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四百四十九章 八部晶神(一)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虚影!

    当迦楼罗匆匆反应过来时,只能看见撒加的虚影。

    而当肉体清晰被划破的声音出现在背后时,迦楼罗手中像把叉子一样的短剑铛的一声掉在草地上。

    &ldqo;混蛋!&rdqo;

    迦楼罗身体一矮,单手撑地,另一只手很快抓起短剑,连续几个空翻躲到了远处。

    &ldqo;什么!&rdqo;

    当迦楼罗站定时,他发现撒加居然没有动,直挺挺的站在原地,双目紧闭!

    很奇怪!

    对于一个战士来说,突袭占得先机后,停手让对方喘息是大忌!

    &ldqo;哈哈,起作用了!&rdqo;迦楼罗嘴角突然浮现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ldqo;羽枢禁&hllp;&hllp;&rdqo;迦楼罗后背深可见骨的伤口中血汨汨直冒,疼痛让他的笑脸有些扭曲,&ldqo;你以为我真的那么笨吗,阿修罗王&hllp;&hllp;&rdqo;迦楼罗握紧了短剑,朝着撒加走来,&ldqo;被称为八部晶神中最会把握时机的男人,我早已将我的绝招隐藏在开始的攻击中了。&rdqo;

    &ldqo;哦不,对你来说,这叫卑鄙吧。&rdqo;迦楼罗的三角眼中闪着绿光,因为扭曲的笑而皱起的鹰钩鼻看上去异常阴鹜,他望着双目紧闭、一动不动、面无表情的撒加,&ldqo;你太低端了,偷袭只能伤人,而要人命的,是从一开始就步步为营的控制啊!&rdqo;

    呲!

    迦楼罗的短剑插进了撒加的心口!

    依琳面无血色&hllp;&hllp;

    撒加败了?还是死了?原来,真正会表演的,是这个八部晶神的迦楼罗!而且,这种表演不需要观众,甚至可以让人觉得他很蠢,但,一旦那隐藏在背后的毒牙咬上对手的喉咙,就是要命之时!

    羽枢禁‐‐晶羽迦楼罗的绝招,可以无声无息的破坏对手的中枢神经,当对手毫无察觉的运用灵魂境界时,被其悄悄打入中枢的力量就会起作用,像毒针一样彻底麻痹中枢神经,进而以极快的速度扩散到整个身体,最后,便是灵魂实体。

    而当灵魂实体也同样被麻痹时,灵魂境界就彻底被封禁‐‐这就是羽枢禁真正可怕的地方!

    因为失去了灵魂境界的力量,就算你是冥帝,你是主神,一样是一只没了尖牙利爪的老虎,于是撒加倒下了,直挺挺的倒下。

    接着,迦楼罗朝浑身发抖的依琳走去。

    &hllp;&hllp;

    斯汀停下了。僵硬的转身。妖冶的细眉紧紧皱起。

    他又怎么了&hllp;&hllp;雪特心中一颤,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斯汀一有动作,他的心里就特别紧张&hllp;&hllp;

    也许是另有目的,也许是害怕斯汀,反正,雪特从进入这片黑色的土地时,就开始表现的极不自然。

    回望了一会儿,斯汀转过身对雪特道:&ldqo;这里,为什么不一样。&rdqo;

    &ldqo;哦。&rdqo;雪特露出一丝笑容,&ldqo;这里是应许密境最后的一境了。&rdqo;

    斯汀开始有些烦躁的表情消失了,静静的看着雪特,意思是叫他说清楚。

    &ldqo;应许密境共有八境。&rdqo;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雪特也明白斯汀的意思,&ldqo;从一进入密境的晶河,到厚土之山,苏美之林,风之彩草原&hllp;&hllp;&rdqo;

    &ldqo;我不想知道这些。&rdqo;斯汀打断了雪特,&ldqo;我只想知道这里为什么不一样。&rdqo;

    &ldqo;这里叫黑白交界。&rdqo;雪特笑了一下,&ldqo;应许密境的第八境,过了黑白交界,就是密境的尽头,轮回天。&rdqo;

    斯汀转过身,朝着这片黑土远方那虚幻的轮廓走去,脚下黑色的土壤像黑晶一样,黑光缭绕的周围,是无数巨大的灰色石柱,石柱依然透着晶光,表面雕刻着奇怪而神秘的符号。

    斯汀的背影渐渐隐没在黑光中,也隐没在了雪特的视线中。

    这一次,他没有跟着斯汀,站在原地,呼吸变得深沉。

    &ldqo;轮回天了&hllp;&hllp;&rdqo;雪特抬起脸,望着远处的天空,&ldqo;那断魂的景致,是否还在,你的魂,是否还在,我们的心,经历了轮回的变迁,是否还在&hllp;&hllp;等着我,泉儿,为了见你一面,我早已,什么都舍弃了&hllp;&hllp;&rdqo;

    &hllp;&hllp;

    高塔。

    黑色的光,金色的芒,交织在一起,像是混合的迷雾一般,将这座高塔遮蔽,只能看见隐约模糊的轮廓。

    塔尖。一个浑身淹没在晶光中的人影扶着栏杆。

    &ldqo;王&hllp;&hllp;&rdqo;一个身材强壮的男人走到人影背后,鞠了一躬后直起身。

    人影没有回头。

    &ldqo;他们已经到了黑白交界。&rdqo;男人大约有一米九,一身银甲,带着个半黑半白的面具,头发也是一半黑一半白。

    &ldqo;你想说什么,封心。&rdqo;人影开口了。

    &ldqo;背叛我们的人回来了,还带着那从远古就妄图吞噬晶的恶灵。&rdqo;叫&ldqo;封心&rdqo;的男人缓缓道,&ldqo;他们还带着晶的圣兽,如此一来,到这里只是时间问题。&rdqo;

    &ldqo;你想怎样?&rdqo;人影问。

    &ldqo;请王让我回到黑白交界,去杀了他们。&rdqo;封心躬身道。

    人影安静了一会,开口道:&ldqo;晶雾啊,作为八部晶神中最强的男人,现在你必须守在这里,在那至高的混乱和秩序碰撞的瞬间,我们已失去了往日的辉煌,就连你们,从远古开始就把灵魂献祭给轮回的晶族最强者,也只剩下了你和迦楼罗两个&hllp;&hllp;&rdqo;

    &ldqo;可是,王,如果他们来到这里,那个恶灵&hllp;&hllp;&rdqo;封心从面具透出的眼神中带着几分焦虑。

    &ldqo;不必惊慌。&rdqo;人影摆摆手,&ldqo;保持镇定,你想重蹈曼陀罗的覆辙么?&rdqo;

    封心深深吸了口气,不再说话。

    &ldqo;迦楼罗已经把她带来了&hllp;&hllp;&rdqo;人影沉声道,&ldqo;拥有着蒂蚀的血脉,还有隐藏着蒂蚀一半力量的秩序令,如果&hllp;&hllp;&rdqo;

    人影没有继续说下去,封心的眼中却精光爆射。

    &ldqo;所以,封心,守在这里,静静等所有的贪婪者来到,等着那复仇的时刻来临。&rdqo;人影望着高塔之下。

    &hllp;&hllp;

    七彩的风,从晶莹的草原上刮过,带起了纷纷落英,天空温柔的光线落下,编织成了那眼波如丝的细腻。

    是谁的眼神,勾动着回忆的索,又是谁的倾城,抚弄着沧桑的胸膛,遗忘么,还是不忘?

    一把红色长刀谢谢插在撒加身旁,两指来宽的刀身剧烈颤抖着,发出嗡嗡的鸣叫。

    &ldqo;很一般啊&hllp;&hllp;&rdqo;

    随着这温柔的声音响起,一片金色的光笼罩了血刀,然后血刀因为感受不到撒加灵魂气息而惊慌的表现消失了,似乎那片金光在安抚着它。

    &ldqo;难怪你会输。&rdqo;炫奂站在撒加身旁,低头看着撒加,&ldqo;用这种品级的武器,玷污了你修罗的荣耀。&rdqo;

    &ldqo;是念旧么?&rdqo;炫奂眼神一动,&ldqo;你难道不知道,你的灵魂深处,有一股力量在压抑着怒吼,就像从远古开始,那一脉相承的张扬和痴狂&hllp;&hllp;&rdqo;

    风吹动着炫奂金色柔软的发丝,彩色的荧光落在发梢,点缀着华美。

    &ldqo;算了。&rdqo;炫奂轻声道,&ldqo;还要靠你进入那里,帮帮你吧。&rdqo;说罢,炫奂抬起手,五指一张。

    笼罩着血刀的金光失去了柔和,流动的轨迹瞬间变得锐利,就像一把把金色的刀一样围着血刀不停切割!

    咔&hllp;&hllp;

    血刀碎了,倾然倒下。

    一地零落的碎片。

    蓦地。血刀碎裂的瞬间。一股庞然的气息以撒加为中心,扩散开来!

    炫奂惊了一下,那气息的强度几乎让他失态!他感觉到了撒加灵魂中藏着的力量,却没有想到这力量如此之强,也爆发得如此之快!

    金发狂舞,气流如刀,炫奂置身于这片气息中,只感觉面部皮肤被割得生疼!

    突然,一道黑气从撒加的额前直冲而起,在五十多米的高空中高速旋转。

    &ldqo;这是什么!&rdqo;炫奂再次一惊,只见那道黑气不停向外爆发着气劲,凌厉无比。

    轰!

    一声巨响,差不多两米长的黑气猛地变长,直直轰向地面,那剧烈的气息和极速的旋转,已经让它成为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旋涡!

    炫奂面色大变,强烈的金光从身上四射而出,却依然挡不住那些黑色气劲,炫奂觉得那道黑气就像一个霸气十足的君主,必须臣服于它,不然就支离破碎!

    不得已,炫奂只得拿出秩序令,运用起里面的灵力,足足几分钟过去了,他才好不容易喘过气来,然后一道金光从秩序令中射出,卷上了炫奂的身体,带着他离开了这里。

    那道黑气似乎发现了炫奂的离开,就像暴怒一般,旋转速度变得更加猛烈!

    几秒钟后,一股最强的气劲从黑气中爆发出来,化为一片极强的黑光,像一个半圆形的罩子般,覆盖了这里&hllp;&hllp;

    晶莹的花碎了,柔嫩的草断了,发光的泥土漫天飘飞,一切,这方圆数十里美好的一切顷刻间成为一片枯土!

    风不再多彩,落英也消逝,枯土之上,是喑哑黯然的天空,还有‐‐

    一柄长枪!

    黝黑的枪身大约两米多长,毫无光泽,看上去有些沉重,枪头异常尖利,枪柄上类似于图腾的镂刻花纹已经被磨得平整,枪尖上还有丝丝血纹,像是已经擦不掉了,被深深印在上面。

    这是一柄并不华丽的长枪,至少和奥菲拉尔大陆上那些骑士的龙枪相比简陋了太多,可是,此时,这柄长枪却像一个皇者般俯瞰着地面!

    它仿佛有眼睛,眼神中透着一种与生俱来的气质‐‐舍我其谁、傲然天下!

    长枪静静的停留在空中,过了很久,天空中的云才缓缓聚拢过来,一缕阳光偷偷从云层后射出,落在了它身上&hllp;&hllp;

    枪柄的纹路差不多已经被使用者的手给磨平了,枪尖上的血迹早已浸入,变成了丝丝红纹,像是经过了很长很长的时间&hllp;&hllp;

    &ldqo;强行觉醒了吗?&rdqo;一个透明的身影出现在长枪身旁,虽然模样很虚幻,但那孤傲的气质和长枪如出一辙。

    长枪看到这个透明的身影,凝然不动的枪身猛地颤抖起来,发出阵阵鸣叫,就像久别重逢,就像委屈的诉说&hllp;&hllp;

    &ldqo;好了。&rdqo;身影轻轻抚摸着枪身,即使他的手根本感觉不到那曾经如此熟悉的触感。

    长枪在身影的抚慰下,渐渐平静。

    &ldqo;还是不满意啊,你这家伙。&rdqo;身影似乎感受到了长枪的情绪,笑道:&ldqo;可你认同地上那小子了吧,就像我认同他一样&hllp;&hllp;&rdqo;说到这里,长枪又晃了晃,身影拍了它一下,&ldqo;好了,别嘴硬了,如果你不认同他,又怎么会冲破我的禁止,漫长的时间啊,再次出现一个能达到元器焚天枪的要求的男人,我们都没有什么好抱怨的。&rdqo;

    元器焚天!

    那这个灵魂体&hllp;&hllp;

    西戒!第一位阿修罗王,最强的修罗传说‐‐西戒!!

    &ldqo;撒加啊&hllp;&hllp;&rdqo;已经是灵魂体的西戒望着被焦黑泥土半掩的撒加,不由叹道:&ldqo;如果不是我一直在你的灵魂中,又怎么能感受到你的想法,我果真没有看错你,也难怪,焚天会直接承认你&hllp;&hllp;&rdqo;

    西戒说完这些话,深深看了撒加一眼后,化为一道光,没入了焚天的枪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