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四百五十四章 诫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气劲消散了,黑晶地面落满了灰色的碎石。

    黑色夹杂着灰色,让原本就压抑的应许密境第八境黑白交界更加压抑。

    &ldqo;他真的杀了他?&rdqo;炫奂眼神变幻得很快。

    然后,他看见撒加转过身,朝自己走来。

    那个男人的身后,是一堆碎石,就像个坟墓一样。

    &ldqo;雪特在里面?&rdqo;炫奂望着&ldqo;坟墓&rdqo;。

    撒加面无表情的道:&ldqo;我为他建造的坟墓。何必要我为他建,他其实,早就在里面了。&rdqo;

    炫奂的表情有点复杂。

    &ldqo;他是你的朋友?&rdqo;撒加问。

    &ldqo;算是吧。&rdqo;炫奂的回答有点模糊。

    &ldqo;没什么,在我看来,真正的朋友,是不会拦住自己的路的,如果所谓的朋友不知死活,不懂退让,我就亲手杀了他们。&rdqo;撒加的表情让炫奂心里莫名产生了一种恐惧,那是他极少出现的感觉。

    炫奂心里颤动着,蓦地,他俊美无暇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呆滞&hllp;&hllp;

    因为他看见了,刚才还冰冷霸道的修罗,竟浑身抑制不住的发抖!

    一团小小的白光,出现在了&ldqo;坟墓&rdqo;上。

    不,不是白光,是一只散发着晶莹白光的小生灵!

    短短的四肢,大大的脑袋,圆圆的耳朵,正用黑亮黑亮的眼睛望着撒加!

    &ldqo;卡拉&hllp;&hllp;你还在,那她呢,她呢&hllp;&hllp;&rdqo;

    炫奂听见了撒加的呢喃,和刚才相比,这个男人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

    一丝丝晶莹的光从碎石的缝隙中射了出来,然后轰的一声,那座&ldqo;坟墓&rdqo;炸开了。

    &ldqo;你说的对,撒加&hllp;&hllp;&rdqo;雪特抱着卡拉,咽喉和额头血迹斑斑,他喘着粗气,但脸上却带着笑意,&ldqo;比起死亡来说,愧疚,愧疚根本不算什么&hllp;&hllp;死掉了,连弥补的机会都没有了&hllp;&hllp;没错,我懂了,哈,哈&hllp;&hllp;&rdqo;

    晶光闪过,雪特出现在了撒加面前,将缩着小前肢的卡拉递给了撒加,&ldqo;这,就是我的愧疚。&rdqo;

    &hllp;&hllp;

    咖灵兽。

    撒加在奥菲拉尔大陆时,在埋骨之地无意间发现的奇特生灵。

    然后,他把这可爱的小生灵送给了他最爱的女人。

    然而,被依琳取名为&ldqo;卡拉&rdqo;的咖灵兽的真实身份是‐‐

    晶族的圣兽!

    神冥劫时,就被人带走的晶族圣兽!

    &ldqo;吱&hllp;&hllp;&rdqo;卡拉短短的前肢被托着,正用黑亮的大眼睛望着撒加,它不再一副懒样,晶莹的眼眸中,透着一种亲切,一种仿佛很久很久以前就存在的亲切。

    &ldqo;卡拉,她呢。&rdqo;撒加轻声问着。

    &ldqo;吱&hllp;&hllp;&rdqo;卡拉短胖短胖的前肢动了动,像是在说什么。

    &ldqo;它要和你融合。&rdqo;雪特走到撒加身边。

    撒加清醒了过来,&ldqo;融合?&rdqo;

    &ldqo;这就是晶族圣兽的宿命,它的家,就是这黑白交界,回到了这里,它晶族圣兽的能力也回来了。&rdqo;雪特道。

    &ldqo;你是怎么得到它的。&rdqo;撒加并不关心晶族圣兽的事情。

    &ldqo;我&hllp;&hllp;&rdqo;雪特欲言又止。

    &ldqo;说!&rdqo;撒加猛地转头,目光如刀锋般落在雪特脸上。

    &ldqo;从一个朋友那,那里拿的,她并不知道。&rdqo;雪特低下头。

    &ldqo;朋友&hllp;&hllp;&rdqo;撒加呆呆的重复着,突然,他身体颤了一下。

    &ldqo;原来,你们真的,是一个人。&rdqo;

    撒加木然的站着,小卡拉依旧用带着兴奋的眼神望着他&hllp;&hllp;

    忆,就是依琳。

    而她拥有的秩序令,就是她的父亲‐‐前任神皇蒂蚀留给她的。

    撒加明白了。全都明白了。

    臧风阁,逸风,以及他们与依琳的关系。

    &ldqo;原来,这就是你在神界安然无恙的原因,我还以为,是&hllp;&hllp;&rdqo;撒加喃喃自语着,&ldqo;我的双眼,又被遮住了吗,为什么对你,我总是要犯错,总是要错过&hllp;&hllp;&rdqo;

    &ldqo;你和忆&hllp;&hllp;&rdqo;良久,雪特的声音让撒加恢复了平静。

    &ldqo;她不叫忆,她叫依琳,是蒂蚀的女儿。&rdqo;撒加控制住了内心的情绪。

    &ldqo;对,蒂蚀和那个女人的女儿。&rdqo;炫奂道,&ldqo;神冥劫,那个女人让七夜从新神域撤军,退回冥界地狱,也是导致达密释功亏一篑的原因。&rdqo;

    &ldqo;那个女人&hllp;&hllp;&rdqo;撒加看着炫奂的目光有点冷,&ldqo;你们神界,都这样称呼她么?&rdqo;

    &ldqo;我不知道她的名字罢了,因为我并没有经历过神冥劫,那个时候我还不存在。在我看来,她才是神冥劫中拯救神界的人,只不过神界那些恶心的家伙抛弃了她,无知愚昧的规矩啊,悲哀,和留下刹那之美的樱树花比,丑陋不堪。&rdqo;炫奂淡淡的道。

    撒加笑了笑,炫奂又给他留下了一点好感。这个真正的神皇之子,虽然极端,但至少有时候很真实,也很坚持自己的信念。

    &ldqo;告诉我们吧,关于晶族圣兽。&rdqo;炫奂看着雪特。

    &ldqo;从晶族有记载的那一天起,圣兽&lsqo;诫&rsqo;就在轮回天的入口等着六道来临,因为坠入六道,才是诫的宿命。森罗万象,六道不灭,惟诫难明,轮回伊始‐‐这就是圣晶唱词里的最后一句。&rdqo;雪特道。

    &ldqo;圣晶唱词?&rdqo;撒加皱起眉头。他抱着卡拉,而依琳就在轮回天里,不知安危,他的心,真的很难平静。

    &ldqo;晶族控制轮回门,也就是应许密境入口的密仪。晶梦和晶幻是八部晶神里的双子神,所以晶的王就把这个密仪交付给他们保管。这是晶族最危机的关头用来打开或者关闭轮回门的方法,以此可以让晶的王脉安然沉睡,等待漫长岁月后的苏醒。&rdqo;炫奂帮雪特回答了这个问题。

    &ldqo;而使用了圣晶唱词之后&hllp;&hllp;&rdqo;炫奂望了雪特一眼,&ldqo;双子神只会留下一个,另一个,化为开启或关闭轮回门的动力,永远的消失。而上一次,神冥劫中,正是因为双子神中的一个离开了应许密境,才导致王脉没有及时沉睡,被逸风带走了一半。&rdqo;

    雪特低下头,沉默着。

    &ldqo;你的哥哥,瓦纳,一直都很后悔,没有留住你,他没有忘记,身为八部晶神的责任。&rdqo;炫奂轻轻对雪特道。

    &ldqo;我知道&hllp;&hllp;&rdqo;雪特突然抬起头,&ldqo;你懂不懂,我也是,不想再失去爱的人!&rdqo;

    炫奂笑了一下,不予作答。

    &ldqo;所以你才离开了应许密境,因为你知道,你的哥哥很爱你,假如你们使用圣晶唱词,消失的一定是他。&rdqo;撒加懂了。

    雪特望着撒加,眼眶慢慢湿润。

    &ldqo;可我们还是要经历,失去不可避免,因为自己,也因为别人,但还是要朝前走,路始终在脚下。&rdqo;撒加道。

    &ldqo;你也经历过失去?身为掌握六道的修罗?&rdqo;炫奂有点不可思议。

    &ldqo;很多。&rdqo;撒加望着手中的卡拉。

    然后,三人陷入了沉默。

    只有卡拉一直都很兴奋,在奥菲拉尔时,卡拉的能力失去了,撒加也没有感悟六道法则,所以彼此没有感应。

    &ldqo;好了,诫,你愿意和我融合么?&rdqo;撒加蓦地露出一丝笑容。

    雪特一震,望着撒加那张很好看,却饱经风霜的脸,淡淡的胡渣像是在诉说,那个男人深藏的牵挂和不舍。

    突然,他开口了:&ldqo;晶的王脉,分为形、神两半,形神不离,王脉才能苏醒,逸风带走的是形,而留在轮回天里的,是神!&rdqo;

    撒加转过头,笑道:&ldqo;终于肯说了?这也是圣晶唱词里的内容?&rdqo;

    雪特点点头,笑得很自然。

    &ldqo;那另一半呢?不是王脉的一半,那只是四分之一,我说的,是那个至高法则。&rdqo;炫奂插言道。

    &ldqo;我不知道,八部晶神没有一个人知道,也许,封心知道。&rdqo;雪特道。

    &ldqo;圣晶唱词里没有?&rdqo;撒加问。

    &ldqo;没。&rdqo;雪特很肯定。

    &ldqo;封心,那个为了晶的王,连心都可以封住的男人。&rdqo;炫奂像是在自语。

    &ldqo;看来你了解的很清楚,炫奂,你,从见到我和哥哥的时候,就开始计划了吧?&rdqo;雪特的目光骤然变冷。

    &ldqo;想知道?&rdqo;炫奂表情有点奇怪。

    &ldqo;实话。&rdqo;雪特盯着他。

    &ldqo;你也许会后悔。&rdqo;炫奂轻轻道。

    &ldqo;我不知道才会后悔。&rdqo;雪特语气很坚决。

    撒加一边抚摸着卡拉,一边静静看着他们。

    &ldqo;好吧。&rdqo;炫奂犹豫了一下还是道:&ldqo;这一切,都是你哥哥瓦纳对我最后的嘱托,而我所知道的事情,也是瓦纳告诉我的。&rdqo;

    &ldqo;嘱托?难道&hllp;&hllp;&rdqo;雪特眼眶颤抖起来。

    &ldqo;嗯,他希望,你能找回自己,还有快乐,所以,我一定会杀了晶的王,这就是你哥哥最后的嘱托!&rdqo;炫奂冷冷的道。

    &ldqo;杀了&hllp;&hllp;王!?&rdqo;雪特后退一步,呆呆而立,眼神混乱。

    &ldqo;这就是你所说的美丽?&rdqo;撒加问炫奂。

    &ldqo;不,我要杀晶的王,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才是我和你合作的原因。&rdqo;炫奂的脸上恢复了温柔,&ldqo;完成对朋友的承诺,只是顺便罢了。&rdqo;

    &ldqo;看不出你还是个重承诺的人。&rdqo;撒加笑道。

    &ldqo;你不问为什么雪特的哥哥会有那样的嘱托么?&rdqo;炫奂有点讶异。

    &ldqo;很简单,要脱离宿命,就必须打破禁锢宿命的锁,瓦纳懂了,可那家伙还没懂。&rdqo;撒加朝魂不守舍的雪特呶呶嘴。

    炫奂一笑,不再言语。

    撒加盘膝坐下了,摸了摸卡拉的脑袋,&ldqo;准备好了么,诫。&rdqo;

    &ldqo;吱。&rdqo;卡拉兴奋异常的点着大脑袋。

    &ldqo;那开始吧,我们融合。&rdqo;撒加眼神中透着温柔,&ldqo;然后,我们就去找她。&rdqo;

    卡拉化为一道晶莹剔透的白光,没入了撒加的额头。

    接着,撒加额头上出现了一道弯月的印记,不停闪现,那漆黑的光,就像他的眼眸,他的头发,他的颜色。

    十几分钟后,印记消失了,撒加已然入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