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四百三十三章 大漠红颜(五)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这是哪里?

    好和煦的阳光,好温柔的风。

    撒加呼吸着那芬芳的空气,情不自禁的闭上双眼。

    蓦地!

    他睁开眼睛!

    这里&hllp;&hllp;居然是‐‐

    极乐天堂!?

    六道之狱的第三狱!

    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带着激荡的情绪从远方传来,然后一群穿着透明丝裙的少女跑了过来。

    白嫩的小脚赤裸着,步频不快,却带着诱人的幅度。

    欢笑声,配合着胸部的颤动,还有那从丝裙下摆中露出的大腿,从碧绿的草地上掠过,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冲上去。

    数只滑|嫩的手摸上了撒加的身体,还有她们湿热湿热的唇&hllp;&hllp;

    走开!

    撒加想起了依琳,心中突然烦躁无比,一股股强悍的力量从身上爆发出来,想要将这些赤裸裸的诱惑击退!

    可是没用。

    那种刺激原始欲望的纠缠依旧还在。

    &ldqo;什么!&rdqo;

    撒加看到了一个少女抬起的脸‐‐绯红的脸颊上春色无比&hllp;&hllp;

    依琳!?

    这少女的脸居然和依琳一模一样!

    接着,所有的少女都抬起了脸&hllp;&hllp;

    全是依琳!

    她们,都长了一张依琳的脸!

    那绝美无双的容颜!

    &ldqo;天堂啊,这里是天堂。&rdqo;一个少女樱唇轻启,双眼微闭,朝撒加的脸靠近。

    太像了。不,不是太像,根本就是一样!

    撒加控制不住了,吻上了少女的唇。

    好熟悉。

    无数次的拥吻,无数次的肌肤相亲。

    就是这感觉,这分明就是依琳的唇!

    突然。

    那温热柔软的唇消失了。只听得一声肉体炸裂的声音,然后又热又湿又腥的感觉布满了撒加全身。

    &ldqo;这是&hllp;&hllp;&rdqo;撒加吃了一惊,&ldqo;血!?&rdqo;

    他张大了嘴巴。

    脚下,是支离破碎的肉体,残肢,还有内脏。

    &ldqo;这才是修罗的天堂。&rdqo;

    一个孤傲无比的声音传来。

    &ldqo;极乐,不是享乐,对于为战而生的你来说,终极的享乐,不就是这些血肉模糊的东西么?&rdqo;

    &ldqo;西戒前辈,我&hllp;&hllp;&rdqo;看到自己最佩服的人站在面前,看到最强修罗的传说重现,撒加一时之间有些错愕。

    &ldqo;告诉我,撒加。&rdqo;西戒的脸比他的声音还要孤傲,他就是一柄长枪,一柄君临天下的长枪!

    &ldqo;看到最爱的人死去,是什么感觉?&rdqo;

    &ldqo;恨。&rdqo;撒加脸色变得狰狞。

    &ldqo;恨谁?&rdqo;西戒问。

    &ldqo;恨杀死她的人!&rdqo;撒加死死攥着拳头,指甲已经陷入了掌心。

    &ldqo;幼稚!&rdqo;西戒猛地抬手,一股力量击中了撒加的胸口,撒加闷哼一声,倒飞出去。

    咳,咳。撒加猛烈的咳嗽起来,双手用力抓住地上的草,挣扎着想要起来。

    &ldqo;继续回答。&rdqo;西戒走到撒加面前。

    &ldqo;恨自己!不能救她!&rdqo;撒加抬起头,迎上了西戒居高临下的目光。

    噗!

    撒加吐出一口血,整个人在草地上滑行着,地面的泥土被他带出了一条一人宽的深沟。

    &ldqo;愚蠢!明知道自己不能救,还要逞能,你和第一狱的那些不自量力的饿鬼有什么区别!&rdqo;西戒走了过来,手掌对准了撒加的额头。

    &ldqo;这是最后的机会,撒加。&rdqo;西戒面色冷的就像冰,&ldqo;回答错误,我就杀了你,反正你也被人杀了,没有区别。&rdqo;

    面对西戒掌心中透出强大的连挣扎都不可能的气息,撒加少有的感觉到了恐惧,那真是一种奇特的感觉,让人不由自主的失控,彻底沦丧。

    &ldqo;恨命!恨他妈的带来这一切的王八蛋!&rdqo;

    西戒的手收回去了。

    撒加喘着粗气,抬起眼,看到的是西戒满意的笑容。

    &ldqo;对,谁主宰,就打破谁,谁控制你,就灭了谁,身体可以被控制,但灵魂是不行的,你的心神只能由你做主,再强的人,他的心神也是脆弱的,有的甚至还不如一个普通人。让你失败的那种直接对灵魂攻击的招数只是最简单的心神扰乱而已,通过控制你的心神,让你的灵魂境界混乱,灵魂被软化,自然就容易失守,然后被攻击。&rdqo;西戒扶起了撒加,接着道,&ldqo;只有找到了恨的方向,你才会看清楚对手的心神所在,不要直接的去恨,要穿透,恨到根源!&rdqo;

    &ldqo;根源。&rdqo;撒加突然有些明白了。

    &ldqo;没错。当你找到了正确的恨,就找到了正确的根源,那么你就能杀死对手,领悟属于修罗的极乐。&rdqo;西戒缓缓点头,&ldqo;撒加,我刚刚问你,最爱的人死去,你是什么感觉,你说恨,这是对的,恨是一切心神的起源,有了恨,才可以存在爱,打破了心神的禁锢,才能按照自己的意志活着,才有了去爱的机会。&rdqo;

    &ldqo;爱,是因为恨而存在的么&hllp;&hllp;&rdqo;撒加喃喃的道。

    &ldqo;当你主宰了自己的心神,那么,对手的心神也能被你主宰,你就是一座囚禁对手心神的天牢!无爱无恨,无懈可击!这就是六道法则的第三层‐‐天牢破心轮!&rdqo;

    西戒深深的看着撒加。

    撒加明白了,原来西戒的灵魂体已经和六道法则融为了一体,原来西戒的灵魂体就是解开被封印成为六道之狱的六道法则的最后一步!

    &ldqo;撒加。&rdqo;西戒眼中罕有的露出了几分柔和,&ldqo;我只能带你走到这里了,六道法则前三轮我可以帮你,后面的三轮会更加困难,领悟之后得到的力量也更强,只能靠你自己。即便是我,到死的时候,也没有完全领悟第六轮。其实,在六轮之上,还有另一个境界,我也说不清楚那种力量到底有多可怕,那也许,便是触碰到宇宙形成本源的力量了&hllp;&hllp;&rdqo;

    &ldqo;还有第七轮?&rdqo;撒加惊呆了。

    &ldqo;不能叫第七轮。&rdqo;西戒笑着纠正撒加,&ldqo;我把它叫做&lsqo;终回&rsqo;。因为那是一种最终回到本源的力量,所以叫终回。回到了本源,就拥有了最开始,可以创造一切,也可以毁灭一切。生与死,得与失,聚和散,爱和恨,一切和一切,全在你的心中,全在你的手中,全在你的一念之中。&rdqo;

    撒加听明白了一些,不过更多的还是疑惑。

    看到撒加进入了思索,西戒打断了他,&ldqo;现在不用去想这些,太遥远了。&rdqo;

    &ldqo;哦。&rdqo;撒加点点头,在西戒面前,他就像个孩子,看到西戒,他甚至有一种看到老爸烈的感觉。还好,西戒前辈的灵魂体和在他灵魂中寄生的六道法则融为了一体&hllp;&hllp;想到这里,撒加不由笑了笑。

    &ldqo;傻笑什么,我又不会消失,要消失的早消失了,我现在只是你灵魂深处的一个幻象而已。&rdqo;西戒知道撒加在想什么。

    &ldqo;足够了,能见到你。&rdqo;撒加说的很淡,但很真。

    西戒眼神缓缓动了一下,开口问道:&ldqo;我的兄弟怎么样了?我感觉到它好像很不满呀,是嫌你的力量提升太慢了。&rdqo;

    &ldqo;什么?&rdqo;撒加问了一句后突然反应了过来,西戒前辈说的,是他传给自己的那把长枪&ldqo;焚天&rdqo;,比巅峰魔器顶级神器还要高级的&ldqo;元器&rdqo;。

    &ldqo;唉。&rdqo;西戒叹了口气,&ldqo;你也不必介意,元器是宇宙最初形成的本源力量残余所孕育的武器,高傲无比,何况焚天还是这其中的佼佼者,要被它认同,从你灵魂中苏醒,你必须还要加强自己。我当时得到它的时候,已经感悟了六道法则一百多万年,差不多是第五轮的顶峰。&rdqo;

    &ldqo;前辈&hllp;&hllp;你有过最爱的人吗?&rdqo;撒加突然问了这么一句和&ldqo;焚天&rdqo;毫无关系的话,让西戒也不禁一愣。

    西戒沉默了一会,说了一句:&ldqo;无所谓爱与不爱了,当你要追求最强时,有些东西必须亲手舍弃。&rdqo;

    撒加得到这个模糊的答案后,便不再说话。

    西戒看到他盘膝坐下,开始感悟六道法则第三层&ldqo;天牢破心轮&rdqo;后,化为一个镜像,消失了。

    &hllp;&hllp;

    赫缺几乎睁不开眼睛,头疼欲裂!

    他感觉突然坐起来的那个男人,就快要把他的心神全部吞噬了!更让他惊骇的是,这股强大的力量直接面对的竟然是自己的灵魂!

    毫无动静,周围的一切毫无动静,连一粒细沙都没有飘起!

    真的可怕!

    所有的力量,没有一丝用于其它的地方,全是心神,全是直面灵魂!

    六道法则第三轮!

    天牢破心!

    赫缺终于昏了过去,人事不省。

    &hllp;&hllp;

    几天后。

    赫缺被一只粗糙的手拍醒。

    他发现,撒加骤然间感悟到的法则奥义,居然让自己的实力也提升了一大截!

    &ldqo;你这是诈尸呢,还是诈死?&rdqo;这是赫缺睁开眼睛的第一句话。

    &ldqo;不知道,反正我没哭。&rdqo;这是撒加回复给他的。

    然后赫缺不说话了,两人直接越过了干涸的沉星月湖,朝边境荒原的最深处掠去。

    两人没有飞行,没有瞬移,隐藏起气息,在黄沙之中疾驰着。

    赶路中,赫缺知道了,原来几天前撒加再次进入了&ldqo;凝魂静思&rdqo;,虽然只有几天,但因为感悟了更高阶段的法则奥义,实力越过了三解的瓶颈,直接跨入了冥帝四解!

    即便赫缺拥有夜叉王的血脉,也不得不感叹,修罗的确天生就是修炼的,就是追求力量极限的。

    其它主神冥帝的强者也许几万年都毫无寸进,可这位阿修罗王倒好,短短几天,假死了一回,灵魂境界就四解了,虽然现在四解的力量还没有巩固,但至少已经过了三解,魂解每一次进阶,差距都是很大的。

    其实,赫缺不知道的是,这也是六道法则的法则奥义太恐怖所至。宇宙至高法则就是不一样,要不怎么叫至高呢?

    又过了十多天。

    撒加和赫缺沿着黄沙一路前行,途中撒加不停魂解,终于在达到目的地前巩固了他四解的实力。

    &ldqo;到了。&rdqo;

    又赶了一天路,当二人头发中都是沙子,满脸黄土时,他们来到了一片更为广阔也更为干燥的沙漠。

    一条几十米宽的沟在干燥的黄沙中蔓延,像是干涸的河道。

    &ldqo;这就是禅赢所说的夕河。干了。&rdqo;撒加望着河道。

    &ldqo;好像这夕河一直通向沉星月湖。&rdqo;赫缺点头道。

    &ldqo;沿着夕河一直走,就是那里了。&rdqo;撒加在干河道边走着,一边走一边观察,&ldqo;好像是人为的,就像你弄干了沉星月湖的水一样。&rdqo;

    &ldqo;是这样。&rdqo;赫缺表情有点窘。

    &ldqo;沉星月湖,传说中神界最美的景色之一,也只有新神域的心湖可以比了。可惜啊,没看见。&rdqo;说到这里,撒加眼中又是一动。

    心湖&hllp;&hllp;

    到底有多美?

    有没有她的歌声那样美?

    撒加感觉到心里有些疼痛。

    &ldqo;为什么自己不去看看。&rdqo;赫缺嘴角一弯,&ldqo;你可以叫禅赢带你去的,新神域他说了算。&rdqo;

    &ldqo;来不及,你又不是不知道有多少人到这里来。&rdqo;撒加有些言不由衷。

    赫缺笑而不语。

    &ldqo;啊。&rdqo;他突然叫了一声,&ldqo;这夕河没水了,不知道我敢不敢往下跳,哎哟,不知道啊,是不敢呢,还是逃避。&rdqo;

    &ldqo;诶?&rdqo;赫缺有点奇怪,自己这么明显的调侃,撒加怎么没有回话?

    转过头,只见撒加正目不转睛的望着一个方向,那是这条干涸河道的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