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五百零五章 三魂(九)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ldqo;不管是天魂还是地魂,只要有&lsqo;无尘之心&rsqo;的寄生体,它们的本能是不会放弃的,所以,当比它们更强的外力逼迫它们时,它们会保护寄生体,而我们的方法,也正是利用这一点,不过&hllp;&hllp;&rdqo;罗秀看着撒加,&ldqo;寄生体会遭受很大的痛苦。&rdqo;

    撒加深深吸了口气,&ldqo;说下去。&rdqo;

    &ldqo;当地魂一点一点的被逼出,只要不是全部,它就还会回到寄生体,因为元就是宇宙形成最纯净的本源能量,所以三魂才会需要同样纯净的心灵来寄生。这个时候,就需要巫灵了,它可以将迫出的地魂暂时储存。&rdqo;罗秀道。

    &ldqo;只是暂时?&rdqo;撒加眼神一变,&ldqo;你的意思是,地魂最后还是会从巫灵中脱离?&rdqo;

    &ldqo;对,我说过,帝天的三魂七魄是毁不掉的。&rdqo;罗秀注视着撒加,&ldqo;你有没有信心?&rdqo;

    &ldqo;我?&rdqo;撒加愣了一下。

    &ldqo;对,魇化的修罗体。&rdqo;罗秀表情变得异常严肃,&ldqo;这是除了无尘之心以外,唯一可以承受三魂的身体。&rdqo;

    撒加目光闪烁着。

    罗秀接着说:&ldqo;就算你领悟了魇化,魇化之后的修罗体,也不见得不会被三魂控制,很大的可能,到了最后,三魂七魄会在你的体内融合,你成为第二个帝天,毫无意识的破坏吞噬,直至让整个宇宙没有一个生命,回到一片荒芜的混沌!&rdqo;

    罗秀的目光落在撒加脸上,&ldqo;就算这样,你也愿意?&rdqo;

    撒加没有回答。

    &ldqo;或者,毁掉轮回镜,让拥有无尘之心的躯体死亡,我们合力,配合地魂锁,将地魂封印在兹兰萝珈结中,四个至高,加上逸风,把握很大&hllp;&hllp;&rdqo;罗秀道。

    &ldqo;记得那时候吗。&rdqo;撒加打断了他。

    &ldqo;那时候?&rdqo;罗秀一愣。

    &ldqo;你让我选择,婆娑叹息。&rdqo;撒加看着他,&ldqo;还记不记得我的答案?&rdqo;

    罗秀凝视着他。

    &ldqo;我相信自己,无论多少次,都是这个答案。&rdqo;撒加道。

    &ldqo;我懂了。&rdqo;罗秀长出口气,&ldqo;凑齐诸神手谕吧,这是第一步,帝天的七魄在依琳体内融合,就可以将她从轮回镜中的永恒沉睡释放出来。&rdqo;

    撒加点点头,转身,&ldqo;我们走。&rdqo;

    &ldqo;去哪?&rdqo;赫缺问。

    &ldqo;见一个人,他那里,还有两卷诸神手谕。&rdqo;撒加看向斯汀,&ldqo;感悟了轮回,&lsqo;归魂次元门&rsqo;没忘吧?&rdqo;

    斯汀张开双臂,晶莹的白光带起了气流,吹拂着他小臂缠着的黑丝带。

    &ldqo;秩序之巅。&rdqo;撒加道。

    &ldqo;嗯。&rdqo;斯汀双臂一挥,一道裂缝在众人前面的空中打开了,白气从十米多长的缝隙中透出,很快变成了一扇白晃晃的拱门。

    门内黑洞洞的,只有星云若有似无的流转。

    亡灵魔法最高深的奥义:双门之‐‐归魂次元门!

    撒加,斯汀,赫缺,深泽四人,走进了归魂次元门。

    &ldqo;你不去?&rdqo;归魂次元门中,撒加背对着逸风和罗秀,也不知道在问谁。

    &ldqo;既然你做了决定,那我就去为你争取时间。&rdqo;罗秀笑道。

    &ldqo;你呢?&rdqo;撒加又问,&ldqo;依琳不是你的亲人吗?&rdqo;

    &ldqo;我还有事,先走了。&rdqo;逸风微微一笑,消失在了原地。

    撒加停顿了一下,没入了归魂次元门中那虚幻的星云。

    归魂次元门闭合了,一道白光横在夜空中,缩短,然后泯灭。

    罗秀望着夜空,几分钟后,闭上了眼睛,盘膝坐下,金色的莲叶从他身下生长出来,慢慢聚拢,将他包围。

    &hllp;&hllp;

    荒凉的土地,只有死气沉沉的风掠过。

    看不见尽头,也看不见生命。

    &ldqo;迟了吗。&rdqo;

    一个声音,似乎为这没有阳光没有云朵的天空中,带来一点仅有的生气。

    金莲绽开,罗秀盘坐在莲心中,空灵的脸上表情有些复杂。

    &ldqo;为什么?&rdqo;一个俊逸潇洒的男子出现在他身后,墨绿色的长发刘海本来就有点乱,此时被风吹得更乱。

    罗秀没有回答。

    逸风理了理穿得歪歪斜斜的长袍,脸上没有了吊儿郎当的表情,&ldqo;为什么不让我说下去?也为什么要说谎?&rdqo;

    罗秀缓缓摇头,&ldqo;因为这不是真正的选择。&rdqo;

    逸风低头沉默了一会,抬起头,笑道:&ldqo;我就知道,哪里会有这么轻松。不然的话,一个达到七解末境&lsqo;无&rsqo;的男人,也不会束手无策了。&rdqo;

    罗秀眼中闪过一道光芒,缓缓道:&ldqo;唯一的机会,那是他达到那个境界的唯一机会,只有那个境界,才是真正成功的机会。&rdqo;

    &ldqo;太遥远了不是吗。&rdqo;逸风轻声道。

    &ldqo;我相信他。&rdqo;罗秀道。

    &ldqo;可是,就算他真的达到了那个境界,他会不会做出你希望的选择?&rdqo;逸风看着他的背影,&ldqo;也许他的答案也是错的,你无数一直追寻的答案。&rdqo;

    &ldqo;也许吧,到了尽头,终究会知晓,是输是赢,是生是灭,支配还是臣服,抗争还是顺从,到底能不能左右那宇宙至高无上的真理,说真的,我没有把握。&rdqo;罗秀道。

    逸风深深凝望着罗秀:&ldqo;可你说过,这是唯一的机会,所以你还是去做了,在真实和谎言中寻找的机会,罗秀啊,拥有七解末境&lsqo;无&rsqo;的实力,你也没有信心看到最终的答案吗。&rdqo;

    罗秀笑了,&ldqo;我也想,可是他需要时间。&rdqo;

    &ldqo;为什么不自己达到那个境界,比起才是&lsqo;虚&rsqo;境的他来说,你不是更有机会么?&rdqo;逸风问。

    &ldqo;我说过,而且也一直在尝试,天赋这个东西,有时候再多的努力也难以逾越。&rdqo;罗秀道。

    逸风想起了禅赢,于是点点头。

    &ldqo;那个东西,在你那里吗。&rdqo;罗秀问。

    &ldqo;嗯,这也是你安排好的?&rdqo;逸风笑道。

    &ldqo;没有刻意去做什么,但我知道,最终需要。&rdqo;罗秀望向了远方,&ldqo;来了,那家伙早就在等我了,你离开吧,随便去哪里,只要那个时候你能出现就行了,记住,把那个东西保护好,因为这是整个宇宙延续下去的最后机会。&rdqo;

    &ldqo;让我看着吧,顺便帮你解决一些小杂鱼。&rdqo;逸风笑道。&ldqo;而且不是还有东西要我交给他么?&rdqo;

    罗秀不再说什么,表情变得严肃无比。

    &hllp;&hllp;

    轰!

    秩序之巅剧烈的摇晃起来,强烈无比的金光瞬间笼罩了整个神恩平原!

    &ldqo;啊!&rdqo;

    惨叫声此起彼伏。

    平原上,无数金甲战士瞬间被融化得连渣都不剩!

    只是从秩序之巅传来的一击,三十万神军死掉了一半!

    &ldqo;这就是七解之间的碰撞么?果然厉害。&rdqo;一个穿着宽大黑袍的男子挥手驱散了周围的金光。

    &ldqo;可惜啊,八音大人是没有机会了。&rdqo;男子叹了口气,姿态优雅的整理了一下自己十分华丽的黑袍,挥挥镶嵌着钻石的衣袖,俯瞰着地面,&ldqo;还剩下不少啊,看起来有点费劲。&rdqo;

    &ldqo;奥丁,奥丁大人。&rdqo;一个金甲战士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

    &ldqo;不要,不要惊慌。&rdqo;奥丁颤抖着爬起来,华丽的铠甲和披风破烂不堪。

    &ldqo;乱了,全乱了啊!不知道秩序之巅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已经无法组成神界五阵了!&rdqo;金甲战士恐惧到了极点。

    &ldqo;什么!&rdqo;奥丁呆住了。

    这时,一阵飘渺动人的歌声从空中传来,像是要把心都掳走一般&hllp;&hllp;

    &ldqo;真好听啊。&rdqo;金甲战士神情呆滞的抬起头,眼神中尽是陶醉。

    &ldqo;好听?是,是啊。&rdqo;奥丁也抬起头,一脸痴迷。

    不止他们,神军还剩下的所有人在听到歌声的瞬间,纷纷抬头,仿佛忘记了刚才让他们惊恐万分的那那一击。

    歌声戛然而止。

    &ldqo;没了?&rdqo;

    金甲战士们失望到极点,甚至有些人还痛哭起来。

    &ldqo;还想继续聆听这宇宙中最动人的声音?&rdqo;一个异常好听的男声在空中响起。

    &ldqo;是他唱的,是他唱的!&rdqo;&ldqo;求求您,继续歌唱吧!&rdqo;&ldqo;不要停止,我的心好难过啊!&rdqo;&hllp;&hllp;

    &ldqo;哦?&rdqo;八音妖魅的笑着,那就像只有眼白的双目中,滚动着泪光,&ldqo;你们感恩的心,我了解,灿烂的乐曲啊,是最能抚慰心灵的东西了!现在开始,就让我八音,为你们带来一场俘获生命的盛大演出吧!&rdqo;

    八音抬起头,闭上双眼,苍白的脸上是难以抑制的激动和沉醉。

    &ldqo;迷人的歌丝塔娜啊,动人心房的魅魔女皇,你的乐章,我时刻铭记,你的身姿,我毕生难忘,可我,却夺走了你的生命,我想跪伏在你的脚下,向你忏悔,我想抚摸你白皙的肩膀,向你诉我衷肠,那危险的迷醉啊,带刺的玫瑰,暗涌的杀机,却在艺术的天堂里,绽放了飨宴!&rdqo;

    八音张开双臂,优雅的旋转起来。

    &ldqo;于是,我用你的名字,将这乐章命名&hllp;&hllp;歌丝塔娜第一乐章‐‐如候鸟般的遇见!&rdqo;

    歌声响起了。

    如此魅惑,如此优雅,如此高贵,如此动人。

    &hllp;&hllp;

    &ldqo;哦?&rdqo;希思黎神皇殿前的广场上,一个高大的白袍男子转过了头,望向神恩平原的方向,&ldqo;你们冥法执掌,什么时候把这个怪物收编了。&rdqo;

    &ldqo;怎么,也被他迷惑了?&rdqo;一个穿着破烂黑色法袍的男子低着头,法袍的帽子盖着他的脸。

    &ldqo;笑话。&rdqo;米诺轻轻弹着肩膀上羽毛的灰尘,&ldqo;一个连法则都不会的怪物?&rdqo;

    &ldqo;我也是怪物。&rdqo;拿寺淡淡的道,&ldqo;却能杀了你。&rd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