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五百零八章 秩序之巅(三)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c

    &ldqo;这是哪里?&rdqo;一个黑色短发的少女瞪大眼睛,看着周围的一切。

    &ldqo;我怎么到这里来了?&rdqo;少女很疑惑。&ldqo;看起来,一切好像都是真的,但是又摸不到呢。&rdqo;少女的手从一棵树中穿过。

    &ldqo;不过嘛。&rdqo;少女哈哈笑了起来,&ldqo;倒是很漂亮的地方哦,比地狱好看多了。&rdqo;

    少女走到一条清澈的小河边,照着河水,不停做出各种表情。

    &ldqo;呀!&rdqo;蓦地,少女尖叫一声。

    因为河水中出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

    &ldqo;你怎么到灵槛来的。&rdqo;水中那俊美的倒影问。

    &ldqo;正在魂解,就来啦。&rdqo;水中那漂亮的倒影答。

    &ldqo;魂解?你才修炼了多久?&rdqo;俊美的倒影皱起眉头。

    &ldqo;我是天才哦,我们族里最美丽最天才的少女!&rdqo;漂亮的倒影笑得很乐呵。

    突然,漂亮的倒影消失了。

    &ldqo;怎么?&rdqo;少女从站在她身后的男子身体里穿了过去!

    &ldqo;还说吓你一跳,你怎么和那些花那些树一样啊!&rdqo;少女呆呆的道。

    &ldqo;我是灵。&rdqo;男子没什么表情。

    &ldqo;木讷的家伙,说话也简单。&rdqo;少女嘟起嘴,&ldqo;走啦,没意思。&rdqo;

    背着小手刚走了进步,少女又蹦蹦跳跳的转过身,做了个鬼脸,&ldqo;那位灵先生,你叫什么名字?&rdqo;

    男子看到少女的表情,微微一愣,耳垂不禁有点发烫。&ldqo;拿寺。&rdqo;他说。

    &ldqo;嗯。&rdqo;少女点点头,然后乐呵呵的望着拿寺,像是在等什么。

    半晌,少女怒了,&ldqo;你怎么回事!&rdqo;

    &ldqo;什么。&rdqo;拿寺又是一愣。

    &ldqo;你怎么不问我的名字!&rdqo;少女冲拿寺吼道。

    &ldqo;哦。你叫什么。&rdqo;拿寺摸了摸脑袋。

    &ldqo;梨嘉,我是阿修罗哦。&rdqo;少女绽放出如花的笑容,转过身,挥挥手,&ldqo;再见啦,说不定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咯,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再找到这种次元的空间来玩。&rdqo;

    拿寺望着她渐渐模糊的背影,眼神微微动了动,耳垂依旧很热。

    &hllp;&hllp;

    你还是来了,梨嘉。我们还是再见了。

    你说触摸不到的虚幻很没意思,所以我离开了灵槛,在你的帮助下得到了半魔之体。

    我不是灵了,你却成了阿修罗王。

    当我决定摆脱宿命,对你说出那句话时,你却走进了宿命的枷锁。

    是啊,岁月的流逝,我们都在放弃,都在坚持,也都在改变。

    于是。我们只有承受失去。真的再见了。再也不见。

    除了这副躯体,我再也找寻不到你的痕迹,这是,你唯一留给我的东西。

    唯一。

    &hllp;&hllp;

    叮铃铃。像是铜铃的声音。

    &ldqo;御灵师&hllp;&hllp;&rdqo;一个轻佻的声音,&ldqo;竟能让六解顶峰的我露出这副模样&hllp;&hllp;&rdqo;

    天空的裂缝闭合了,恢复了晴朗,朵朵流云缓慢的漂浮,阳光从中透出,显得那样美好。

    &ldqo;你最后想到了什么?&rdqo;一只穿着奇怪靴子的脚踏在了拿寺头上,&ldqo;爆发出了如此可怕的力量,差一点,就让你的灵槛打开了。&rdqo;

    神皇殿一片破败,精美的白玉石地板铺设的广场也狼藉不堪,那些白亮光滑的玉石地板也没剩下几块了,露出了泛着淡淡金光的褐色土壤。

    &ldqo;半魔之体。&rdqo;铜铃声又响起了,米诺摇动着手中奇形怪状的大铃铛。

    他的样子变了!

    脸上涂着油彩,画着黑眼圈,涂成红色的嘴角向上扬着,仿佛是个笑脸‐‐

    小丑!?

    滑稽的尖帽子,花里胡哨的衣服,袖口还绣着夸张的花边,肥大的灯笼裤,奇怪搞笑的靴子,鞋尖翘起,就像小舟&hllp;&hllp;

    的确是小丑。

    这小丑真的是米诺?那个神刑殿十管事排名第一、充满独特气质、外表成熟得让人心颤的男人?

    &ldqo;唉。&rdqo;小丑叹了口气,低头看着拿寺的身体,&ldqo;一半是人,一半是骷髅,连遮掩都不可以,我米诺,至少可以让别人看不到我这副鬼样子。&rdqo;

    &ldqo;米诺大人?&rdqo;身后传来了惊讶的声音。

    米诺回头一看,是几个狼狈不堪的神刑者,好像是从神恩平原逃出来的。

    &ldqo;你是米诺大人?!&rdqo;他们看到米诺的脸之后,更加惊讶。

    瞬间,他们惊讶的表情僵在了脸上,然后身体炸开!

    &ldqo;小丑的悲伤,怎么可以让人看见。&rdqo;米诺望着地上支离破碎的尸体,右手轻轻抚摸着着眼角。

    那里,画着一滴黑色的水珠。

    &hllp;&hllp;

    &ldqo;哈哈!太有意思了!&rdqo;

    宫廷中,服饰华贵的人们笑着。杯盏交错,他们一边观看着表演,一边和身边艳丽的女人调笑&hllp;&hllp;

    &ldqo;小丑,到你了,记住,不能失误,要让那些大人们开心!&rdqo;后台,一个穿着礼服戴着礼帽的大胖子冲角落中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吼道。

    年轻人没有什么反应,对着镜子,一点一点的将油彩往自己的脸上涂抹&hllp;&hllp;

    啪!

    鞭子抽到了他背上!

    &ldqo;妈的,老子在和你说话,你没听见!又不想吃饭了!?&rdqo;胖子手握皮鞭,怒气冲冲的道。

    &ldqo;我有名字&hllp;&hllp;&rdqo;年轻人回头,眼角刚刚画好一滴夸张的黑色泪珠。

    啪!啪!啪!啪!

    皮鞭凶猛的抽在年轻人身上,胖子一边劈头盖脸的打,一边怒骂:&ldqo;名字?你这条贱命还有名字?不是老爷我把你买回来,你这个奴隶早就被人打死了,不知好歹,不知好歹!&rdqo;

    胖子不停的辱骂,不停的抽打。

    年轻人默默的忍受着。

    啪,鞭子抽在了他的眼睛下面。

    殷红的血,从遮盖在油彩下的皮肤中渗出,染红了那滴黑色的泪。

    年轻人向前扑倒,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已经几天没有吃饭了,加上这顿狠毒的鞭子,已经奄奄一息。

    &ldqo;死了?&rdqo;胖子微微一愣,然后招招手,&ldqo;来几个人,把他扔出去,还有人愿意当小丑没有,把贵族老爷们逗乐,两块热腾腾的大麦面包!&rdqo;

    &ldqo;我来!我来!&rdqo;

    &hllp;&hllp;

    呼。

    风从晴空中吹下,拂过米诺的面庞。

    他的鼻子在抽动,手中的大铃铛也安静了。

    &hllp;&hllp;

    看不见了么?好黑啊。

    其实,小丑的眼里,是看不见别人的欢乐的,只能看见,自己的伤心。

    我不是小丑,我有名字,我叫米诺&hllp;&hllp;

    年轻人被扔在了臭烘烘的山岗上,周围全是死人。

    他还有微弱的呼吸,可在这恶臭充满尸气的地方,这呼吸也很快会消失。

    米诺的身体动了动,黑暗中,他似乎看到了一丝光芒。

    &ldqo;在这里么?查罗巴斯大人?&rdqo;一个女人的声音,&ldqo;这里真恶心,物质位面的生物的确低劣啊。&rdqo;

    &ldqo;应该是,远古神界的六元神族的法则奥义遗失在了宇宙中,漫长时间的漂浮,竟遗落在一片能量匮乏的大陆。&rdqo;一个低沉的男声。

    &hllp;&hllp;

    &ldqo;六元划一,那远古六元神族感悟的元素真髓&hllp;&hllp;&rdqo;米诺轻声自语着,&ldqo;命运注定了,它应该是属于我的,可是为什么,为什么&hllp;&hllp;&rdqo;

    &ldqo;却不能抹去我小丑的悲哀!&rdqo;

    轰!

    神皇殿随着米诺的怒吼再次颤动!

    拿寺飞了起来,在六种元素汇集的能量中如同断线风筝一样飘零。

    &ldqo;就连我的&lsqo;元素之神的悲叹&rsqo;,二段进化之后,也成了小丑取悦众生的玩物!&rdqo;米诺摇动着铃铛,那清脆的铃声,在轰鸣声中,那样清晰,也那样疯狂!

    &ldqo;留下真实,留下真实,六元划一寄生的条件,就是这让人抓狂的四个字!&rdqo;米诺仰天狂吼,似已癫狂,&ldqo;谁做的到,谁做的到!那两个寻找你的家伙没有做到,所以神魂俱灭,可你终究选择了一条贱命的我,难道你认为,我这样的生命,可以为了力量而放下一切么!是啊,我肯,我当然肯。我的真实就是小丑,我很悲哀,我让你们笑,心里却在哭&hllp;&hllp;哈哈哈哈!不相信?那好,看看我的脸吧,多么滑稽的笑,还有那同样滑稽的小丑的眼泪!&rdqo;

    噗!

    米诺喷出一口血,倒飞出去。

    神皇殿的颤抖静止了&hllp;&hllp;

    &ldqo;你竟然!&rdqo;米诺吃惊的看着空中,手中的大铃铛也裂开了一条缝。

    &ldqo;那铃声,就是你心里真实的声音。&rdqo;拿寺浑身裹在一件破烂的法袍中,双手捻诀,&ldqo;那让你留下真实的法则,已经放弃你了,没感觉到么?&rdqo;

    &ldqo;什么!&rdqo;米诺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血糊在布满油彩的脸上,既可笑又狰狞。

    &ldqo;从你回到你认为的真实开始。&rdqo;拿寺望着米诺,&ldqo;这种模样,你是第一次吧。&rdqo;

    米诺呼吸很乱,眼中的神色也很乱。

    &ldqo;我记得神冥劫时,你也没有露出本体。&rdqo;拿寺扣上了他法袍的帽子,一如既往的低着头,&ldqo;所以你那个时候很强,一直都很强,直到&hllp;&hllp;&rdqo;天空裂开了一条缝,晴空骤然暗淡,电光环绕。

    &ldqo;你抛弃了真实为止。&rdqo;

    轰!

    天空的裂缝越来越大,一只巨大的蓝色透明的脚掌伸了出来。

    灵槛,开了!

    米诺大吃一惊,手中铃铛猛摇&hllp;&hllp;

    可是,铃铛竟然无声了。

    一丝元素也聚集不了,甚至,他灵魂境界也在渐渐失去,就像一扇打开的门缓慢的关闭。

    这就是,法则的真髓被抛弃的后果么?

    不可能&hllp;&hllp;不可能啊!

    米诺彻底乱了!

    六元划一的神髓,不是留下真实么,元素是最真实的存在,没有虚伪,没有掩饰,它们是构成物质的基础,只有一颗真实的心,才能自如的操控它们,将它们融合成一个整体!

    我做到了呀,为了六元划一,我甚至能忍受心里的悲哀,将自己的本来面目留下!

    可为什么‐‐

    &ldqo;你却抛弃了我!!!!&rdqo;

    米诺哭了,无力的跪在地上,掩面痛哭!