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四百五十五章 无双(一)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无声无息,仿佛不着痕迹的时光。

    撒加就那样盘坐着,在布满碎石的黑晶地上。

    炫奂靠在传送门巨大的石柱上,俊美无暇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他的眼神宛如湛蓝的湖水,却泛不起涟漪。

    雪特好像平静了,走到炫奂身边,沉默了一会,开口道:“瓦纳哥哥……他是怎么说的。”

    “想知道?”炫奂嘴角挂上了一丝笑意。

    “嗯。”雪特没有激动。

    “他说,你会找到她,在轮回里。”炫奂缓缓道。

    雪特点点头,也靠在了石柱上,在炫奂身边,他的手在石柱上雕刻的符号上抚摸着,缓慢而有力。

    “所以,王必须死,神的失落之地也不能再存在,这是我必须为神界做的,也为了我自己。”炫奂的声音在雪特耳边响起。

    “炫奂……这个你自己取的名字,到底是什么意思?”雪特问。

    “救赎。”炫奂笑道,“瓦纳知道,这是神界的一个物质位面的语言,我觉得很好听。”

    “救赎……”雪特念着。

    这时,炫奂摊开手,洁白的气息汇聚过来,形成了飘散的樱树花瓣,然后,纷扰的百花中,一块水晶罗牌渐渐显现。

    “这是?”雪特愣住了,“神韵罗牌?”

    “没错。”炫奂手掌轻轻一合,纷飞的樱花落在水晶罗牌上,很快把水晶罗牌变成了一堆草木灰。

    “这就是你攻击我的原因?”雪特惊讶的问。

    “一部分。”炫奂眼中闪烁着,“这不是普通的神韵罗牌,在希思黎四座卫城中,这是被神皇禁止使用的秘牌。”

    雪特脸上的惊讶之情更甚。

    “楼兰城幻化,飞痕城阵法,卡莫城搜灵,篱落城占卜,希思黎四大秘技分别属于四座卫城,这四大秘技,本是源于秩序法则,所以,拥有感悟秩序法则资格的神皇,便分别禁止了四个秘技中的究极秘义。”炫奂道。

    “那秘牌?”雪特问。

    “有人放在了我的周围,以我的实力,无法驱散,但凭借秩序令,我却可以感知到秘牌的存在。”炫奂接着道。

    “所以,你在惢漠做的那些事情……”雪特明白了。

    “都是做给一个人看的,一个想要主宰神界至高的人。”炫奂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从秩序令感受到秘牌的那一刻,我就在假装。”炫奂轻轻哼了一声,“那个人也一样想不到,秩序令会在我的身上!”

    “可为什么你现在又可以驱散秘牌了?”雪特又问。

    “不是我,是他。”炫奂看向了盘坐在远处的那个男人,那个黑发如刀倔强的男人。

    “撒加的实力已经……”雪特惊讶万分。

    “快要六解了。”炫奂缓缓道。

    “真的有这么快么?融合了诫的六道……”雪特倒抽一口凉气。

    ……

    别在我身边阴暗的乱舞,给我滚开,这是一条属于修罗的荆棘路。

    你的手妄想布置一张网,将我困住,可你不明白,我脚下的路,布满荆棘,那锋利的刺啊,沾满了敌人的鲜血。

    所以,给我驱散吧,那恶心的气息!

    别挡着我奔跑,别挡着我刺穿那宿命的枷锁!

    一条路,红色的荆棘宛如热腾腾的血……

    六道之狱第五狱——

    修罗荆棘路!

    撒加站在路上,一柄黝黑无光的长枪插在脚下。

    嗖,一个人影冲向了他,撒加握住了焚天枪纹路快要磨平的枪身。

    呲。

    焚天刺进了敌人的胸膛,锋利的枪尖透出,血滴下,可浸入枪头已成为其一部分的暗红血丝却透着傲然的冷光。

    杀了多少敌人,饮了多少鲜血,那嫣红,才会铭刻?

    数不清楚,修罗最强的传说西戒,曾经使用过的元器焚天枪……

    而如今,又一个传说在上演。

    在修罗的荆棘路上。

    撒加一直在战斗,也一直在前进,敌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强。

    ……

    “不再?”炫奂眼里突然一闪。

    “什么?”雪特问。

    “他的力量,停止提升了。”炫奂望着撒加,“可魂解依旧在继续。”

    “没有到第六解?”雪特又问。

    “停在了边缘,五解的顶峰,他在感悟着什么,也许是六道法则的下一层。”炫奂道。

    “嗯。”雪特点点头。

    “也许是一瞬间,也许是很久。”炫奂叹了口气,“关键时候……”

    “晶族圣兽‘诫’融入六道,只能给撒加带来纯粹力量的提升,而灵魂境界的提高,还是需要靠他自己。”雪特深深吸了口气,“还好,应许密境里,时间只是概念。”

    “什么意思?”炫奂看着他。

    “你没有听……哥哥提起?”雪特表情有点黯然。

    炫奂摇摇头。

    “应许密境里从远古就存在,宇宙混沌初开的远古。”雪特道,“所以,这里的禁制从那时就有,随着时间的流逝,应许密境——神界的失落之地,形成了独特的空间次元,于是,那无止尽的时间,在这里停滞了。”

    “你的意思是,这里没有时间?”炫奂眼神一亮。

    “是,比漫长的时间更虚无的,就是没有时间。”雪特眼里闪过痛苦的神色,“所以,我们才会惧怕。八部晶神,只会随着王的生而生、王的沉睡而沉睡的我们,在失去时间的生命里……也许,那不能叫做生命,只能叫悲哀。”

    “你的哥哥是对的,你们比我们,这些拥有无尽生命的神更可悲。”炫奂身边出现了凋落的樱花,“它们,才是最幸福的,不是么,至少,拥有了生的希望和死的湮灭,哪怕短暂,却留下了刹那缤纷的动人痕迹。”

    雪特深深呼吸着,“真的可以打破吗,我们宿命的枷锁?”

    炫奂不语,白色的樱花飞舞,宛如在这个俊美到极致的男人身边,跳着倾诉迷离的舞蹈。

    雪特望着那些花瓣如飞絮流落,渐渐的,眼神清朗起来……

    “这里没有时间,独特的空间次元,所以就算是‘神韵罗牌’的秘牌,也无法把我灵魂气息形成的影像传递给那个人,这点,从我进入应许密境时,秩序令就告诉我了。”炫奂挥手,樱花飘散,“瓦纳一直也在做戏,隐藏着自己,这是我和他之间的默契,可惜,为了你,他不能回到应许密境,回到真实的自己。”

    “我懂。”雪特轻轻道。

    “等待吧。”炫奂盘膝坐下了,闭上了眼睛,金色的齐肩长发飘动了一下后,和他的人一起,陷入了宁静。

    雪特看到炫奂魂解,也坐了下来,他没有魂解,因为他是八部晶神,他的灵魂境界,只能随着王的每一次苏醒而提高,不属于自己,献祭给了晶的王脉,献祭了轮回,那虚无缥缈的、像是希望的东西……

    他只是在回忆。

    回忆着同样不属于自己的生命中的点点滴滴。

    太久了,太久了,没有时间的活着,回忆还剩下什么?

    也许,回忆也不属于自己。

    哥哥……

    你是对的。

    雪特眼角流下了一滴泪。

    ……

    呼,呼。

    撒加喘息着,焚天在手,撑着身体。

    脚下,是一具淌血的尸体。

    身后,是一条血路,被鲜血覆盖,就如路上血红的荆棘。

    修罗的路啊,不需要回头,因为那里只有敌人的尸体。

    撒加拔起了焚天,继续朝前走着。

    唰,一把剑砍向了自己,撒加横枪,架住了剑,然后狂吼一声,将攻击自己的人震开,快步冲上去,手腕一抖,焚天的枪尖直奔那人的咽喉而去……

    倒下了,那个人,又一个敌人。

    撒加身体晃了晃,险些倒下。

    “唔。”撒加双手握住焚天,支撑着。

    焚天黝黑的枪身剧烈颤抖起来,蜂鸣不止,仿佛在傲气十足的长吟。

    撒加抬起头,嘴角浮现出一抹微笑。

    一个战士凭空出现,那是一个身披黑甲的男子,黑色的头发短短的,五官刚毅,强壮的身体足足比撒加高了一个头不止。

    “怎么,走不下去了?”

    “叶斐。”撒加看着黑甲男子手中的重剑。

    “那是……焚天吗。”叶斐眼神一动。

    “你不是死了吗。”撒加没有回答叶斐这个问题,他知道自己这个前辈的灵魂体在六道之狱融合成六道法则之时就烟消云散了。

    “对于阿修罗王来说,只有死在比自己更强的阿修罗王手中,才算是至高无上的荣耀。”叶斐看着撒加,缓缓抬起手,重剑横在脸侧,“来吧,为了修罗的路。”

    撒加挺直了身体,静静看着他,几秒钟之后,焚天饮血的枪尖对准了叶斐。

    ……

    应许密境,哪怕在里面渡过了一万年,十万年,百万年,密境外的时间,也不会过去一秒钟。

    因为这从宇宙远古就存在的神界失落之地,没有时间。

    撒加盘坐在黑白交界如黑晶般的地面,一动不动,甚至连轻轻从他身边经过的风,也无法带起他倔强如刀的发丝。

    通往轮回天的传送门之下,炫奂和雪特并排坐着,一个在魂解,一个陷落在不属于自己的回忆。

    就这样,没有时间的时间中,不知道过了多久。

    ……

    轰,路面裂开了,一直裂开,仿佛要延伸到那看不见的尽头。

    啪,很轻的一声,一颗碎石落在身边……

    撒加拔出了陷入地面的焚天枪,然后从叶斐的尸体上跨了过去,渐行渐远。

    依旧,没有回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