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四百八十七章 梦想(一)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黑色的河水,蜿蜒流淌。

    绵延不绝的冥河格里芬斯啊,多少年的岁月,都是如此的流动着,也不知道它会不会累,会不会疲惫。

    &ldqo;那家伙真的去了。&rdqo;河边的礁石上,一个比女人还要美艳的男子拨弄着一把龙骨做成的铁琴。&ldqo;喂,吉塔,你在想什么?&rdqo;他扭头问不远处看着冥河水的男子。

    &ldqo;塔奇纳迪,别问了,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有等待。&rdqo;一个天蓝色长发梳得整整齐齐的俊美男子走了过来。

    &ldqo;奥兰多,其实我也想去。&rdqo;塔奇纳迪叹了口气。

    奥兰多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ldqo;会成功的,真正的尊严,是比敌人更久的活着,他说过。&rdqo;

    塔奇纳迪吓了一跳,&ldqo;喂,不要这么突然就过来好不好!&rdqo;

    厉鬼罗刹阴沉的黄脸上依旧没有表情,仿佛世间所有的寒冷都汇集在那里。

    &ldqo;我去修炼了。&rdqo;奥兰多转过身,向两人摆摆手,&ldqo;老师将冥河宿地坎哈尔的禁制打开,并且开启了比时间精神荒原更厉害的异次元空间,就是让我们变得更强,更快的成长。你们难道不懂吗,老师这样做的目的。&rdqo;

    塔奇纳迪眼神一亮,站起身。

    罗刹则缓缓道:&ldqo;他是把冥界的未来,交给我们了。&rdqo;

    &ldqo;我也去修炼了。&rdqo;塔奇纳迪一边抚弄着自己长长的桃红色耳发,一边用异常雄浑的声音说道:&ldqo;夜魔的尊严,我不会忘记,西法大人啊,我会继承你堕落在黑暗的翅膀,在用心染成的夜色中飞翔!&rdqo;

    然后,他快步追上了奥兰多。

    &ldqo;主人,无论如何都要活着,我知道你不希望我去,所以我只有在这里,为你祝福了。&rdqo;罗刹望着波澜起伏的冥河水,轻声自语。

    &hllp;&hllp;

    &ldqo;大人&hllp;&hllp;&rdqo;冥关的城楼上,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子宁静伫立,双手合十,虔诚的祈祷着,&ldqo;莉娜相信,您会回来的,您说过&hllp;&hllp;我们会在红叶林里幸福的生活&hllp;&hllp;一定会的&hllp;&hllp;&rdqo;

    &hllp;&hllp;

    噗!

    嫣红的血丝中,阿萨倒飞出去。

    &ldqo;你就是冥界历史上最年轻的冥帝?北冥帝阿萨?&rdqo;一个强壮的中年男子挥动着手中的巨剑,华丽的重甲光泽四溢。&ldqo;真是见面不如闻名啊,太让我扎尔克失望了!&rdqo;

    阿萨趴在地上,如雪的长发散落,血从脸部不断溢出,染红了他漆黑的战甲。

    &ldqo;就你们这点实力,是怎么来到兽神宫的?&rdqo;扎尔克坐在雕琢精美的石阶上,将巨剑锵的一声插在地里,&ldqo;喂,藏起来的那位,快出来吧,别叫我失望,扎尔克大人可是好久没有痛快的打一场了。&rdqo;

    呼。

    偌大的石殿中,空气扭动起来。

    一群石像鬼从四面飞到了阿萨身边,聚集在一起&hllp;&hllp;

    &ldqo;哦?&rdqo;扎尔克眼前一亮,&ldqo;御灵师?&rdqo;

    几道黑色的电光凭空劈下,黑气中,拿寺望着扎尔克,像是在想什么。

    &ldqo;不认识了?&rdqo;扎尔克站起身,双手按在雕刻着虎头的剑柄上,&ldqo;神冥劫里,你可是差点要了我的命啊。&rdqo;

    &ldqo;哦,是你。&rdqo;拿寺想起来了,&ldqo;那个时候的兽神族第一强者,扎尔克。&rdqo;

    &ldqo;我更强了,冥法执掌。&rdqo;扎尔克拔起了剑,&ldqo;败给你以后,我一心潜修,就是在等这一天。&rdqo;

    &ldqo;来吧!&rdqo;扎尔克的剑指向了拿寺,&ldqo;我们再痛痛快快的来一场!&rdqo;

    &ldqo;你在说什么笑话&hllp;&hllp;那什么扎克尔还是克尔扎的&hllp;&hllp;&rdqo;

    &ldqo;你还没死?&rdqo;扎尔克愣了。

    拿寺的头则偏了偏,像是被帽子盖住的脸上笑了一下。

    &ldqo;什么冥界最年轻的冥帝,现在已经是第二了&hllp;&hllp;&rdqo;阿萨晃晃悠悠的爬了起来,&ldqo;有个讨厌的家伙超过了我&hllp;&hllp;&rdqo;

    &ldqo;你在说什么?&rdqo;扎尔克搞不懂。

    &ldqo;你的对手是我,拿寺大人他很忙的。&rdqo;阿萨站直了身体,将垂在胸前的耳发甩到背后,&ldqo;我不会再输了,无论倒下多少次,也会像那家伙一样站起来。&rdqo;

    扎尔克紧紧皱着眉头,阿萨气息强度明显升高,他也认真起来。

    &ldqo;拿寺大人&hllp;&hllp;&rdqo;阿萨缓缓朝扎尔克走去,&ldqo;您赶快去兽神宫的核心巨兽碑,拿到诸神手谕,神界那些人,我总觉得他们不对,而且,我的直觉告诉我,有大事要发生了,很不好的预感。&rdqo;

    &ldqo;你真的可以?他可是很多年前的兽神族第一人。&rdqo;拿寺有些不放心。

    &ldqo;相信我,我不会轻易死掉的,我的女人还在等我回去抱着她入睡。&rdqo;阿萨哈哈一笑,手中白光闪过,一把雪白的剑握住了手中。

    那种白,很美,美得让人心都在颤。

    &ldqo;我懂了,你快点过来。&rdqo;拿寺点点头,化为石像鬼向四周飞散。

    &ldqo;喂,克尔扎,看傻了?&rdqo;阿萨的剑指向了扎尔克,&ldqo;你很了不起了,能让我阿萨一来就用上二段进化的落雪剑。&rdqo;

    听到阿萨的话,扎尔克一阵愤怒,&ldqo;嚣张的小子,你难道不懂,记住对手的名字是一种尊重吗!&rdqo;

    &ldqo;受教了,扎克尔。&rdqo;阿萨一笑。

    &ldqo;混蛋!&rdqo;扎尔克一剑劈下。

    地面裂开了!

    阿萨双手握剑,猛地插下,用剑身挡住了扎尔克的攻击。

    哗哗哗哗!

    阿萨不停后退,战靴陷入地里,带出了两条长长的痕迹。

    轰!

    阿萨撞到了石殿的墙上。

    &ldqo;你就是嘴上功夫厉害。&rdqo;扎尔克收剑,朝阿萨走去,&ldqo;还不到五解,就这么狂,准备死吧。&rdqo;

    阿萨陷在墙上一个大凹坑里,双目紧闭。

    这个人很强,竟然连他一招都挡不下来&hllp;&hllp;阿萨缓缓睁开眼睛,喉间翻涌,吐出一大口污血。

    真的要死了吗&hllp;&hllp;

    拿寺大人。

    你一定要成功啊。

    莉娜。

    可能我又要失约了。

    你一定,还在等我吧&hllp;&hllp;

    对不起。

    阿萨无力的闭上双眼,似乎失去了知觉。

    &hllp;&hllp;

    兽历城,这座兽神族领地的中心城市,如今已是破败不堪。而兽神宫深处的大殿里,一个佝偻着身形的老者正瑟瑟发抖的坐在一座数十米高的巨大石碑下的大椅上。

    石碑尖尖的,如同一颗巨大的野兽牙齿,石碑周围,林立着兽神族的图腾柱。

    轰!一声巨响!

    老者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大殿的石门粉碎了,几个人影掠了进来。

    禅赢!荻霍!璧幽!

    &ldqo;卡森族长,把东西交出来吧。&rdqo;禅赢冷冷地看着老者,&ldqo;兽神族藏了那么多年,也该换个主人了。&rdqo;

    &ldqo;菲戈罗死了&hllp;&hllp;你杀了他&hllp;&hllp;扎尔克&hllp;&hllp;你在哪里&hllp;&hllp;神皇陛下啊&hllp;&hllp;您不是承诺过要眷顾我们&hllp;&hllp;难道今天就是我们兽神族的末日吗&hllp;&hllp;&rdqo;卡森面色如土。

    &ldqo;菲戈罗?&rdqo;禅赢冷哼一声,整个人如同一把刚出鞘的剑,&ldqo;杀掉他不费吹灰之力,那样的人也配成为兽神族的图腾长老,你们有今天,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rdqo;

    &ldqo;赶快呀&hllp;&hllp;杀了他。&rdqo;一个阴测测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禅赢不禁皱了皱眉。

    只见一个死气沉沉的年轻人缓步走进了大殿,面貌俊美无暇,可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却让人不寒而栗。

    &ldqo;布罗。&rdqo;荻霍回头,脚下猛地升腾起明亮的火焰,热流吹拂着他又长又乱的金发,&ldqo;谁让你进来的?&rdqo;

    &ldqo;他呀。&rdqo;布罗伸手一抓,一个强壮的年轻人便从门口飞了进来,砰的一声砸在禅赢脚下。

    &ldqo;艾穆?&rdqo;璧幽愣了一下。

    &ldqo;你想干什么?&rdqo;荻霍盯着布罗,破旧的麻布袍被鼓得声响,腰间扎起的布带凌乱地飘动,那张胡渣邋遢看起来很沧桑的脸上蓦地窜起了杀意。

    &ldqo;等等。&rdqo;禅赢拦住了荻霍。

    &ldqo;哈哈哈哈!&rdqo;布罗狂笑起来,那声音让人背后发毛。

    禅赢不动声色的看着他,璧幽则蹲下身,把气息注入昏死过去的艾穆体内。

    &ldqo;我们不是有交易吗,我来看看而已。&rdqo;布罗突然收住了笑声,阴阳怪气的说道:&ldqo;好好等着吧,我可不是一只被你们玩来玩去的狗,想要我当工具,可是要付出代价的。&rdqo;

    禅赢冷笑一声,不再理他。

    &ldqo;内讧了呀,这就是你们让我快乐的传统。&rdqo;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卡森前面。

    &ldqo;巴扎!巴扎!快逃!快逃!&rdqo;看清了来人的模样后,卡森大惊失色。

    &ldqo;哦,亲爱的父亲,不必惊慌,您只需要安心的观赏就好了。&rdqo;巴扎本来是个粗鲁的家伙,可他此时的转身动作却异常优雅,看得璧幽的心都跳了一下。

    &ldqo;就让我,您宠爱的儿子,为您解决一切烦恼吧。&rdqo;巴扎优柔的躬身,右手轻轻抚在心口。

    这个巴扎,一言一行都散发着绝世的优雅,透着让人迷乱的魅惑。

    卡森不说话了,面上的惊慌也渐渐消失,他看着巴扎,笑着点点头。

    &ldqo;那么&hllp;&hllp;&rdqo;巴扎回身望着众人,眼睛动人地眨了眨,&ldqo;我们开始吧&hllp;&hllp;&rdqo;

    &ldqo;小心!&rdqo;禅赢猛地转身,朝璧幽扑去。

    啪&hllp;&hllp;

    很轻的一声。

    巴扎仿佛舞蹈一般绕过了禅赢,双手轻轻放在了璧幽的胸口。

    璧幽只觉得魂魄都要被这个人吸走了一般,整个人瞬间就绵软下来

    &ldqo;再见。&rdqo;

    巴扎抬起头,朝璧幽一笑。

    没有任何响声,没有任何动静,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璧幽就轻飘飘的飞远了。

    她的脸上,竟然还是陶醉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