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四百七十章 情倾七世(十二)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他是个哑巴,只会&ldqo;啊呜啊呜&rdqo;的叫,所以叫&ldqo;阿五&rdqo;。

    他是个傻子,岚伊第一次遇见他时,是在马车上,那时他正在街边和几只野狗撕咬,为了一块馊掉的肉。

    他赢了,傻痴痴的坐在路边,大口大口地吃着抢赢的肉。

    然后岚伊收留了他。

    他还是只会&ldqo;啊呜啊呜&rdqo;的叫,还是傻乎乎的笑,不过他看到岚伊时,混沌的眼眸会霎时清明一下。

    漆黑的头发,乱糟糟油腻腻的,垂在脸上,泞成一根一根的。

    &ldqo;阿五,其实你还是蛮好看的。&rdqo;岚伊对他说过。

    他有限的神智里,只记得岚伊的话,岚伊的笑,岚伊看他的眼神。

    他傻愣愣的看着岚伊朝自己伸来的手,拨开了自己盖住右脸的头发。

    他也记得了岚伊那时的表情。

    一片丑陋的伤疤,让他的右脸看起来让人毛骨悚然。

    &ldqo;啊呜啊呜。&rdqo;他的声音听上去有点像哭。

    岚伊说,你就叫阿五了。

    他记住了,不过只有岚伊这样叫他时,他才会有反应,岚亭楼其它人还是叫他傻子。

    &hllp;&hllp;

    很快,阿五的伤好了,岚伊没有再让他当侍者,而是在岚亭楼里做着最低级的杂工。

    岚亭楼里依旧高雅,依旧风月,依旧很多有权有势的男人慕名而来。

    每到夜晚,一座老旧破烂的小院里,阿五都会坐在一口老井边,望着岚亭楼里最好看的那幢精致的阁楼。

    因为那阁楼里,住着阿五眼中最好看的人。

    傻痴痴的表情,傻痴痴的眼神,只是偶尔会闪过一丝精光,也很混乱。

    阿五会呆呆的看上很久,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块丝帕,望着它呵呵傻笑。丝帕洁白洁白的,光滑细腻的丝面上,还用金线刺着一根花枝,那叫岚枝,是奥菲拉尔大陆一种很高洁的植物,阿五记得岚伊说过,但不是对他,而是他给一个英俊的贵族送酒时,岚伊对那个人说的,他听见了。

    因为岚伊的声音,是唯一点亮他神智的光芒。

    日子一天天过去,阿五还是干着岚亭楼里最脏最臭的活儿,他几乎见不到岚伊了,因为岚伊是不可能来这破烂小院的,她还是风情万种的弹着琴,为那些舍得花大价钱来岚亭楼享受的人。

    偶尔,岚伊也会一展笑颜,引起男人们阵阵惊叹,然后豪爽的在岚亭楼里挥金如土。

    &ldqo;啊呜啊呜。&rdqo;

    阿五只能在黑夜里望着那精美阁楼的轮廓,模糊,遥远。

    &ldqo;啊呜啊呜。&rdqo;

    阿五只能傻乎乎的吞下嘴边的唾沫,用那张绣着岚枝的丝帕在脸上轻轻摩挲。

    &hllp;&hllp;

    又过了很久,不知道是一年还是两年,反正阿五记不得时间。

    这天黄昏,阿五正蹲在小院古井边啃着干面包。

    几个侍者从院门口经过,气喘吁吁。

    &ldqo;啊呜。&rdqo;阿五眼睛亮了一下,啃了一半的干面包突然掉在地上。

    他看到了几个侍者抬着的长长的黑铁盒。

    铁盒的盖子是打开的,盒里放着一样东西。

    &hllp;&hllp;

    今天的岚亭楼大厅里,人很少,从戈龙帝国来的布鲁斯少爷一掷千金,包下了岚亭楼。

    布鲁斯是戈龙帝国元帅之子,戈龙帝国是奥菲拉尔大陆很古老的帝国了,虽然现在已不如当初那样强盛,但依然是奥菲拉尔的强国。

    据奥菲拉尔大陆的史学研究者记录,最早戈龙帝国走向强盛,是因为一位被称为战争之神的皇帝,传说在他去世时,身边一直都放着一尊女人的雕像&hllp;&hllp;

    不过时间太久远,久远得连这些研究历史的学者也探知不到那位皇帝的名字,也无法寻觅那雕像的神秘。

    只是流传下来的传说,一代一代过去,终究不会转身,终究会风化。

    这就是历史。

    琴声悠悠,低音婉转,仿佛浸入了骨髓。

    一曲结束,岚伊从玉阶上翩翩而下。

    &ldqo;好,第一次听到岚伊小姐弹奏琉特琴啊,我真荣幸。&rdqo;布鲁斯起身。

    岚伊破天荒的对他笑了一下,更是破天荒的坐在了华贵的酒桌旁。

    不是因为布鲁斯,是因为和布鲁斯一起来的那个男人。

    他一头褐色的长发,脸如刀削,如剑一般凌厉。

    他一直闭着眼睛,直到岚伊盈盈坐下,才睁开。

    &ldqo;名不虚传。&rdqo;他说。

    &ldqo;能得到奥菲拉尔不败神话的赞赏,岚伊深感荣幸。&rdqo;岚伊如玉凝脂的手指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男人眼中一闪,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也端起酒杯,轻轻喝了一口。

    &ldqo;有气度,面对岚伊小姐也坐怀不乱,不愧是大陆第一剑客,不败的神话!&rdqo;布鲁斯赞道,&ldqo;拜厄大人,我敬你一杯!&rdqo;

    &ldqo;不必了,我只是来听琴的。&rdqo;拜厄道。

    布鲁斯的动作僵在空中,讪讪笑了一声,自己喝掉了杯中酒。

    岚伊看着拜厄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欣赏。实际上她一直都很欣赏这个男人,这个不败的男人。

    &ldqo;那我再为拜厄大人弹奏一曲。&rdqo;岚伊笑道。

    &ldqo;不必了,美好的东西,一遍就能记住。&rdqo;拜厄看着她。

    岚伊的脸上微红,这对她来说很罕见,&ldqo;拜厄大人的说法很新奇。&rdqo;

    &ldqo;我以前也不懂,只是一个人教会了我,有些事情,现在再回头,已经不可能了。&rdqo;拜厄的眼神微微颤动,喝了口酒。

    拜厄的话岚伊听得不明不白,不过她还是陪拜厄喝了一杯。

    因为拜厄是她眼里唯一看得上的男人。

    这时,几个侍者吃力的抬着一个长长的黑铁盒进来了。

    黑铁盒很重,一个侍者手里一滑,平衡力霎时失去,铁盒坠向地面。

    呼,一道气劲从拜厄手中发出,将铁盒里的东西吸到了手中。

    一把长剑,华美无双。

    &ldqo;剑,不能沾染上尘埃。&rdqo;拜厄将长剑插在背后的剑鞘里。

    &ldqo;小心一点,你们!&rdqo;岚伊站起身,喝斥着那些侍者,她很少对岚亭楼的下人这么凶。

    &ldqo;对不起,岚伊小姐,这是我的规矩,来到这种场合,我的剑会不高兴,我必须和它分开而行。&rdqo;拜厄道。

    听到拜厄这句话,岚伊愣了一下,心里竟然很失落。

    看到岚伊的表情,拜厄笑了,&ldqo;不要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两种领域的极致,必须相互尊重。&rdqo;

    岚伊疑惑的看着拜厄。

    &ldqo;你的琴,我的剑,都是极致,所以,我必须尊重你,还有我的剑,但我必须照顾它的感受,所以才这样大费周折。&rdqo;拜厄笑道。

    岚伊露出了笑容,美得让人无法呼吸,布鲁斯更是双眼呆滞。

    而拜厄,则陷入了沉默。

    安静了一会,岚伊问:&ldqo;拜厄大人,您在想什么?&rdqo;

    &ldqo;谎言。&rdqo;拜厄抬眼。

    岚伊又愣住了。

    &ldqo;我不是极致,我说谎了。&rdqo;拜厄起身。

    &ldqo;您要走了?&rdqo;岚伊一惊。

    &ldqo;嗯。&rdqo;拜厄背对着岚伊,&ldqo;他才是极致,那把融入黑夜的剑,我的不败,也是谎言。&rdqo;说罢,拜厄朝大厅的门走去。

    岚伊望着他的背影,眼神波动着。那把融入黑夜的剑,极致,不败是谎言,拜厄的话让她震撼。

    &ldqo;等等。&rdqo;岚伊开口了。

    &ldqo;怎么?&rdqo;拜厄问。

    &ldqo;可以,可以告诉我吗。&rdqo;岚伊呼吸有点急促。

    拜厄站着,沉默着。

    &ldqo;我先离开了。&rdqo;布鲁斯知趣的起身。

    &ldqo;请随我来。&rdqo;岚伊走到拜厄身边。

    &hllp;&hllp;

    铜镜,熏香的青烟在缭绕。

    一张红木矮几,淡雅别致。

    拜厄坐在绣着岚枝的垫子上,拿起了矮几上的一壶酒,斟满白玉酒杯,&ldqo;本是慕名而来,没想到却在这里饮酒,不知道这片大陆有几个人,能让岚伊小姐如此相伴。&rdqo;

    &ldqo;您是第一个。&rdqo;岚伊为拜厄斟酒。

    &ldqo;这小楼很美。&rdqo;拜厄一饮而尽。

    &ldqo;我就住在这里。&rdqo;岚伊嫣然一笑。

    &ldqo;如果我是真的第一,也许有资格为这样的笑容倾倒。&rdqo;拜厄叹道。

    &ldqo;您是不败的,我早就听闻过奥菲拉尔第一剑客的大名。&rdqo;岚伊笑道。

    拜厄轻叹一声,喝干了杯中酒,岚伊又为他斟满。

    &ldqo;那个男人&hllp;&hllp;&rdqo;拜厄望着岚伊,&ldqo;他才是不败的,我和他的宿命之战,其实,输的人应该是我才对。&rdqo;

    岚伊静静听着。

    &ldqo;他叫撒加,是我见过最狂傲的男人,他的剑,来自黑夜,也是我见过最高傲的剑。没有人见过他的样子,因为见过他的人都死了。他的剑不是用来追求极致的,而是用来收割生命的,而那布满鲜血的不断杀伐中,他的剑和黑夜融为了一体,踏上了巅峰。&rdqo;拜厄仰头喝干杯中酒,岚伊为他斟满,不过手却微微有些颤抖。

    &ldqo;终于,那个用生命不断挑战的男人找上了我&hllp;&hllp;&rdqo;拜厄望着飘荡在房中的缕缕青烟。

    &ldqo;您输了?&rdqo;岚伊问。

    &ldqo;没有分出胜负。&rdqo;拜厄缓缓道。

    &ldqo;那为什么您说自己的不败是谎言?&rdqo;岚伊又问。

    &ldqo;因为我会输。&rdqo;拜厄深深吸了口气,&ldqo;我的剑,是用来战胜对手,而他的剑,是用来杀死对手,一个是为了极致,一个是为了生存,这就注定了,我会输。&rdqo;

    &ldqo;我好像明白了。&rdqo;岚伊轻声道。

    &ldqo;可撒加却被暗算了。&rdqo;拜厄望着岚伊,眼里的光芒让岚伊心动。&ldqo;他杀了太多人,所以就在我和他都要用出最后一剑时,一群强者冲了出来,用一种炼金术的毒剂暗算了他&hllp;&hllp;&rdqo;拜厄深深呼吸着,&ldqo;我还记得,他不甘的嘶吼,他是那样渴望战胜对手,不,应该是让对手死在他的剑下。&rdqo;

    &ldqo;那样的人&hllp;&hllp;&rdqo;岚伊有些惴惴,&ldqo;他死了?&rdqo;

    &ldqo;不,他还活着,只是下落不明,我再也打听不到他的消息,不管用什么方法。&rdqo;拜厄道。

    &ldqo;他要杀死您,为什么您还要找到他?&rdqo;岚伊问。

    &ldqo;继续那场未完的战斗。&rdqo;拜厄眼中闪着光,&ldqo;不管我会不会死在他的剑下,我也要完成那一战,不然我永远都不是极致,也永远是个谎言!&rdqo;

    &ldqo;拜厄大人。&rdqo;岚伊轻柔起身,坐到了拜厄身边,&ldqo;您让岚伊震撼,如果不嫌弃,就让岚伊相伴&hllp;&hllp;&rdqo;

    拜厄转头,深深看着她。

    岚伊靠在了他怀里。

    小楼的灯火,熄灭了。

    &hllp;&hllp;

    &ldqo;啊呜啊呜!&rdqo;

    阿五抱着头,在小院潮湿的泥洼地上痛苦的滚来滚去,头发和身上沾满了泥浆。

    &ldqo;啊!&rdqo;

    阿五突然站了起来,眼中癫狂无比。

    轰!

    地面被凌厉的气劲割出无数裂痕!

    呼,呼,呼。

    阿五跪伏在地上,眼眸中的一丝清明眨眼即逝。

    &ldqo;啊呜啊呜。&rdqo;他捡起了泥浆中啃了一半的干面包,吃了起来。

    三两口吃完干面包,他又从怀中掏出了一张已经变得皱巴巴的丝帕,丝帕上的岚枝映入了他漆黑的瞳孔,&ldqo;啊呜啊呜&rdqo;,他呆呆的望着远方精美阁楼的轮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