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四百五十七章 幻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森罗万象,六道不灭。”

    撒加抬起头,闭起眼睛,双臂在空中划了一圈后,放在身体两侧,手掌摊开,力量从掌心汹涌而出,汇集到了他的头顶。

    “那是什么。”雪特满脸惊讶的望着撒加头上慢慢成形的一堵巨大的石壁。

    “我怎么知道,那是六道,至高法则。”炫奂笑着摇头。

    石壁很巨大,刻着斑驳,沧桑而隽永。

    撒加站在石壁下,仿佛一粒尘埃,虽然渺小却无法撼动的尘埃!

    “我懂了,原来修罗的荆棘路是这样的。”撒加保持着那个姿势,焚天枪围着撒加,高速旋转。

    “真正的战意,不是让对手倒下,而是让自己屹立不倒,就像这……”撒加双臂猛地前伸——

    “战意之墙!”

    焚天长吟一声,化为黑光没入了那巨大的石壁!

    然后,石壁撞向了传送门。

    “打开了!”雪特的声音很兴奋。

    炫奂的眼中也激烈闪烁着。

    惊天巨响,黑白交界似乎也要被这巨大无比的撞击力翻转!

    炫奂和雪特飞了起来,他们已经站不稳了,而只有那个男人,那个手握六道的修罗,依然屹立不倒!

    六狱诀,修罗言,战意之墙!

    六道法则第五轮战意无双轮的奥义招式!

    传送门里透出的晶莹的能量消失,变成了一个通道,前往轮回天的通道!

    “六解了。”炫奂走到撒加身边。

    “过了多久?”撒加收起了焚天。

    “不清楚,这里没有时间。”炫奂笑道。

    “没有时间?”撒加有点惊讶。

    “让他告诉你吧。”炫奂看着走过来的雪特。

    ……

    塔。缪云缭绕。仿佛置身在一片虚无中。

    “打开了。”塔顶,王扶着阑干,望着从眼前缓缓流过的缪云,“去第七层吧,封心,主宰六道的男人已经比你强了。”

    王身后一个头发半黑半白、戴着半黑半白面具的男人沉默不语。

    “真是可笑。”王轻轻道,“诫,晶的圣兽,却甘愿用自己从那至高中吸取的灵力去引导修罗,一直在等待,就是为了让那六道进入轮回天。”

    “差不多一千年了吧,没有意义的时间,都是那样的虚无。”王叹息着,“封心,还留在这里干什么,第七层里,还有八部晶神其它人献祭给我的灵魂,去融合吧,用被禁止的那个仪式。”

    封心一惊,“王?”

    “怎么?”王抬起头,“晶族早就没有了,你们也该结束了,只留下一个不好么,就像我和他一样。”

    “为了,仇恨吗。”封心缓缓道。

    王没有回答。

    封心深深看了一样王的背影,默默离开。

    “虽然少了两个……”王抬起手,晶莹的能量从掌心中溢出,渐渐在他身后凝聚,“但六个人,也足够了,在塔的第七层,封心啊,为了我可以将心都锁住的男人,你应该得到那力量,也是在‘八部魂咒’下唯一该留下的人。”

    晶莹在他身后成型,变成了一面镜子。镜子大约有两米高,浮在空中,水银般的光泽在镜面上缓缓流动,宛如钻石般的镜框华美异常。

    很美的镜,就像凝结了世间所有的水月。

    镜中慢慢浮现出了一个人影。

    那人影很虚幻,随着镜面的流波轻柔扭动……

    如此美的镜也失色了,因为镜中人的容颜。

    “似乎千年了,轮回镜啊,竟还没有完成,难道秩序令中的力量也无法让你苏醒么?”王缓缓转过身,凝视着镜中人,而他的模样清楚了。

    居然是?

    ……

    缪云中,三个人影出现了。

    “塔?”撒加微微一愣,“这就是轮回天里唯一有形状的东西?”

    “只有八部晶神随着王苏醒或沉睡时,我们才会出现在轮回天。”雪特道,“这座塔,叫浮屠塔。”

    “七层浮屠塔。”炫奂轻声道。

    突然。

    炫奂双手金光大盛!

    那光很强,强到撒加都不得不闭上眼睛。

    几秒钟后,撒加睁开了眼睛,可炫奂,却消失了。

    “他到哪里去了?”雪特惊讶无比。

    而撒加看起来好像很平静,不怎么诧异。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雪特问。

    “突破了吗,你还真执着。”撒加嘴角挂着一丝莫名的笑容,“黑白交界的那一次魂解,你竟然突破到了第六解,不愧是席瑟的儿子。”

    “你早猜到了?”雪特惊讶的看着撒加。

    “他去找属于他的美丽了,那才是炫奂进入轮回天的真正目的,而他也告诉过你,你哥哥瓦纳的嘱托,不过是顺便罢了。”撒加对雪特道。

    “原来他说的都是真的。”雪特叹了口气。

    “我一直都相信炫奂,所以我并不惊奇。”撒加淡淡的道,“和他做了那么久的朋友,你却还不了解他,他是个内心相信真实的人,从他的名字就可以知道了。”

    “救赎,奥菲拉尔大陆的古语。”撒加看着雪特,“你不也是吗,你应该,来过这里吧。”

    雪特深深吸了口气,“只有一次,那一次。”

    不知道是愧疚还是伤感,雪特此时的表情让撒加有些心颤。

    “身为八部晶神,每一次死亡,灵魂都会回到浮屠塔里沉睡,等待王将我们唤醒,而每次我们醒来,只能在应许密境里属于自己的那一境,没有王的允许和召唤,活着的我们无法进入轮回天。”雪特缓缓道。

    “那样算活着?”撒加露出奇怪的笑容,“神冥劫,蒂蚀和达密释的力量打开了应许密境,震碎了晶族远古的禁制,所以你才能进入轮回天,可你还是逃离了,在漫卷风沙的边境荒原独自承受,接下去的故事不用说了,我现在在这里,你的目的就达到了,故事也终究会结尾。”

    说罢,撒加朝那座悬浮在缪云和虚无中的塔飞去。

    雪特愣了一下,追着撒加而去。

    ……

    浮屠塔,共有七层。是虚无的轮回天中,唯一看上去真实的东西。

    撒加刚刚进入第一层,一片晶莹的光就将他笼罩,然后晶光如丝,在他周身缭绕,直至为他编成了一个晶莹四溢的茧。

    轰!

    晶莹四散,撒加震碎了茧。

    回身一看,雪特却发生了变化。

    晶莹的光点从他身体里溢出,在浮屠塔的第一层里漂浮着。

    “他们,他们……”雪特满脸悲愤,还有不甘,“竟然……”

    看着雪特渐渐变淡的身体,撒加掠到了他的身边,双手印在他的胸口。

    “什么!”撒加用来帮助雪特的力量竟像泥牛入海般消失了。

    “没有用的,撒加。”雪特笑得很凄苦,“等待了那么久,却终究还是颗身不由己的棋子,也好,也好……”

    “怎么回事?”撒加惊异的问。

    “八部魂咒,八部晶神将灵魂献祭给王的最后仪式……”雪特看着撒加,“谢谢你,修罗,一直让我的希望走到了这里……”

    撒加深深呼吸着。

    “算了,我对她承诺过不是吗,那个早该完成的承诺……消失就消失了吧,这样,我就不再痛苦了。”雪特的身影越来越淡。

    “不要放弃希望!”撒加伸手去抓他,就像他在奥菲拉尔大陆时去抓那个叫克林克兹的瘦弱少年一样。

    可他依然抓空了……

    “所以,你的哥哥才想结束这悲哀的宿命。”撒加望着满手的晶莹,“从没结束,却没有活着,不拥有属于自己的生命,一直沉睡,只是王的意志,才可以让你们重新呼吸,重新看到这个世界,存在后,又必须离开,必须放弃……”

    撒加手掌一合,晶莹在指间纷飞,“八部晶神,是不死的,他们的死亡,只是再一次的沉睡,等待着王的召唤,因为他们的灵魂早就献祭,早就不属于自己了,可他们却是一种存在,看似有生命的存在,如同牵线木偶般的存在……”

    多么可悲的宿命啊!

    撒加静静的站在浮屠塔的第一层,久久不能言语。

    浮屠塔第一层。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除了淡淡的缪云缭绕以外,空无一物。

    不过这个空间却很大,一眼都望不到尽头。

    因为灵识感受不到气息,瞬移没有方向感,飞行也没多大意义,步行更能找到通往下一层的出口。

    于是,撒加在第一层里高速奔行着,单一的景致在他身边移动得很快,模糊成了一条直线,淡淡的云雾也被他的速度弄得不敢靠近。

    很久。

    撒加站住了,他发现,不管自己再怎么向前,却始终就像在原地徘徊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撒加望着周围。

    岩壁,破旧的柱子,风化的地板,到处如是。

    撒加不明白,只能用灵识感受着浮屠塔第一层里虚无缥缈的气息。灵识,就是灵魂境界的意识,法则破、法则奥义寄生在灵魂中后拥有的能力,对冥帝主神级强者来说是非常容易的事情。

    六道,至高法则,除了最后一轮以外,撒加已经感悟了前五轮的奥义,照理说,他的灵魂境界应该很轻易的感知到气息的存在,可身处浮屠塔第一层,撒加的灵识居然连一丝气息都察觉不到。

    撒加很郁闷,也很焦急,因为在进入浮屠塔之前,雪特对自己说过,忆,也就是依琳,很有可能就在浮屠塔的塔顶。撒加也明白,晶羽迦楼罗将依琳带入轮回天,目的就是蒂蚀留给她的秩序令。

    在黑白交界那么久的时间,撒加现在很担心依琳,但他还是要试,要找到依琳,不管过了多久。

    而且,撒加也相信,以蒂蚀的实力,不会轻易让留给女儿的秩序令那么轻易被其它人控制!

    他必须相信,他不能不信。

    “征服了六道的心,也乱了吗。”

    一个空灵的声音响起。

    然后,一个洋溢着温暖的金色光点从撒加鼻尖落下,化为一片金色的莲叶,消失在他脚下。

    撒加心里一颤,他知道是谁来了!

    呼,轻柔的风凭空生出,卷带着淡然的金光,缭绕在撒加四周。

    撒加的呼吸渐渐宁静,心也宁静。

    金色的风化为了几只小鸟,欢快的鸣叫着,为这空洞的浮屠塔第一层,带来了几分生气。

    接着,一片柔和的金光化为了一个莲花台,一个清瘦的男子盘坐在莲花台上,面带微笑地看着撒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