里傻傻的期待,你有一天会出现在‘追忆’里,听到我的琴声……”

    忆的眼神渐渐坚定起来,“笨蛋,要学会忘记了,重新习惯一个人的生活,重新变回那个只为自己的依琳!”

    她转身走到木桌前,坐下,拿出了一个木匣子。

    那个她的门托弗洛老师留给她的木匣子。很旧的木匣子,连边城穷人家的储物盒都比它好看。

    依琳打开了木匣子。

    “这是!?”

    她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

    嗖。

    藤萼街的一座尖塔上,虚影一闪即逝。

    “他干嘛?”赫缺出现在尖塔上。

    “他怎么了,突然变得不正常起来。”斯汀挥动着死亡权杖,尖塔上的空中,一道缝隙缓缓闭合。

    “好像发现了什么,直接瞬移走了。”赫缺道。

    “是有事吧。”斯汀想了想道,“撒加知道怎么处理,你还是按照他说的去做吧,阿萨、奥兰多他们四个已经开始在边境荒原里搜寻了。”

    “你呢?”赫缺看向斯汀。

    “我做不来这些事情。所以找地方冥想去了。你们找到了通知我。”斯汀丢给赫缺一个魔法讯息石,然后幽绿的死亡权杖一挥,眨眼就消失在了一片白光中。

    “这家伙!”赫缺瞪了空气一眼,身上鬼火一闪,隐没在了尖塔下的人流中。

    ……

    “追忆?”

    一个男人悄然无声的出现在了街角的一间酒馆门口,抬头望着那镶着蓝色魔晶石的旧招牌。

    漆黑的头发盖住耳朵,垂在颚边,长短不一,参差不齐,有些凌乱,却透着坚韧和倔强。他穿着一件样式简单的黑袍,很修身,袖子卷起,小臂上很多伤痕,银质的雕花腰带勾勒着他细而有力的腰身,让他修长的身形显得更具爆发力,白色的布裤扎在生铁长靴中,黑白分明得很好看。

    “为什么会听到依琳的琴声?”撒加摸着右脸上的疤痕。

    推开门,撒加走近了这间叫“追忆”的酒馆。

    看到这样一个男人走了进来,酒馆里的人都不约而同的朝门口望去。

    一个女侍者走到撒加身边,小声问:“大人,请问您想坐哪?”

    撒加看了女侍者一眼,深邃的眼眸中透出的凌厉不禁让女侍者退了一步,满脸通红。

    “那里好了。”撒加走到了角落靠窗的一张木桌前,坐了下来。

    “请问……”女侍者跟着过来了。

    “随便。”撒加打断了她,整个人透出一股冰冷的沉寂。

    “是。”女侍者只觉得心底莫名涌出了一股恐惧感,慌忙离开。

    六道法则的气息感觉还是这么明显?撒加眼中一动。难道一定要感悟到后面的奥义才行?撒加闭上眼睛,沉思起来。

    过了一会儿,酒杯放在桌上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索。

    一个缺口的高脚银杯,杯中的酒浆红红的,色泽有些浑浊,撒加一看就知道是品质不高的烈酒。

    他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感觉很辛辣,烧喉咙。

    皱了皱眉,撒加放下酒杯,这时他看到了酒馆大厅尽头的白玉高台。琴声好像就是从那里传来的。撒加凝神静气,用灵魂境界搜索着上面残留的气息。

    的确是懂得法则的人的灵魂气息!

    撒加的心开始跳了!

    蓦地,他又露出失望的表情:不是水系法则,和依琳的灵魂气息感觉完全不同,弹琴者的灵魂实体,就像杂乱无章的线条,理也理不清。

    这压根就是一个还没入门的法则。依琳感悟“水之柔和”那么多年,以前的实力都快接近低位神顶峰了,就算斯汀告诉过撒加“魂聚”这个究极亡灵魔法会对原本的法则产生影响,但法则属性是不会变的。

    撒加知道,依琳的灵魂差点消散,多亏逸风来深渊找斯汀,然后用巅峰魔器级的魔法卷轴储存了最高级的亡灵魔法“三极”中的两招“魂聚”和“魂生”,救了依琳。

    对于这件事,撒加是非常感激逸风的,不过同时,他也对逸风为什么会那样帮助依琳产生了疑问。他想不清楚,只可以确信一点,那就是逸风绝不是因为喜欢依琳而做这些事,一定是另有隐情!

    突然,一个陌生人坐在了撒加对面。

    “荣幸啊。”陌生人露出了笑容,“竟然有如此实力的人物光临我这家小酒馆。”

    两道凌厉的光芒从撒加眼中射出,落在了陌生人的脸上。

    “你好,朋友。”陌生人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个酒壶,咣的一下放在桌上,“这些不长眼的侍者,用这种酒招待你。”

    呼,一股气息卷上了撒加面前的酒杯,酒杯消失了,可酒浆却还留在原地,悬空漂浮着,似乎装盛它的高脚银杯从来没有离去过一样!

    啪的一声,很轻。

    那个高脚银杯居然回来了!

    两根手指夹住了杯脚,“不好意思,我觉得这酒挺有味道。”

    一饮而尽,撒加随手一捏,银杯化成了一股青烟。

    “哈哈。”陌生人笑道,“好精准的气息控制力!”

    “你也不差。”撒加毫不客气的指着桌上的铁酒壶,“不是要请我喝酒么?拥有主神实力的酒馆老板。”

    ……

    打开的木匣中,一块金色的牌子静静躺在里面,淡淡的金光散发出来,一点都不强烈,却让人连呼吸都很困难!

    依琳惊讶的望着那菱形的金色牌子,表面的花纹看上去异常尊贵!

    “秩……秩……秩序令!”

    依琳用力捂住胸口,终于迸出了几个字。

    “这是……”依琳不知不觉流下了一行眼泪,“这是父亲他……他送给母亲的秩序令啊!”

    “你还是打开了。”

    一个俊逸的男子突然出现在了房间中,吓了依琳一跳。那男子一头墨绿色长发,随意披在肩上,气质飘逸如风。

    唰。

    男子身上发出一股如剑的气息,瞬间造成了一个防御气场,笼罩了庭院中的这座小阁楼。

    接着,另一个卷发男子出现在男子身后,一脸沧桑的感觉。

    “修,修尔达因!”依琳认出了卷发男子,吃惊无比。

    “依琳神使,您回来了。”修尔达因恭敬的道。

    “猪啊你!”那墨绿色长发的俊逸男子用手肘狠狠撞了一下修尔达因的胸口,“我们该叫她什么?”

    看到那男子的举动,依琳惊讶的表情僵在脸上……即使她思维敏捷、曾是机关算尽的神使,此时大脑依然一片空白——这个男子的气息太可怕了!不止是他,就连在奥菲拉尔大陆上不如自己的圣裁所所长修尔达因,此时的实力,依琳也完全看不透,根本感受不到一点他们的气息!

    突然,他们单膝跪在了自己面前。

    “公主殿下,臧风阁阁主逸风来迎接您了。”墨绿色长发的男子右手放在胸口,望着依琳的眼神炽烈无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