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四百三十八章 应许密境(四)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唰。

    冷月般的弯刀划过。

    &ldqo;咦?&rdqo;神刑十管事排名第七的豪克停住了身形,有些惊奇的望着那个急速而退的干瘦的红发男子。

    那家伙倒竖的头发如火一般红,可留在伤口上的气劲却冰寒刺骨!寒意穿透了金色的重甲,豪克一百九十几公分的强壮身体不禁也抖了抖。

    &ldqo;我叫豪克,你叫什么?&rdqo;豪克问。

    &ldqo;名字么。&rdqo;罗刹将寒月弯刀插在沙里,控制住了身体,左耳银色的耳环不停晃动。&ldqo;不好意思,不能告诉你,这是我最宝贵的东西。&rdqo;

    &ldqo;名字?宝贵?&rdqo;豪克突然有点不明白了。蓦地,这个红发黄脸的阴沉男子的造型让他想到什么。

    &ldqo;难怪啊。&rdqo;豪克朗声笑道,&ldqo;地狱的厉鬼,甘愿忘记自己名字的男人,哈哈,不为自己活着,什么都可以舍弃,喂,我说,你不觉得自己悲哀吗?&rdqo;

    听到豪克的话,罗刹脸上闪过一丝看不懂的神色,他挺了挺单薄的胸膛,身上的沉木银甲闪着狼牙一样的光泽。

    不远处,是一面干涸的湖,形状就像个月牙。

    沉星月湖?

    这两个人一路打一路跑,居然来到了惢漠的边缘?!

    豪克的实力比被奥兰多杀死的加仑还要强一点,但依然处于二解。罗刹在来到神界之后修炼速度惊人,也突破到了二解,加上寒月弯刀和沉木银甲,纵然实力和豪克有所差距,但综合战斗力丝毫不逊。

    在撒加和贾修、奥兰多和加仑战斗时,这两个人一直在胶着,到现在已经过了起码上万招,还是不分胜负。

    &ldqo;这是种礼仪。&rdqo;豪克一边说话一边抓紧时间调息,罗刹的攻击速度太快,法则奥义又寒冷异常,和这种对手交手,耐力很容易消耗。

    罗刹的话从来都少得可怕,他没有回豪克的话,只是用一双狼眼死死盯着豪克的一举一动。其实他也快到极限了,既然对手不动,那自己也抓紧时间恢复,能多恢复一点,就多一点胜算。

    在战斗技巧和时机把握方面,从小就跟着撒加的他深得撒加熏陶。

    &ldqo;在战斗中,不管胜负生死,告诉对方你的名字,是对战士的尊重。&rdqo;豪克朗声道。这个男人身上有一种骑士精神,一脸正气,行事落落大方,包括战斗方式也是直来直去,大开大合。

    &ldqo;你&hllp;&hllp;&rdqo;罗刹终于开口了,声音听上去有些孤独,仿佛月夜下孤狼的低吼。

    &ldqo;什么?&rdqo;豪克挥舞了一下金色的巨剑,将其插入沙中。

    &ldqo;你怎么会成为神刑者的。&rdqo;罗刹问。

    &ldqo;这是我的梦想,神刑者是秩序的守护者,我们的心,带着正义,还有不屈的荣耀。&rdqo;豪克的语气很是自豪。

    罗刹笑了,有些无奈的笑了,他万万没想到,十管事里还有这样的人,不知道是可怜的守旧,还是傻得可爱。

    &ldqo;笑什么?&rdqo;豪克拿起了巨剑。

    &ldqo;我叫罗刹。&rdqo;

    &ldqo;哦。&rdqo;豪克露出了笑容。

    锵!

    一弯冷月再次砍上了豪克的巨剑,豪克咬咬牙,有些吃力的招架着。罗刹的攻击速度非常快,招式神出鬼没,加上极寒法则对身体的影响,渐渐的,豪克又落于下风。

    &ldqo;唔。&rdqo;

    一道鲜血从背后飚出,豪克闷哼一声,整个人向前冲去,躲避着罗刹再次的饶背攻击。

    机不可失!罗刹身体里狼的本性促使着他追捕着受伤的猎物!

    当豪克冲到沉星月湖的中央时,他的灵魂境界瞬间爆发到了极致!

    强悍的力量直接扩散出来,干涸的湖底一时间碎裂成了无数块!

    &ldqo;战争号角!&rdqo;

    豪克猛地回身,巨剑顺势劈向地面!

    轰!

    湖底整个掀起,碎石在豪克凶猛的力量下猛冲向天。

    罗刹胸口骤然间被一股巨力撞击,仿佛要碎掉了一般,就像这干涸的湖底。鲜血狂喷,罗刹整个人如断线的风筝一样飘远。

    这家伙&hllp;&hllp;血不停从口中涌出,罗刹感觉到胸口的疼痛如此撕心裂肺。被他骗了,性格古板,不代表他的战斗技巧也古板&hllp;&hllp;

    不愧是排名第七的管事,出色的时机把握能力,难道他一直在示弱?

    鲜血染红了沉木银甲,罗刹突然间反应过来了‐‐

    豪克,一直在等着时机,等着一击必杀或者一击将他重伤的机会!

    &ldqo;我&hllp;&hllp;倒看错了你。&rdqo;罗刹单膝跪在地上,捂着胸口,右手死死握着寒月弯刀,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ldqo;信仰不代表战场上的行为。&rdqo;豪克站到了罗刹面前,&ldqo;身为一个战士,能打倒对手的方法,只要不是偷袭,都应该是光荣的。&rdqo;

    这家伙倒还真的光明磊落,居然没有再次攻击罗刹,如果他此时再来一次他的绝招&ldqo;战争号角&rdqo;,估计这场战斗也就没悬念了。

    咔咔&hllp;&hllp;

    地面结冰了。

    &ldqo;哦?&rdqo;豪克猛地后退!

    唰!唰!唰!唰!

    一根根尖利的冰锥从地面接连不断的冒出,追着豪克躲避的身形!

    很快,地面便满是冰锥,每一根都有百米多高!

    &ldqo;这是什么招式!&rdqo;豪克站在冒起的最后一根巨型冰锥上,满脸惊讶。

    此时,这片荒凉的土地,居然变得和冰川差不多!

    啪!

    无数个这样的声音汇集成了一个!

    所有的巨型冰锥在豪克分神的那一瞬间,同时炸开!

    然后,无数个罗刹的虚影从碎冰中飞出,在空中聚合成了一个!

    &ldqo;极寒律‐‐终‐‐万寒归一!&rdqo;

    罗刹嘴角挂着血迹,狼眼中尽是搏命的神色,将寒月弯刀朝空中一抛,跃起抓住,接着猛地向下砍去!

    &ldqo;集!&rdqo;

    所有的碎冰集成了一把雪白的寒月弯刀,足足有好几千米,带着极度的寒意和地狱行刑者执着不已的意志,砸向了豪克!

    厉鬼的极寒法则!

    爆发到了极点,几乎是燃烧生命元气的极寒法则奥义!

    极寒律,极寒法则的奥义招式,共有三招,而万寒归一,便是极寒律最可怕的一招!

    惊天动地的气势,极度刺骨的寒意!

    在那巨大无比的寒冰构成的弯刀触摸到了地面的刹那,整个惢漠的边缘地带,似乎都结冰了!

    轰!

    当罗刹降落地面的一刻,覆盖在沙漠上的坚冰再次爆破!

    一片冰雪的白!

    遮天蔽日!

    一时间,这里变成了万寒纠集的冰窖,变成了厉鬼墓园中那不惜冰封自己的等待!

    终于,冰融化了,变成了水或汽,消失在了沙和干燥的空气中。

    罗刹朝着奄奄一息的豪克走去。血,从他的眼中,鼻子中,耳朵中流出,淌下,顺着他的脚步成了一条血线。

    &ldqo;为什么&hllp;&hllp;那个时候&hllp;&hllp;不继续攻击我?&rdqo;罗刹低头看着满脸是血的豪克,断断续续的问。此时他也是强弩之末,不过他最崇敬的那个男人教过他,无论如何,要比敌人站得更久,就算倒下,也要看着敌人先死。

    &ldqo;不是战士所为&hllp;&hllp;&rdqo;豪克的声音很虚弱,他的肉体应该死亡,只是灵魂实体还没有脱离,用灵魂气息在支撑着。

    罗刹没有说话,眼中闪过一丝光芒。

    &ldqo;真正的&hllp;&hllp;真正的战士,是要在正面战胜对手&hllp;&hllp;而不是&hllp;&hllp;而不是&hllp;&hllp;&rdqo;豪克说不下去了。

    这时,豪克却睁大了眼睛。

    他拼命抬起头,不敢相信的望着罗刹。

    一股寒冷的气息进入了他的身体,依旧寒意刺骨,可是,这一次,却是在帮他的灵魂实体脱离早已死亡的肉体!

    过了一会,罗刹站了起来,望着掌中那扭动的金色能量体,缓缓道:&ldqo;真正的战士,是为了活着,没有人愿意战斗,战斗,真的只是为了活着。&rdqo;

    豪克的灵魂实体扭动的更加厉害,似乎罗刹的话给了他莫大的震撼。

    &ldqo;你说,战斗时应该告诉对方你的名字,这是对真正战士的尊重&hllp;&hllp;&rdqo;罗刹的声音越来越虚弱,可他还是坚持着,&ldqo;我真正的名字,叫吉塔,而我之所以成为厉鬼罗刹,忍受那万寒的痛苦,就是为了教会我这个道理的那个人,他始终,对我不离不弃,这就是我&hllp;&hllp;我活着的目的,一点都不悲哀,很快乐&hllp;&hllp;吉塔&hllp;&hllp;就是他送我的名字&hllp;&hllp;我不会忘&hllp;&hllp;因为&hllp;&hllp;那是我最宝贵的东西&hllp;&hllp;&rdqo;

    罗刹倒下了。

    倒在了黄沙之中。

    豪克的灵魂实体从罗刹的掌中飞出,停留在罗刹的身体之上,没有离去,似乎在仔细的看着这个男人。

    呼。

    豪克的灵魂实体没入了罗刹的额头。

    &hllp;&hllp;

    噌的一声。闭目盘膝的撒加站了起来。

    &ldqo;干嘛?&rdqo;赫缺周身的鬼火散去了。

    &ldqo;吉塔他&hllp;&hllp;&rdqo;撒加望着沉星月湖的方向。

    &ldqo;竟然不顾一切的燃烧生命元气,发出了不属于他现有实力的最后一招!&rdqo;撒加捏起了拳头。

    &ldqo;生命元气?&rdqo;赫缺也吃了一惊,就包括正在深度调息的奥兰多也睁开了眼睛。他们知道吉塔虽然成了厉鬼罗刹,可妖兽体质却未本质改变,生命元气依旧是他赖以生存的另一条命脉。

    撒加眼神剧烈波动着,右脸上那一条疤痕也在不住的颤抖。如果不是要看护还未恢复的赫缺和重伤的奥兰多,他已经腾空而起了。

    几分钟后,撒加眼神的波动停止了,长出一口气后,重新盘膝坐下。

    &ldqo;又怎么了?&rdqo;赫缺更加奇怪。

    撒加笑道:&ldqo;这小子,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竟然让他的对手用灵魂实体帮助他修补生命元气。&rdqo;

    &ldqo;不奇怪,神级强者的灵魂实体本来就有这个功效,这是他们的正极能量造成的。&rdqo;赫缺没好气的道,&ldqo;以厉鬼的性格,是肯定要这么做的,他的眼中只有修罗大人你,连和他同枝的本恶鬼,也屁都不是。&rdqo;

    &ldqo;不是,是自愿的。&rdqo;撒加闭上了眼睛。

    &ldqo;自愿?&rdqo;赫缺惊讶了。

    &hllp;&hllp;

    金光如丝。从罗刹的身体上缓缓褪去。

    躺在沙地上的罗刹睁开了眼睛。

    &ldqo;豪克&hllp;&hllp;&rdqo;

    罗刹看着那即将消失的金色光点。

    金色光点跳动了几下,像是在说话,又像是在告别。

    &ldqo;谢谢。&rdqo;

    罗刹站起身,伸出手。

    金色光点落进了他掌中,动了一下,似乎是在抬头,望着罗刹。

    罗刹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光点&hllp;&hllp;

    &ldqo;你是真正的战士。&rdqo;

    良久,罗刹再次开口。

    金色光点没入了罗刹掌中。

    豪克的灵魂实体彻底融入了罗刹体内,不仅恢复了罗刹的生命元气,还让他的实力大幅度提升,如果不是罗刹伤的太重,此时说不定已经到了三解。

    同样是吸收融合,如果是灵魂实体自愿的话,便能发挥更大的功效,不会像强制吸收那般有大幅度损耗,至少也能将受用之人的灵魂境界提升到自身的水准。

    豪克原本就是二解顶峰的强者,此时的罗刹,灵魂境界也到二解顶峰。虽然实力还没有到那个程度,但冥帝主神强者的力量来源就是灵魂境界,他们的修炼&ldqo;魂解&rdqo;也是通过感悟寄生于灵魂的法则奥义提高灵魂境界,从而带动实力的提升。所以,罗刹下面需要做的,便是顺利的巩固。

    &ldqo;神界&hllp;&hllp;也有光。&rdqo;罗刹轻轻说了几个字后,飞向了天空,朝惢漠的深处而去。

    &hllp;&hllp;

    万米高空。

    也许不止万米。

    可能十万米,可能更高。

    反正,这里的气压强到了极点,空气稀薄到了几近虚无。

    呼。

    一团赤炎轰在了阿萨的黑剑甲上,留下了一片青烟。

    &ldqo;啊&hllp;&hllp;&rdqo;阿萨捂住胸口,&ldqo;本来这铠甲就黑,这下更黑了。&rdqo;

    话音刚落,落雪剑一挥,一道剑气直直而出!

    嘶。

    几片衣襟飘落。

    不,不是飘落,在这样的空间里,任何东西都不能算飘落,最多算漂浮。

    &ldqo;你很无聊吗?&rdqo;一个瘦小的人影置身于火光之中,那熊熊燃烧的火焰,仿佛是他的一层保护膜。

    &ldqo;是啊。掌火大人。向您报告,神界还真是很无聊。&rdqo;阿萨笑道。垂在胸前的洁白的发丝末梢有些卷曲,那应该是和火光中的人战斗留下的。

    &ldqo;那你来做什么?北冥帝阿萨。&rdqo;火光中的人正是掌火,神刑殿十管事排名第三的人物!

    &ldqo;取暖啊。&rdqo;阿萨挥剑割去了末端的头发,&ldqo;可惜没注意火候,烧了点头发,小猴子,你知不知道,我的女人,最喜欢的就是我的头发,她说,我的头发飘舞的时候,很像北冥域冬天的雪&hllp;&hllp;对了,你去过北冥域没,那里一入冬之后,满地都是皑皑的白雪,很美的,有空你应该去一下&hllp;&hllp;&rdqo;

    &ldqo;住嘴!&rdqo;掌火再次被激怒了。

    自从被阿萨带到了这里战斗之后,他已经无数次被阿萨这样激怒了。

    &ldqo;你不用拖延时间的,豪克和加仑我根本不在意,下面那几个人,没有一个是贾修的对手,你到最后会发现,站着的只有你而已。&rdqo;掌火冷声道。

    &ldqo;啊&hllp;&hllp;&rdqo;阿萨吸了口气,&ldqo;原来被你看出来了呀。&rdqo;

    正当阿萨准备挥剑时,他发现掌火周身的火焰消失了,而且,表情变了,变得异常严肃,甚至有些悲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