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五百零二章 三魂(六)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ldqo;千湄,你是在恨谁?七夜,老师,神界,还是所有的一切?&rdqo;天雾峰的石板上,逸风抱着头,仰望着夜空。

    &ldqo;她是在恨命运。&rdqo;斯汀站在他身旁,天雾峰顶上的夜风带起了他深红色法衣长长的下摆。

    &ldqo;你来找我做什么?就为了听我讲故事?我不是已经讲过一遍了吗,还害得某位仁兄心智混乱。&rdqo;逸风坐起身。

    &ldqo;故事还没完。&rdqo;斯汀道。

    逸风沉默了一会,看着斯汀:&ldqo;你怎么知道?&rdqo;

    &ldqo;很简单。&rdqo;斯汀罕见的露出一丝笑容。

    呼。

    天雾峰的云雾之间出现了晶莹剔透的光点,在飘渺中穿梭,如漫天的星光洒落,又像萤火虫在夜空中飞舞。

    晶莹的光点汇聚在一起了,在两人面前形成了一面水光流转的镜子。

    &ldqo;看见镜中人了吗。&rdqo;斯汀问。

    &ldqo;嗯。&rdqo;逸风眼神微微波动。

    斯汀安静了,只有混合着流光的夜风带起了他灰色的刘海和印染着白花的衣襟。

    &ldqo;那个时候&hllp;&hllp;&rdqo;逸风深深呼吸着,&ldqo;老师亲手杀死了千湄后,将依琳交给了新神域一个村庄里的一户人家,然后只身回到神狱&hllp;&hllp;他忘记了神界,忘记了责任,忘记了亲人,忘记了朋友&hllp;&hllp;他什么都忘了,只是在这神界的放逐之地将自己彻底放逐&hllp;&hllp;&rdqo;

    &ldqo;真的忘了吗?&rdqo;逸风缓缓道,&ldqo;没有,他什么都没忘,只不过,随着千湄的离去,他的心,也不会再存活了。&rdqo;

    &ldqo;这些,我都知道了。&rdqo;斯汀轻声道,&ldqo;我要知道的,是你不愿意说的那部分。&rdqo;

    &ldqo;我在对她说。&rdqo;逸风看着镜中模糊的人影。

    斯汀点点头,不再言语。

    &ldqo;依琳,你的父亲,是一个伟大的人,他甘愿,背负所有的罪,他也甘愿,让自己成为燃烧的火光,换取所有生命的温暖&hllp;&hllp;&rdqo;逸风眼中蒙上了一层雾气,&ldqo;你知道他的苦么,你知道他的心痛么,不要怪他,他对我说过,这世上最无奈的三个字,就是&lsqo;不得不&rsqo;啊。&rdqo;

    &ldqo;可是&hllp;&hllp;&rdqo;逸风眼中的水雾消失了,&ldqo;神界却放弃了他,这个他曾经,不,一直用尽全力守护的家园,放弃了他!众叛亲离,没有一个人在尊他为神皇,就连最忠于他的臧风阁,也分离崩析!&rdqo;一丝冷光从逸风眼中划过,&ldqo;席瑟,那个处心积虑想要得到帝天三魂七魄力量的野心家,为了铲除老师,不仅夺取了他的神皇之位,还利用你们,他的家人,逼得他灵魂自爆!&rdqo;

    &ldqo;只有一点残存的灵魂,毫无意识的飘荡在诅咒黑牢里,守护着他雕刻的你母亲的石像&hllp;&hllp;&rdqo;逸风咬着牙,&ldqo;可是,最后,这点残存也不见了,不知道怎么消失的,我的老师,你的父亲,彻底的消失了,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rdqo;

    &ldqo;留下了。&rdqo;斯汀看着轮回镜中的依琳,&ldqo;那让她永恒沉睡的力量。&rdqo;

    &ldqo;这就是老师要我做的事情了,也是你想知道的部分。&rdqo;逸风深深叹息,&ldqo;如果不是老师将他自己的一半力量灌注在秩序令里,也不会被席瑟轻易逼得神魂俱灭。&rdqo;

    他抬起头,望着天雾峰上飘动的云雾,&ldqo;我还以为,老师让我把那块秩序令交给依琳,是为了让她成为神皇,用她那颗和千湄一样善良的心,让神界,不,整个宇宙,充满秩序的光辉,永远安宁祥和&hllp;&hllp;&rdqo;

    &ldqo;你让依琳只身进入应许密境的理由,还有撒加吧。&rdqo;斯汀道。

    &ldqo;嗯。&rdqo;逸风用力眨了下眼睛,&ldqo;我知道达密释一定会把冥尊之位传给撒加,而他深爱着依琳,等依琳在我的计划下将至高秩序感悟圆满,我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他们相认,永远的爱下去,这样,神界和冥界,就不会再争斗,不会再流血,没有人失去,没有人悲伤&hllp;&hllp;&rdqo;

    &ldqo;你真是这样想的?&rdqo;斯汀有点诧异,&ldqo;我一直以为,你不想让他们在一起。&rdqo;

    &ldqo;在依琳没有将至高感悟圆满之前,的确不行。&rdqo;逸风对斯汀道:&ldqo;你将至高轮回感悟圆满,应该比我清楚,那需要多么平静的心境。&rdqo;

    &ldqo;就像无数年都不曾泛起涟漪的湖水,哪怕一缕微弱得不能再微弱的风吹过带起的涟漪,都会失败。&rdqo;斯汀深有所感。

    &ldqo;他们之间的感情太纠葛,爱得越深,越容易互相伤害,太在意彼此,就会拼命付出,付出太多,就会猜测,犹豫,甚至害怕,最终越陷越深,爱到极致,也痛到极致。&rdqo;逸风叹了口气,&ldqo;所以我不能冒这个险。&rdqo;

    &ldqo;我明白。&rdqo;斯汀灰色的瞳孔中轻轻闪过一丝光泽,似乎刹那间想起了什么。

    逸风看了他一眼,继续说:&ldqo;可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更没有想到,老师真正的意图&hllp;&hllp;老师其实知道,千湄被无数痛苦折磨之后的心中,产生了多么可怕的恨!&rdqo;

    斯汀深深吸了口气。

    &ldqo;地魂&hllp;&hllp;&rdqo;逸风盯着轮回镜中的依琳,&ldqo;你知不知道,你竟然也像你的母亲一样,拥有一颗&lsqo;无尘之心&rsqo;,而你的母亲,竟然在临死的时候,将帝天三魂之一的地魂,转移到了你身上!&rdqo;

    轮回镜中流过美轮美奂的波纹,依琳依稀婉约的身影轻轻摇晃。

    &ldqo;她在恨&hllp;&hllp;她恨命运,恨让她痛苦的一切!&rdqo;逸风声音颤抖着,&ldqo;所以,她要毁了这一切,她要让帝天再现!&rdqo;

    轮回镜猛烈的晃动了一下,然后强烈的光芒掠过了镜面,依琳的身影在其中又模糊了一些。

    &ldqo;重生的天魂好像又变强了,轮回镜感应到了。&rdqo;斯汀道。

    逸风死死皱着眉头,平日的洒脱俊逸再也看不见一点。

    &ldqo;如果不是撒加发现的千湄石像眼角那滴泪,我也不会明白千湄的恨,把一切想通。可老师终究下不了手,对千湄的爱和愧疚,让他只能这么做,把一半力量留在了秩序令里,通过我让依琳在轮回镜里永恒的沉睡,而另一半力量,则用来救她的命。&rdqo;逸风无奈的道,&ldqo;很矛盾对不对,直到最后,他都不愿意杀死自己和千湄的女儿,也只是让她沉睡。&rdqo;

    &ldqo;我能理解你的老师。他其实是最痛苦的。&rdqo;斯汀道。

    逸风朝他笑了笑,接着道:&ldqo;老师之所以还保留着一半实力,是为了制衡席瑟,他知道席瑟的野心,所以他必须存在,让席瑟心里始终存在着最大的顾虑。这一点,从他一早就安排了当时臧风阁四杰中的门托去救依琳就可以看出来。&rdqo;

    &ldqo;这个我知道,席瑟用蒂蚀的亲人要挟,虽然成功让蒂蚀自毁,却被门托救出了依琳和菲拉诺。&rdqo;斯汀道。

    &ldqo;菲拉诺。&rdqo;逸风听到这个名字,眼中一闪,像是想到了什么。

    斯汀也想到了什么,开口道:&ldqo;现在看来,席瑟应该是故意让门托将依琳救走的。&rdqo;

    &ldqo;没错。&rdqo;逸风沉声道:&ldqo;一向自负的席瑟心机竟深到这个地步,我是小看了他。当时的情况应该是,门托那个守旧固执的家伙拼了命将神皇正统的菲拉诺救出来,而因为老师的托付,不得不救下依琳。可那时的席瑟虽然没有现在强,可又怎么会让你门托成功了?菲拉诺只是幌子,席瑟真正要放走的,是依琳‐‐体内藏匿着地魂的依琳!&rdqo;

    逸风浑身微微发颤,&ldqo;太逼真了,一切都太逼真了,难怪我暗中保留下来的臧风阁能一次又一次的救下依琳,难怪就算布罗只是个假的神皇之子,席瑟也会纵容他保护依琳。远远不如当年的臧风阁居然能在统治神界的男人眼皮下存在,居然能保全他的眼中刺‐‐原来我们都是棋子,都是戏码!&rdqo;

    &ldqo;席瑟要得到的,是地魂,是命魂,是封藏在诸神手谕中帝天的七魄!&rdqo;逸风看着斯汀,&ldqo;我们都错了,都被那个处心积虑充满野心的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rdqo;

    斯汀眉间轻皱,&ldqo;为什么席瑟一直没有行动?&rdqo;

    逸风眼中闪烁着,&ldqo;他在等最佳时机,像一个布置好围场的猎人一样。&rdqo;

    斯汀疑惑地看着他。

    &ldqo;天魂。&rdqo;逸风一字一句的道:&ldqo;连罗秀都没有找到,一直下落不明、现在却重生的天魂!&rdqo;

    &ldqo;不是我没有找到,而是无能为力。&rdqo;

    逸风回头,正是罗秀和赫缺。

    &ldqo;不欢迎一下?&rdqo;赫缺嘴角一弯,接着看向轮回镜里的人影,&ldqo;地魂寄生在依琳身体里?你们想干什么?事先声明,谁只要动了我兄弟的女人,我可不认识他。&rdqo;

    听到赫缺的话,斯汀看了他一眼,像在想什么。

    达密释把混乱法则传承给夜叉了,看起来好像也感悟圆满了,逸风的目光落在赫缺身上。

    &ldqo;好了,说正事。&rdqo;罗秀看着众人,&ldqo;能解决问题的,也就是我们这些人了,虽然最重要的那个人还在决定之中。&rdqo;不等众人回话,罗秀就接着说:&ldqo;我的恩师摩尼耗尽了所有灵魂之力,却只将命运法则分离,封住了帝天的七魄。而帝天的三魂,天魂,地魂,命魂,却没有办法,你们都知道,三魂里存在的,是帝天当时的力量,七魄则没有什么力量,主要是他的意识和神智。天界五天侍中的三人用魂飞魄散的代价将命魂封印在天界之印里,而剩下的天魂和地魂,则藏在了广袤无疆的宇宙里。&rd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