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四百二十九章 大漠红颜(一)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荒原。风沙。落日。红颜。

    一个绝美的白衣女子站在沙丘之上,夕阳余晖洒落在她的身上,勾勒着一身孑然的风华。

    啪!

    一个美到极点的烟花绽放在这片荒芜的空中,漫天飞舞的流光,配上那柔荑般的暗红,像是倾城的笑靥。

    哦。

    我的妩媚万千,为谁?

    我的梨涡浅笑,为谁?

    我的年华为谁美丽,我的白发为谁而生?

    我的柔情似水又是为了谁?

    却,成遗憾&hllp;&hllp;

    忘了我吧。

    忘了我,就没有伤害,没有遗憾了。

    &ldqo;公主&hllp;&hllp;&rdqo;雾山手掌一翻,空中的烟花散去。&ldqo;看到你心事重重&hllp;&hllp;所以我才弄了个好玩的东西&hllp;&hllp;结果&hllp;&hllp;老师说的对&hllp;&hllp;女人真麻烦&hllp;&hllp;&rdqo;

    突然,他眼中闪了一下。

    她&hllp;&hllp;是在哭么&hllp;&hllp;

    雾山走到一旁,不再言语,很快便在沙尘之中睡着了。

    只留下依琳静静的站在那里,独自垂泪。

    暮光卷带了沙,混合了荒原的风,流向了它们该去的地方。

    &ldqo;余花乱。倦鸟散。

    刻在骨髓里的。

    还是你的眼泪。

    熟悉的画面,唤醒封印的思念。

    又是谁的味道,带来至死不渝的眷恋。

    爱,是为了你存在,深藏在心间,为了期待,和你相遇的起点。&rdqo;

    依琳轻声哼着这首歌谣,这首她母亲教给她的歌谣。就在不久前,她为一个男人弹奏了这首歌,她从来没有为他弹过,因为这首歌她也记不太清楚,每次为他弹琴时,她总是想把最美的最好的给他,所以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而且,这是一首离别的歌‐‐

    倦鸟散。

    悲伤的曲名。

    &ldqo;再见。我曾经不顾一切爱过的人。&rdqo;

    依琳回眸,望着边城淹没在荒原之夜的轮廓。

    &hllp;&hllp;

    醉。

    除了醉还是醉。

    不知道又过了几天,撒加还留在那空无一人的酒馆里。

    酒差不多喝光了,桌椅歪歪斜斜,撒加赤裸着上身躺在地上,满身的伤疤,满身的灰尘。

    这时。

    藤萼街的上空,出现了一个肥胖的身影。

    &ldqo;干什么,贾修。&rdqo;胖子身边出现了一个足足比他小几圈的瘦子,两人一样的丑,一样的奇形怪状。

    &ldqo;掌火&hllp;&hllp;你先去那里。&rdqo;贾修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

    &ldqo;哦?&rdqo;小瘦子掌火的目光也出现了变化。随后他笑了笑,&ldqo;好吧,你玩玩吧,希思黎那种地方也的确够闷的。不过,别忘记了我们的正事。&rdqo;

    &ldqo;谁在意。&rdqo;贾修脸上的赘肉因为怒火而剧烈抖动起来,&ldqo;叫我听那小白脸的命令,本管事才不干!&rdqo;

    掌火笑着摇摇头,周身火光一闪,便消失在了空中。

    &ldqo;哼。怕事的家伙。&rdqo;贾修瞪着掌火离开的方向,恨恨的道。很快,他又笑了,胖脸挤成了一个肉|团,连眼睛都看不见了&hllp;&hllp;

    &ldqo;很霸道的气息嘛,边城这种鬼地方也有这种人物,看来这家伙很嚣张啊,拥有这样奇怪的法则,却不懂得隐藏!&rdqo;

    &hllp;&hllp;

    &ldqo;唔?&rdqo;干涸的土地上,雾山停下脚步,抬起头,望着天空,惺忪的睡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ldqo;怎么了,雾山。&rdqo;依琳跟在雾山身后,显得有些疲惫。

    &ldqo;很强&hllp;&hllp;&rdqo;雾山眼皮又耷拉下来,&ldqo;很强的火元素法则气息&hllp;&hllp;公主&hllp;&hllp;我们要小心了&hllp;&hllp;老师说的没错&hllp;&hllp;&rdqo;

    听到雾山的话,依琳一下就紧张了,疲态全消,&ldqo;雾山,我们要不要停下来等等逸风哥哥,你一个人能应付吗,太危险了。&rdqo;

    &ldqo;老师不会来了&hllp;&hllp;&rdqo;雾山继续朝前走,脚步要多懒有多懒。

    &ldqo;不会来了?&rdqo;依琳几步跟上了他,&ldqo;那里不是很危险吗!&rdqo;

    &ldqo;老师要做的事&hllp;&hllp;更危险&hllp;&hllp;&rdqo;雾山边走边说,&ldqo;公主&hllp;&hllp;我会保护你&hllp;&hllp;老师他相信我们&hllp;&hllp;所以也请你放心&hllp;&hllp;&rdqo;

    &ldqo;你们?&rdqo;依琳问。

    &ldqo;还有两个人&hllp;&hllp;师兄奎杰和师姐爱丽丝&hllp;&hllp;他们已经等在那里了&hllp;&hllp;公主&hllp;&hllp;我们之所以步行&hllp;&hllp;也是怕出意外&hllp;&hllp;&rdqo;

    听到雾山的话,依琳放心了一些。接着,俩人继续往边境荒原的深处走去。

    对于边境荒原,虽然依琳小时候被楼兰城的强者门托放到这里,可她却对这儿并不了解。因为当时没过多久,逸风就找到了她,并且用楼兰秘技&ldqo;幻化之术&rdqo;变成了一个糟老头,自称门托弗洛,将依琳带到了荒原中一处叫忘忧地的绿洲,教导她领悟了水系法则。

    &hllp;&hllp;

    &ldqo;依琳&hllp;&hllp;你在哪里&hllp;&hllp;&rdqo;撒加喃喃自语着,麻木的翻身。

    蓦地。

    他睁开了眼睛!

    好强的气息!

    撒加双手猛地一撑,整个人瞬间弹起,朝后退去!

    轰!

    酒馆被撞了一个洞,然后,整个酒馆就消失在了一片强光之中。

    &ldqo;谁!&rdqo;

    撒加出现在了空中,望着毁于一旦的藤萼街,强烈的气流鼓吹着他的头发,建筑的残渣被弹射的很高,砸在他赤裸的上身。

    伤感的颓废没有了,撒加周身流露出了浓浓的杀气,还有六道法则无法掩盖的霸道与张狂!

    &ldqo;哟,你不是一个酒鬼嘛,法则气息居然这么狂。&rdqo;一个又尖又细的声音出现在身后。

    撒加转身,却发现这声音出自一个油腻肮脏的胖子之口。

    简直太不搭调了。

    撒加打量着这攻击自己的家伙。

    胖子似乎也没有出手的意思,也在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自己。撒加心里一紧。完全感觉不到这胖子的气息强度,也就是说,他的力量在自己之上!

    自己才刚刚突破到三解,这胖子的实力至少也是三解以上!

    撒加冷静了下来,战斗前的阿修罗王应该是无懈可击的,那种坚忍不拔的战意,经历了无数次战斗的磨砺,是一条血红的荆棘路!

    &ldqo;换个地方。&rdqo;撒加看着胖子。

    &ldqo;为什么?&rdqo;胖子小眼溜溜直转。

    &ldqo;活着不容易。&rdqo;撒加指了指下面。

    &ldqo;啊哟喂!&rdqo;胖子双手插着他那水蛇般的水桶腰,&ldqo;一个从冥界来的家伙,也懂得珍惜别人的生命?&rdqo;

    &ldqo;你不懂?你不是神吗?&rdqo;虽然被胖子识破了身份,撒加依旧面不改色。

    &ldqo;神也有蝼蚁。&rdqo;胖子相当难看的笑了,&ldqo;你就是那恶心的小白脸所说的冥界侵入者吧,不是有好几个吗,剩下的几个呢,都叫出来,让贾修大人一次过瘾。哎哟,我才发现,妈的沾了灰没看清楚,你的脸也很恶心,很让我讨厌,我才不听你的呢!&rdqo;

    这家伙,自己长得如此恶心,还口口声声说别人恶心,好像比他好看的都恶心。撒加冷冷的扫了胖子一眼,身形一晃,朝边城北面的荒原飞去。

    &ldqo;想逃!&rdqo;贾修双眼一蹬,追着撒加而去。

    &hllp;&hllp;

    啪,啪,啪,啪!

    撒加从空中俯冲而下,双脚在沙地中连续踩踏,稳住了身形,接着,血刀第一时间出现在手中‐‐

    哗!

    沙砾被挑起,遮蔽了天空。

    &ldqo;妈的!&rdqo;贾修刚刚追到,就被弄得满身是沙尘,这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他的视线已经被挡完了。

    &ldqo;混蛋!恶心的家伙!讨厌!&rdqo;

    贾修身上出现了好多道刀伤,血混着油流出,沾染了沙,让本来就很恶心的他更加恶心。

    撒加的速度很快,纵然绝对实力不如贾修,但凭借沙子挡住贾修视线的优势,还是连续给贾修造成了十几处刀伤。

    虽然贾修的护体气劲很强,只是轻伤,但疼痛还是让贾修破口大骂。

    身为神刑殿十管事排名第四的人物,贾修应该很久都没有受过伤了,可刚和这个浑身是伤疤的男人第一次交手,就吃了大亏!

    嚓。

    狭长的红色刀身从贾修的肩头划过之后,便和撒加一起消失了。

    &ldqo;这只老鼠,就知道躲!&rdqo;

    贾修骂道,不过他却不敢大意了,因为他身上很华贵却很油污的长袍被弄得支离破碎,肥腻腻的白肉从衣服的破口中挤出,抖得厉害。

    突然。

    一声仿佛来自远古的兽吼响彻了这片沙漠!

    不甘!不羁!不服!不怕!

    畜鬼!

    六道之狱中一万只远古强大妖兽的兽魂形成的最强的畜鬼!

    万劫畜鬼!

    万劫不复却迷途不反的可怕灵魂体!

    不反不复!万劫不倒!

    只见沙漠上原本干燥碧蓝的天空变得暗淡,红云黑电乱闪,就想要把这片天破碎一般!然后,一只起码百米高的巨兽出现在了巨电交织的中心!

    狰狞可怖的兽头狂躁的摇晃,声声嚎叫如同闷雷劈天!

    天和地都在颤动,沙砾也仿佛被惊吓,纷纷扬起,像是在躲避这可怕的大家伙!

    &ldqo;森罗万象,六道不灭&hllp;&hllp;&rdqo;

    即使响动惊天动地,一个男人充满磁性的声音依旧无法被淹没。

    撒加站在万劫畜鬼的头上,肌肉隆起,所有黑色的电光从空中直劈而下,没入了他的身体,青筋暴起的肌肉表面,流转着强悍无比的黑气。

    &ldqo;不!破!魔!尊!&rdqo;

    撒加从万劫畜鬼的头上跃起,双手持刀,朝沙地上的贾修猛劈过来!

    &ldqo;嗷!&rdqo;

    万劫畜鬼高扬兽头,疯狂的嚎叫,它庞大的身体周围所有的能量都聚拢过来,灌注到撒加身上,为他增幅!

    轰!

    这片方圆几公里的沙漠整个凹了下去。

    变成了一个大坑。

    哗哗&hllp;&hllp;

    细沙从边缘流进了坑里。

    撒加立在坑的上空,喘着粗气。这一招他尽了全力,贾修实力高于自己,所以他一开始就用了自己最强的一招‐‐不破魔尊。

    六道法则奥义招式&ldqo;六狱诀&rdqo;的第二式。

    这招不破魔尊,是六狱诀中的畜鬼言,能够极大提高肉体和灵魂实体的强韧程度,偏重于防御,运用了这招的修罗体是很极为强悍的身体。不过,撒加这一次攻击做出了改变,他知道贾修比自己强,单纯的防御肯定不行,所以他将自己在奥菲拉尔大陆领悟的武技融合在了这招中,最大限度的利用万劫畜鬼的增幅,将其转化为攻击力。

    万劫畜鬼的影像渐渐变淡,很快消散在了空中,天空重又恢复了蓝色,破碎的云又聚了过来。

    &ldqo;只可以用一次,这种改变。&rdqo;撒加身上白光一闪,一套肃杀冷酷的森白铠甲穿在了身上,锋利的骨刺镶造在肩甲和关节处,雕刻在铠甲表面的花纹很少,简单却藏着冷峻的杀意。

    &ldqo;这家伙只是受了伤&hllp;&hllp;&rdqo;

    撒加感觉到了大沙坑底下渐渐恢复的气息。

    然而,此时的他因为超越规律极限使用了不破魔尊,力量被抽干,也无力做出下一次的攻击。

    还好,修罗体天生具有优势,回复速度很快!

    不到两分钟,撒加双手一张,表情严肃至极,右脸上的疤痕闪着光,冷然而坚决。

    他知道贾修正在从坑底飞起!

    唰,血刀漂浮在胸前,猛烈的发出殷红的光!

    撒加手腕转了一圈后,手掌猛地张开‐‐

    &ldqo;六狱诀!饿鬼言!万殍吞天!&rdqo;

    呼!

    巨大的能量流以撒加为中心扩散开来,原本安静的沙粒们再次激愤,直径数公里的沙坑顷刻间成为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沙的漩涡!

    撒加仿佛置身在六道之狱的第一狱饿鬼坟地!

    腐烂的枝叶,腥红的土壤,还有那些永远得不到满足的饿鬼!

    它们饥饿!它们痛苦!

    所以。

    它们凶戾无比!

    它们要用自己的手,抓住唯一的希望,抓住唯一却肯定成空的希望!

    当然。

    也会抓住对手的命!

    无数只饿鬼的手围绕在撒加身边,挣扎着,躁动着!

    虽然没有嘴,虽然只是手,但仍可以听见,它们永不甘心的唳叫!

    &ldqo;化!&rdqo;

    撒加身体猛张,双拳紧握,强悍的力量向四周一振!

    血刀化为了无数把,被那些饿鬼之手紧紧抓住!

    &ldqo;斩!&rdqo;

    撒加抓住了胸前的血刀正身,狠狠劈下。

    嗖,嗖,嗖,嗖&hllp;&hllp;

    饿鬼之手们扑向了沙坑。

    轰!轰!轰!轰!&hllp;&hllp;

    无数爆裂的巨响后,黄沙成了一片大幕,一切成了沙的世界。

    平静了。

    沙坑被填平,这片沙漠似乎又恢复了本来的模样。

    撒加的刀垂下了,刀身靠在腿甲边,刀尖看上去很无力。

    没有彻底的回复,还强行施展出六狱诀的第一式,此时的他,真的已经脱力,就算要恢复,也需要很长的时间。

    &ldqo;应该结束了&hllp;&hllp;&rdqo;

    撒加低头望着平坦的沙面,几缕风刮过,细细的沙尘随着风流来流去。

    突然!

    一只肥胖的手从沙中伸出!

    &ldqo;啊哟喂!&rdqo;伴随着这又尖又细的叫声,沙面炸开,飞扬的沙尘中,一个满身血污衣衫褴褛的胖子出现了。

    &ldqo;呼,呼,呼&hllp;&hllp;&rdqo;胖子喘着气,猩红的舌头伸出,&ldqo;沙子下面好热啊&hllp;&hllp;&rdqo;

    撒加脸色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