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四百九十四章 命运(二)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元魔陨落,天界形成,加上顶位面和物质位面,正负极能量的循环衍生,宇宙形成了一个生生不息的整体,无数生命种类繁衍生息,远古时代的宇宙,其实远比现在更加强盛,也更加繁荣。”达密释接着道,“天界也有了生命,虽然稀少,却因为是宇宙的‘元’化生而异常聪慧和强大,这些生命,毫无疑问的是宇宙最顶端的存在,而宇宙中也残存了一些元魔没有吞噬干净的元,它们在空间次元的裂缝中也开始变化,渐渐从无尽广袤的宇宙中汇集在一起,形成了一些具有强大力量的物体,就是我们所说的‘元器’。”

    “元器只能为天界的那些生命所用,而天界生命所感悟的宇宙规律,就是至高法则。他们珍惜来之不易的生命,将自己对生命的热爱灌注在至高法则里,守护着欣欣向荣的宇宙,同时,也把自己从法则中得到力量的方式在顶位面传承了下去,而因为如此,他们也就被奉为了顶位面的信仰,实际上那个时候,宇宙中并不只有神界和冥界两个顶位面,西戒前辈的修罗界,惑耶前辈的灵界,摩尼前辈的净土界……”达密释说到这里,沉默了一下。

    “原来如此。”撒加和斯汀都在心中暗道。

    六道是修罗界的信仰,轮回则是灵界的信仰,那罗秀感悟的至高法则,也许就是净土界的信仰了。撒加想着。

    达密释喘了口气,继续道:“变化终究还是发生了。因为至高法则的作用,低层次的法则越来越多,一些天资极高的生命甚至能自行感悟到规律,创造出超越至高的法则。终于有一天,第一个强者打破了次元的限制,来到了天界。这个强者的出现,就是宇宙能量运转规律被打破的开始,象征着宇宙远古时代的终结。”

    撒加眼神闪烁着。

    “天界众人很是惊讶,但他们还是接受了那个强者,没有想到,这个叫‘帝天’的人,天赋实在强得可怕,他原本是个人类,从物质位面一步一步进入了更高次元的位面。撒加,你想的没错,也就是从帝天之后,才有了拥有更高力量的生命必须存在于相匹配的次元位面的规矩。”达密释看了撒加一眼后接着道:“帝天很贪婪,有着无法抑制的占有欲望,他膨胀的野心终于让他成功进入了天界的中心——天枢,宇宙核心法则命运存在的地方。”

    达密释深深吸了口气,“他感悟了命运,力量强大到了连天界众人都无法抗衡的地步,但是,帝天虽然天赋极强,可元魔感悟的生命意义又岂是那么容易控制的?于是,为了压制宇宙核心法则的力量反噬,他离开了天界,开始吞噬物质位面的生命元气,无数的物质位面上的生命消失了,在帝天的体内变成了混沌宇宙的‘元’。”

    “想控制命运法则,就必须要混沌的本源能量?”逸风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是这样,因为命运来自于元魔,而元魔的力量就是吞噬了混沌宇宙的元。”达密释点点头,接着道:“帝天的做法,就是在把远古宇宙变回混沌宇宙,让宇宙重新回到那没有一个生命的荒凉和寂寞!”

    “帝天不知道这点?”撒加的手放在了达密释背后,将自己的力量灌输到达密释体内。

    达密释朝他笑了笑,“当然知道,可他已经无法控制了,那种力量无限提升的快感,也许已经让他沉沦,哪怕等到宇宙回归混沌,他自己,也不过是那混沌中的元。”

    “人性啊。”逸风叹道,“明明知道会毁灭,可还是离不开欲望,心存侥幸。”

    达密释看了他一眼,接着道:“物质位面几乎全部消失了,接着,是顶位面……终于,当顶位面还剩下神界和冥界时,一个男人挡住了帝天。”

    “西戒前辈?”撒加眼中透着炽热。

    “不是。”达密释摇摇头。“是另一个人,不属于天界的人。”

    “顶位面只剩神冥两界?天界无动于衷?他们不是守护着宇宙的生命吗?”逸风疑惑了。

    “事实上……”达密释道,“在此之前,天界众人已经和帝天一战了,只不过除了被称‘五天侍’的最强的五个人,全部陨落。”

    逸风愣住了,“核心法则的力量有这么强?”

    “那是你完全想象不到的力量。”达密释一字一句的说。

    逸风深深吸了口气。

    “挡住帝天的那个人是谁。”斯汀开口了。

    “他没有名字,是从一个异次元空间出来的,我们叫他大剑皇。”达密释露出一丝笑意,“名字很幼稚对不对,出现也只是如流星一般,可他却抵挡住了帝天,虽然最终陨落,却为五天侍争取到了最后的机会。所以,他应该被叫做大剑皇,剑中之皇!”

    “这就是你和蒂蚀老师都一直在追寻‘化剑’的原因?”逸风反应过来了。

    “没错,大剑皇达到的境界,就是‘化剑’,那才是,真正以剑魂解的极致!”达密释看着逸风,“虽然你到了七解,但没有领悟化剑,终究无法将剑的神髓发挥到极点。”

    “那个境界太难了……”逸风讪讪笑着。

    “你的心不静,太多牵挂,自然悟不出来。”达密释道。

    “不要说的这么直接嘛。”逸风竟脸红了。

    “而且资质也不是最好的,至少我就见过一个比你强的,神界果然没什么好苗子。”达密释斜了他一眼。

    “……”逸风抓耳挠腮。

    “大剑皇争取来的机会是什么?”撒加问。

    “他用生命燃烧的最后一剑,刺伤了帝天,这个时候,五天侍用‘天界之印’将帝天封印。”达密释道。

    “结束了?”撒加又问。

    “如果是那样就好了。”达密释眼中散发着怒意,“让五天侍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元魔留下来的‘天界之印’竟然被人偷偷释放了力量!”

    “谁?”撒加皱起眉头。

    “那个时侯和帝天合谋,让他进入天枢的人,也就是现在的秩序使者,巴赫,破军,信智!”达密释怒道。

    “他们难道不知道命运法则的力量会让帝天毁掉一切?”逸风眼中一闪。

    “这三个人,应该是天界实力最弱的吧?”撒加虽然在问达密释,却看着逸风。

    逸风愣了几秒钟,明白了,“他们可以从帝天那里得到力量。”

    “是这样。他们成为了帝天的魂仆。”达密释道:“天界之印只封印了帝天的一部分魂魄,帝天的力量仍然很强,而且彻底失去了意识,就像初生的元魔一般,只知道吞噬和破坏。不得已,为了保留住一线希望,五天侍中的摩尼带着天界之印离开了,而五天侍中最强的男人以他的生命为代价,将帝天重创,然后,剩下的三个人灵魂自爆,终于将帝天的魂魄打散。”

    “那个将帝天重创的男人,就是西戒前辈吧。”撒加眼中流动着光芒。

    “只是打散,帝天并没有死。”斯汀看着达密释,“惑耶前辈他们白白牺牲了。”

    “至少有了希望。”达密释眼睛变得很亮,“那就是带着天界之印离开的摩尼。以及还存在的神冥两界。”

    “天界呢?”逸风问。

    “天界之印离开天界,那里的能量就已经干枯。”达密释缓缓道:“也许元魔在感悟出命运时,就已经知道了与生俱来就和命运相随的欲望吧。所以,他才会留下天界之印,告诉后人,当欲望要主宰命运时,一切就回到原点,从新开始。”

    望着沉默的三人,达密释接着说:“五天侍剩下的四个人虽然身死,可他们的法则却在神冥两界的强者帮助下留了下来。撒加,斯汀,这一点你们应该清楚。六道之狱里的至高六道,分离在深渊和应许密境的至高轮回,以及后来神界冥界的强者不断努力终于重新聚合的秩序、混乱法则。”

    “所以……”达密释看着三人,“秩序和混乱并不属于神冥两界,它们的真谛,不是作为欲望的工具,而是守护着宇宙生命的延续。”

    “我现在才真正明白,老师常说的秩序的真谛。”逸风望着千湄的石像,眼中波动着。

    “五天侍最后活着的摩尼,将天界之印交给了他的弟子之后,也陨落了。”达密释黯然道。

    “他的弟子?罗秀?”撒加心里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微微发颤。

    “没错,就是罗秀,他从宇宙远古时代就存在了,也一直在干枯的天界中,用他老师留给他的法则看守着天界之印。”达密释道。

    “一直……从远古就开始了,在那早已荒芜的天界。原来他承受着如此深的寂寞,难怪他的眼中有我无法理解的东西,那就是为了承诺而放弃一切的孤独吗……”撒加心里突然有些触动。

    “摩尼为什么陨落?”逸风的声音打断了撒加的思绪。

    “因为要将命运法则打破,将帝天剩下的魂魄彻底封印。”达密释表情突然变得异常严肃,“天界之印,只封印住帝天三魂七魄中的命魂,而他剩下的两魂七魄仍然存在,而且随时可能重生!”

    撒加心里的颤动更剧烈了,他回过头,望着千湄石像眼角的那滴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