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四百二十三章 为了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漂浮的巅,金色的芒。

    当巅峰淹没在璀璨中,秩序,便成了那唯一的理由。

    秩序之巅上,一个英俊的银发男子沉默不语,脚下的岩石金光灿烂,他望着远方的眼眸中,却透着一股莫名的忧愁。

    &ldqo;老师。&rdqo;男子身后出现了一个墨绿色长发的年轻人,脸上挂着轻松的笑容,整个人飘逸如风。

    &ldqo;逸风,你知道寂寞是什么吗?&rdqo;银发男子轻声问。

    &ldqo;老师啊,您身为神皇,感悟了宇宙至高的秩序,还会在意这种虚无飘渺的东西?&rdqo;逸风笑道,&ldqo;反正我从来不管这些。&rdqo;

    蒂蚀沉默的摇摇头。

    秩序之巅的远方,是一片茫茫。

    茫茫之中,希思黎正散发着迷人的美丽&hllp;&hllp;

    &ldqo;你的剑,有寂寞,你的心,也有寂寞,就算是整个神界尊你为皇,又怎样?&rdqo;蒂蚀长叹一声。

    &ldqo;老师&hllp;&hllp;&rdqo;逸风眼中闪过一丝光芒。

    &ldqo;不得不&hllp;&hllp;你读懂过这三个字吗,这是&hllp;&hllp;世上最无奈的字眼。&rdqo;蒂蚀缓缓转过身,眼神渐渐坚定。

    逸风单膝跪下,右手用力放在胸口,&ldqo;老师,如果没有您,逸风只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不知道有没有明天&hllp;&hllp;&rdqo;逸风抬起头,&ldqo;无论您做出什么选择,逸风都会义无反顾!&rdqo;

    蒂蚀看着逸风,眼前渐渐模糊。

    &hllp;&hllp;

    啧啧。

    街的角落,一个衣衫褴褛的男孩正咂吧着小嘴。男孩大约七八岁的样子,瘦的皮包骨,墨绿色的头发又长又乱。

    此时,他正望着街的对面一家豪华的旅店,里面飘出的香味让他垂涎欲滴。

    &ldqo;变成烤肉&hllp;&hllp;变成烤肉&hllp;&hllp;变成烤肉&hllp;&hllp;&rdqo;男孩坐在地上,双眼死死盯住面前一个缺口的破碗。

    碗里,是一块别人施舍给他的干硬的发了霉的面包。

    &ldqo;哈!&rdqo;男孩抓起面包,满足的闭起眼睛,然后张大小嘴,一口一口的吃着霉面包。

    他吃得很大口,仿佛霉面包真的变成了香喷喷的烤肉。

    突然,一股香味飘了过来,很近,绝不是那旅店里飘出的!

    &ldqo;咦?&rdqo;男孩睁开了眼睛,小脸十分惊讶,呆呆的用手摸了摸嘴角的面包渣。

    一条烤羊腿。

    烤得皮酥肉嫩,表面清亮的油光像天上的星星一样。

    &hllp;&hllp;

    飘渺的山峰上,云雾缭绕,瀑布接天,飞流直下。

    一个少年几个起落就从天空中落向了瀑布,溅起水花朵朵。

    &ldqo;这小子&hllp;&hllp;&rdqo;水潭边的一个银发男子微笑着,他很英俊,浑身上下透出一种尊贵,尤其是那双眼睛,睥睨天下。

    &ldqo;天性乐天,尤其是资质,更是神界无双。&rdqo;蒂蚀叹道,&ldqo;无意间在楼兰城发现了他,也算我的运气吧。也不知道他的父母是谁,这样的孩子,就算我不教导他,也会有另一个人成为他的老师。&rdqo;

    唰,瀑布下的水潭射出一股水箭,接着,少年落在了蒂蚀面前,墨绿色的头发湿漉漉的搭在肩上,赤裸的上身已有了男人的雏形。

    &ldqo;老师你修炼的地方真美。&rdqo;少年嘿嘿笑道。

    &ldqo;逸风,你喜欢吗,喜欢的话,天雾峰就送给你了。&rdqo;蒂蚀笑道。

    &ldqo;真的啊,老师,你真了不起,这么好的地方就随便送人啦。&rdqo;逸风乐了,&ldqo;我从小就到处流浪,神界的地盘都是那些有权有势的厉害家伙的,别人连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的。&rdqo;

    &ldqo;权势啊&hllp;&hllp;&rdqo;蒂蚀轻声道,&ldqo;逸风你也可以,只要你有实力。&rdqo;

    &ldqo;我无所谓啦。&rdqo;逸风笑着,&ldqo;有就有,没有就算了,我反正从来也没有拥有过,心里快活就好啦,老师是我最重要的亲人,嘿嘿,只要跟在老师身边,心里就会一直暖暖的,就像,唔,就像冬天里也能盖着棉被,躺在有壁炉的房间里。&rdqo;

    &ldqo;心里暖暖的&hllp;&hllp;那是什么感觉&hllp;&hllp;&rdqo;蒂蚀望着逸风转身奔向水潭的身影,心中起伏,&ldqo;他是把我当成了亲人么&hllp;&hllp;而我却只是&hllp;&hllp;&rdqo;

    蒂蚀突然觉得自己的心空落落的。

    &ldqo;为了那个&hllp;&hllp;&rdqo;蒂蚀双眼闪烁,&ldqo;我找到了他,他的资质,应该可以成为那种程度的强者&hllp;&hllp;傻小子,我这样做,其实&hllp;&hllp;其实是为了自己啊。&rdqo;

    哗,水潭又欢快的跳跃起来,伴随着少年无邪的笑声。

    蒂蚀听见了。

    自己心弦崩断的声音。

    &hllp;&hllp;

    &ldqo;逸风,答应我一件事。&rdqo;蒂蚀扶起了逸风。

    &ldqo;老师&hllp;&hllp;&rdqo;逸风心中一阵感动,甚至都有些震撼了‐‐蒂蚀是神皇啊,神界的最高统治者啊,他竟然弯下身体,亲自来扶自己!

    &ldqo;我知道您要说什么,老师。&rdqo;逸风还可以感觉到肩头蒂蚀手掌的温度,那是&hllp;&hllp;那是老师从来都没有过的炽热!

    &ldqo;一切&hllp;&hllp;&rdqo;蒂蚀轻轻说:&ldqo;一切都交给你了。&rdqo;

    逸风的表情变得异常严肃,&ldqo;您放心,这是我的承诺,今天这一诺,我逸风会用生命遵守,永远不弃!&rdqo;

    &ldqo;呵。&rdqo;蒂蚀笑了,&ldqo;第一次啊,看见你这样的表情&hllp;&hllp;这样,我就放心了。其实,逸风,你影响了我很多&hllp;&hllp;&rdqo;

    说完这句话,蒂蚀消失在了秩序之巅。

    &ldqo;老师,你去神狱了吗。&rdqo;逸风深深呼吸着,&ldqo;终于做了决定&hllp;&hllp;追寻自己的心吧,那样,会失去一切,可是,你换回了无悔,这才是&hllp;&hllp;最宝贵的东西!&rdqo;

    &hllp;&hllp;

    &ldqo;门托弗洛老师!?&rdqo;依琳呆住了。她看到,眼前的这个臧风阁阁主逸风,居然变化成了那个在边境荒原尽头&ldqo;忘忧地&rdqo;教导自己的糟老头!

    &ldqo;我可爱的女弟子啊,这么惊讶干什么。&rdqo;逸风又变回了自己的模样。

    依琳突然全明白了。

    她明白了自己明明是席瑟的眼中钉,席瑟也知道自己的身份,为什么还能在神界安然无恙的活着‐‐她一直以为是自己的拼命努力&hllp;&hllp;

    她也明白了为什么在奥菲拉尔大陆当神使那么轻松自在‐‐原来是有一个顶峰冥王一直在自己身边,修尔达因,原来他是逸风派去的&hllp;&hllp;

    她还明白了为什么自己被布罗误伤,灵魂残存也能聚合&hllp;&hllp;

    她更明白了,自己为什么可以那么快就获得神格、感悟法则,为什么门托弗洛老师会突然出现,为什么边境荒原这种地方自己一个小女孩也能活下去&hllp;&hllp;

    总之,依琳什么都明白了。

    &ldqo;父亲&hllp;&hllp;&rdqo;依琳从木匣子中拿起了秩序令,双手捧在胸前,一滴滴的泪落在上面,顺着那尊贵高雅的纹路滑落。

    我一直怪你,怪你让我和母亲在可怕的神狱中无助的痛苦挣扎,虽然你后来救出了我,但我还是怪你,因为母亲她,为了保护我,已经&hllp;&hllp;

    可我现在明白了,明白了你的苦衷。

    你有你的无可奈何,你也有你必须要走的路,那宿命的规则啊,你这样懂得至高秩序的男人也一样无法抗拒!

    但至少,你付出了一切,你至死不悔!

    &ldqo;我是&hllp;&hllp;&rdqo;依琳紧紧抱住秩序令,泪水如散落的珠玉,&ldqo;是那样爱着您,我的父亲,父亲&hllp;&hllp;&rdqo;

    逸风和修尔达因静静看着她,简单朴素的阁楼内,只有抽泣声。

    &hllp;&hllp;

    &ldqo;好酒。&rdqo;撒加一饮而尽。

    &ldqo;那是当然,边境荒原才有的东西,又岂是希思黎那些地方的人可以喝到的。&rdqo;酒桌对面的陌生男子朗声笑道。

    &ldqo;名字。&rdqo;撒加手掌一张,铁酒杯飞向了陌生男子。

    &ldqo;千世情殇。&rdqo;陌生男子竖起一根手指,铁酒杯在他的指尖旋转着。

    &ldqo;千世&hllp;&hllp;情殇?&rdqo;撒加沉吟。蓦地,他笑了,&ldqo;人只能活一次,生命短短数十年,可以修炼的,多活些日子,更倒霉的,成了神,便享受那无尽的生命和寂寞。千世情殇?一次就心神俱裂了,还要一千次,这酒不喝也罢。&rdqo;

    &ldqo;有一种东西,叫轮回。&rdqo;陌生男子一抬手,铁酒壶自动飞起,为他手指上的酒杯斟满。&ldqo;这也是一种寄托,杯中酒,不是苦酒,如果可以再来一次,也许就不会失去。于是,为了解脱宿命,便有了轮回,一世接一世,总有一次不再遗憾,五百年,五千年,五万年,直到千世过去,情殇终会变成相见。&rdqo;

    &ldqo;执念,无非是借口。不懂得珍惜才会失去,这只能怪自己,怨不得别人。&rdqo;撒加看着陌生男子。

    陌生男子手指一动,酒杯飞到了撒加面前,&ldqo;再来一杯吧。喝光它,喝光了,就没有千世了,也没有情殇了。&rdqo;

    撒加接过酒杯,仰脖喝下。

    &ldqo;名字。&rdqo;撒加放下酒杯。

    陌生男子有点奇怪,&ldqo;我不是说过了,千世情殇,以你的灵魂境界,怎么可能那么快就忘了。&rdqo;

    &ldqo;我是说,你的名字。&rdqo;撒加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ldqo;雪特。&rdqo;陌生男子道。

    &ldqo;我想见一见刚刚弹琴的人。&rdqo;撒加对雪特道:&ldqo;我知道你坐在这里绝不是因为好奇,你的实力不比我弱,我想你以主神三解的实力待在这种地方,强者权势这样的东西,不会引起你的兴趣。如果你有什么想说的,等我见到那个弹琴的人之后再说。&rdqo;

    &ldqo;我没有这个权力。&rdqo;雪特无奈地道,&ldqo;这是我和她的约定,不会干涉她的意愿,说出的话,就要做到。你如果想见她,每天这个时候到&lsqo;追忆&rsqo;来吧。&rdqo;

    撒加不再说话,站起身,走出了酒馆。

    &ldqo;森罗万象,六道不灭&hllp;&hllp;&rdqo;雪特望着那来回晃悠的铜门,单眼皮的眼中精光四射,&ldqo;上天,你在帮我吗,荒原的风沙岁月,酿成了千世情殇,我终于感动你了&hllp;&hllp;见到咖灵兽,我就有这种预感&hllp;&hllp;&rdqo;雪特会心的笑了,&ldqo;现在,你又把那个主宰六道的男人带来了,我快要做到了,快了&hllp;&hllp;&rdqo;

    可以发现,雪特那并不大的眼中,此时变得很亮很亮,像是晶莹。

    &hllp;&hllp;

    &ldqo;公主殿下。&rdqo;逸风走到依琳身边。

    &ldqo;叫我依琳吧,门托弗洛老师。&rdqo;阁楼窗前的依琳扭头笑道。她眼中那种淡淡的怨似乎消失了,充满了坚定。

    &ldqo;哎呀。&rdqo;逸风抓抓脑袋,&ldqo;别这么叫我,那糟老头子的形象我可不想再扮了,本人在神界可是无数少女的梦中情人哟。&rdqo;

    &ldqo;知道,知道,神界最强的剑神逸风,拥有剑类武器排名第一的顶级神器,神出鬼没,来无影去无踪,像风一样的男人。&rdqo;依琳戏谑道,&ldqo;不过我倒还听说过你另一个称呼哟。&rdqo;

    &ldqo;神界第一闲人嘛,我知道。&rdqo;逸风摊开手,&ldqo;禅赢那王八蛋给我取的,作为我的师兄,他怎么能这样做!&rdqo;

    &ldqo;禅赢?&rdqo;依琳的笑容僵在脸上,&ldqo;他是你的师兄?那他也是&hllp;&hllp;&rdqo;

    &ldqo;蒂蚀陛下的弟子。&rdqo;逸风看上去很平静,&ldqo;只是后来离开了,因为他觉得自己达不到老师的要求,在压力中,实力停滞不前。老师很失望,于是在神界和神界的物质位面到处寻找,最终找到了我。&rdqo;

    &ldqo;父亲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感觉好像是为了什么。&rdqo;依琳有些不解。

    &ldqo;化剑。&rdqo;逸风说道,&ldqo;就是为了追求这个境界,老师说过,剑神以剑魂解,当灵魂境界化剑时,那种破坏力相当于至高法则。&rdqo;

    &ldqo;哦。&rdqo;依琳笑了笑,她即使知道了&ldqo;化剑&rdqo;,可还是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这样执着的寻找可以达到这个境界的弟子‐‐光是面积大得吓人的神界就算了,还有属于神界的物质位面,要知道,那可是千千万!

    &ldqo;看到你这样真好。&rdqo;逸风的声音打断了依琳的思索,&ldqo;终于决定忘记了,看到你那个样子真的很担心,你是老师最在意的人,对我来说,就是我唯一的亲人。&rdqo;

    虽然逸风直接的感情表达方式让依琳有点错愕,但她还是非常感动。

    &ldqo;不会了。&rdqo;依琳用力点了一下头,&ldqo;现在起,我有更重要的事做,为了父亲,为了母亲,也为了为我默默做过无数事情的你,逸风,我的亲人,我的哥哥。&rdqo;

    &ldqo;好哇!这就对了!咦?你样子怎么变了?你不是神界最美的女子吗?&rdqo;突然间逸风像换了个人。

    &ldqo;才发现&hllp;&hllp;&rdqo;依琳无语了。

    &hllp;&hllp;

    拭剑城。

    修复的剑台。

    盘膝而坐禅赢睁开了眼睛,围绕着的月华剑一闪即逝。

    &ldqo;为什么要说出那个隐秘。&rdqo;璧幽看着他。&ldqo;你知道的,赢,为了得到那个秘密,我们付出了多少!为什么要把这个机会让给撒加他们!&rdqo;

    &ldqo;为了让席瑟死。&rdqo;禅赢淡淡的道,&ldqo;你和我在一起,不也是为了这个目的吗?&rdqo;

    &ldqo;我&hllp;&hllp;&rdqo;璧幽突然语塞。

    &ldqo;我做不到。&rdqo;禅赢站了起来,将她轻轻拥入怀中,&ldqo;我一直做不到,那个境界&hllp;&hllp;就像我做不到让你失望一样&hllp;&hllp;&rdqo;

    &ldqo;我知道,你不想让任何人失望,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了&hllp;&hllp;&rdqo;璧幽抬起头,望着禅赢。

    &ldqo;那个时候&hllp;&hllp;老师&hllp;&hllp;&rdqo;禅赢轻声自语着,&ldqo;我辜负了他的期望,所以,我不想再让你失望,我比任何人都明白,就算去了边境荒原,进入了那里,凭我也不可能达到化剑的。&rdqo;

    &ldqo;可你比任何人都要努力。&rdqo;璧幽眼神轻轻拨动着。

    &ldqo;只是不想让自己失望罢了,那只是一种自我安慰和寄托。&rdqo;禅赢轻叹,&ldqo;努力只是弥补,你懂的,璧幽,魂解需要资质,需要悟性,这不是努力就可以办到的。我已经让自己曾经最在意的人失望了,我不想再让你失望。&rdqo;

    &ldqo;也算是一种报答,我理解了。&rdqo;璧幽将头轻轻放在禅赢胸膛上,温柔透出,她心中一种莫名的安心,&ldqo;席瑟必须死,为了我,也为了你对蒂蚀陛下的报答。&rdqo;

    &ldqo;嗯。&rdqo;禅赢抬起头望着远方的天空,&ldqo;希望他可以做到吧,那个从地狱而来、六道不灭的男人。&rd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