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四百二十七章 荒原恋曲(三)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ldqo;对不起。&rdqo;撒加反应过来,自己失态了。

    &ldqo;没什么,大人不必多礼,我只是个侍女。&rdqo;依琳微微行礼,准备离开。可是,她心里就像隐隐约约有个声音,牵绊着脚步。

    &ldqo;还能不能听到你的琴声,忆。&rdqo;

    撒加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依琳站住了,却没有回头,&ldqo;我也许不会再留在这里了,有缘再见吧,何况,大人如此出色,我又有什么资格。&rdqo;

    &ldqo;天之巅,有一朵云,那是我爱了万年的你;地之底,有一把土,那是痴痴守候的我&hllp;&hllp;&rdqo;

    &ldqo;大人,你是那朵云,而我,是那把土&hllp;&hllp;&rdqo;

    那伤感的曲调,那让人怜惜的软语。

    &ldqo;我本来就是一个狠毒的女人,这副模样很适合我,而且我现在的身体状态也活不了几年,可以说是一无所有,撒加,你是那样出色的一个男人,我,不值得你这样&hllp;&hllp;&rdqo;

    &ldqo;撒加,你只需要记得,一个女人曾经傻傻的爱过你&hllp;&hllp;这样,就够了&hllp;&hllp;原谅我,说不出再见&hllp;&hllp;&rdqo;

    那片感人至深的废墟,那座爱穿透黎明破晓的西铁城&hllp;&hllp;

    为什么,明明不是一个人,却会这样相似?

    撒加只有沉默的站在原地,目送那个和依琳完全不同的背影消失在酒馆深处。

    &hllp;&hllp;

    希思黎。

    美好的黎明来临。

    蓝的天,淡的云,绿的草,红的花。

    喷水的雕塑被镶金的围栏圈住,水花仿佛欢快的舞者,跳动着神界中心的欢愉和欣欣向荣。

    希思黎的东面,一座气势恢宏的城市屹立着。

    楼兰城,拱卫着希思黎的四座卫城中的一座。

    城墙华美,建筑大气,尽管楼兰城无数年的存在着,却没有留下岁月的痕迹,始终光洁如新,始终美轮美奂。

    幻殿。

    楼兰城的中心。

    一座圆顶的占地面积很广阔的大型宫殿。

    此时,幻殿金碧辉煌的大厅中,却不像它的外表那样宁静而高雅。

    哗。

    一片无形的能量覆盖了整个大厅,这能量很庞然,可气息竟柔和的像风&hllp;&hllp;

    能量散尽,缕缕风一样的光线突然出现在了大厅中央,那些光交织着,有一种错乱的美感。

    &ldqo;哈。&rdqo;一声浅笑从如风的光中飘逸而出。

    猛地。

    光们消失了!

    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带着微笑望着幻殿大厅高台上的男子。

    &ldqo;住手!&rdqo;高台上的男子暴喝一声,环伺他左右的强者们停下了发出攻击的动作。

    &ldqo;哟。&rdqo;老者虽然面相威严但语气却像个痞子,&ldqo;看到这熟悉的模样,我的城主大人,你也心虚了啊?&rdqo;

    高台上的男子咬咬牙,眼神剧烈的晃动着。他看上去大约五十来岁,红色的头发有些斑白,脸上的皱纹不多,但却很沧桑。

    这人正是楼兰城的城主戈萨,凫轮的父亲。

    戈萨金线编织的衣袖一拂,开口道:&ldqo;楼兰城历代城主继承人才有资格学习的&lsqo;幻化之术&rsqo;,没想到一个原本就该死的人也会,我还真是小瞧你了&hllp;&hllp;我亲爱的弟弟‐‐

    阿加门!&rdqo;

    听到&ldqo;阿加门&rdqo;三个字,老者大笑起来,&ldqo;这什么鬼名字,本人早就忘啦,现在的我,有另外一个名字,一个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的名字,因为,赋予我这个名字的人,永远也不会抛弃他珍爱的人,就算是化为灰烬,也绝不会!&rdqo;

    老者双手一张,巨大的能量聚合成了一道凌厉的气劲,划破了大厅地板后,直飞向了高台上的戈萨。

    嚓嚓两声,两个保护戈萨的强者被生生切成两半,而那道气劲却没有减缓的意思,直接就要把戈萨杀死!

    轰!

    撞击而产生的气流比剑还要锋利,将大厅装饰的很华丽的墙壁割的支离破碎!

    &ldqo;唔。&rdqo;戈萨闷哼一声,吐出一口血,双腿一软,跌倒在地。

    他的周围,还有数十具尸体,都是幻殿侍卫的。

    好强!

    这个老者真的太强了,只是一招,就重伤戈萨,并杀死了大厅内所有的侍卫!

    &ldqo;不可能&hllp;&hllp;&rdqo;戈萨浑身颤抖起来,&ldqo;只是楼兰城的法则,不可能到达这样的程度,到底是谁,让你变成这样可怕的强者&hllp;&hllp;&rdqo;

    咳嗽了两声,一团鲜血从戈萨口中喷出,落入了他身前的裂缝中。这道裂缝切口整齐异常,就像精心将这高台切割成两半一样。

    &ldqo;感觉怎样啊?&rdqo;老者没有继续出手的意思,带着一种复杂的笑容问道,&ldqo;被我幻化成的这个人打成重伤的感觉怎么样?&rdqo;

    戈萨吃力的抬起头,死死盯着老者,却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ldqo;为什么&hllp;&hllp;你隐藏了这么多年,为什么现在要回来&hllp;&hllp;我以为,你已经不在意了,忘记了&hllp;&hllp;&rdqo;戈萨死死咬住下颚。

    &ldqo;忘记?&rdqo;老者冷笑一声,&ldqo;只是血统,只是身份,只是那无聊至极的资格,就可以让母子失散,就可以让兄弟间也毫不留情的互相厮杀?&rdqo;

    &ldqo;如果是这样&hllp;&hllp;&rdqo;老者眼中爆发出如剑一样的目光,&ldqo;我宁愿将这一切全部抛下!&rdqo;

    光华大盛!老者瞬间就淹没在了一团强光之中!

    戈萨不得不闭上了眼睛,心中产生了一种惧怕,那是他成为楼兰城主后这么多年来从未有过的感觉。

    几秒钟之后,一切恢复了清晰。

    老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将近三十岁的男子,一张脸很英俊,身形潇洒俊逸,墨绿色的长发飘动着,仿佛吟咏风的诗歌!

    逸风!

    是他?他竟然是楼兰城主戈萨的弟弟?!

    &hllp;&hllp;

    接天的瀑布顺流而下,溅起的水花就像仲夏的雨滴,让人心旷神怡。

    &ldqo;哈哈!&rdqo;一个少年在山峰的岩石上跳来跳去,蓦地他身上发出阵阵气息,接着变成了一个表情很神圣的中年男人。

    啪。他落在了地上,神圣的表情没有了,眼中睥睨天下的目光也换成了嘻嘻哈哈的神色。

    &ldqo;淘气的家伙&hllp;&hllp;&rdqo;他对面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露出了无奈的笑容,&ldqo;逸风啊,没想到你也会楼兰城的秘技。&rdqo;

    &ldqo;老师,你不是在楼兰城找到我的么?&rdqo;光芒闪过,逸风恢复了本来的面貌‐‐一个十五六岁的俊美少年。

    &ldqo;原来是这样&hllp;&hllp;&rdqo;蒂蚀叹了口气,&ldqo;你原本应该是楼兰城的继承人吧,不然也不会婴儿时受洗,灵魂就被烙印上了&lsqo;幻化之术&rsqo;的秘技。&rdqo;

    逸风没有说话,眼珠灵动的闪了几下后,重又露出那种满不在乎的笑容:&ldqo;老师干嘛叹气呀,我记得很小的时候,那个救我出来的人说过,权力让一切都改变了,在这里面,什么感情都比不上呼风唤雨的实力。&rdqo;

    &ldqo;他说的对。&rdqo;蒂蚀缓缓道。

    呼,一颗记忆魔石飞向了蒂蚀,蒂蚀伸手接住,然后望着逸风调皮的笑脸。

    &ldqo;老师,这是救我的那个人留下来的,你看看吧,我去玩了。&rdqo;逸风说完身形一晃,如箭一样扎进了天雾峰瀑布下的水潭&hllp;&hllp;

    蒂蚀看着那高高溅射的水花,沉默了几秒钟,捏碎了那颗记忆魔石。

    不用看了,他猜得到是怎么回事,身为神皇,这样的事情早已司空见惯。

    倾轧,阴谋,骨肉相残,你死我活的争斗,无非就是为了站在高处,俯瞰着下面。

    凌乱不堪的人性上,一座貌似威严的无上高台,站在上面,就能只手遮天,就能主宰他人的命运,就能生杀予夺,就能想要什么就要什么!

    哪管下面的血泪。

    哪管脚下枯骨的悲鸣。

    半晌。

    逸风玩够了,回到了蒂蚀身边,发现自己的老师正坐在一块石头上出神。

    &ldqo;逸风&hllp;&hllp;&rdqo;蒂蚀被眼前晃动的手掌打断了沉思,望着自己的弟子,开口道:&ldqo;想要回来么?&rdqo;

    &ldqo;什么?&rdqo;逸风愣了一下,反应了过来。&ldqo;不想。&rdqo;他斩钉截铁的道。&ldqo;我知道老师可以办到,但我还是觉得,留在老师的身边,是整个世界,哦不,是整个宇宙里最快乐的事情。&rdqo;

    蒂蚀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嘴角弯出了一道温暖的弧线,伸出手,轻轻抚摸着逸风湿漉漉的墨绿色长发。

    最重要的,就是心的快乐,就是心里真正重要的人。

    覆了天下又如何?

    感悟了宇宙至高的秩序又怎样?

    秩序之巅上,依旧皱着眉头,远眺着一望无际的寂寞。

    得到还是失去?谁又真正攥在了手中?

    就让一切如风吧。

    不过一场繁华。

    最后,攥在手中的,其实还是,心底深处那曾经感动的思念。

    &hllp;&hllp;

    &ldqo;忤逆!&rdqo;

    四个老者出现在了高台上,拦在了戈萨面前,怒目看着逸风。

    领头的一个身材高大的光头老者喝道:&ldqo;变成自己父亲的模样,打伤自己的哥哥,楼兰世代相传的幻化之术绝不允许被你这样的忤逆之人亵渎!&rdqo;

    &ldqo;我?忤逆?&rdqo;逸风笑了,&ldqo;四位幻殿长老啊,我的长辈们,你们不也是得不到城主之位的失败者么?&rdqo;

    四个老者僵了一下。

    &ldqo;只不过我更直接,你们虚伪罢了。&rdqo;逸风指着自己的心口,&ldqo;问问你们的这儿,有谁不想?口口声声说着伦理道德,照我看来,这比屁都不如,放屁至少还闻得到味儿,大话说起来,可是风过不留痕的哟!&rdqo;

    光头老者脸色变了变,&ldqo;阿加门,你来干什么?想要你哥哥的位置么?&rdqo;

    &ldqo;屁!&rdqo;逸风瞪了他一眼,&ldqo;就你们的实力,就楼兰城那所谓世代相传的法则,本人还看不上眼!&rdqo;

    &ldqo;混蛋!&rdqo;光头老者身旁一个干瘦的老者怒骂一句,就要动手。

    &ldqo;我们不是他的对手,冷静一点,沙克。&rdqo;光头老者抓住了干瘦老者的手。

    &ldqo;可是&hllp;&hllp;&rdqo;干瘦老者挣扎了两下,放弃了,&ldqo;你说的对,伯金斯。&rdqo;

    光头老者伯金斯看着逸风道:&ldqo;你到底想要什么?我想楼兰幻殿里除了幻化之术以外,的确没有什么值得你需求的东西,可是,阿加门,你不是已经拥有了么,你的资质无与伦比,一出生就被烙上继承人的灵魂印记。&rdqo;

    &ldqo;别叫我阿加门,你以为我稀罕这变来变去的玩意,这东西虽然管用,但在我看来,和你们一样虚伪,骗子的伎俩而已,本人不屑!&rdqo;逸风鼓起眼睛。

    &ldqo;可你刚刚不是用了么&hllp;&hllp;&rdqo;干瘦老者沙克嘟囔了一句。

    唰,一道剑气划过沙克的脚下,于是他住嘴了。

    &ldqo;你到底要什么,神界第一剑神,逸风&hllp;&hllp;&rdqo;戈萨回复了一些气力,慢慢站起来。

    &ldqo;婆娑叹息。&rdqo;逸风说出了四个字。

    &ldqo;那个可以遗忘一切的东西?&rdqo;戈萨愣了一下,虽然婆娑金莲是楼兰城的至宝,但的确没有太大的作用,除了能重新创造一个人的记忆以外,就是可以让一个普通人直接获得神格,而对于他们这种程度的强者来说,这东西的价值还不如自己对法则的一次感悟。

    &ldqo;没错。&rdqo;逸风才不管戈萨讶异的表情。

    &ldqo;可是&hllp;&hllp;&rdqo;戈萨道,&ldqo;那个东西已经没有了,要等它一下次开花结果,还有几万年的时间。&rdqo;

    &ldqo;你们用了?&rdqo;逸风眼中闪烁着,他想起了,依琳从奥菲拉尔大陆回到神界后灵魂的异样&hllp;&hllp;原本婆娑金莲是不会对灵魂实体有所损伤的,但如果被使用了婆娑金莲的人,在新的记忆还没有稳固时灵魂实体受到毁灭性打击,灵魂气息便会紊乱,甚至有可能再也无法修炼。

    是说依琳的灵魂气息散乱不堪,是说她的灵魂实体就算有亡灵魔法究极奥义&ldqo;聚魂&rdqo;修复也失去了原来的活力。

    原来是你们干的!

    逸风明白了。

    因为整个神界只有楼兰城才有唯一的婆娑金莲!

    依琳修炼速度很慢,即使逸风将蒂蚀的修炼方法给了依琳,她的灵魂实体依然很难和法则相融。

    于是,逸风想到了婆娑金莲的果实&ldqo;婆娑叹息&rdqo;。

    虽然依琳的记忆会失去,但如果依赖雾山那特殊的能力,婆娑叹息那让人遗忘的副作用便会消失,依琳便会重新铸起神格,抹去灵魂实体中以前留下的暗伤。

    这也是,逸风回到楼兰城的目的,在边城他对依琳说自己回天雾峰,其实是来抢婆娑叹息,只是他不想让依琳担心,所以随口乱编了个理由。

    &ldqo;竟然敢伤害我逸风最在意的人。&rdqo;逸风身上爆发出了极强的剑气。

    啪!啪!啪!啪!

    四道剑气在大厅四面墙上留下了长长的深痕。

    咣当!

    大厅天花板上奢侈华贵的魔晶石吊灯砸了下来,碎片四射。

    &ldqo;给我赎罪吧!气剑破灭!&rdqo;

    逸风双手合十,然后往前一推!

    一柄完全由气息构成的巨剑砍向了戈萨和四个幻殿长老!数千平方米的大厅在这一刹那,仿佛要被那可怕的气压挤得粉碎!

    这时,一道细细的白色气息射了过来,击中了那带着强烈气压的巨剑。巨剑消散了,整个幻殿大厅震动了几下后,恢复了平静。

    &ldqo;哦?&rdqo;逸风双臂绕了一圈后,放了下来。

    &ldqo;神界第一剑啊&hllp;&hllp;果然名不虚传。&rdqo;一个懒懒的声音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