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四百三十六章 应许密境(二)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ldqo;星光灭绝!&rdqo;

    奥兰多的身体在空中极速旋转着,灭星弓把持在手,不停向四周射出星光熠熠的箭矢。箭矢射出后,直直冲向更高的天空,在那里聚集成了一片方圆百里的星云。

    &ldqo;哦?&rdqo;加仑望着天空,金色华美的匕首在手中倒持着。星云运转带来的气流吹起了他的黑发,他眯起了眼睛。

    突然,加仑想起了什么。

    &ldqo;是你啊&hllp;&hllp;&rdqo;加仑笑了,&ldqo;那个垂死挣扎的草原精灵。三千年过去了,你竟然也成了神&hllp;&hllp;哦,不,是魔,没想到啊,热爱生命的精灵,也会走上冥界那条充满杀戮的路。&rdqo;

    轰!

    星云直冲而下!

    黄沙四起!

    惢漠里的沙像是承受了一场剧烈的星云爆炸,疯狂的扬起。这片沙漠乱了,沙尘如同疯魔,掀起了阵阵沙的巨浪!

    而那晶莹的通道,却自发形成了一层保护的能量阵,隔绝着奥兰多发出的足以毁灭星尘的力量。

    呼,呼。

    当黄沙重归平静,奥兰多俯瞰着下面,目光猛烈的波动起来‐‐那个家伙居然一点事也没有,俊美的脸上带着微笑,正以一种奇怪的眼神望着自己。

    灭星法则的奥义招式:星尘七箭。

    &ldqo;星光灭绝&rdqo;是七箭中的第五箭,也是奥兰多目前能领悟的最高的奥义招式。

    可是,对于这位神刑殿十管事排名第八的加仑来说,一点威胁也没有,等于是毫发无伤!

    出于对加仑的恨,奥兰多一来就尽了全力,灵魂境界完全爆发,使出了星光灭绝,遗憾的是,就算奥兰多拥有接近冥帝二解的实力,也根本伤不了早已是主神二解的加仑!

    &ldqo;快二解了啊&hllp;&hllp;&rdqo;加仑笑道,&ldqo;比格伦夏尔强多了。&rdqo;加仑拍了拍肩甲上的沙,那华丽的轻甲重又散发出了高贵的光泽。&ldqo;可惜啊,还是很弱,接近二解,和三千年前就是二解的我相比,差距就是如此。&rdqo;

    加仑望着奥兰多:&ldqo;同样是精灵族出身,我比你和格伦夏尔更优秀,所以,我才是神&hllp;&hllp;真正的神!&rdqo;

    加仑手臂一挥,一把匕首直直飞向了奥兰多!

    嚓!

    匕首穿过了&ldqo;星光绕晨甲&rdqo;的表面,然后插进了奥兰多的左胸&hllp;&hllp;

    就这样?

    就这样败了?

    奥兰多的身体坠向了惢漠中那微微起伏的沙。

    &hllp;&hllp;

    惢漠的边缘。

    干涸的河道。

    没有风,沙静得就像一面粗糙的铜镜。

    撒加站在一块风化的尽是岩洞的岩石上,轻轻抚摸着脸上的疤痕。

    &ldqo;还在生气?&rdqo;

    他蓦地笑了,望向河道中躺着的那个长着略微卷曲的深紫色头发的男人。男人的脸很窄很瘦,轮廓就像用刀刻出来的一样,生硬的很。

    &ldqo;你不是恶鬼吗?怎么像个没糖吃的小孩?&rdqo;撒加掠到了赫缺身旁,蹲下,拍了拍他的脸。

    &ldqo;别惹我,该干嘛干嘛去,别打扰我晒太阳。&rdqo;赫缺拨开了撒加的手。

    &ldqo;太阳?在哪里?&rdqo;撒加的手在额前搭了个凉棚,望着天,&ldqo;好像就只有一朵一朵的云啊,乱得要死,理都理不清,就像现在某个人的心情。&rdqo;

    &ldqo;乱?&rdqo;赫缺坐了起来,&ldqo;我的修罗大人,别以为我看不出来,要说心情乱,现在而言,还有谁比得上您呢?&rdqo;

    撒加不说话了,眉间缓缓皱起。

    赫缺看到撒加这个样子,以为他又在纠结于依琳的事情,心里一阵烦躁,没好气的躺下,死死瞪着天上的云卷云舒。

    突然,撒加猛地起身,表情严肃至极。

    &ldqo;干嘛?&rdqo;赫缺一个挺身站了起来。

    &ldqo;我感觉到了,在惢漠的深处,几股气息正在碰撞,都是主神冥帝级以上的强者。&rdqo;撒加沉声道。

    &ldqo;这么远?&rdqo;赫缺不可思议的道。就算撒加灵魂境界到了四解,也不至于隔着数千公里就能感受到气息的流动。

    &ldqo;是天牢破心轮。&rdqo;撒加道,&ldqo;领悟了六道法则的第三轮,我对气息的敏感程度大大加强。&rdqo;

    &ldqo;好命的家伙。&rdqo;赫缺撇撇嘴。蓦地,赫缺表情僵住了,&ldqo;是他们?&rdqo;

    撒加点点头。

    赫缺直接化为了一道黑色的鬼火,瞬间就消失在了撒加眼前。

    &ldqo;能和阿萨他们交手的&hllp;&hllp;&rdqo;撒加目光动了动,然后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向惢漠的最深处飞去。

    一朵一朵乱糟糟的云被撞破,天空似乎都被他的速度割开了一道口子。

    &ldqo;到哪里去呀?&rdqo;

    一个又尖又细的声音在撒加前方的云层中响起。

    撒加猛地停住了身形。

    那是一朵厚厚的浓云,声音发出的地方,就是这朵云里!

    撒加眼中流露出了杀意&hllp;&hllp;他知道这特别的声音属于谁。那个击败过他的人。

    &ldqo;刚刚过去的小子是谁?好弱啊。&rdqo;浓云继续说着,&ldqo;所以贾修大人放他过去了,那种程度,还不值得本管事亲自动手哟。&rdqo;

    浓云渐渐散开,一个浑身油腻腻的大胖子正盘坐其中。

    &ldqo;你在等我?&rdqo;撒加问。

    &ldqo;不啊,我以为你被我杀了。&rdqo;贾修摇摇头,&ldqo;我是在等另外一个家伙。&rdqo;

    另外一个?谁?惢漠中除了自己之外,就只有阿萨可以和这个胖子一战,可阿萨现在正在惢漠深处,那个通往应许密境的入口处战斗&hllp;&hllp;

    突然间撒加反应过来了。

    原来是他啊。忆身边那个连自己都看不透的古怪少年。

    &ldqo;命还真长。&rdqo;贾修耸耸肥胖的肩膀,那露在破烂衣衫外的肥肉就像被油泡过的棉花。&ldqo;好久没有失过手了,贾修大人要杀的人居然还活着,真是耻辱啊,特别是你这样长着一张讨厌的脸的家伙。&rdqo;

    撒加没有回话,冷酷的笑了一下,右手一张,狭长的血刀握在了手中。

    &ldqo;啊哟喂!&rdqo;贾修砰的一下弹起,肥肉抖动的幅度直接震开了周围的几朵云&hllp;&hllp;

    &ldqo;实力大增了嘛,唔,好像四解了。&rdqo;贾修扶着他起码三层的下巴,&ldqo;不过嘛,冥界来的小子,本管事告诉你,就算你和我同样都是四解,也是有差距的哟。&rdqo;

    &ldqo;什么差距?&rdqo;撒加挥了挥血刀,&ldqo;让我见识一下好吗,那么多废话干嘛,人丑就算了,声音又难听,你知不知道,连面对你都是种折磨。&rdqo;

    &ldqo;混蛋!&rdqo;贾修尖叫一声。

    &ldqo;难听啊&hllp;&hllp;&rdqo;撒加指了指自己的耳朵,&ldqo;尊重一下它好吗,耳朵是用来欣赏美妙的东西的。&rdqo;

    话音刚落!

    嗖!

    撒加趁贾修怒不可遏的时候,突然掷出了血刀!

    一道血红的线出现在空中,接着撒加身形一闪,站在了血刀窄窄刀身上,双脚一拧,血刀锋利无比的刀口便割向了贾修的喉咙!

    这一招很突然,而且很猛烈!

    因为,撒加在借助了血刀被掷出的力量同时,是用腿部力量控制的刀的攻击,这就比用手的速度和力道都大了数倍!

    呲。

    贾修虽然急速后退,但喉间仍然出现了一道红线,然后,血涌出。

    他又受伤了,两次和撒加战斗,两次都在这个经历无数次生死战斗的男人那奇诡精妙的战斗技巧下率先受伤!

    攻击没有结束。

    撒加右脚一勾,血刀飞到了手中,在掠向贾修的同时,骨魔铠也穿在了身上。

    啪!

    撒加抓住了贾修的胖脸,猛地砸向地面!

    轰!

    贾修后脑勺重重撞在了沙漠中的一块数十米高的巨岩上,巨岩粉碎的同时,整个人也陷入了被撒加凶猛的力量造成的深坑中。

    &ldqo;呃啊!&rdqo;

    站在深坑的边缘,撒加狂吼起来。强悍无匹的力量散发出来,带着那主宰六道的霸气,周围的沙像是受到了惊吓般变成了几十股沙柱,疯狂的扭动着!

    撒加参差不齐的黑发皆尽竖起,根根挺立,就像钢针一般。

    双手紧握着血刀,力量急剧上升,可是,一点殷红的渣滓却离开了血刀的刀身,飘到了撒加眼前。

    &ldqo;支撑不住了吗?&rdqo;

    撒加看到血刀上已经出现了一道隐隐的裂缝!

    &ldqo;原来&hllp;&hllp;这就是四解的力量啊!&rdqo;

    轰!

    一道巨大无比的黑色刀气直直劈向了深坑!

    接着,刀气斩开了沙漠!

    原本平整的沙漠被切开了,那黑色的巨型刀气直接冲向了远方,一声震天的巨响后,消散,只留下了这片变成两半的沙漠!

    好可怕的攻击力!

    这道高达百米的刀气,除了全部砍在贾修身上外,余劲竟然也将这片数百公里的沙漠生生刨开!

    撒加抬起血刀,看着刀身上的缺口,&ldqo;跟了我这么久,第一次看到你受伤,也许,以后,你也会成为过去。不过,那也需要我活着才行。战斗,不就为了活着么,你和我都一样。&rdqo;

    哗!

    沙尘升腾而起,每一粒沙都带着愤怒的力量,充满了攻击性。

    撒加脚下一点,往后退去。

    &ldqo;恶心的家伙!我要,我要杀了你!杀了你!&rdqo;

    贾修浑身是血的出现在沙尘中,喘着粗气,衣衫早已遮不住他波动四射的肉体,一道深深的伤口从大腿根一直划到了右肩。

    &ldqo;血?还是油?&rdqo;撒加皱起眉头。&ldqo;你不是要让我看差距吗,我怎么只看到你身上恶心的伤口,真是不堪入目啊。&rdqo;

    &ldqo;偷袭!这不公平!你这只老鼠!只会偷袭!&rdqo;贾修受伤的愤怒加上撒加刻意的刺激,已经快要被怒火烧糊了。

    &ldqo;你和那个混蛋一样!那个不顾友情自私的混蛋一样!&rdqo;贾修突然眼神直了起来,双手凭空乱抓,无数雷电从空中劈下,在他周围形成了一片电网。

    噼噼啪啪,电火花交织着,纷乱而复杂。

    &ldqo;炫奂!炫奂!我们是朋友啊!你怎么能那样无情!&rdqo;

    贾修狂奔起来,身后沙尘漫天。所到之处,无不是能量巨大的电光。

    &hllp;&hllp;

    &ldqo;朋友?&rdqo;一棵树下,一个金发男孩回头。

    男孩很漂亮,就连他身旁那飘落花絮的洁白的树也失色。

    &ldqo;我没有朋友。&rdqo;金发男孩转过头,自顾自的抚摸着那白得动人的树干。

    &ldqo;可是,炫奂,大家,大家都说你是我的朋友,所以,所以没有人欺负我了。&rdqo;一个丑陋的胖男孩用力抬着头,仿佛鼓起很大勇气一般。

    &ldqo;贾修,干嘛这么努力的抬头?&rdqo;金发男孩笑了,&ldqo;每个人都有活着的价值,就看这价值是不是能留下美丽罢了。&rdqo;

    樱树花飘落了,白花纷纷。

    金发男孩的笑容根本不像一个孩子,反而像一个看破了世事万千的隐者。

    贾修不说话了,不过他的脖子开始颤抖了,他只觉得头很重,重得他都直不起来了。

    &ldqo;很累吗?&rdqo;炫奂笑道,&ldqo;那就低下吧,做回你自己不好么,看看这些花,它们就算凋零,也比好多人更懂自己了。&rdqo;

    &ldqo;你真的没有朋友吗?&rdqo;贾修终于低下了头。那张丑陋的小脸再也看不见了,一粒白花落在了他泞成一缕缕的稀少的头发上。

    &ldqo;不需要。感情不过是达到目的的工具罢了,在那至高无上的权力面前,一切都只能凋谢成为尘土,滋养着那棵最高的树。&rdqo;炫奂摆摆手,&ldqo;你走吧,不要再跟着我了,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路,你走你的,我走我的。&rdqo;

    炫奂走了。

    那是贾修最后一次见到他。

    从那以后,炫奂再也没有出现在希思黎的神刑学院。

    贾修还是老样子,不说话,不抬头,只是,他变得更加努力。终于,他成为了神刑者,甚至成为了排名第四的管事。

    他可以抬头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

    &hllp;&hllp;

    &ldqo;没有你,我一样可以强大,一样可以抬起头,一样可以成为万人景仰的管事!&rdqo;

    贾修疯狂的吼叫着,那尖利的声音和电光交错的声音融合在一起,刺得撒加耳膜生疼。

    &ldqo;炫奂,你算什么东西!看看吧,我现在的实力,足够杀了你!&rdqo;

    &ldqo;杀了你啊!!&rdqo;

    一道细细的电光在气息中滋生,像是一条蛇一样,阴暗游曳。

    沙漠上所有的电光聚拢而来了,形成了一张禁锢的网,网张牙舞爪的,像是一个捕手,捕捉着一切活动的气息,也捕捉着对手的心神!

    雷蛇灭魂网!

    贾修的看家绝技!

    电光形成的气场引爆了&hllp;&hllp;

    可是?

    那张捕魂的网捕获的只是空气?

    &ldqo;哈哈哈哈!&rdqo;贾修看着那张空空如也的电光四射的网,尖声狂笑,&ldqo;死了吧,炫奂,这就是你抛弃朋友的下场,忏悔吧,在一心把你当成朋友却被你伤害的我面前忏悔吧!&rdqo;

    明明贾修在看东西,可他的双眼为什么那样无神?

    不,不应该是无神,应该是乱。

    &ldqo;伤心伤心啊!伤了心神!还有什么不可以伤!&rdqo;贾修又笑又跳,突然间又泪如雨下,&ldqo;我这也是无奈啊,一颗自卑的心怎么可以受伤&hllp;&hllp;&rdqo;几秒种后,他又暴怒,&ldqo;所以我要控制别人的心神,玩弄它们,让它们也在本大人面前乖乖听话,想让它们死就死,想生就生!&rdqo;

    &ldqo;啊哟喂!哈哈!多好的事情啊!这是最让人心旷神怡的做法了!&rdqo;

    贾修兴高采烈的手舞足蹈。

    嘶&hllp;&hllp;

    一把殷红的刀轻轻划过他的咽喉。

    贾修的动作定格了。

    &ldqo;原来,妄想控制别人心神的人,才是最脆弱的。&rdqo;

    撒加轻叹一声,收回了血刀。

    咔咔&hllp;&hllp;

    贾修的脑海中像是有东西碎了。

    是心神。

    他的心神。

    然后,他的灵魂实体消散了&hllp;&hllp;

    心神来自于灵魂,藏匿于灵魂实体最不容易察觉的深处,是灵魂境界永动不息的根源。

    &ldqo;森罗万象,六道不灭&hllp;&hllp;&rdqo;撒加看着贾修倒下的肥胖的身体,轻声道,&ldqo;心乱神灭,神灭魂散&hllp;&hllp;六狱诀,天牢言,幻魔碎心&hllp;&hllp;可悲的人啊,当你的力量可以直击对方的心神时,又怎么会知道,这就是一个囚禁自己的牢,最容易碎裂的,反而是自己&hllp;&hllp;&rdqo;

    幻魔碎心!

    这就是撒加领悟六道法则第三轮天牢破心轮之后的奥义招式!用于攻击对手心神的招式!无声无息置人于死地的招式!

    呼。

    干燥的沙漠终于起风了,带起了一片沙,掩埋了贾修的尸体,也遮住了他不甘的眼神。

    撒加站在风沙中,纹丝不动,久久不语。

    &ldqo;悲哀吗&hllp;&hllp;&rdqo;撒加缓缓飞起,面色有些沉重,&ldqo;每个人,都在隐藏,每个人,都有不愿回首的故事,这种撕开伤口的招式,其实是最残忍的&hllp;&hllp;但我们都想活着,所以,残忍在生的憧憬前,也变成了应当&hllp;&hllp;&rdqo;

    撒加深深吸了口气,朝着惢漠的最深处飞去。

    那里,就是禅赢告诉他的隐秘。也是他此行的目的。神界从远古就存在的失落之地。

    应许密境&hllp;&hl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