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四百三十二章 大漠红颜(四)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ldqo;为什么离开。&rdqo;炫奂修长白皙的手指轻抚着自己金色夺目的发丝。那缕缕柔和仿佛醉人的忧伤,淡淡的,却优雅尊贵到了极点。

    &ldqo;是无法面对我&hllp;&hllp;还是无法面对你自己。&rdqo;炫奂看着下方盘膝而坐的雪特,轻轻摇头。&ldqo;其实,你错了,我根本,不相信任何感情,一切,都只是做给你哥哥看的,傻瓜。&rdqo;

    炫奂抬起手,白色的气息从掌中散发出来,在他的周围形成了如飘絮纷舞的细腻花瓣,白得醉人,也白得伤人。

    &ldqo;我眼里,只有刹那。&rdqo;

    &ldqo;刹那的美而已。&rdqo;

    &ldqo;没有任何东西,比得上那破灭前用生命凝聚的动人啊!&rdqo;

    &ldqo;重感情的傻瓜,你比你的哥哥更天真。&rdqo;

    炫奂嘴角浮现出一丝迷人至极的微笑,然后消失在了樱树花瓣之中。

    友情?

    亲情?

    还有更虚化的爱情?

    当所有的牵绊被抛弃,那么,它们都会成为基石‐‐

    达到最终目的的基石。

    就像&hllp;&hllp;

    樱树凋零的花。

    没有花留下美丽的凋零,树就会死。

    这道理,难道很复杂么?

    最后一片细碎的花消失了。

    沙漠的风沙依旧,晶莹的能量也依旧从那深壑中渗出,只是更加浓郁。

    &hllp;&hllp;

    金色的山峰直插云霄。飘渺的薄雾中,金光透出。

    这是一座无根的山峰,悬浮在一片密度极高的正极能量中,缓缓移动。

    &ldqo;秩序之巅&hllp;&hllp;神界修炼最快的地方&hllp;&hllp;&rdqo;一个墨绿色长发、身形飘逸潇洒的男子坐在悬浮山峰脚下的一块嶙峋的岩石上,呼吸显得很平静。

    这男子正是逸风,此时,他正望着插在面前的一把剑出神。

    这是一把锈迹斑斑的单手剑,材质就像奥菲拉尔大陆上的黑铁,造型也很简陋。

    &ldqo;老朋友,出鞘的感觉怎么样?&rdqo;逸风露出一丝微笑,&ldqo;太久了吧,看,你都生锈了,也许你也和我一样,渴望着宁静的生活。&rdqo;

    &ldqo;可是&hllp;&hllp;&rdqo;逸风抬起头,望着秩序之巅那高高在上的顶峰,&ldqo;被欲望笼罩的大地,又怎么能知道那些期盼着快乐的心。&rdqo;

    良久,逸风叹了口气,站起身,握住了锈剑的剑柄,&ldqo;老师,你是对的。只有脱离了束缚的心,才是快乐的!&rdqo;

    嚓,剑被拔起,紧紧握在手中。

    &ldqo;兄弟啊,醒来吧,恢复你神界第一的面容,让我们一起,斩碎那带来悲伤的一切吧!&rdqo;

    逸风闭起眼睛,双手持剑,一道道气息从他的掌中灌入了剑身之中。

    过了一会儿,剑身上的锈迹开始脱落,很快,这把简陋的剑恢复了本来面貌‐‐

    大约四尺长,通体银色,剑柄仿佛龙尾一般,锋利的刃口就像龙牙,整把剑如同张口呼啸的神龙!

    这就是神界排名第一的剑:神龙吟!

    它的主人,便是神界第一剑神:逸风!

    呼‐‐

    数道凌厉至极的剑气从剑尖发出,变成了防护的气场,笼罩了逸风。

    逸风盘膝坐下了,而神龙吟则变成了一道银光,围绕着他旋转,速度很快,就像一条在风中疾驰的龙!

    &ldqo;要来了,足以毁灭整个神界的风暴就要来了。老师,我不能让你的心愿成空,我知道,其实&hllp;&hllp;你是那样爱着这片本该充满希望和欢乐的土地!必须要突破,要在最短时间内达到那个境界&hllp;&hllp;&rdqo;

    化剑!

    足以抗衡至高法则的灵魂境界!

    &ldqo;一切就拜托你们了,雾山,还有&hllp;&hllp;师兄,我知道,你和我一样,都是那样敬爱着老师,所以,请你尽力,完成老师没有完成的事情,让他的心愿和秩序法则的真谛一起,温暖着那些失去的悲伤吧&hllp;&hllp;&rdqo;

    &ldqo;不要再失去,不要再让欲望主宰那流不尽的血。&rdqo;

    逸风闭上了眼睛,很快开始了魂解。

    &hllp;&hllp;

    天雾峰。

    接天的瀑布从淼云中飞流直下,十分壮观。

    哗哗,峰顶的水潭溅起无数水花,打湿了嶙峋的岩石。

    突然。

    水面剧烈的波动起来。

    接着,一道大约十米粗的金色光柱破开了水面,直冲而起!

    巨大水声后,扬起的潭水倾盆而下。

    一个浑身湿漉漉的男子站在了潭边的岩石上,喘着粗气。

    男子很俊美,柔软的金发盖住了耳朵,眼眸就像湖水一样湛蓝清澈。

    滴答,水滴从凝成一缕缕的耳发上滴下,很快被他身上散发出的气息蒸发。

    &ldqo;真相&hllp;&hllp;&rdqo;

    男子泛青的嘴唇蠕动着,声音低沉无比,颤抖得很厉害。

    &ldqo;这就是真相么,逸风,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为什么&hllp;&hllp;&rdqo;

    咔!

    男子捏碎了手中一颗记忆魔石,紧紧攥起拳头,整个人似乎愤怒到了极点。

    &ldqo;我,布罗,竟然是个掩人耳目的傀儡,我皇子的身份,天生崇高无比的地位,原来只是&hllp;&hllp;&rdqo;

    &ldqo;白痴一样的活着啊!&rdqo;

    轰!!

    无数道金色的能量从布罗身上散发出来,变成了箭矢,将水潭周围的岩石刺的千疮百孔!

    布罗在发泄着,玩命一样的发泄着,爆炸声不绝于耳,整个天雾峰的峰顶都快要被他毁掉了。

    &ldqo;干嘛啊,痴情的孩子。&rdqo;

    一个魅惑十足的声音从碎石中传来,接着,一片幽香覆盖了这里。

    &ldqo;孩子?&rdqo;布罗停手了,望着朝自己款款而来的女子。

    &ldqo;事实总是很残酷的,拿别人的地盘撒气,不是孩子是什么?&rdqo;这女子一袭鹅黄色的长裙,将她身段的玲珑衬托的勾人心魄。

    &ldqo;逸风哥哥还是把你放出来了,那家伙,我就知道他在骗我。&rdqo;女子莞尔,&ldqo;不过呢,人家知道,他不是在骗我呢,是在骗那个要杀你的人啊,小傻瓜。&rdqo;

    这女子正是璧幽,她身边跟着的那个身形挺拔倔强的高大男子,便是禅赢。

    &ldqo;你想干什么?&rdqo;禅赢月白色的短发轻轻抖动着,右手食指伸出,对准了布罗。阳光飘渺的云层中穿出,落在了他华美的头环上,折射出更加闪烁的光。

    啪。

    一道如月光的剑气出现在阳光中,击散了布罗狂怒之下向璧幽的攻击,接着又击中了布罗的胸口。

    &ldqo;呃!&rdqo;

    布罗痛叫一声,倒飞出去,重重砸在了山壁上。

    &ldqo;起来。&rdqo;禅赢望着那一堆碎石,&ldqo;躲在里面算什么,是个男人,就自己爬起来,找回失去的东西。&rdqo;

    那堆碎石没有反应,周围仿佛连空气都陷入了沉闷的安静。

    而璧幽和禅赢也没有动,只是静静的望着那堆碎石。

    过了很久,璧幽轻声问禅赢:&ldqo;赢,他怎么了?&rdqo;

    &ldqo;他正在长大,那堆石头,就是他蜕变前的茧。&rdqo;禅赢英俊刚毅的脸上露出一丝饶有深意的笑容。

    话音刚落,碎石炸开了&hllp;&hllp;

    &ldqo;眼神,都不一样了呢。&rdqo;璧幽笑望着冷眼望着自己的布罗,对禅赢道:&ldqo;赢,可以了么?&rdqo;

    &ldqo;嗯。&rdqo;禅赢点点头,&ldqo;不管你是人还是神,受了伤,只要血不冷,都会变成愤怒的兽。我想师弟&hllp;&hllp;哦,逸风,哦不,那个闲人,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rdqo;

    &ldqo;你啊。&rdqo;璧幽调皮的刮了一下禅赢的脸,&ldqo;明明很在乎那个家伙,却老对着他一副冷口冷面的模样。&rdqo;

    禅赢不语。

    璧幽咯咯笑了起来。

    &ldqo;你们&hllp;&hllp;聊完了没有。&rdqo;布罗的声音变得沙哑,就像野兽受伤后的低吼。

    &ldqo;小子。&rdqo;禅赢摸了一下自己头环正中的宝石,&ldqo;你准备好了没有。&rdqo;

    布罗死死盯着禅赢,半晌,道:&ldqo;如果逸风留下的信息是真的,那么,我愿意。&rdqo;

    &ldqo;好。&rdqo;禅赢笑道,&ldqo;那么,带我们去吧,你应该知道我们需要什么。&rdqo;

    &ldqo;诸神手谕。&rdqo;布罗拿出了一块金光四溢的令牌,&ldqo;这就是秩序令‐‐可以打开封存它们的钥匙。&rdqo;

    &ldqo;历代神皇都只有三块秩序令,席瑟为了保护他真正的血脉,还真是下本钱啊。&rdqo;璧幽暗道。

    布罗听到了璧幽的话,眼中闪过一丝受伤的神色,收起了秩序令,咬了咬牙道:&ldqo;我可以得到什么?&rdqo;

    &ldqo;呵。&rdqo;禅赢笑了,&ldqo;无欲无求,悲悯着所有生命的布罗殿下,也会谈条件了。&rdqo;

    &ldqo;说,我可以得到什么。&rdqo;布罗牙齿咬得更紧了。

    &ldqo;你最想得到什么?&rdqo;禅赢反问。

    布罗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ldqo;那我们走吧&hllp;&hllp;修尔达因!&rdqo;禅赢右手一抬。

    &ldqo;禅赢大人。&rdqo;一个卷发中年男子出现在二人身后,躬身行礼,&ldqo;依照逸风阁主的吩咐,臧风阁所有的人都整装待发。&rdqo;

    &ldqo;很好。&rdqo;禅赢手中多出了一把造型精美的短剑,一点也不锋利,就像个装饰品。

    &ldqo;臧风剑!&rdqo;修尔达因一愣,&ldqo;阁主的信物,怎么会在禅赢大人&hllp;&hllp;您的手中。&rdqo;

    &ldqo;呵呵。&rdqo;禅赢笑了笑,&ldqo;这个闲人还真是有心,居然一直把护卫神皇正统的、神界最隐秘的侍卫组织经营到现在,同是蒂蚀陛下的弟子,我还真是惭愧。&rdqo;

    &ldqo;阁主。请吩咐。&rdqo;修尔达因明白了。逸风把臧风剑给了禅赢,也就是说,禅赢现在接管了臧风阁。

    而这位拭剑城的主人,新神域三大强者之一的男人,竟然也是蒂蚀的弟子!

    &ldqo;你呢?&rdqo;禅赢转过头,柔声问璧幽。

    &ldqo;幽夜城所有的人都离开了。&rdqo;璧幽将头轻轻靠在禅赢肩上,&ldqo;只剩下了&lsqo;暗魍&rsqo;,他们不愿意离去。&rdqo;

    禅赢深深吸了口气,&ldqo;杀手,其实有时候更重感情,你领导了他们这么多年,这个神界最出名的杀手组织,愿意陪你留下,流最后一次血。&rdqo;

    &ldqo;这是最后一次,希望以后,都不会有人流血了&hllp;&hllp;&rdqo;璧幽轻轻叹息,&ldqo;那种失去的悲伤,真的,很难受&hllp;&hllp;&rdqo;

    几人沉默了,只有布罗,一直用野兽一样的眼神望着禅赢,一刻也没有放松过。

    &ldqo;出发吧。&rdqo;禅赢轻声道,&ldqo;希望在那个男人得到力量之前,我们能完成对他的承诺。&rdqo;

    &hllp;&hllp;

    月牙一样的湖,坐落在漫漫黄沙的大漠上,景观异常奇特。仿佛一粒月牙石,镶在丝缎般的黄布上。

    啪,啪,啪,啪。

    一片薄薄的石头,从平静的湖面上划过,留下了一排水漂。

    &ldqo;无聊啊。&rdqo;赫缺抱起头,躺在湖边的石板上,嘴上叼着一根干枯的草。&ldqo;疯子,弹首曲子来听。&rdqo;

    &ldqo;奇迹啊。&rdqo;塔奇纳迪正望着湖面感怀,突然听到赫缺这句话,转过头来,&ldqo;你是不是无聊到家了,才想起了我。&rdqo;

    &ldqo;对啊,整个宇宙中,也就是你的配乐诗,比这更无聊了。&rdqo;赫缺撇撇嘴,&ldqo;有对比才有落差,有了更无聊的玩意,我才会忘记比较无聊的玩意。&rdqo;

    &ldqo;什么跟什么,你这个讨厌的恶鬼。&rdqo;塔奇纳迪狠狠的道。那张比女人还美艳的脸怎么看怎么像在娇嗔。

    &ldqo;回来了。&rdqo;用手指拨弄湖水的奥兰多站起身,抬头望着天空,一头整齐向后梳起的水蓝色长发优雅出尘。

    &ldqo;哦?&rdqo;湖边的一块坚冰碎裂了,一个瘦瘦的面色暗黄阴沉的男子踩在了冰渣上,一双狼眼里闪着捉摸不定的光。

    &ldqo;怎么了,厉鬼。&rdqo;赫缺望向罗刹那头倒竖的火红色乱发。

    &ldqo;主人&hllp;&hllp;&rdqo;罗刹微微有点朝天的鼻子抽了一下,&ldqo;我感觉不到他的气息了。&rdqo;

    赫缺面色变了,站了起来,一把造型诡异的通体漆黑的短剑出现在了手指间,旋转的弧度和节奏都有些紧张。

    罗刹的前身是修罗魔狼吉塔,他曾经是撒加的契约魔兽,对撒加灵魂气息的感应比任何人都强。

    一道惨白的拱门出现在了空中,接着两个男人走了出来。抱着撒加的那个是阿萨,而俊美到有些妩媚的那个是斯汀。

    斯汀本来就阴冷的表情此时更加阴冷。

    出事了。唰的一声,黑色的鬼火贯穿了鬼刃短剑,赫缺额间的第三只眼,瞬间张开,一团鬼火从深紫色的瞳仁中射出,落在了撒加身上。

    &hllp;&hllp;

    大漠的暮色沉沉的。

    这片大漠已经是边境荒原的尽头。

    入夜。

    大漠夜空很近的星星倒映在那月牙般的湖水中,波光点点,仿佛真的是星辰沉入了湖底一般。

    沉星月湖。

    这也许就是这汪大约几平方公里的湖名字的由来吧。

    月和星,月解开了重圆,星代替了聚散。

    它们,本不会相恋,就连月光,也是辉映的星光。

    可是在这里,星却沉入了湖底,包容在了月的怀中。哪怕只是倒影和像月牙一样的湖,却也美不胜收。

    &ldqo;蠢货,你的责任呢。&rdqo;赫缺望着躺在湖边岩石板上那个一动不动的男人‐‐五官并不精致却很好看的一张脸上,双眼紧闭,参差不齐的黑发只留到下颚处,有些凌乱,却倔强的很;一道细细的伤疤从他的右脸经过,就算有星光落在上面,也失去了光泽&hllp;&hllp;

    &ldqo;过了沉星月湖,就是那里了。&rdqo;赫缺轻声低语着,像是在对撒加说话,又像是在对自己说话,&ldqo;而你,却留在了这里,留在了边城,只为了那琴音&hllp;&hllp;不止是你的命,还有你的心,也许,从一开始,所有的责任,都是强加在你身上的,也许,从一开始,你就只想重新得到,那颗被你伤过的心&hllp;&hllp;&rdqo;

    &ldqo;可是。&rdqo;赫缺眼中布满了悲伤和愤恨,&ldqo;那颗心还属于你吗,远去了,还是彻底伤透了。如果你和我们在一起,至少,也会有我,有他们,陪着你一起&hllp;&hllp;&rdqo;

    &ldqo;他妈的哪怕是死也行啊!&rdqo;

    呼!

    一道鬼火从赫缺掌中飞出,落到了沉星月湖中,湖水嗞嗞作响,几秒钟的时间,竟然消失的一干二净!

    多么美丽的湖,多么美丽的星的倒影,可是,在恶鬼的悲愤之下,什么也没有留下。只剩下,一个沙坑,一个月牙型的大沙坑。

    赫缺深深吸了口气,任凭一行泪水从脸颊上滑落。

    他抱起了撒加,朝着湖心走去。

    &ldqo;他们已经去了&hllp;&hllp;&rdqo;赫缺将撒加放在了干涸的湖底,这是沉星月湖的最中央,也是最深的地方。

    &ldqo;而我。&rdqo;赫缺低头凝视着撒加,&ldqo;在亲手埋葬你之后,也会去那里,就算是失去生命,也要让这些神的血,为你陪葬!&rdqo;

    撒加安静的躺着,他的灵魂已经消散,身体毫无动静。这应该是神魔级强者死亡的迹象,就连操控灵魂的亡灵大帝斯汀也说,撒加已死,不管是灵魂还是身体。

    可是,就在赫缺转身离去的一瞬间,撒加的手指,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