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四百三十五章 应许密境(一)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呲!

    一道气劲切开了空气,也切开了沙面!

    星光。

    一团星光罩住了这道气劲,扭动了几下后,碎成点点光华。

    &ldqo;哦?&rdqo;

    一个男子的声音很是诧异的响起,接着一个修长的人影缓缓走来。

    &ldqo;灭星弓?你和格伦夏尔那家伙是什么关系。&rdqo;人影看着奥兰多。

    &ldqo;加仑啊,你怎么还在提起那个背叛你的人,三千年前,他不是违背了你的命令,没有杀死那些令人讨厌的精灵嘛。&rdqo;另一个男人出现在人影身旁,方脸短发,浓眉大眼,强壮的身体上套着一身金色的华丽重甲。

    &ldqo;闭嘴,豪克。&rdqo;人影渐渐清晰,一个英俊的黑发男子,穿着精美的轻甲,双持着两把匕首。匕首非常漂亮,镶钻烙金,和他的人一样典雅。

    轰!

    天空的那团火焰炸开了。

    即使是白天,惢漠的天空那种干燥的蓝色也被染的火红!

    一个身着红色长袍的小瘦子出现在了火光中,尖嘴猴腮,样貌十分丑陋,光头,只有一缕红色的头发挂在脑后。

    掌火!

    神刑殿十管事排名第三的掌火!刚才攻击雪特的火系魔法也是他发出的。

    &ldqo;看起来这里很重要啊。&rdqo;阿萨看着那通往深壑的晶莹通道,对雪特说:&ldqo;一下就来了三个厉害的家伙,他们,应该都是十管事里的人物吧。&rdqo;

    &ldqo;北冥帝阿萨。&rdqo;穿着精美轻甲的英俊黑发男子看着阿萨,&ldqo;又见面了,还记得我吗,三千年前败在你手中的那个人。&rdqo;

    &ldqo;不记得了。&rdqo;阿萨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ldqo;混蛋!&rdqo;黑发男子骤然暴怒。

    &ldqo;加仑,你还是这样容易生气。&rdqo;金色重甲的强壮男子笑了,&ldqo;他是在激怒你呢。身为十管事排名第八的人,你好像总是忘记应该以什么样的心态去开始一场战斗。&rdqo;

    &ldqo;所以&hllp;&hllp;&rdqo;强壮男子拍了拍黑发男子的肩膀,&ldqo;你才会输,才会被最信任的属下背叛。&rdqo;

    叫加仑的黑发男子听到强壮男子尖酸的话,竟然没有增加怒气,反而平静了下来,目光不再闪烁,死死落在了奥兰多手中的灭星弓上。

    呼。惢漠干干的空气变得炽热起来,掌火从空中飞下,落在了两人前面。

    &ldqo;掌火大人。&rdqo;强壮男子单膝跪下,右手抚胸,&ldqo;排名第七的豪克从原神域而来,听从您的调遣。&rdqo;

    掌火头都没回,&ldqo;谁让你们来的,豪克,还有加仑。你们本来应该守护着原神域。&rdqo;

    豪克站了起来,恭声道:&ldqo;炫奂副殿主的命令。&rdqo;

    &ldqo;又是他&hllp;&hllp;&rdqo;掌火轻声自语,&ldqo;他到底想干什么?&rdqo;蓦地,他看到了对面的雪特,像是想起了什么,又很模糊。

    突然,掌火眼前出现了一片雪花&hllp;&hllp;

    嗖!

    掌火急退。

    雪花没有什么变化,化为了一阵轻风。

    &ldqo;哈哈哈哈!&rdqo;阿萨大笑起来,&ldqo;你排第几啊?这么胆小。这是我打招呼的方式,你怕什么?&rdqo;

    &ldqo;排名第三,掌火。&rdqo;掌火虽被阿萨戏弄,可面部表情却没什么变化,稳定住身形后,向阿萨几人缓步走来。

    &ldqo;北冥帝阿萨,你是我的对手了。&rdqo;掌火看着阿萨道。

    阿萨没有回话,潇洒的微笑着,不过,他身上那件俊雅的白色长衣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身黑色的铠甲。黑剑甲‐‐当年阿萨成为北冥帝时,冥尊达密释的赐予之物。

    &ldqo;连这家伙也认真起来了,这次的对手很强。&rdqo;斯汀看了阿萨一眼。

    阿萨身形一动,带起了气流,黄沙飘起,接着,他飞向了天空。

    呼,掌火瘦小的身体化为一道火光,追着阿萨而去。

    &ldqo;该我了。&rdqo;豪克的目光从天空中收回,落在了斯汀众人身上。

    &ldqo;我们一起作战吧。&rdqo;雪特移到了斯汀身边悄声道,&ldqo;这两个家伙很强的。&rdqo;

    &ldqo;你的伤还没好。&rdqo;斯汀的语气毫无起伏感,&ldqo;已经有人迫不及待了。&rdqo;

    话音刚落,一道寒冰在沙地上瞬间凝结起来,寒意四射,似乎连沙粒都变成了冰渣!

    咔!

    寒冰碎了。

    锵!

    一柄金色长枪横在豪克面前,架住了一把一弯冷月般的刀。

    &ldqo;冥界的家伙啊,怎么都喜欢偷袭?&rdqo;豪克皱起眉头。

    没等他说完,罗刹身形一矮,从他的腋下瞬移到了身后,将寒月弯刀狠狠砍下!

    嗖。

    豪克的身影晃了晃,消散。

    罗刹一对狼眼中出现了兴奋的光芒,脚下寒气骤生,化成一团坚冰将自己包围,轰的一声,坚冰炸开的同时,他穿着沉木银甲的身影也消失无踪。

    冰块融化了,液态的气息融入了黄沙中。

    一切变得安静。

    这时,一直在和加仑对视的奥兰多脚步动了,&ldqo;你们都别插手,这个人,我要自己解决。&rdqo;

    &ldqo;好。&rdqo;斯汀拦住了就要冲上去的塔奇纳迪。

    &ldqo;干嘛拦住我。&rdqo;塔奇纳迪瞪着奥兰多的背影。

    &ldqo;有些恨,必须亲手了结。&rdqo;斯汀对塔奇纳迪说完这句话后,便朝后退去,很快消失在了那晶莹的通道中。

    &ldqo;他居然能进去!&rdqo;雪特大吃一惊。&ldqo;难道他就是瓦纳哥哥说的王脉!?&rdqo;

    来不及多想,雪特身形一动,也没入了那晶莹的通道。

    &ldqo;等等我!&rdqo;塔奇纳迪也冲向了通道。

    一道巨大的能量盖住了塔奇纳迪,桃红色的齐腰长发齐齐竖起然后落下。

    塔奇纳迪无声无息的倒下了,趴在通道前的黄沙中,人事不省。

    &ldqo;喂,精灵小子。&rdqo;加仑看着远处的塔奇纳迪,&ldqo;那像女人一样的家伙在搞什么?怎么还没打自己就倒了。&rdqo;

    &ldqo;还是担心你自己吧,杀死我最好的朋友的人。&rdqo;奥兰多盯着加仑那张英俊的脸,还有&hllp;&hllp;那对和自己一样&hllp;&hllp;尖尖的耳朵。

    &hllp;&hllp;

    &ldqo;你们快走!&rdqo;一个衣衫褴褛的绿发男子站在美丽的森林前,对身后的人说道。

    &ldqo;格伦夏尔,我们的神,您先走吧。&rdqo;一个面目苍老的精灵颤巍巍的道,&ldqo;能再次见到已去神界的您,我们已经知足了。&rdqo;

    &ldqo;波克拉拉。&rdqo;格伦夏尔沉声道,&ldqo;身为精灵族的大长老,你忘记了自己的职责吗,精灵热爱着生命,所以请你也珍惜族人的生命。&rdqo;

    波克拉拉还想争辩,一只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ldqo;大长老,你带着族人先走,这样的战争,我们无能为力。&rdqo;

    &ldqo;奥兰多。&rdqo;波克拉拉回头看着那个年轻的草原精灵。&ldqo;精灵族历史上最年轻的长老啊,我们的第一强者,你想留下吗?&rdqo;

    &ldqo;是的。&rdqo;奥兰多从波克拉拉身边经过,走到格伦夏尔身旁,&ldqo;我不是为了送死的,只是,我要和我最好的朋友一起,战斗到最后。&rdqo;

    格伦夏尔扭头看了奥兰多一眼,血迹未干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ldqo;还不走吗,波克拉拉,记住,这是神界和冥界的战争,无与伦比的浩劫,一切弱小的生命都会被吞噬,包括我在内。留下精灵的血脉,不管用什么方法,让我们世代延续下去,如果真的要消亡,也要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活着!&rdqo;

    &ldqo;星光传送!&rdqo;

    一片星辰的璀璨笼罩了这片森林。

    格伦夏尔高举一把镶满水晶的银色长弓,不停朝天空射出宛如流星的箭矢!

    &ldqo;这就是灭星弓吗?&rdqo;奥兰多看着格伦夏尔,&ldqo;我的朋友啊,你真的是个天才,呵呵,竟然会用精灵族古老的附魔术,创造出这样的奇迹,神界三大神器之一&hllp;&hllp;看来我是永远也追不上你了&hllp;&hllp;&rdqo;

    &hllp;&hllp;

    血。散开。在龟裂的土地上。

    格伦夏尔单膝跪下,捂着胸口。

    身后,是一片生命气息全无的森林。干枯的树,裂缝的土地,还有在枯枝败叶中穿行的冷风。

    &ldqo;我们神&hllp;&hllp;需要的补给呢?&rdqo;

    一个俊美的黑发男子走到格伦夏尔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ldqo;没,没有。&rdqo;格伦夏尔用力抬起头,血不停从嘴角流出,落向地面。

    &ldqo;哎。&rdqo;黑发男子叹了口气,&ldqo;格伦夏尔,你真让我失望,身为第八域的神刑者,我加仑最信任的副管事,你怎么能这么心软。&rdqo;

    &ldqo;加,加仑大人,您不也是,精灵吗&hllp;&hllp;&rdqo;格伦夏尔吃力的道。

    &ldqo;啊。&rdqo;加仑竖起两根手指,夹住了一根朝他射来的箭矢,&ldqo;很遥远的事情了,在神界太久了哦,我已经,把自己看成高高在上的神了&hllp;&hllp;&rdqo;

    咔。

    加仑手指用了,箭矢断成了两截,落在枯黑的地上。

    &ldqo;还有只虫子啊。&rdqo;加仑转过身,看着那个攻击自己的男人。&ldqo;蓝色的头发,和我一样的尖耳朵,唔,让我想想,是草原精灵吧,哈哈,小家伙,本管事,曾经,也是暗精灵中的一员呢。&rdqo;

    一股力量击中了奥兰多,噗的一声,奥兰多吐出一口血,趴在了地上。

    &ldqo;还想站起来?很坚强嘛。&rdqo;加仑饶有兴趣的望着拼命想要站起来、浑身是血的奥兰多,&ldqo;可悲的弱者啊,是什么样的力量在支撑着你?我要是你,乖乖趴下就好了,就算死了,也死的痛快一点。&rdqo;

    &ldqo;为什么&hllp;&hllp;&rdqo;奥兰多狰狞的望着加仑,&ldqo;为什么要毁掉自己的同族?你这个混蛋!&rdqo;

    &ldqo;同族?&rdqo;加仑愣了一下。

    &ldqo;你不是暗精灵吗!&rdqo;奥兰多狂吼,血不停从身上冒出,染红了他,也染红了他脚下的地面。

    &ldqo;蠢货&hllp;&hllp;&rdqo;加仑手指一动。

    奥兰多的表情僵住了,眼神变得呆滞。

    &ldqo;我是神啊&hllp;&hllp;&rdqo;

    加仑轻蔑的望着直直倒向地面的奥兰多,转过身,将手放在格伦夏尔的天灵上。

    &ldqo;我真的很伤心,傻小子,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只要是神,只要拥有了高高在上的地位,什么东西,都可以予取予求,包括&hllp;&hllp;&rdqo;

    &ldqo;你的命!&rdqo;

    格伦夏尔倒下了。

    在他倒下的瞬间,灭星弓化为了一道星光,没入了身下的土地。

    &ldqo;贫瘠的地方啊。&rdqo;加仑缓缓升向空中,俯瞰着这片曾经美丽的森林,手掌中,是一颗发光的能量球,&ldqo;这种地方,竟然就是这片大陆生命气息最丰富的地方,这点能量,怎么够,那个北冥帝阿萨的军队还真强,如果不是我们神刑者参与进来,神兰军已经败退了。&rdqo;

    &ldqo;这些能量,也最多让那些使用光明魔法的家伙用个一两天吧。&rdqo;加仑看了一眼掌中的能量球,朝远方飞去。

    过了很久。

    夜风吹拂着零星的枯叶,沙沙的,就像失去至爱的人,在喑哑的哭泣。

    奥兰多的身体动了动,艰难的爬了起来。

    他踉踉跄跄的走到格伦夏尔身边,跪倒在地。

    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伴随着他悲怆的泪。

    这是他最好的朋友啊,这是他永远也无法忘记的伙伴啊!

    &ldqo;格伦夏尔&hllp;&hllp;&rdqo;

    奥兰多抱头痛哭。

    &hllp;&hllp;

    &ldqo;笨蛋。弓箭不是这样用的。&rdqo;

    &ldqo;啊?&rdqo;

    &ldqo;要一击必杀,怎么能拿来当短剑用。&rdqo;

    &ldqo;哦。&rdqo;

    &hllp;&hllp;

    &ldqo;斗气可以化成箭矢的,奥兰多。&rdqo;

    &ldqo;啊?&rdqo;

    &ldqo;那种箭,可比最好的铁匠打造的都有用呢。&rdqo;

    &ldqo;哦。&rdqo;

    &hllp;&hllp;

    &ldqo;战斗,其实不是用来杀戮,我觉得,它更像一种拯救呢。&rdqo;

    &ldqo;啊?&rdqo;

    &ldqo;不要这种表情,等你成了战圣,就知道了,那是我最渴望的哟,没有死亡,没有纷争,没有失去和悲伤&hllp;&hllp;奥兰多,你怎么老是这种傻乎乎的表情。&rdqo;

    &ldqo;哦。&rdqo;

    &hllp;&hllp;

    &ldqo;奥兰多,不对,那种感觉要经过经脉,然后融入灵魂。&rdqo;

    &ldqo;奥兰多,你个小笨蛋,这么简单都不会。&rdqo;

    &ldqo;奥兰多,恭喜你啊,战圣了哟。&rdqo;

    &ldqo;奥兰多,今天你成了亚神,不会死了哟,可惜我要去神界了。&rdqo;

    &ldqo;奥兰多,你要加油,我们理想的世界,总有出现的一天。&rdqo;

    &ldqo;奥兰多&hllp;&hllp;奥兰多&hllp;&hllp;奥兰多&hllp;&hllp;&rdqo;

    &hllp;&hllp;

    奥兰多伏在格伦夏尔的尸体上,抽动着。

    良久,奥兰多起身,将他最爱的最重要的良师益友埋葬在这片破败的森林。

    &ldqo;死&hllp;&hllp;就是我们的终点吗&hllp;&hllp;&rdqo;奥兰多望着那枯木雕成的墓碑。&ldqo;如果不变强,就要失去,就要悲伤&hllp;&hllp;&rdqo;

    点点星光飘起。

    灭星弓出现在了奥兰多手中。

    &ldqo;相信我,格伦夏尔,我会找到一种方法,让这一切都不会再发生。就算不甘也好,就算挣扎也罢,就算我一直的等待下去也无所谓&hllp;&hllp;&rdqo;

    &ldqo;总有一天,你期望的世界会到来,那个时侯,我再来看你,带着笑容来看你!&rdqo;

    奥兰多转身离去,灭星弓上的星光消失了,变得暗淡,变成了一把最普通的弓。

    &ldqo;从现在开始,你就叫&lsqo;狩猎者&rsqo;了,去无光森林等待吧,直到那希望出现。&rd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