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四百三十四章 大漠红颜(六)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两个人影。

    差不多高,远远的目测,大约一百六十公分左右。

    &ldqo;有人?&rdqo;赫缺目光一冷。鬼刃已经握在了手上。

    &ldqo;看看再说。&rdqo;撒加压住了赫缺的手,&ldqo;我刚才说过,会有很多厉害的人物来这里的,这叫&lsqo;惢漠&rsqo;的地方。&rdqo;

    惢漠,边境荒原的尽头,荒原中分布着沙漠不奇怪,可传说中,这片沙漠,面积比整个边境荒原还要大。也不知道边境荒原是惢漠的边缘,还是惢漠是边境荒原的尽头。

    双脚一点。撒加朝着那两个人影掠去,赫缺身形一闪,隐没了起来。

    &ldqo;是你?&rdqo;撒加愣住了。

    看到一个面上有道疤痕的男子突然出现,两个人影中的一个明显大吃一惊,另一个反应不大,只是打了个呵欠。

    &ldqo;又见面了&hllp;&hllp;&rdqo;大吃一惊的人在掩饰着情绪。

    &ldqo;忆,你怎么会到惢漠来。&rdqo;撒加心中不由一动。

    &ldqo;你呢?&rdqo;忆看着他。

    撒加没有回答,目光落在了忆身边那个睡眼惺忪的白发少年脸上。

    少年还算俊俏,只是脸上很脏头发很乱,而且没有精神到家了,和一条刚出洞的懒蛇没区别。

    呼。

    一道黑色的火焰席卷过来。

    白发少年的睡眼猛地闪过一道精光。

    啪。一只手拦住了黑火。是撒加挡住了这次攻击。

    白发少年看到黑火被拦住,本来要抬起的手放了下去,打了个呵欠,闭上眼睛,就像要睡着了般。

    &ldqo;你干什么?&rdqo;撒加头也不回,他知道是谁。

    &ldqo;杀了他们呀。&rdqo;赫缺拨了拨自己快要盖住眼睛的刘海,&ldqo;你不觉得惢漠这种地方,突然出现这样两个人很奇怪吗?&rdqo;

    撒加没有回答赫缺这个问题,眼光反而瞄向白发少年的手。

    他刚刚是要出手吗?撒加心里掂量着。

    &ldqo;一起走吧。&rdqo;撒加没有再问其它的事情,只是对忆说道。

    &ldqo;嗯。&rdqo;忆点点头,也不管他们要一起去哪里。

    反正,总是要到的,到了就知道了。

    该发生的总归要发生,倒不如,和他一起走一段吧,能走多久就走多久。

    忆望着撒加的侧脸,忽然间,一种心跳的感觉出现了,那像是,她第一次认真看他的时候&hllp;&hllp;

    干净纯粹的沙,一成不变的沙,一望无际,辽阔广袤。

    撒加和忆并肩走着,都没有说话。

    他们的速度很慢,真的很慢,就像在散步,就像是他们都说好了,要认真走完这一段风沙弥漫的路。

    干涸的夕河在他们身边。

    身后,是那个无精打采的白发少年,还有手插在裤袋里无所事事的恶鬼。

    &hllp;&hllp;

    那古老的仪式哟,带着绝代的风华,在双子的人性中来来又往往。没有什么可以决定,也没有什么可以拒绝,一切只是消融,二个只能存在一个的宿命的消融。而代价,就是分离,也许是永远,只不过,剩下了一个孤独的身影。

    圣晶唱词&hllp;&hllp;

    &ldqo;哥哥&hllp;&hllp;&rdqo;

    雪特跪了下来,双手捧着一团晶莹的能量。

    一个更加晶莹的通道伫立在雪特眼前,通往那深壑。

    风沙迷了眼,惢漠的风很轻很轻,沙很轻很轻,连落在沙粒中的泪水,也很轻很轻&hllp;&hllp;

    &ldqo;瓦纳,他消失了吗。&rdqo;

    一个异常好听的男声缓缓响起,宛如雪特身边缓缓流动的沙。

    雪特依旧跪着。

    泪水,也依旧流着。

    他身后的男子没有说话了,静静的看着。

    过了很久,当最后一点晶莹在雪特的掌中消散时,雪特慢慢站了起来。

    &ldqo;你来做什么,炫奂。&rdqo;雪特头也不回的问道。

    &ldqo;看看你&hllp;&hllp;&rdqo;炫奂走到雪特身边,望着那条深壑。

    &ldqo;你知道吧。&rdqo;雪特轻声道,&ldqo;我们的目的,还有圣晶唱词,以及&hllp;&hllp;那里。&rdqo;

    &ldqo;嗯。&rdqo;炫奂微笑着点头,&ldqo;圣晶唱词成功了,我想。&rdqo;

    &ldqo;是的。&rdqo;雪特眉间皱起。

    &ldqo;那么,雪特,我曾经最好的朋友&hllp;&hllp;你喜欢那飘落的樱树花么?&rdqo;炫奂笑问。

    雪特没有回答,眉间皱得更紧了。

    &ldqo;神的失落之地啊&hllp;&hllp;&rdqo;炫奂捋了捋被惢漠的风吹乱的头发,&ldqo;那轮回伊始的地方,一个守护它的种族只剩下了双子神的老二,这是不是就意味着,那里,不再属于你们了&hllp;&hllp;&rdqo;

    &ldqo;我忘了。&rdqo;雪特深深吸了口气。

    炫奂摇摇头,&ldqo;你没有,&lsqo;双子留一,圣晶再现,一唱生死,应许唯诺&rsqo;。&rdqo;

    雪特眼中闪烁着。

    &ldqo;这神界最古老的密语啊,我的朋友,你不是已经做到了吗,虽然,我另一个朋友已经永远的离开了&hllp;&hllp;&rdqo;

    炫奂手指轻轻一动。

    噗!雪特猛地喷出一口血,向后倒去,身体坠落的重量激起了一阵沙尘。

    一片气息从炫奂掌中升起,变成了洁白的樱树花,落在雪特的身上。

    &ldqo;让这这瞬间的美丽,为你最后的付出留下吟咏吧,再见了,双子神的幻神,你的哥哥梦神已经陨落,你也没有留下的必要了,就让你们为了那里的重现,完成这如梦如幻的一生&hllp;&hllp;&rdqo;

    炫奂看了一眼被飞絮般的白花盖满的雪特,走进了那晶莹的通道。

    &ldqo;原来&hllp;&hllp;我并没有那么伤心啊。&rdqo;阵阵呢喃从炫奂的背影发出,&ldqo;谢谢了,我的两个朋友,你们的死,是有价值的,我要去了哟,那里&hllp;&hllp;

    神界从远古就存在着的的失落之地&hllp;&hllp;

    应许密境!&rdqo;

    &hllp;&hllp;

    破碎的梦。

    真实的幻。

    应许的诺。

    纷飞的心。

    还有多久?这条一望无尽的路?

    &hllp;&hllp;

    &ldqo;累了吗?&rdqo;

    撒加转过头。

    &ldqo;没&hllp;&hllp;没有&hllp;&hllp;&rdqo;忆笑了笑,控制了一下喘息。

    蓦地,她浑身一颤。

    一只透着炽烈雄性温度的手轻轻扶住了她。

    &ldqo;我&hllp;&hllp;真的没事。&rdqo;忆笑容有些僵硬,肩膀一抬,想要挣脱那只手。

    &ldqo;别逞强了,这里的空气压强很大,能量密度也很高,以你低位神的实力,灵魂实体很容易疲倦。&rdqo;撒加笑道。

    那只手很霸道的扶着自己的肩膀,然后很霸道的让自己坐在了一块岩石上,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ldqo;还是那样啊&hllp;&hllp;霸道的家伙&hllp;&hllp;&rdqo;忆心中起伏着。有点嗔怪,却还有点甜蜜。

    连岩石的表面,都被他抹平了呢。忆感觉坐在石头上很舒服。这时,一股同样霸道的力量从那只手掌中进入了自己的身体,一点都不柔和,炽热的像一把火,却,烤焙着自己疲劳的筋骨。

    忆感动了。甚至又想起了他们的从前。记得在奥菲拉尔的时候,那个男人,也是这样霸道而温柔的爱着自己。

    也许根本就没有什么想起,忘记,也只是刻意的吧,其实应该叫做隐藏才对。

    &ldqo;不问我吗&hllp;&hllp;&rdqo;忆抬起头,看着那张很好看的脸。过去了这么久,他脸上的风霜更重,又多了几许沧桑,可那道旧伤疤依然还在,依然还那样的明显。

    &ldqo;问你什么。&rdqo;撒加收回了手,笑望着忆。

    &ldqo;没,没什么。&rdqo;忆低下头,&ldqo;你笑起来很有魅力,可是,我在想,你一定是个不常笑的人。&rdqo;

    &ldqo;还是一个不择手段,冷血残酷的人。&rdqo;撒加目光动了动,&ldqo;准确的说,是魔,从冥界而来的魔。&rdqo;

    &ldqo;哦&hllp;&hllp;&rdqo;忆不再说话了。

    撒加凝视着她,这个女人明明就不好看,可他的目光却离不开,一刻也离不开。

    她好像很容易看穿我,我在她面前,很透明,无法掩藏任何情绪&hllp;&hllp;撒加心中想到,这应该不是魔法,是&hllp;&hllp;感觉吧,一种故人的感觉,熟悉却又陌生。

    过了一会儿,忆抬头笑道:&ldqo;我休息好了,我们走吧。&rdqo;

    &ldqo;去哪里?&rdqo;撒加问。

    忆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回答。

    &ldqo;我们&hllp;&hllp;就在这里分开吧&hllp;&hllp;&rdqo;那个懒懒的白发少年走了过来,眼皮无力的一抬。

    听到雾山的话,忆心中一惊,清醒了过来。&ldqo;好险,差点就暴露了,刚刚的感觉,和奥菲拉尔好像,不由自主的就习惯了&hllp;&hllp;&rdqo;忆心中暗道。

    于是,她不再说话,安静得就像大漠中风化的岩。

    &ldqo;你们想去哪里?这里可不是一个低位神能来的。&rdqo;赫缺走过来盯着雾山,紧紧皱着眉头,可嘴角依然不屑的向右弯起。

    &ldqo;啊呃&hllp;&hllp;&rdqo;雾山打了个呵欠,丝毫不在意赫缺带着杀意的眼神。

    &ldqo;不想说话吗&hllp;&hllp;哈哈。&rdqo;赫缺笑了,蓦地,眼中寒光一闪,&ldqo;那就永远的闭嘴吧!&rdqo;

    &ldqo;我们走。&rdqo;撒加再次拦住了赫缺的攻击。

    &ldqo;你在想什么,这么明显的事情,你还看不出来?&rdqo;赫缺瞪着撒加。

    &ldqo;走!&rdqo;撒加扭头。

    看到撒加如刀般的目光,赫缺收回了鬼刃,冷哼一声,掠向了另一个方向。

    撒加吸了口气,回望了忆一眼,双脚在沙地中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坑之后,追着赫缺而去。

    &hllp;&hllp;

    哥哥。

    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是我这个罪人。

    为什么是我这个不负责任的罪人&hllp;&hllp;

    其实留下的那个是你才对&hllp;&hllp;

    是你这个为族人不惜付出所有的人才对啊!

    瓦纳哥哥&hllp;&hllp;哥哥&hllp;&hllp;从小就保护我照顾我的哥哥&hllp;&hllp;

    不要离开,让我走,让我走啊!

    &ldqo;哥哥!&rdqo;

    雪特剧烈的喘息着,然后猛地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妖冶的脸。很阴冷,却俊美到了有些妩媚,白色的头发就像惨白的枯骨。

    好矛盾,这张脸和这副神情。

    &ldqo;王?&rdqo;

    雪特不禁脱口而出。

    听到这个字,白发男人不禁愣了一下,古井不波的表情也出现了变化。

    &ldqo;王?&rdqo;另一个白发男人走了过来,奇怪的盯着雪特。

    这个男人也很俊美,眼角有些细纹,看上去很有魅力,长长的头发垂到胸前,和刚刚那家伙的白发完全不同,这种白,像雪一样,洁净无瑕。

    &ldqo;斯汀,你好像救了一个疯子。&rdqo;男人笑了,眼角细纹重叠起来,充满了吸引力。

    &ldqo;我没救他。&rdqo;阴冷的头发惨白的男人道。

    听到他的声音,雪特心里居然开始滋生一种淡淡的恐惧感,那像是生命被撕裂前,灵魂被禁锢时的铿锵声。

    干涸,毫无生气。

    &ldqo;对了。&rdqo;阿萨两根手指卷着自己胸前的头发,&ldqo;安魂咒,只可以安抚即将逝去的灵魂,只能短暂的保住不散,能不能复苏,还要看承受这个魔法的人&hllp;&hllp;&rdqo;

    &ldqo;小子。&rdqo;阿萨看着雪特,&ldqo;你的求生意志还挺旺盛的嘛。&rdqo;

    这男人的声音听上去很随和,雪特却像看到了一把剑,明明他在对着自己笑,可是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于是雪特还躺在地上。

    &ldqo;不是他意志强。&rdqo;斯汀不再看雪特,&ldqo;是攻击他的人根本没有杀他的意思。&rdqo;

    雪特心中一颤。

    炫奂&hllp;&hllp;为什么&hllp;&hllp;

    &ldqo;哦,小子,既然你没事了。&rdqo;阿萨蹲下身,眼睛眯成了一条缝,&ldqo;那你告诉我,有没有看见一个死胖子?&rdqo;

    &ldqo;死胖子?&rdqo;雪特有点懵。

    &ldqo;神刑者的管事。&rdqo;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就像月夜下孤狼的低吼。然后,一张病态的黄脸和一双狼一样的眼睛出现在雪特的视线中。

    &ldqo;我知道了。&rdqo;雪特坐了起来,&ldqo;那个人叫贾修,在神刑十管事中排名第四。&rdqo;

    &ldqo;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rdqo;一个俊美的尖耳朵男人问,一头整齐向后梳的长发就像被水洗过的蓝天。

    突然,雪特明白了这些人是谁了,心里的振动消失,身形一闪便站了起来,&ldqo;从冥界而来的各位,我知道你们来这里干嘛了,一切我都会告诉你们,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雪特,也是神刑殿的管事,排名第十&hllp;&hllp;&rdqo;

    话还没有说完,一道火焰从空中直扑而下!

    呼!

    一把美到极点的剑挡在了雪特头上,温度极高的热气从剑身上散发出来,带着火的残焰。

    &ldqo;我想,我们不用找了。&rdqo;阿萨将落雪剑从雪特头上移开,望着天空中那团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