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四百九十八章 三魂(二)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ldqo;滚开,不然就死。&rdqo;撒加抽出了焚天,回身望着斯汀和逸风。

    嗡&hllp;&hllp;

    焚天高傲的唱鸣起来。

    &ldqo;那是元器!&rdqo;逸风身侧出现了一把四尺来长、通体银色的剑。

    神界排名第一的剑‐‐神龙吟!

    神龙吟争鸣了,面对焚天的压力,它也不甘示弱!

    &ldqo;你们真的想死?&rdqo;撒加横枪在手,双眼中迸发出来的,尽是如刀锋凌厉的目光。

    四个人影出现在逸风和斯汀身边。

    &ldqo;陛下他怎么了?&rdqo;深泽一脸诧异。

    &ldqo;心智混乱了。&rdqo;逸风手一挥,神龙吟飞到空中。

    锵!

    焚天和神龙吟的第一次碰撞,难分轩轾。

    &ldqo;心智混乱?感悟六道的心应该是最坚强的!&rdqo;八音不敢相信。

    &ldqo;那是他心里最脆弱的地方。&rdqo;斯汀看着再次飞来的焚天,枪尖浸染的血纹让他的心有点痛。

    神龙吟再次挡住了焚天,只不过,气势被压了下去。

    &ldqo;我们先走。&rdqo;深泽一如既往的冷静。

    &ldqo;说的没错,只能他自己清醒了。&rdqo;逸风从空中落下,手中握着还在颤抖的神龙吟。

    斯汀看了撒加一眼,挥手一片晶莹的白光笼罩了众人。

    轰!

    焚天砸在了地上,整个诅咒黑牢都在颤抖!

    &ldqo;哦?&rdqo;撒加左右望了望,随即露出了笑容,&ldqo;这下只有我们了,依琳,我对你说过,没有我的允许,你哪里也不准去。&rdqo;

    转过身,撒加收起焚天,走向了千湄的石像。

    &ldqo;我还说过,会一直爱你,永远不伤害你,可我&hllp;&hllp;&rdqo;撒加立在了石像前,喃喃的道:&ldqo;一次又一次的让你伤心,你含泪的眼睛,像钢针扎着我的心,千疮百孔,痛不欲生。&rdqo;

    &ldqo;不要哭,不要流泪,不要&hllp;&hllp;&rdqo;

    撒加在石像的眼角吻着。

    &hllp;&hllp;

    荒凉的土地,风化的山脉,干涸的河流。

    入眼之处,尽是枯黄的色泽,只有死气沉沉的风刮过,带起碎碎的沙石。

    一片平坦的荒原上,一朵金莲绽开。

    莲叶不断生出,又化为新的金莲&hllp;&hllp;

    很快,无数多金莲在这片荒原上开放,温暖的气息弥漫了荒芜,像是为这里的枯竭开启了生命的源泉。

    &ldqo;兹兰萝珈结。&rdqo;

    一个白衣男子出现在正中央的金莲上,闭目盘膝,双手食指拇指相合,其余六指张开。

    金莲移动起来了,形成了一个阵势,金光从莲心中射出,构成了一个巨大的结印。

    呼!

    结印闪了一下后,四周陷入了一片漆黑,好像这荒原从来都不存在一样。

    &ldqo;无能为力了,天魂已生,天界之印,也崩裂了。&rdqo;

    随着男子的声音消失,漆黑也消散,一颗直径大约百米的巨型石印出现在结印的正中央,金莲莲心射出的金光缠绕着石印,就像在束缚着它。

    &ldqo;天界,已是这副模样,多少年了,还在盼着希望。&rdqo;男子盘坐在石印上,睁开了眼睛。&ldqo;对不起,老师,罗秀尽了全力。&rdqo;

    无数念珠从金莲的莲心中升起,一颗一颗的重叠,最后组成了一个手环,回到了罗秀的右腕。

    咔&hllp;&hllp;

    一道缠着石印的金光消散,石印上出现了一道裂纹,几块碎石落下。

    &ldqo;早晚都会破印而出,这兹兰萝珈结,不过是我最后的挣扎。&rdqo;罗秀叹息一声,&ldqo;应该是&hllp;&hllp;天界最后的挣扎。&rdqo;

    &ldqo;喂。&rdqo;

    一道黑色的火焰卷住了金光,然后将那道金光烧得一干二净。

    天界之印再次裂开一条缝。

    罗秀皱起眉,望着站在黑火之上的瘦削男子。

    &ldqo;这就是天界之印?&rdqo;男子踩着黑火,飞到了石印前,伸出手,在其表面摸了一下。&ldqo;和奥菲拉尔大陆上的石头差不多嘛。&rdqo;他的食指和拇指搓着灰。

    &ldqo;不知轻重也该有个限度。&rdqo;罗秀看着他。

    男子冷笑一声,&ldqo;早晚都封不住,裂条缝又有什么关系,早一分钟死,晚一分钟死,都是死,有区别?&rdqo;

    &ldqo;晚一分钟,就多了一分钟希望。&rdqo;罗秀道。

    &ldqo;希望?万一是恐惧呢?&rdqo;男子拨了拨自己盖住眉间的刘海,&ldqo;我好像&hllp;&hllp;能感觉到你的恐惧。&rdqo;

    罗秀笑了笑,没有说话。

    &ldqo;呼。&rdqo;男子长长吐出口气,&ldqo;你给的东西还真让人难受。&rdqo;他手指动了几下,一把大约四十多公分长的短剑出现在手中,旋转着。

    &ldqo;还有这个。&rdqo;短剑停止了旋转,飞到了罗秀面前。

    &ldqo;真是不习惯啊。&rdqo;男子摊开手,&ldqo;还是觉得我的鬼刃好用,玩起来也更方便。&rdqo;

    鬼刃!?这个男子是‐‐

    赫缺?

    他已经能来到天界这个次元了?

    难道他也已经‐‐

    七解了!?

    &hllp;&hllp;

    &ldqo;混乱法则的奥义&hllp;&hllp;&rdqo;神狱的入口处,逸风问深泽。

    &ldqo;这是师兄做出的另一个选择,用生命换来的选择。&rdqo;深泽道。

    &ldqo;达密释前辈一直靠着寄生在灵魂中的混乱法则才能维持生命元气,我见到他的时候,已经是灵魂的影像,也就是说,混乱法则已经不在他灵魂中了。&rdqo;逸风望着神狱透着血光的菱形入口。

    &ldqo;师兄当然知道这一点,不然也不会彷徨了。&rdqo;深泽皱起眉。

    &ldqo;那至高混乱&hllp;&hllp;&rdqo;逸风扭头。

    &ldqo;与你无关。&rdqo;深泽打断了他,&ldqo;冥界的至高法则传承完全由冥尊陛下决定,不像你们神界,藏来藏去的。&rdqo;

    &ldqo;看起来,我好像不受欢迎啊。&rdqo;逸风笑了,&ldqo;深泽啊,神冥劫的时候,我可是败给了你。我都能承受失败,你有什么不满意的?&rdqo;

    深泽嘴角动了动,摸了摸下颚的胡渣。

    &ldqo;请你离开。&rdqo;八音看着逸风。

    &ldqo;好像没有瞳孔一样。&rdqo;逸风愣了一下,&ldqo;可我还是被你的眼神蛊惑了,真强啊,这就是魅魔的吞心术么?&rdqo;

    &ldqo;看来你对我们很了解。&rdqo;八音优雅的笑着,&ldqo;那么,我就请你用心聆听一段美丽的乐章吧&hllp;&hllp;&rdqo;

    逸风眨了眨眼睛。

    八音朝逸风鞠了一躬,抬起眼‐‐

    &ldqo;够了!&rdqo;深泽拦在了八音前面。

    &ldqo;怕他死掉?&rdqo;逸风两根手指夹住了神龙吟。

    &ldqo;我们不是你的对手。&rdqo;深泽看着逸风,&ldqo;但是,如果你继续在这里影响冥尊陛下的情绪,我们会用波密战法‐‐明王破。&rdqo;

    &ldqo;哦?&rdqo;逸风眼中闪过一道精光,&ldqo;为了赶我走,连天界的战法都搬出来了么,那可是被冥尊禁止使用的战法,从远古开始,就需要冥尊鲜血的引导才会被许可使用。&rdqo;

    深泽四人瞬间移动到四个方位,将逸风围住。

    &ldqo;我记得上一次神冥大战时,唔,好像是三千多年前吧,哈,那个时候,我还混了个神军统帅呢!&rdqo;逸风托着下巴,&ldqo;冥域四巨头,就用波密战法杀死了比他们强很多的七夜,唔,好像不是,七夜是灵魂自爆的,也是,不然怎么会有你们现在的冥尊陛下呢?&rdqo;

    四人盯着他。

    &ldqo;不是要冥尊的鲜血么?现在的冥尊可是阿修罗王啊。哈哈,真是讽刺,波密战法让他的前辈陨落,如今却要他的鲜血引导才被许可使用!&rdqo;逸风大笑。

    &ldqo;已经解除了。&rdqo;深泽目光波动着,&ldqo;师兄在来神界前已经解除了禁止,他终于做出了选择,用生命抵抗了宿命,所以&hllp;&hllp;&rdqo;说到这里,深泽的呼吸变得沉重。

    &ldqo;所以什么?&rdqo;逸风很好奇。

    &ldqo;所以&hllp;&hllp;&rdqo;一瞬间,深泽目光变得坚定‐‐

    &ldqo;解除禁止的代价,就是波密战法只会被使用一次。&rdqo;

    逸风不说话了,皱起眉头。

    &ldqo;而这一次,将会是最后的一次,也是最强的一次!&rdqo;深泽看着他,&ldqo;想不想试一试?用波密战法杀死神界仅次于席瑟的人物,我们也很乐意。&rdqo;

    &ldqo;不划算啊。&rdqo;逸风突然笑了,双手猛摇,&ldqo;别,别,别当真了,我这就走,这就走。&rdqo;

    话音刚落,逸风便没了踪影。

    &ldqo;&hllp;&hllp;&rdqo;八音楞住了,&ldqo;他就是神界第一剑神?真不优雅,怎么感觉像个地痞?&rdqo;

    深泽笑了一下,走到一直盘膝浮在空中闭目养神的斯汀面前,行礼道:&ldqo;魂主,您和我们一起?&rdqo;

    斯汀睁开了眼睛,摇摇头。

    &ldqo;那您?&rdqo;深泽有点诧异,师兄不是说这个感悟轮回的男人和冥尊陛下是生死相交的好友么?

    &ldqo;我去找他。&rdqo;说了简单的四个字后,斯汀便消失在了一片宛如白沙的光芒之中。

    &ldqo;他?难道魂主想到办法了?&rdqo;深泽愣了几秒钟,对八音三人道:&ldqo;我们就在这里等候陛下恢复清醒。&rdqo;

    &hllp;&hllp;

    山峰险峻,云雾飘渺,怪石嶙峋,接天瀑布飞流直下。

    唰。

    一个俊逸的身影出现在瀑布前,水星溅在他墨绿色的长发上,宛如钻石的碎屑。

    天雾峰。此时,逸风正望着瀑布的水帘出神。

    &ldqo;终究还是到了这一步。&rdqo;逸风喃喃自语,&ldqo;真的是最后一次了,达密释选择了用生命将混乱传承,他一定知道,这是最后一次了。&rdqo;

    &ldqo;波密战法禁止解除,再使用的话&hllp;&hllp;&rdqo;逸风深深呼吸着,&ldqo;真的也是最后一次了。&rdqo;

    &ldqo;真的无可挽回了么?&rdqo;逸风目光在流转,&ldqo;老师,您一定有办法的,您的灵魂还在不在,告诉我,告诉我&hllp;&hllp;&rdqo;

    哗哗。

    瀑布的水声从逸风耳畔掠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