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四百五十二章 交易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ldqo;各取所需的交易,因为我们没有冲突。&rdqo;炫奂笑道。

    &ldqo;没冲突?&rdqo;撒加也笑了,手指摩挲着右脸的疤痕,&ldqo;神皇之子啊,你和那个冒牌货一样,如此天真。&rdqo;

    炫奂轻轻点头,摊开极美的手掌,白色的樱花翩然起舞。

    &ldqo;哦?&rdqo;撒加不禁对炫奂气息的控制操控力刮目相看。

    &ldqo;这就是樱树的花&hllp;&hllp;&rdqo;炫奂手指翻飞,樱树花瓣从他指间滑落。

    撒加看着他。

    &ldqo;在我看来,最美的生命,不过如此。&rdqo;炫奂轻声道,&ldqo;我只想,像这樱树花一样,追逐着属于自己的美丽,哪怕只有一瞬间,也就够了。&rdqo;

    撒加还是看着他。

    &ldqo;不明白吗?&rdqo;炫奂俊美无暇的脸上绽开一丝笑意,&ldqo;属于我的美丽,在轮回天啊&hllp;&hllp;&rdqo;

    &ldqo;我会杀了席瑟,这是条件,我来到这里的条件。&rdqo;撒加开口了。

    &ldqo;禅赢,璧幽,也许还有一个人。&rdqo;炫奂手掌一合,樱花渐渐飘散,&ldqo;阿修罗王的承诺,无人可以改变,你是这样,七夜也是,我没有天真到让你放弃信义。&rdqo;

    &ldqo;所以,我杀了你的父亲,也没关系?&rdqo;撒加眼神一闪。

    &ldqo;我说过,属于我的美丽,在那里。&rdqo;炫奂指着轮回天的入口,那个巨大的黑白相间的传送门。

    &ldqo;看起来,我还真的是把钥匙。&rdqo;撒加撇撇嘴,&ldqo;你和这位朋友的目的一样。&rdqo;

    &ldqo;他知道了!&rdqo;雪特心里一惊。

    &ldqo;很奇怪?&rdqo;撒加看了他一眼,&ldqo;这么明显的事情,如果我再想不到,就是我那位恶鬼朋友口中的猪了。&rdqo;

    &ldqo;除了至高法则的气息,没有任何人可以进入应许密境,这就是理由。&rdqo;撒加拍了拍雪特的肩膀,&ldqo;当然你们除外,守护神界失落之地的晶族。&rdqo;

    炫奂微笑不语。

    &ldqo;你可以给我什么?&rdqo;撒加问炫奂。

    &ldqo;能让你心动的条件,当然不是那么简单,因为就算现在我们的实力差不多,你也可以杀了我,用你在生死之间领悟的技巧,冥域四巨头的老大迦南,就是这样死在真央地上的&hllp;&hllp;&rdqo;炫奂道。

    &ldqo;别废话,我很忙。&rdqo;撒加打断了他。

    &ldqo;这个。&rdqo;炫奂手中多出了一块菱形的金色令牌,镂刻着尊荣华美的花纹。

    &ldqo;你舍得?&rdqo;撒加心里一动。

    秩序令!可以打开神界另一卷诸神手谕的秩序令!

    &ldqo;命运七卷。&rdqo;炫奂没有回答撒加的问题,&ldqo;如果我没有猜错,六道重生,深藏于历代阿修罗王灵魂深处的残酷分卷已经在你手中,而在冥尊那里的抗争分卷他也给了你,因为这就是你们来神界的目的,凑齐命运七卷&hllp;&hllp;&rdqo;

    撒加赞许的看着他。

    炫奂接着道:&ldqo;起初我还没有明白,可当冥界最强的几个人通过混乱之门来到神界时,我便确定了。&rdqo;

    &ldqo;哦,你看到拿寺了。&rdqo;撒加插了句嘴。

    &ldqo;呵。&rdqo;炫奂也赞许的看了撒加一眼,继续说:&ldqo;冥法执掌和神刑管事的实力历来就不在一个档次上,神冥劫之前,神界最强的,是一个叫臧风阁的地方,那是直接对神皇负责的隐秘侍卫组织。&rdqo;

    &ldqo;我发现你很喜欢转换话题。&rdqo;撒加摊开手。

    &ldqo;不是对你很有用吗?我的话。&rdqo;炫奂笑望着撒加,&ldqo;不用让我觉得你是那种思维简单的人,神冥劫,臧风阁,你刚刚已经记住了,你不是七夜,你比他更懂得隐忍和进退,以及,出色的表演能力。&rdqo;

    &ldqo;被你看出来了,我现在有点欣赏你了。&rdqo;撒加笑道。

    &ldqo;回到刚才的话题吧,我相信以你的睿智,很快就能推断出其中的联系,如果你推断不出来,你也会问你身旁的八部晶神的。&rdqo;炫奂道。

    雪特心里又是一惊。

    撒加沉默不语。

    &ldqo;秩序令和混乱令一样,从宇宙混沌初开的远古,就是从两个至高法则中孕育的,它们的力量,足够封印至高法则&lsqo;命运&rsqo;分裂而成的七卷诸神手谕,神界三卷,冥界三卷,加上三千多年前引起神冥大战的死亡分卷,这样的分配很清晰吧?&rdqo;炫奂问撒加。

    &ldqo;没错。你继续。不用管我。&rdqo;撒加道。

    &ldqo;冥尊达密释并没有用混乱令封印冥界的三卷,所以导致血海的那一卷也遗落在那个叫奥菲拉尔的物质位面上,而席瑟在取得神皇之位后,分别用三块秩序令封印了神界的三卷诸神手谕,兽神族的改变分卷,光明神族的生存分卷,以及随着上一任神皇蒂蚀一起下落不明的&hllp;&hllp;顽强分卷!&rdqo;炫奂语气突然发生了变化,&ldqo;据我所知,顽强分卷,就被封印在最后一块秩序令中。&rdqo;

    撒加眉间一颤,改变分卷和生存分卷他是知道的,而那谜一样的顽强分卷,却是第一次听说。

    如果不是炫奂说出来,他其实是毫无头绪的。

    &ldqo;你的这块秩序令,可以打开哪一卷?&rdqo;撒加问炫奂。

    &ldqo;光明神族的生存分卷,而打开兽神族的改变分卷的秩序令,在你口中那个冒牌货手里。&rdqo;炫奂道。

    &ldqo;不错,的确是大手笔,你不叫他父亲的那个男人,为了保护你,的确用尽了心思,可惜啊,他唯一的血脉却在心里恨着他,宁愿化为那虚无缥缈的飞花。&rdqo;撒加笑着摇头。

    &ldqo;可以成交了吗。&rdqo;听到撒加的话,炫奂眼神微微一变。

    &ldqo;当然,这不是我来冥界的目的吗。&rdqo;撒加神色一正,&ldqo;我怎么相信你?&rdqo;

    &ldqo;拿去。&rdqo;炫奂手掌一翻,秩序令直接飞向了撒加。

    撒加伸手接过,收了起来,饶有深意的看着炫奂,&ldqo;看来我必须要重新审视你这个人了。&rdqo;

    &ldqo;我说过,我只在乎属于自己的美丽。&rdqo;炫奂面无表情,&ldqo;何况,神冥劫之后,秩序令除了能打开被其封印的诸神手谕之外,就只剩下进入这神界失落之地的作用。&rdqo;

    &ldqo;不能开启秩序之门?这可是很好的传送方法哦,特别是在战争里。&rdqo;撒加有点惊讶。

    &ldqo;一千年一次,不过刹那。&rdqo;炫奂重又露出宛如飞花般的微笑。

    &ldqo;也是,顶位面的时间,没有意义。&rdqo;撒加倒是很赞同炫奂的话,然后他眼角的余光落在一直没有说话的雪特身上,&ldqo;我现在对神冥劫和臧风阁有点感兴趣了。&rdqo;

    &hllp;&hllp;

    生途。

    生命的归途。

    从混沌初开的远古开始,就存在于深渊意志中的顶端法则。

    它属于我吗?

    为什么我的心,这样彷徨。

    就像我为了她的幸福,抹去了所有的回忆。

    她的。

    我的。

    另一半啊&hllp;&hllp;

    在呼唤着我。

    那是什么。

    生途的前世还是今生?

    它叫什么。

    斯汀望着一座高塔,一动不动。

    轮回天!

    他已经来到了这里‐‐那神界失落之地的尽头!

    缪云,虚无,漂浮,看不清方向,摸不到轮廓。

    仿佛那若有似无的轮回,一如既往的飘渺,从未清晰。

    没有天,没有地,只是缪云缭绕在这模糊的空间中,还有,一座悬浮的高塔。

    一共七层,不是自下而上,而是自上而下。

    因为,这座在缪云中独自散发晶莹光泽的高塔,是倒着的!

    对,一座倒着的塔。

    如同颠倒的是非,混淆的黑白。

    斯汀飞向了那座塔。

    &hllp;&hllp;

    &ldqo;原来是这样。&rdqo;焚天浮在空中,撒加坐在黝黑的枪身上,眼中闪烁着,&ldqo;神冥劫原来就是我的七夜前辈率领冥军差点征服新神域的那场战争。只是我没想到,还有这样复杂的内幕。&rdqo;

    那时的神皇蒂蚀用秩序法则的奥义激发了他手中那块秩序令的全部灵力,破除了亡灵大帝岑森带领深渊术士布置的结界,那块秩序令也就此沉睡,三块秩序令再也无法形成灵力的循环,无法引导秩序法则的奥义打开秩序之门。蒂蚀来到了惢漠,和达密释交战,然后至高法则相撞的可怕力量撕裂了空间次元,直接将他们吸入了异次元空间,而这时,轮回门却因为这股力量强行打开了&hllp;&hllp;

    带走晶族远古就开始守护的王脉的人,原来就是他啊。

    撒加眼前出现了一个身形俊逸、长着一头墨绿色长发的人影&hllp;&hllp;

    不过只是一半,另一半却依然留在了应许密境的尽头,轮回天里!

    看来那时的你,并没有现在强嘛,撒加嘴角露出一丝微笑&hllp;&hllp;

    神界第一剑神,蒂蚀的弟子,不遗余力留住臧风阁的男人‐‐

    逸风!

    撒加眼中出现一抹寒光。

    你应该让被你带走的一半王脉回来了吧,他也应该,成为晶族真正的王了吧。

    &ldqo;只是四分之一。&rdqo;炫奂的声音打断了撒加的思索。

    &ldqo;和聪明人在一起就是轻松啊。&rdqo;撒加看着炫奂,&ldqo;你的智慧,让我想起了一个人。&rdqo;

    &ldqo;谁?&rdqo;炫奂看起来有点感兴趣。

    &ldqo;一个从我小时候就想控制我成长轨迹的家伙,现在也在神界,只是我还没有见到他,还真想念他脸上那种笑容。&rdqo;撒加笑道摆摆手,&ldqo;不说这个了,你说的四分之一是什么意思?&rdqo;

    &ldqo;逸风带走的王脉,只是四分之一,就算晶的王完全觉醒,也不过是一半。&rdqo;炫奂道。

    &ldqo;哦?&rdqo;撒加看着他。

    &ldqo;至高法则的一半。&rdqo;炫奂只说了这几个字。

    至高法则!?

    撒加站了起来,负手立在焚天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半晌,他问炫奂:&ldqo;还有一半呢?&rdqo;

    &ldqo;我不知道。&rdqo;炫奂深深吸了口气,&ldqo;我就知道这么多了。&rdqo;

    &ldqo;你怎么知道的?&rdqo;撒加这一次问的很详细。

    &ldqo;我的老师,叫巴赫,是三位秩序使者之一。&rdqo;炫奂顿了顿,&ldqo;阿修罗王,你应该从禅赢那里知道了有关于秩序使者的事情吧?&rdqo;

    &ldqo;嗯。&rdqo;撒加目光一闪。

    &ldqo;那三个秩序使者,才是神皇席瑟身边真正厉害的人,十管事和他们相比,和蝼蚁无异,也许只有冥法执掌中最强的人,才能和他们相提并论。&rdqo;炫奂道。

    &ldqo;就是那个叫巴赫的秩序使者告诉你的?&rdqo;撒加问。

    &ldqo;是的,因为他们不属于神界。&rdqo;炫奂眼神变得有点复杂。

    撒加看了他一眼,不再追问,因为他知道接下来的事情,就算炫奂知道,也不会告诉他。

    看起来,只有进入轮回天了啊,也许那道传送门后面,会告诉我答案。

    撒加从焚天上跳了下来,右手一张,焚天化为一道黑光,消失在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