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四百九十章 谜(一)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焦土。

    恢弘雄壮的兽历城,此时此刻,只剩一片寸草不生的焦土!

    &ldqo;他竟然&hllp;&hllp;&rdqo;

    八音落在冒着青烟的土地上,看着自己被烧掉一半的袍子。

    黑光一闪,华丽的黑袍恢复如新,可八音的胸口仍然在起伏,气息也很乱。

    &ldqo;如果是我,也没有信心同时面对你、庵月和拿寺,荻霍只能选择灵魂自爆,没有其它的路可走。&rdqo;深泽落在他身边。

    这时,庵月和拿寺也落到地面。

    &ldqo;用掉了?&rdqo;深泽问庵月。

    &ldqo;嗯。&rdqo;庵月道,&ldqo;恩师给我的啊毗那迦叶,如果不用,我就算不神魂俱灭,也一定会被荻霍灵魂自爆的天炎烧个半死。&rdqo;

    深泽点点头,望向拿寺,&ldqo;拿寺,你在看什么?&rdqo;

    &ldqo;我在找一个气息,似乎是消失了,可心里却有不好的预感。&rdqo;拿寺缓缓道。

    &ldqo;御灵师的预感是很准的,师兄也感觉到了,所以他也来了。&rdqo;深泽吸了口气。

    &ldqo;冥尊陛下来神界了!?&rdqo;八音大吃一惊。

    &ldqo;陛下他&hllp;&hllp;那他的&hllp;&hllp;那个&hllp;&hllp;&rdqo;庵月结结巴巴地道。

    &ldqo;这是他的选择,彷徨了很多年之后的选择,我们无法评断。&rdqo;深泽的目光在黯然了一下后变得坚定起来,&ldqo;走吧,我们找到这里的诸神手谕之后,就去找一个人吧,我想,荻霍灵魂自爆的天炎再强,也毁不掉诸神手谕的。&rdqo;

    &ldqo;好。&rdqo;庵月笑道,不过他就算笑得很真诚,也妖邪得很。

    &ldqo;冥尊陛下用灵识对你说了什么?&rdqo;拿寺问。八音也看着深泽。

    &ldqo;他还是那副腔调,一点也不像即将要&hllp;&hllp;&rdqo;深泽这句话没有说完,立刻换了一句话:&ldqo;他说冥界已经安排好了,我们不用操心,全力去辅佐新的冥尊就可以了。&rdqo;

    &ldqo;新的冥尊?&rdqo;八音皱起眉头,虽然没有眉毛。

    &ldqo;嗯,那个人你们都听说过,冥尊也是因为他的出现才下定了决心&hllp;&hllp;&rdqo;说到这里,深泽眼中又闪过一丝黯然。

    &ldqo;我知道是谁了。&rdqo;拿寺笑道。

    &ldqo;嗯。&rdqo;深泽看了他一眼。

    &ldqo;寻找诸神手谕吧。&rdqo;八音伸了个懒腰,&ldqo;冥尊陛下的话,我一定会听,不过那个新的冥尊,如果实力没有我强,那对不起了,我宁愿回到深渊最底层呆着。&rdqo;

    &ldqo;你到时候就知道了。&rdqo;深泽微微一笑,纵身飞起。

    接着,其它三位冥法执掌也飞了起来,开始搜寻诸神手谕的下落。

    &hllp;&hllp;

    &ldqo;荻霍啊,你终于肯承认自己的心了。&rdqo;一座山峰上,达密释负手而立。

    山峰四周山峦重生,围在一起,就像一个大大的山谷。

    谷里山脉。波希山地的边缘。

    沉默了一会,达密释道:&ldqo;你们两个,该回过神了。&rdqo;

    &ldqo;这是哪里?&rdqo;赫缺爬了起来。

    &ldqo;我竟然没死?&rdqo;阿萨也醒了,抬起头,环顾四周。

    &ldqo;谷里山脉?&rdqo;阿萨大吃一惊,因为达密释站着的地方,他也站过!

    一瞬间,就能从兽历城达到这里,而且那么强大的爆炸性力量中,竟能毫发无损的把自己和赫缺带走!

    阿萨第一次这样深刻认识到了冥尊的实力!

    差距是这样的巨大,难道灵魂境界的第七解真的有这么厉害?阿萨不禁想起了达密释对自己说过的&ldqo;化剑&rdqo;。

    剑魔剑神都是以剑魂解,而其的最高境界,就是整个灵魂境界成为一柄锋利无双的剑‐‐灵魂化剑!

    &ldqo;你们刚刚感受的,就是六解顶峰实力的灵魂自爆。&rdqo;达密释看着两人,&ldqo;感觉如何?现在还有没有心情在战斗时斗嘴了?&rdqo;

    赫缺没有说话,眼中剧烈的波动着。

    而阿萨则皱起眉头思考着。

    看到两人的反应,达密释笑了一下,转过身去,不再说话。

    &ldqo;荻霍,到了最后,你应该明白蒂蚀的心了吧,一个人背负所有的罪,在孤独中忍住心里的感情&hllp;&hllp;&rdqo;达密释望着兽历城的方向,&ldqo;更广阔的爱,快乐和幸福&hllp;&hllp;我的朋友,你也曾对我说过,那个时候&hllp;&hllp;&rdqo;达密释露出一丝微笑,&ldqo;差点就被你打败了,蒂蚀啊,你才是真正的神皇,你的心里,才是充满秩序光辉的地方。&rdqo;

    这时,一片淡淡的金光洒落在这个山头。

    达密释抬起头,看到了金光中一颗漂浮的木珠。

    &ldqo;来的好快啊,罗秀,你的灵识超过我了,也是,你从来没有动摇过心中的想法,而我却彷徨失落了那么久的岁月,你超过我也是理所当然。&rdqo;达密释缓缓点头。

    &ldqo;这气息&hllp;&hllp;&rdqo;阿萨抬起头,望着那颗念珠,&ldqo;我见过!&rdqo;

    &ldqo;阿萨。&rdqo;达密释开口了,&ldqo;你是我见过天赋最强的剑魔,就算在顶位面,几百万年都难找。不过你的心神很脆弱,这一点,一个坚强无比的男人已经帮你治好了,现在,我应该可以让你去试试了。&rdqo;

    &ldqo;试什么?&rdqo;阿萨不解。

    &ldqo;化剑。&rdqo;达密释看着他,&ldqo;我的一个朋友会带你去一个地方,那里虽然是异次元空间,但只有灵魂境界达到第七解的人才能适应那个次元,你如果去了那里,好处是有机会领悟化剑,坏处是领悟不了化剑就会死,连一点灵魂残存都剩不下。&rdqo;

    阿萨眼里闪烁着,几秒钟后,开口问道:&ldqo;冥尊陛下,这就是您让我留在神界的目的,您一早就安排好的?&rdqo;

    &ldqo;没错,撒加也知道。&rdqo;达密释道。

    &ldqo;那个家伙也知道?&rdqo;阿萨愣了愣,随即笑道:&ldqo;心机还真深沉啊,装得跟真的一样,必须要找你算账了,不过&hllp;&hllp;也等我领悟了化剑再说,如果我还能活着的话。&rdqo;

    念珠化为了莲花台,阿萨纵身一跃,盘坐其中。

    莲叶合拢了,带着阿萨消失在空中。

    达密释不再说什么,只是静静地望着一个方向;赫缺则坐在岩石上,一把造型诡异的黑色短剑在手中转着圈。

    过了一会,达密释双手一分,一个能量空间出现。

    赫缺看到能量空间的人影,眼神一动。

    艾穆?

    只见达密释挥手,能量空间落在地面,消散无踪。

    &ldqo;我还活着?&rdqo;艾穆很是惊讶。

    &ldqo;拿去吧。&rdqo;达密释手掌一翻,一根短小的像木棍一样的东西飘向了艾穆。

    &ldqo;这是&hllp;&hllp;解咒图腾?&rdqo;艾穆看着木棍表面刻着的图纹符号。

    &ldqo;比蒙。&rdqo;达密释道:&ldqo;去解开比蒙体内的&lsqo;兽言&rsqo;,打破兽神族限制你们的枷锁。&rdqo;

    艾穆激动不已,这正是他肩上最重的责任!

    达密释笑道:&ldqo;这是一个人答应过你的事情,我只是帮忙罢了。&rdqo;

    &ldqo;是他&hllp;&hllp;&rdqo;艾穆懂了。

    &ldqo;离开神界。&rdqo;达密释看着他,&ldqo;你已经得到了你要的东西,回到物质位面,去做你应该做的事情。&rdqo;

    &ldqo;他的意思?&rdqo;艾穆问。

    达密释没有回答,双手指尖相对,然后分开,一道光从中发出,竟凭空打开了空间裂缝!

    艾穆惊呆了,他并不知道达密释的身份,只是觉得,这个男人甚至比教导过他的逸风还要强!

    &ldqo;撒加,你不愧是阿修罗王&hllp;&hllp;&rdqo;艾穆突然笑了,&ldqo;能让这种程度的人帮你,了不起!&rdqo;然后,他飞了起来,飞到那道空间裂缝前时,转过身,看向赫缺:&ldqo;帮我对他说一声谢谢,如果有缘,还会见面的。&rdqo;

    赫缺点点头。

    艾穆飞进了空间裂缝。光芒一闪,裂缝闭合了,一缕云飘过,安静如昔。

    &ldqo;那家伙还是这样信守承诺啊。&rdqo;赫缺站起身。

    &ldqo;你呢?&rdqo;达密释回身,目光落在赫缺脸上,&ldqo;我就知道你会来神界。&rdqo;

    &ldqo;你不也是吗。&rdqo;赫缺嘴角一弯。

    &ldqo;你知道了?&rdqo;达密释表情淡淡的。

    &ldqo;嗯。&rdqo;赫缺的声音突然变得很轻,&ldqo;冥尊陛下,我准备好了。&rdqo;

    达密释目光闪烁着,因为他看见,那个目空一切的偏执得近乎疯狂的男人,单膝跪下了&hllp;&hllp;

    &ldqo;你小子。&rdqo;达密释长长出了口气,脸上带着笑意。

    &hllp;&hllp;

    &ldqo;难道消失了?&rdqo;空中,深泽皱起眉头。

    拿寺,八音,庵月都沉默着。

    他们没有找到诸神手谕的改变分卷。

    &ldqo;灵魂自爆的天炎有这么强?&rdqo;八音开口了,&ldqo;我记得好像冥尊陛下也不能毁掉诸神手谕吧。&rdqo;

    &ldqo;没错。&rdqo;深泽点头。

    这时,一道火光在拿寺背后燃起。

    几人的目光中,一个女孩伏在拿寺耳边说着什么。红红的卷发,刚刚到下颚,脸圆圆的,鼻子小小的,眼睛很大,嘴巴也圆鼓鼓的,不是很漂亮,却可爱的不行。不过这女孩皮肤却是红色的,头上还有两根小犄角。身材很丰满,前凸后翘,穿着黑色的抹胸,还有很短很短的紧身裤,屁股上吊着一根尾巴,翘起来的。

    火灵萨莎,拿寺的灵槛中唯一有意识的灵。

    &ldqo;我知道了,萨莎,回灵槛去吧。&rdqo;拿寺道。

    萨莎老大不愿意,嘟着嘴,可看到八音时,不禁打了个冷颤,老老实实的回灵槛了。

    &ldqo;灵的感觉果然很灵敏啊!&rdqo;庵月哈哈大笑,&ldqo;她也知道你是个变态啊,八音大人!&rdqo;

    &ldqo;乳臭未干的小子!&rdqo;八音咬着牙,面色苍白的脸上,竟然很快掠过一丝红色&hllp;&hllp;

    &ldqo;我们不用找了。&rdqo;拿寺道,&ldqo;连因为天炎进化的火灵都感觉不到诸神手谕的存在。&rdqo;

    &ldqo;我懂了。&rdqo;深泽吸了口气,&ldqo;走吧,该去见新的冥尊了,一切交给他解决,师兄说过,这位新的冥尊,睿智而果决。&rdqo;他已经不称呼达密释为陛下了,因为达密释此时已将冥尊之位传给了另一个人。

    四人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了空中。

    &hllp;&hllp;

    深泽四人离开没多久,一颗微小的光点从远处的一朵云中飞出。

    那光点很小,肉眼几乎看不见,它漂浮在空中,闪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