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四百七十七章 轮回(四)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ldqo;绝对空间?&rdqo;撒加眼神一颤。

    &ldqo;对,六道法则感悟圆满带来的绝对空间,就是六道之狱!&rdqo;西戒目光炯炯有神,&ldqo;这也是我的灵魂能存在于六道之狱的原因,不过我的六道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圆满,所以我只能守在这縻蠃天涯&hllp;&hllp;&rdqo;西戒的眼神突然变得黯然,缓缓道:&ldqo;至情&hllp;&hllp;我终究还是放弃了她。&rdqo;

    &ldqo;她?&rdqo;撒加眼神又是一颤。

    &ldqo;撒加,帮我做一件事。&rdqo;西戒深深吸了口气。

    看到西戒的表情,撒加确定了心中的感觉&hllp;&hllp;

    没错,这是他最后一次看到西戒了。

    &ldqo;前辈,您说,赴汤蹈火,我也会完成。&rdqo;撒加深深望着西戒。

    &ldqo;没那么严重,只是我相信了你说的遗憾。&rdqo;西戒拍拍撒加的肩膀,哪怕撒加感觉不到他的温度,他只是一个幻象,一个灵魂残存形成的幻象。

    &ldqo;把这个放在黄泉棺里,然后,把黄泉棺埋葬在炼塔之下。&rdqo;一把白玉梳子漂浮在西戒身前。

    撒加看着那把玉梳,白玉已经褪色,却依旧光滑,保存得很好。

    &ldqo;我曾答应过她,为她梳一次头,她的头发很漂亮,就像冥河格里芬斯的水一样悠长蜿蜒&hllp;&hllp;&rdqo;西戒缓缓道。

    撒加望着西戒,他第一次看到这个如同一柄孤傲之枪的男人流露出这样的忧伤。

    也是,最后一次&hllp;&hllp;

    &ldqo;可我最终没有做到,那就是遗憾吧。&rdqo;西戒笑了。

    蓦地。

    一道光没入了玉梳。

    &ldqo;与其在你灵魂中虚幻的存在,不如去了却我的遗憾。&rdqo;

    西戒最后的声音缭绕在撒加耳边&hllp;&hllp;

    西戒前辈,她,应该是你最爱的人了。

    你说,你答应过她要为她梳头,却没有做到。

    不,你做到了,你一直将这个承诺埋藏在心底,从未忘记。

    现在,你就是这把玉梳,每一天,你都能完成你的诺言了。

    撒加抓住了玉梳。

    &hllp;&hllp;

    炼塔。位于地狱的中心修罗殿里。是冥界地狱的象征。

    修罗殿,正是地狱之主阿修罗王的住地。就像深渊的暗黑亡灵殿属于深渊之主一样。

    撒加还没去过修罗殿,上一次回地狱还是在六道之狱。

    现在的地狱执掌者是梅尔沙和柏洛斯,那两个从奥菲拉尔大陆时就跟随在阿修罗王撒加身边的妖兽。

    如今的他们,在撒加为他们凝练的法则下,已经脱离了妖兽体质,成为阿修罗的族人。

    他们说,现在自己的实力只会拖累撒加,唯一能为阿修罗王做的,就是让阿修罗一族再次守护地狱,让地狱的生物重新活在希望中&hllp;&hllp;

    撒加相信他们。

    咔!

    一条裂缝从斯汀身下开始延伸。

    撒加睁开了眼睛,站起身。

    啪,啪,啪,啪&hllp;&hllp;

    平坦晶莹的魂晶岩一块接一块的碎裂,化为晶莹的光点。

    &ldqo;破了,破了,魂晶归途&hllp;&hllp;&rdqo;雪特的声音颤抖着。

    哗!

    所有的魂晶岩都碎了,仿佛一面巨大无比的镜子粉碎!

    &hllp;&hllp;

    水镜。

    晶莹到极致的镜面上,缓缓的波动就像那温柔缠绵的水。

    一块空地上,漂浮着一面两米高的镜子,镜子照不出物体,却禁锢着一个人影。

    &ldqo;轮回镜啊,你还是没有完成,他们,却来了。&rdqo;

    一个男子的背影抚摸着华美至极的镜框。

    空地是正方形的,四面都有一座恢弘壮丽的宫殿。

    四座宫殿前,都放置着一个高达百米的金色沙漏。

    哗哗&hllp;&hllp;

    沙漏开始流沙。

    &ldqo;哦,时间在流淌了吗,当禁锢时光的浮屠塔被打破,那前世今生也不再困顿。&rdqo;

    男子缓缓转身&hllp;&hllp;

    竟是一个十几岁的白发少年!

    雾山!?

    他就是晶的王?

    应该是,只不过他俊俏的脸上已经没有了那种永远睡不醒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可怕的沉静。

    仿佛忽略时间的沉静。

    &ldqo;既然来了,就出现吧。&rdqo;

    雾山双手一挥,一排晶莹到极致的光凭空落下。

    然后,这些晶光化为了一排长长的转筒,竖立在地面,轻轻转动着,晶莹剔透的光在白色的转筒上形成了无数奇异的符文。

    &ldqo;转魂筒,我的迎接。&rdqo;

    雾山的白发在转筒转动带起的气流中飘动着,还有他晶莹流传的衣角。

    &ldqo;欢迎来到大明恒沙,轮回天的本相。&rdqo;

    雾山背起手。

    &ldqo;这叫转魂筒?&rdqo;一个穿着修身黑衣的男子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一排转筒旁边,伸手拨转着转筒。

    &ldqo;好玩吧?&rdqo;雾山笑道。

    &ldqo;有点意思。&rdqo;男子黑衣的袖子是卷起的,转魂筒上的晶莹流光映照出他小臂上的疤痕。

    &ldqo;你的衣服蛮特别的,这种简单的做工在神界连普通人都不会穿。&rdqo;雾山此时的表情有点像个少年了。

    &ldqo;是忆做的,虽然不是同一件,但样式不会变。&rdqo;撒加的目光落在雾山脸上,&ldqo;还记得忆吗,她其实叫依琳,是你的老师交托给你的人,可她现在,却在那面镜子里。&rdqo;

    &ldqo;我的老师?他是谁?&rdqo;雾山笑了,&ldqo;为了自己的目的,把我的形带出轮回天,然后教导没有神的我,以为可以用大明魂殿的往生石让秩序令里的东西复苏。那样的人,你觉得现在形神合一的我,还会当他是老师?&rdqo;

    &ldqo;逸风还是挺有个性的,虽然深藏不露。&rdqo;撒加指着空第四周的宫殿,&ldqo;那就是大明魂殿?&rdqo;

    &ldqo;对,分别代表着灵魂的四种情感,当人死去,就会把他最难以忘记的情感寄在灵魂中,这样的灵魂还有执念,是可以转生的,拥有下一次的生命,只不过,大明魂殿的往生石会消除它的执念,这是通往来生的条件。得到新的生命,还是继续当一个在执念中无助徘徊的孤魂,自己选择。&rdqo;雾山道。

    &ldqo;有执念的灵魂,是没有意识的,它们不会选择,只靠着那点残念游荡在宇宙次元的缝隙中。&rdqo;斯汀出现在撒加身旁。

    &ldqo;宇宙次元的缝隙,就是异次元空间。&rdqo;撒加补充道。

    雾山笑而不语。

    &ldqo;不,当那些有执念的灵魂站在往生石前,生前的记忆会一一浮现,有执念的灵魂才能通过往生石转生,而能在毫无意识的灵魂中形成执念,那都是最深刻的情感,最遗憾的过往!&rdqo;雪特站在了大明魂殿前的巨型金色沙漏前,&ldqo;这叫回忆沙漏,流沙落尽的时间,就是那些灵魂回忆的时间。&rdqo;

    &ldqo;想起什么了?&rdqo;雾山笑望着雪特。

    撒加看了雪特一眼,对雾山道:&ldqo;这沙漏很大,流沙落下的孔又挺小,这么长的时间用来让那些灵魂选择,有点残忍了。&rdqo;

    &ldqo;残忍?&rdqo;雾山摇摇头,&ldqo;你错了,阿修罗王,它们甚至希望,这让它们回忆往昔的沙漏永远不要停止呢。&rdqo;

    撒加拨弄着转魂筒。

    &ldqo;看样子你理解了,也是,不然你也不会走到第七世。&rdqo;雾山若有所思的道。

    &ldqo;别废话了。&rdqo;撒加转头看着雾山,&ldqo;把依琳从那破镜子里放出来。&rdqo;

    &ldqo;是轮回镜。&rdqo;雾山纠正道。

    &ldqo;嗯,轮回镜,你也选择吧。&rdqo;撒加望着雪特身后高达百米的金色沙漏,&ldqo;开始计时。&rdqo;

    &ldqo;哈哈哈哈!&rdqo;雾山突然大笑起来,&ldqo;真的可惜啊,轮回镜没有完成,不然我就可以成功了,如果将秩序令里的东西融入轮回镜,我就不需要那一半了,至高法则一样可以圆满!&rdqo;

    &ldqo;你也知道你的实力不如我,甚至不如封心,他为你而死,我觉得很不划算。&rdqo;撒加道。

    &ldqo;不用影响我的情绪了,从远古的宇宙开始,我就作为秩序的傀儡,不断沉睡和苏醒&hllp;&hllp;&rdqo;雾山停止了笑,&ldqo;看惯了那些灵魂痛苦的选择,我的心,早就沉静了,没有一丝涟漪。&rdqo;

    &ldqo;你也很可悲,晶族的王。&rdqo;撒加看着他,&ldqo;秩序法则的奥义在哪里?&rdqo;

    &ldqo;你知道了。&rdqo;雾山冷冷的笑着,&ldqo;因为那至高的分离,我们晶族,不得不屈从于神皇,用那至高留下的禁制,为神界守护秩序法则的奥义。真是讽刺啊,都是至高,只因为残缺,就要变成供人驱策的悲剧。&rdqo;

    轰!

    雪特身后的沙漏剧烈的颤动了一下,吓了他一跳。

    哗哗&hllp;&hllp;

    沙漏的流沙口裂开,落纱的速度骤然加快。

    &ldqo;你选择的时间变短了。&rdqo;撒加站在沙漏的顶端,活动着手指。&ldqo;我现在要改条件了,把你的破镜子砸烂,然后把秩序法则的奥义交给我,另外,我的朋友还有要求。&rdqo;撒加蹲下身,抚摸着沙漏光滑的表面,&ldqo;打碎这东西,不费什么劲。&rdqo;

    &ldqo;融合。&rdqo;斯汀看着雾山,&ldqo;我的生途法则,是另一半。&rdqo;

    &ldqo;你终于说话了。&rdqo;雾山的眉间在颤抖,&ldqo;远古,那将命运法则封印的剧变,我们分离了,掌控灵魂的生途,还有指引灵魂的末路&hllp;&hllp;&rdqo;

    &ldqo;生途,末路。&rdqo;斯汀重复着这两个词。

    &ldqo;晶的王,感悟的法则就是末路。&rdqo;雪特飞到了撒加身边。

    &ldqo;这也是封心留给你的讯息,我知道了。&rdqo;撒加的声音压得很低。雪特发现这个男人眼中悄悄划过一丝紧张。

    是为了轮回镜中的人吗,如果不是为了忆,他一定早就杀了王吧,雪特想。

    &ldqo;对!&rdqo;雾山的声音传来,&ldqo;当生途末路融合,就是宇宙至高法则‐‐

    轮回!&rdqo;

    话音刚落,就见那排转魂筒激烈的转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