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四百八十二章 原罪(一)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ldqo;往生石&hllp;&hllp;&rdqo;惑耶走到石头边,抚摸着那光滑剔透的表面,虽然一个灵魂体并没有触觉。

    &ldqo;我还是没有保住轮回的另一半,失落在神界,被守护秩序法则奥义的晶族所得,轮回法则的绝对空间也在那失落的一半中,形成了一片失落之地,晶族叫它&lsqo;应许密境&rsqo;。&rdqo;惑耶转过身,&ldqo;晶族是一个特别的种族,他们独特的能量聚集方式让轮回的另一半在失落之地中渐渐退化,形成了可以让他们的灵魂长时间沉睡后苏醒的力量之源,失去了灵魂对于生命的价值,却能存在。晶族用这种方式一直延续了下来,直到秩序至高和混乱至高的碰撞强行打开了轮回另一半奥义自发架设的保护结界。&rdqo;

    &ldqo;那轮回镜呢?&rdqo;斯汀明白了应许密境中那奇异力量的来源了。

    &ldqo;失落之地的另一半轮回奥义退化之后的寄居体,也有一个顶端法则蕴含其中,晶族的王就是靠着这个顶端法则魂解。&rdqo;惑耶笑道,&ldqo;但那毕竟是退化,这也是他不能赢过你的原因,没有生命却存在,这原本就违背了轮回的奥义。&rdqo;

    斯汀点点头,弄清了至高法则轮回分裂成&ldqo;生途&rdqo;和&ldqo;末路&rdqo;两个顶端法则的原因。

    惑耶不再说话,只是看着轮回镜中依琳的影像,眼神不住闪烁。

    半晌,他突然问:&ldqo;这个女子对你很重要?&rdqo;

    &ldqo;嗯,她是我朋友一直在寻找的人,历经六世也没有放弃,那个人就是主宰六道的修罗。&rdqo;斯汀道。

    &ldqo;情倾七世?&rdqo;惑耶皱起眉头,&ldqo;那是轮回也无法掌控的灵魂执念,唯一超脱至高的执念。&rdqo;

    惑耶顿了一下,&ldqo;没想到,竟是修罗,西戒的后人&hllp;&hllp;&rdqo;

    &ldqo;有问题?&rdqo;斯汀发觉了惑耶的异样。

    &ldqo;还好,他还在第七世里,还可以选择,没有彻底断绝希望,还好&hllp;&hllp;&rdqo;惑耶似乎没有听见斯汀的问题,自顾自的说着。

    &ldqo;惑耶前辈,你怎么了?&rdqo;斯汀提高了声音。

    &ldqo;唔。&rdqo;惑耶转过头,看到斯汀的摸样时,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缓缓摇头,&ldqo;没什么。&rdqo;

    &ldqo;聚沙你拿到了?&rdqo;他的脸上重新挂上了笑意。

    一个晶莹的沙漏漂浮在斯汀胸前,细沙流淌如诗。

    &ldqo;好,我没什么牵挂了。&rdqo;惑耶笑道。六位魔宗默默地来到他身后,肃立着。

    &ldqo;惑耶前辈,怎么才能把依琳从轮回镜中救出来?&rdqo;斯汀知道惑耶的灵魂体要消散了,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ldqo;她叫依琳么?&rdqo;惑耶望了一眼轮回镜,&ldqo;她的灵魂已经被轮回镜禁锢,没有消亡,却在沉睡,而她身上的秩序令里,有一个顶端法则,还蕴含着很强的秩序法则的力量,我想,晶族的王应该是想用他们独特的能量聚集方式把那个顶端法则转化成轮回的另一半,从而让轮回奥义强行完整。&rdqo;

    &ldqo;是这样。&rdqo;斯汀道。

    &ldqo;可她不是晶族,无法像晶族那样利用轮回奥义另一半沉睡后苏醒,如果不是她体内有修罗体的血,以及秩序令里那股保护她的力量,早就灵魂破灭了。&rdqo;惑耶看着斯汀。

    &ldqo;你的意思是&hllp;&hllp;&rdqo;斯汀眼中一闪。

    &ldqo;永远的沉睡,在轮回镜中,无法醒来。&rdqo;惑耶缓缓道。

    &ldqo;永远沉睡?&rdqo;斯汀一惊。

    惑耶眉间颤了颤,想说什么,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过身,走到了往生石前,&ldqo;新的魂主,继承了轮回奥义的人,宇宙中掌控灵魂的至高,现在,让我们,转生吧。&rdqo;

    &ldqo;撒加,你会找到办法的,情倾七世都没有磨灭你的至情之心&hllp;&hllp;&rdqo;斯汀深深吸了口气,望向了惑耶,&ldqo;前辈,你不行,因为你的灵魂只是短暂存在,但他们可以。&rdqo;

    &ldqo;是么&hllp;&hllp;&rdqo;惑耶笑了,&ldqo;那就让我用最后的时间,为他们送行。&rdqo;

    &ldqo;魂主,我们和您在一起!&rdqo;六位魔宗急道。

    &ldqo;和我一起?彻底消失么?&rdqo;惢漠的风带起的沙粒落在惑耶身上,从那虚无的身体中零零而落。

    &ldqo;迎接新生去吧,没有谁应该为谁存在,也没有谁应该为谁付出,我其实一直,都是把你们当成伙伴,最好的伙伴&hllp;&hllp;&rdqo;惑耶面带微笑地望着他们。

    六位魔宗还想说什么,却被一片白光罩住,强行送入了往生石&hllp;&hllp;

    &ldqo;做的对,我的后人。&rdqo;惑耶笑望着斯汀,&ldqo;我可以这样叫你么?&rdqo;

    斯汀轻轻点了下头。

    &ldqo;有你看着我离去,我的心,很平静。&rdqo;惑耶盘膝坐下,闭上了眼睛,&ldqo;记住,我的后人,不论怎样,你都要站在希望的方向,一沙一世界,轮回带来的,就是那一个又一个的,崭新的世界&hllp;&hllp;&rdqo;

    &ldqo;站在希望的方向&hllp;&hllp;无数崭新的世界&hllp;&hllp;&rdqo;斯汀望着惑耶渐渐消散的灵魂体,眼眶突然有些酸涩。

    &ldqo;我记住了。&rdqo;斯汀对着惑耶道。

    惑耶欣慰的笑着,直至最后一点灵魂的光影消失。

    惢漠的风沙依旧,就像从来没有谁来过,也从来没有谁离去过&hllp;&hllp;

    斯汀静静伫立在这片枯黄的沙漠中,很久很久。

    &hllp;&hllp;

    神,仁爱的神啊。

    你的爱,光辉夺目,超越了世间的一切,如果人也有爱,那渺小的存在,又怎会遮蔽你的光彩,仅如萤火,藏匿在那广袤之下,就算有光,也不过是辉映而已。

    所以,你们人类的爱,不能叫爱,只能叫欲望&hllp;&hllp;

    过分的爱慕,对异性的渴求,没有神的允许,那就是罪过!

    色!欲!

    &ldqo;第七宗罪&hllp;&hllp;&rdqo;

    炫奂轻轻翻过一页。

    &ldqo;至高无上的秩序,宇宙中唯一裁决罪孽的法庭,不管你是人,是神,是魔,都有罪,也都必须在问罪书之下&hllp;&hllp;&rdqo;

    &ldqo;接受审判!&rdqo;

    &ldqo;欲望产生的源头,难以捉摸的心,那最后的原罪,来自于此。&rdqo;炫奂合上了秩序法典,&ldqo;生命的历程,衍化了七宗罪孽,暴怒,贪婪,傲慢,嫉妒,懒惰,暴食,色欲。七宗罪产生的根源,只有一个名字,叫做欲望,那便是生命的原罪&hllp;&hllp;&rdqo;

    炫奂站起身,华美的金色长袍随着齐腰的金色长发飘动着,他张开双臂,秩序法典飞到了胸前‐‐

    唰!

    秩序法典的书页急速翻动起来!

    轰轰。

    七列书架齐齐炸碎,化为无数金色的光点,在秩序法庭的中央形成了一个金光璀璨的天枰!

    &ldqo;最终审判,原罪天枰!&rdqo;

    炫奂看着浑身是血的撒加,&ldqo;你感觉不到一切了吗,主宰六道的修罗&hllp;&hllp;&rdqo;他嘴角轻轻一弯,&ldqo;天枰的另一端,那些水晶砝码的重量,就是最纯净的心,没有被欲望污染过的心。&rdqo;

    血从撒加脸颊上流过,模糊了一切,在问罪书下走过,秩序法典对于七宗罪的审判已经让他失去了所有的感官。

    原罪天枰闪耀着璀璨,一边的托盘上,是一块宛如世上最剔透的水晶般的砝码。

    撒加僵硬的朝秩序法庭中央的天枰走去&hllp;&hllp;

    他必须接受最终的审判,因为这里,是宇宙至高&ldqo;秩序&rdqo;的绝对空间!

    &ldqo;开始了。&rdqo;炫奂看到撒加走到了原罪天枰前,手指一动,漂浮在胸前的秩序法典便安静了。

    &ldqo;将你罪孽深重的心放在天枰的托盘上吧。&rdqo;炫奂闭上了眼睛,手掌轻轻按在了合上的秩序法典上。

    噗!

    撒加的左胸裂开了一个血洞,然后心脏缓缓从血洞中飘出,淋漓的血汁附着其上,还在蠕动。

    喉咙中发出沙哑而低沉的声音后,撒加伸手抓住了自己的心脏,放在了原罪天枰一边空空的托盘上。

    天枰猛地倾斜!

    &ldqo;什么!&rdqo;

    炫奂猛地睁开眼睛!

    &ldqo;竟然!?&rdqo;

    他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ldqo;这是&hllp;&hllp;怎么回事?&rdqo;

    炫奂按着秩序法典的手在颤抖。

    &hllp;&hllp;

    原神域东面。富饶美丽的圣光平原。

    圣光城,神界光明的聚集地,那里的生命,是整个神界最喜欢光明的,他们祈祷着光明永在,他们憎恨黑暗,并誓死抗拒带来黑暗的一切!

    可此时,一朵黑色的莲花却在那闪耀着金光的城墙上绽开了。

    轰!

    华丽的金色城墙碎成了粉!

    弥漫着光明的尘埃中,绽开的莲花化为数道黑光,吞噬着与它相悖的颜色。

    圣光城上空,数千个人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光明被吞噬,洁白的羽翼惊恐不安的扇动着&hllp;&hllp;

    &ldqo;阿那陀啰的莲花啊,昆沙门天的信徒,尽情吞噬吧,我在看着你,看着你的绽放与凋零!&rdqo;

    黑光中,一个修长的身影渐渐浮现。

    &ldqo;哦?&rdqo;身影夫盘坐在空中,睁开双眼,&ldqo;侍奉光明的信徒,忠贞的天使,西法和伽勒死去之后,你们真的成了奴隶了&hllp;&hllp;&rdqo;

    黑光渐渐散尽,身影也渐渐清晰。

    异常修身的白袍,红色的腰带很长,随着空中的气流飘动着,棕色的长发编成一条长辫,垂在背后不停晃动。

    这是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一张脸异常俊美,可看到他却产生不了任何欣赏的心情,因为这张脸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妖邪!

    &ldqo;天使们,你们为光明神族守了那么多年的门,那些光明的崇拜者,可有把你们当成他们的一员?&rdqo;

    年轻男子笑了,看到他的笑容,离他最近的几个六翼天使却像受到惊吓一样在空中退了几步。

    &ldqo;悲哀啊,你们把西法叫做堕落天使,又出卖了唯一的十二翼天使伽勒,以为换来了对光明的忠贞,结果&hllp;&hllp;&rdqo;年轻男子闭上了眼睛,微笑依旧挂在嘴角,&ldqo;就是你们越来越弱小,哈哈,失去自由的奴隶怎么可能强盛起来,西法为了你们甘愿将心染成夜的颜色,在神冥劫中陨落,伽勒为了天使一族的希望而不惜神魂俱灭,换来的,就是一群窝囊的看门狗,我庵月,真的为你们感到悲哀!&rdqo;

    &ldqo;他们听不懂的,一群忘记该怎么活着的生物,又怎么会懂得这个道理?&rdqo;一个高大的人影出现在年轻男子身后,&ldqo;庵月,不要浪费时间和口舌了,抓紧时间,打碎这些天使的圣言阵。&rdqo;

    &ldqo;是,深泽老大。&rdqo;庵月双手放在膝盖上,食指拇指相捻,绑在辫子尾部的红丝带随着他散发出来的气流飞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