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四百六十二章 情倾七世(四)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ldqo;是他!&rdqo;

    &ldqo;戈龙帝国的撒加陛下!&rdqo;

    &ldqo;天啊,大陆最强帝国的皇帝也喜欢艺术品?&rdqo;

    &ldqo;心血来潮吧,他可是被称为冷酷的战争之神呢!&rdqo;

    &ldqo;他还穿着铠甲,真是个战争狂!&rdqo;

    &ldqo;脸上冷漠的表情让人心跳呢。&rdqo;

    &ldqo;小声点,别被他听见了。&rdqo;

    宴会厅的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小声议论着。

    &ldqo;尊贵的陛下,您的光临让洛克菲尔家蓬荜生辉!&rdqo;高台上叫&ldqo;柯洛&rdqo;的年轻人急忙走了下来,向门口的男人行礼。

    男人看了他一眼,径直走到了德布罗帝国的巴菲克王子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他,&ldqo;我没听清楚你出了多少。&rdqo;

    &ldqo;撒加陛下,我只出了四百万。&rdqo;肥胖的王子巴菲克立刻起身,态度异常恭敬。

    撒加嘴角挂着一丝冷笑,漆黑的短发如钢针一般。然后,他不再看巴菲克,转身对柯洛道:&ldqo;就这么定了。来人。&rdqo;

    两个身穿铠甲的高大男子嗖的一下在众人面前出现,单膝跪在撒加面前。

    &ldqo;把它带走,碰花了一点,你们就是尸体。&rdqo;撒加指着高台上的雕像。

    &ldqo;是,陛下。&rdqo;两个战士小心翼翼的走到高台上,拿出几颗发光的晶体,布置了一个传送阵,然后一个战士伸手去碰雕像&hllp;&hllp;

    啪的一声,他的手腕被抓住了。

    &ldqo;谁允许你用碰她的。&rdqo;撒加冷冷的看着那个战士。

    &ldqo;对,对不起,陛下。&rdqo;战士连忙跪下。

    &ldqo;来不及了,你已经亵渎了她。&rdqo;撒加手腕一翻,那个战士惨嚎了一声。

    宴会厅所有人都可以听见清晰的腕骨断裂的声音。

    没有人敢再说话,洛克菲尔庄园的主人柯洛伯爵更是吓得发抖,他万万没有想到,戈龙帝国的皇帝也会对艺术品感兴趣,那个冷酷霸道的战争狂人&hllp;&hllp;

    &hllp;&hllp;

    黑色肃杀的宫殿中。

    撒加坐在皇座上,手肘放在黑金雕刻的扶手上,撑着下巴,一言不发。

    他在看着一尊白玉雕像。

    静静的,整个大殿中,就只有他和这个雕像。

    雕像很美,栩栩如生,颈上,还挂着那叫&ldqo;海魔之心&rdqo;的项链。

    &ldqo;真的,好像,一模一样。&rdqo;撒加站起身,走到雕像面前,安静的站了一会,单膝跪下,抓住了雕像的手。

    &ldqo;洁娅,我真的好孤独。&rdqo;撒加抬起头,凝望着雕像的脸,漆黑的眼眸中尽是伤感。

    凝望了许久,撒加缓缓起身,手中多出了一个扁扁的黑晶盒子。

    他打开盒子,红色的丝绒中,是一片风干的百合花瓣。

    &hllp;&hllp;

    花园中,两个侍女正在交头接耳。

    &ldqo;洁娅,那就是撒加王子。&rdqo;一个侍女指着远处一个安静坐在草坪上的男子。

    &ldqo;他的头发怎么是黑的?&rdqo;叫&ldqo;洁娅&rdqo;的侍女睁大了眼睛。

    &ldqo;那是恶魔的征兆哦&hllp;&hllp;&rdqo;侍女压低了声音,&ldqo;戈龙是个小国,王室一直有个传说,只要有黑发黑瞳的恶魔诞生,他就会让奥菲拉尔大陆陷入血与火交融的地狱&hllp;&hllp;&rdqo;

    &ldqo;只是传说罢了。&rdqo;洁娅不信。她很美丽,白色的长发就像草坪上盛开的百合花一样。

    &ldqo;还不止哦。&rdqo;那个侍女一副神神秘秘的模样,&ldqo;传说还讲了,谁只要爱上恶魔,就会心甘情愿的为他死去哦。&rdqo;

    &ldqo;瞎说。&rdqo;洁娅望着那草坪上看起来很寂寞的身影,&ldqo;他好孤独。&rdqo;

    &ldqo;是啊,因为那个恶魔征兆的传说,所以撒加王子的母亲在他一出生就被&hllp;&hllp;&rdqo;侍女说到这里突然不说了。

    &ldqo;什么?&rdqo;洁娅问。

    &ldqo;没什么啦,反正,撒加王子从小都是一个人长大的,因为他身上恶魔的征兆,所以没有人关心他,也没有人爱他,因为都会死的。&rdqo;

    &ldqo;又是传说。&rdqo;洁娅哼了一声,&ldqo;太不公平了,我看他的样子,也不像个恶魔。&rdqo;

    &ldqo;别乱说话,洁娅,这可是王室的禁忌呢,如果不是陛下的愧疚,说不定撒加王子也像他的母亲一样&hllp;&hllp;&rdqo;侍女捂住了嘴巴。

    &ldqo;你又不说完。&rdqo;洁娅不满的道。

    &ldqo;反正你记住离他远点就是了。&rdqo;侍女说完便离开了。

    洁娅望着草坪上独坐的男子,心里莫名的跳了一下。

    她出生于一个贫穷的家庭,才进王宫当侍女没多久,因为长得很美,所以备受戈龙国的王位继承人格斯宠爱。

    其它的侍女们都觉得洁娅以后会是个妃子,所以都巴结着她,比如刚刚告诉她王室传说的那位。

    &ldqo;洁娅,你在这里。&rdqo;身后传来了一个洪亮的声音,洁娅回头,看见一个穿着华丽长袍的男子。

    男子长相很普通,身材也矮胖矮胖的,面部有点浮肿,一看就是纵欲过度造成的。

    &ldqo;格斯王子。&rdqo;洁娅连忙行礼。

    &ldqo;你在看什么?&rdqo;格斯朝洁娅身后望去。

    &ldqo;没什么,殿下,只是我喜欢百合花罢了。&rdqo;洁娅心里一惊,回身,发现草坪上的男人已经离开了。

    是看到格斯了吗,那应该是他的哥哥,他是不是也知道自己是恶魔征兆了,谁只要关心爱护他,就会死去&hllp;&hllp;

    他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哥哥吗,还是他已经习惯孤独了,一个人&hllp;&hllp;

    洁娅心里突然有点痛。

    一朵百合花伸到了自己眼前。很喜欢的百合花。

    &ldqo;格斯王子,你?&rdqo;洁娅惊讶了。

    &ldqo;美丽的洁娅,我已经无法自拔了。&rdqo;格斯单膝跪在她面前,手上捧着一枚奢华到极点的戒指,&ldqo;请你接受我的爱,嫁给我,我会给你最好最幸福的生活,你会成为戈龙的妃子,甚至王后。&rdqo;那朵百合已经被格斯丢在了脚边,被奢侈的戒指所取代。

    &ldqo;我&hllp;&hllp;&rdqo;洁娅一时不知所措。格斯对她很好,无微不至,所以她心里对格斯还是有好感的。

    自己出身平民,家里又很穷,如果嫁给戈龙国的王位继承人,那全家人就会过上好日子,对洁娅来说,这是一个难以抗拒的理由。

    但她的眼前,却浮现出了那个孤独的人影。

    摇摇头,洁娅还是答应了格斯,然后,她被格斯抱在了怀里。

    如果是他的话,怀抱应该没有这么温暖吧。

    洁娅想着。

    &hllp;&hllp;

    过了几年,格斯顺利继承了戈龙的王位,成了这个小国的国王。

    而洁娅,却没有成为王后。

    她只是,一个在深宫中寂寞的妃子。

    洁娅常常会在王宫花园的草坪上看那些百合花,就像她洁白长发一样的百合花。

    格斯继续荒淫无道,国家一片腐败,民不聊生,周围的国家早已对戈龙虎视眈眈,边境战事连连。

    那个男人,带着恶魔征兆出生的男人,再也没有出现过,据说,撒加王子被他的哥哥派到了边境,在荒凉的战场中拼杀,保护着他的国家,保护着从没给过他哪怕一丝关爱的戈龙王室。

    洁娅知道了。

    撒加王子的母亲,在他一出生,就被自己的父亲下令处死了,因为他的母亲只是个侍女,和以前的自己一样,只是自己比撒加的母亲幸运多了。

    而撒加之所以活着,不过是他身上流着王室的血罢了,可他并不是王子,只是一个从出生就带来厄运的被家人抛弃的人罢了。

    可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在鲜血中战斗,默默的为那些根本不可能爱他的家人付出,用刀剑留下的伤痕,还有痛苦。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格斯国王在他的弟弟用热血捍卫的城墙下,继续享受淫靡和奢侈;洁娅也在时不时浮现出的对那个男人仅有的记忆中,蹉跎着青春。

    格斯早已不再宠爱她,因为她再美,也终究会被更年轻的美丽取代。

    十年过去了。

    洁娅的脸上,也出现了岁月的痕迹。

    她的生活,也更寂寞。

    父母早已离开,只有弟弟还在军队中任职,隔个几年会从边疆战场上回来,看望一下她。

    洁娅的窗前,始终放着一个水晶花瓶,花瓶中,插着新鲜的百合花,就像她第一次见到那个孤独的男人时盛开的百合花,就像她快要逝去的美丽容颜般的百合花。

    这天早晨,洁娅刚刚把百合花插进花瓶,就看到了一个满脸胡子的男子。

    &ldqo;基尔斯!&rdqo;这男子正是她的弟弟,两年多没有音讯的弟弟,洁娅扑进了基尔斯的怀中。

    &ldqo;我们胜利了,成功占领了巴尔公国!&rdqo;基尔斯很兴奋,&ldqo;戈龙的领土又扩大了,那个男人真是神!&rdqo;

    &ldqo;谁?&rdqo;洁娅离开了基尔斯的怀抱,毕竟已经不是十七八岁的少女,她已经二十八岁了,如果不是很久没有见到弟弟,也不会这样激动。

    &ldqo;等下再说了,姐姐,你还好吧,过得快乐吗?&rdqo;基尔斯问。

    &ldqo;你说呢。&rdqo;洁娅苦笑了一下,吩咐侍女给基尔斯沏茶。

    &ldqo;不用了,我马上就要走了,你看,连胡子都没有刮。&rdqo;基尔斯摆摆手,叹了口气,&ldqo;如果不是统帅执意要回来看看,我们根本不会进城的,统帅知道皇帝陛下不喜欢他。&rdqo;

    &ldqo;统帅?你说的那个神一样的男人?&rdqo;洁娅愣了一下。

    &ldqo;是啊。&rdqo;基尔斯忿忿不平的道,&ldqo;我们都为统帅不值得,如果不是他,戈龙早在几年前就被灭掉了,怎么会有今天的帝国!&rdqo;

    洁娅一惊,&ldqo;弟弟,别这么说,被人听见的话&hllp;&hllp;&rdqo;

    &ldqo;那有什么!&rdqo;基尔斯打断了洁娅,&ldqo;如果统帅愿意,他现在就能成为戈龙的皇帝,带领我们统一整个奥菲拉尔大陆,在我的心目中,他就是神,战争的神,才不是那什么狗屁的恶魔征兆!就算是,我基尔斯也第一个愿意成为恶魔的信仰者!只要统帅的剑指向这里,我绝对会砍下那昏庸皇帝的脑袋!&rdqo;

    洁娅慌忙去捂基尔斯的嘴,&ldqo;别,弟弟,格斯陛下,他,他也是你的&hllp;&hllp;&rdqo;

    基尔斯拨开了洁娅的手,穿着铠甲的强壮身体挺得笔直,&ldqo;我才不承认,你看看你自己,我的姐姐,你现在过的是什么生活!统帅常常说一句话,唔,也没说过几次,他说,爱是就算只看到一眼,也会记住。&rdqo;

    洁娅心里震撼了,基尔斯的声音又大又哑,可听到他转述那位统帅的话时,洁娅却想哭,这种感觉好久都没有过了,其实她的心早已麻木。

    &ldqo;你敬爱的统帅,是不是那个庶出的撒加王子&hllp;&hllp;&rdqo;洁娅问。

    &ldqo;对!&rdqo;基尔斯眼中透着狂热。

    &ldqo;陪我走走吧,弟弟。&rdqo;洁娅轻声道。

    &ldqo;可统帅还在等我,他是永远不会放弃一个兄弟的!&rdqo;基尔斯道。

    &ldqo;就一会,好么。&rdqo;洁娅的声音很凄婉。

    &ldqo;好吧。&rdqo;基尔斯陪着姐姐走出寝宫,来到了皇宫的花园。

    草坪上,依旧开着洁白的百合花,洁娅愣住了。

    一个男人,依旧孤独的坐在草坪上,静静看着百合花,如同十年前&hllp;&hl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