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四百七十二章 情倾七世(十四)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哗!

    水潭沸腾了!

    一个身材修长的男子从瀑布顶峰飞翔而下,在溅起的水花上点了几下后,落在了岸边。

    &ldqo;你的剑呢?&rdqo;拜厄望着那沾染着黄沙的背影。

    男子回身,气息带起了他漆黑的头发,露出了狰狞可怖的右边脸。

    &ldqo;那时留下的?&rdqo;拜厄眼神颤动着。

    &ldqo;不重要了。&rdqo;男子嘴角挂着笑意,&ldqo;一战之后,你必须,履行承诺。&rdqo;

    拜厄愣了愣。

    &ldqo;她。&rdqo;男子张手,瀑布顶峰发出了一声若有似无的蜂鸣。

    &ldqo;这就是你主动来找我的原因?&rdqo;拜厄似乎明白了。他站起身。

    男子看着他,手掌一合,一把漆黑的剑从瀑布顶峰飞下,那绝世的锋利,甚至将飞流直下的瀑布直直切开!

    &ldqo;更强了,你的黑星剑。&rdqo;拜厄笑着点头,&ldqo;不过&hllp;&hllp;&rdqo;他凝视着男子手中的重剑,&ldqo;没了杀气。&rdqo;

    &ldqo;不需要了。&rdqo;男子沉静如水。

    接着,两人一动不动的对立着,隆隆的水声环绕,夹杂着水雾,却丝毫无法影响到他们,仿佛自动避开一般。

    蓦地!

    男子动了。

    锵!

    拜厄挡住了他的剑。

    火星从发梢掠过,拜厄的剑,也出现了裂纹!

    只是一剑!

    拜厄惊了,没了杀气的剑,反而更强!

    他挽出一个剑花,将男子的攻势化解,接着后退,贴着水潭飞行。

    男子又是一剑砍下,直接,干脆,没有丝毫多余的动作!

    水潭被切开了,安安静静的被切开,甚至连浪花都没有起!

    拜厄横剑,挡住了剑气,接着横身而起,双脚竟然站在了瀑布的水流上!

    拜厄脸朝下,身体横着,握剑在胸。

    男子嗖的一声出现在他身下,一剑划向拜厄的咽喉!依旧干脆,依旧直接,因为他的剑,是用来杀人的!

    撒加,将剑融入了黑夜的男人!

    拜厄仰头,躲过了这一剑。嚓嚓嚓嚓,他双脚急点,逆流而上。

    锵!锵!锵!锵!&hllp;&hllp;

    两把剑交织着,两把奥菲拉尔最强的剑!

    拜厄一面向瀑布顶峰飞速移动,一面招架着撒加的剑,等他移动到瀑布顶峰时,这短短的数秒钟,两人已经过了上千招!

    拜厄的剑,行云流水,穿花引蝶,剑光之中,充满了对极致的向往。

    而撒加的剑,一招一式干净利落,绝不拖泥带水,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取走对手的生命。

    瀑布之巅&hllp;&hllp;

    两人从清晨战到日暮,再到黑夜来临。

    瀑布早已不再飞流直下,完全干涸,被它冲刷的石壁上,也满是剑痕!

    十天。

    这惊天动地的一战,打了十天。

    这两把奥菲拉尔巅峰的剑,只能有一把活着。

    因为不败只有一个。

    &hllp;&hllp;

    大漠,寂寞的黄沙看得见风,追随着它,却终究还是零落。

    岚伊坐在木屋前,望着远方,喃喃的念着一个人的名字。

    沙起了,漫卷的风迷茫了视线,也迷茫了心。

    风沙中,一个人影渐渐走近。

    岚伊眼中闪烁着光华,浑身颤抖着。

    &ldqo;阿五!你回来了!就知道你不会抛下我!&rdqo;岚伊奔向了人影,沙地上,她的脚印很快就被掩埋。

    &ldqo;拜厄?&rdqo;她愣住了。

    &ldqo;我来&hllp;&hllp;履行承诺了。&rdqo;拜厄望着她。

    岚伊哭了,扑进了拜厄怀中,干燥的风卷带着沙,从他们身上经过。

    &ldqo;你一直留着。&rdqo;拜厄轻轻抚摸着岚伊的手腕,还有那个玉镯。

    &ldqo;嗯。我在等你回来。&rdqo;岚伊轻声道。

    心底,蓦地出现了一个影子,一个只会傻傻看着她,只会啊呜啊呜回应她的影子,岚伊颤了颤,将拜厄抱得更紧。

    &hllp;&hllp;

    五年过去了。乱世终究平息,因为人到了末路,最终还是会醒悟。

    这一天,繁华的城市人声鼎沸。

    一座豪华的庄园中,岚伊光彩照人。

    今天,是大陆最美的女人和大陆不败神话的婚礼。

    宾客满堂,拜厄微笑着和来自各国的王公贵族们打招呼,前来道贺的强者们纷纷用崇敬的目光望着拜厄‐‐这个达到剑中极致的男人,是名副其实的最强。

    当然,还有惋惜。

    因为拜厄将在今天宣布‐‐

    封剑!

    为了岚伊,他爱的女人。

    这是他对她的承诺,历经十年的承诺。

    &hllp;&hllp;

    柔和的阳光洒在草地上,树荫下,岚伊怀抱着琉特琴,诉着情怀。

    她的容颜,已有些苍老,可婉约动人的气质,一如昨日。

    拜厄深情地看着她&hllp;&hllp;

    &ldqo;你是这个世界最爱我的人。&rdqo;曲终,岚伊笑道。

    拜厄眼神动了一下,没有说话。

    &ldqo;你怎么了?&rdqo;岚伊起身,靠在他旁边。

    拜厄还是沉默着。

    岚伊有些疑惑,但她没有追问,他们的相处,总是这样淡淡的,总是这样静静的。

    这是岚伊的习惯,也许是在那荒凉风沙中养成的习惯&hllp;&hllp;

    良久,拜厄缓缓道:&ldqo;岚伊,我很爱你。&rdqo;

    &ldqo;我知道。&rdqo;岚伊笑了。

    &ldqo;可我&hllp;&hllp;&rdqo;拜厄深深吸了口气,&ldqo;不是这个世界最爱你的人。有一个人比我更爱你,那种爱,是我永远也无法做到的&hllp;&hllp;&rdqo;

    岚伊愣了。

    &ldqo;这是那个人要我交给你的东西。&rdqo;拜厄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张丝帕,丝帕上绣着一根高洁的岚枝,还有血迹&hllp;&hllp;

    那带着凄冷的殷红像刺一样扎进了岚伊眼中,她想起了什么。

    &ldqo;可我在大漠中看到你忍受着寂寞的等待时,我无法自已,所以,这个东西我一直藏在身边,很多年。&rdqo;拜厄将丝帕递给了岚伊,&ldqo;直至此刻,我将它交给了你,我的心,也终于平静了。&rdqo;拜厄深深的看着岚伊,&ldqo;你可以做出任何决定,但我仍然会守护你,为了你的漂泊和等候。&rdqo;

    岚伊紧紧抓着丝帕,低着头,久久不语。

    过了很久,岚伊抬起头,眼里噙着泪,&ldqo;他还在吗?&rdqo;

    &ldqo;死了,本来该死的人是我。&rdqo;拜厄道,&ldqo;那是他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用他的生命,和他本该不败的剑。他其实早就恢复了神智,只是一直当着傻瓜,因为他知道,你需要阿五,你爱的人,是为了心里的执着而辜负你的我&hllp;&hllp;&rdqo;

    岚伊泪眼迷蒙。

    拜厄笑得有点苦涩,&ldqo;所以,当你的眼泪刺痛了他的心时,他做出了决定,与我一战,死在我的剑下,这样,我就能无牵无挂的回到你身边,让你幸福&hllp;&hllp;&rdqo;

    岚伊摇着头,泪水落在丝帕上。

    &ldqo;想知道他最后一句话吗?&rdqo;拜厄低声问。

    岚伊泪流满面的望着他。

    &ldqo;他说,告诉她,我叫撒加,我的剑,不存在了,不要再恨我,也不要,再流泪。&rdqo;拜厄道。

    岚伊呆住了&hllp;&hllp;

    然后,丝帕飘落到草地上,被泪湿透。

    啊呜啊呜&hllp;&hllp;

    这声音一直缭绕在岚伊耳边,缭绕在痛彻心扉的真实。

    如阳光般的金色覆盖了丝帕。

    &hllp;&hllp;

    金色,透过林间的树叶,落在五彩斑斓的地上。

    &ldqo;火凤,这里让你想起了神界?&rdqo;一个绝美无双的银发女子,轻轻踏在落叶上。

    一只羽毛火红的大鸟从空中飞下,落在树枝上,望着女子。

    女子叹了口气,&ldqo;为了跟我来这个物质位面,你竟然甘愿放弃了化身为人,神界和冥界的战争,这片叫奥菲拉尔的大陆,已经失去了生命能量了。&rdqo;

    火凤叫了一声。

    女子继续在林间漫步。

    火凤一直飞在她周围,寸步不离。

    走了很久,女子来到了这片森林的尽头,&ldqo;就这里吧,种下神木的种子,这是我成为神使的第一件事。&rdqo;

    然后,女子把一颗金色种子埋进了土壤中。

    很快,一棵金光缭绕的小苗破土而出&hllp;&hllp;

    &ldqo;好了。&rdqo;女子轻轻笑了一下,银色的长发微微飘动,闪烁着动人的光泽。

    &ldqo;不过火凤,我们该分别了,你和我来这里条件,就是要守护神木。&rdqo;女子望着停在她身旁的火凤。

    火凤叫了一声,点点头。

    &ldqo;很寂寞吧&hllp;&hllp;&rdqo;女子摸了摸火凤的头,&ldqo;不过我和你一样,那漫长而无尽的生命,时间在蹉跎,谁又甘愿守护谁?&rdqo;

    火凤摇摇头。

    &ldqo;呵,不同意?&rdqo;女子露出了美丽至极的笑容,&ldqo;也是哦,火凤你就守护着我,嗯,你留在这里吧,我去戈亚了,身为神使,就是带来神的信仰。&rdqo;

    女子在一片金光中离开了。

    火凤望着渐渐淡去的光点,一直望着。

    &hllp;&hllp;

    日复一日,神木成长,神冥大战后残余的精灵族依附着它,繁衍生息。

    直到有一天,一头冥界的妖兽感觉到了神木的能量,来到了这里。

    火凤身为神兽的力量在它随着主人来到奥菲拉尔时,已经失去了绝大部分,于是,火凤燃烧了生命元气,抵抗着那头妖兽。

    可火凤还是被杀死了,其实就算妖兽不杀死它,失去了生命元气的它也会死。

    用尽了所有,只为完成她交代的任务。

    它的主人赶到了,重创了妖兽,妖兽逃走了,可火凤再也不能对着她叫,望着她了。

    她很伤心,取走了火凤的兽晶。

    而火凤因为想再见她最后一面的执念让其留下了灵魂残存,融入了神木。

    神木有了灵魂,被依附它的精灵族称为&ldqo;诺希达尔母亲&rdqo;,生命之树。

    &hllp;&hllp;

    &ldqo;火凤,就是我的第六世?&rdqo;

    一个男子的身影从生命之树的树干中走出,他看起来有点透明,很虚幻。

    &ldqo;迦叶手环&hllp;&hllp;这就是你对我讲述的故事?&rdqo;

    他抬起右手,望着右腕上金色念珠构成的手腕‐‐

    &ldqo;倾情七世!&rdqo;

    啪。

    迦叶手环散开了,七颗念珠围绕着他。

    脚下,一朵莲花绽放。

    男子沉默着。

    倔强如刀的黑发参差不齐,在下颚边晃动着,柔和恢弘的金色能量将他笼罩,像是在吟咏。

    &ldqo;第七世,在哪。&rdqo;

    男子盘膝坐在莲花中间,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